軒轅茶室

軒轅茶室

《祭侄文稿》是什麼?被借到日本為何引發巨大爭議? ☆來源:國家人文歷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國家人文歷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15

經公眾號“博物館丨看展覽”(ID:atmuseum)授權轉載。


1月12日,一條指責臺北故宮博物院將《祭侄文稿》外借的微博引發眾多線民好奇和爭議。微博上展示的海報是:

201904o01.png

海報上寫著:2019年1月16日至2月24日,東京博物館將舉辦“書聖之後—顏真卿及其時代書法特展”,展出的文物中包括顏真卿的《祭侄文稿》。

《祭侄文稿》是中國書法史上公認的“天下第二行書”。但因為位列第一的王羲之《蘭亭集序》已經失傳,所以這個所謂的“天下第二”就是我們目前能看到的天下第一了。紙卷書法作品已有1000多年歷史,脆弱性可想而知,真是“展一次傷一次”。

201904o02.png

社交媒體截圖

人民日報官方公號評論道:這是把天底下第一等象徵“氣節”的珍貴文物,用來做天底下最沒有“氣節”的獻媚之舉。

為什麼說《祭侄文稿》象徵“氣節”?讓我們先從顏真卿這個人說起。

 201904o03.png

顏真卿畫像

在中國書法史上,顏真卿既是開創一派新風的書法家,人品道德更堪稱完美。 

歐陽修評價顏真卿的書法:“顏公寫的字,就像忠臣烈士、有道德的君子。剛見面的時候覺得威嚴難以接近,看得越久越覺得可愛。” 

唐德宗李適評價顏真卿的為人:“天生擁有傑出的氣質,經歷了四位皇帝的統治時期,仍然能保持堅定的志向。” 

就連間接害死顏真卿的奸相盧杞,也給出這樣的評價:“顏真卿是能讓各地人民都服氣的一個人,如果發生叛亂的時候派他去曉諭,估計都不用大軍平叛了。” 

對於這樣一個人,可能只有八個字能形容他: 

人如其字,字如其人 

顏真卿的故事,要從他爺爺的爺爺的爸爸——顏之推開始講起。 

顏之推生活在南北朝亂世,先後在南朝梁、西魏、北齊、北周、隋朝做官,目睹了無數“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故事,深感個人在國家、在命運面前的渺小無力。 

改變不了世界,那就先改變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吧!於是,顏之推撰寫了一部《顏氏家訓》,希望用家訓來規範子孫後代的行為,指導他們的學習、工作。

 201904o04.png

《顏氏家訓》元刻本,上海圖書館藏 

在《顏氏家訓》的指導下,顏之推的三個兒子,個個學習成績出色、道德品質優良,進入朝廷做官,成為隋唐之際的知名人物。 

顏之推的孫輩中,更是出現了如顏師古這般的碩儒。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出生在這樣一個家庭的顏真卿,對各種邪門歪道、投機取巧有著天然的免疫力。從他學書法的故事中可見一斑: 

唐代上至皇帝,下至普通士人,書法之風頗盛。寫得一手好字也是吏部選官的標準之一。顏真卿雖然已經通過了吏部的選官考核,但為了精進書法,他仍然專門去向著名書法家張旭請教寫字的秘訣。

 201904o05.png

張旭《古詩四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張旭當時住在裴儆宅。顏真卿第一次去請教的時候,張旭只是哈哈一笑,說:“書法哪有什麼秘訣!多寫多寫再多寫,勤學苦練就行了!” 

顏真卿聽了張旭的話,便也在裴儆宅住下,老老實實地練了一個多月的書法。之後又去拜見張旭,說:“我得到您的教誨以後,勤學苦練了一個多月。寫出來的字,雖然別人都覺得很漂亮,但我自己仍然覺得差點意思,能不能告訴我一些書法的要訣呢?” 

張旭被顏真卿的勤奮和真誠打動,終於告訴他:用筆的妙訣是“如錐畫沙,如印印泥”。點畫沉著,下筆有力,力透紙背,才算功夫到家。 

張旭的指點對顏真卿影響深遠。顏真卿成熟期的書風雄偉博大,筆力強勁,充分體現了書法的力量美、陽剛美。

 201904o06.png

《顏勤禮碑》局部 

但顏真卿並沒有滿足于成為一個書法家,甚至,他壓根兒不想成為一個書法家。 

他最大的志向,仍然遵循了顏之推以來的家族傳統:充實才學、端正操守,成為一個對國家有實際用途的人才。 

懷著這樣理想信念的一個人,面對玄宗時期在朝堂上隻手遮天的楊國忠,怎麼肯放下身段,阿諛奉承呢? 

楊國忠趁機將顏真卿排擠出朝,讓他出任平原郡太守(治所在今山東陵縣)。 

平原郡屬河北道,當時為平盧、范陽、河東三鎮節度使兼河北採訪使安祿山所管轄。安祿山手中掌握重兵,又受玄宗寵愛,叛亂的跡象越來越明顯。

 201904o07.png

宋人繪《明皇擊球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顏真卿到平原郡之後,也很快看出了安祿山的狼子野心,便在暗中加以防備。 

他藉口防洪防災的需要,派人疏浚河道、高築城牆、登記壯丁、囤積糧草,為未來的戰事做準備。同時在業餘時間,不忘約上一群文人朋友,喝喝酒、寫寫詩,樹立文藝太守的人設,降低安祿山的警惕性。 

終於,漁陽顰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河北二十四郡官軍嚇破了膽,降的降,逃的逃。唐玄宗知道了,在朝堂上急得直跳腳:“河北二十四郡,豈無一忠臣乎!” 

只有顏真卿治下的平原郡,固若金湯,頑強抵抗,並派出使者快馬加鞭趕到長安,向朝廷報告情況。玄宗聽了使者的報告,方才轉怒為喜,回頭問道: 

“顏真卿是誰?長啥樣?”

 201904o08.png

電視劇《大唐榮耀》中的唐玄宗與楊貴妃 

就在唐玄宗稀裡糊塗之時,顏真卿已經在平原郡率先舉義,反抗安祿山。河北諸郡聞訊,紛紛響應,殺掉安祿山任命的官員,與平原郡聯絡,並共推顏真卿為盟主,服從盟主的軍事指揮。顏真卿的從兄,常山太守顏杲卿也在義軍之中。 

河北的起義軍從後方牽制了安祿山的兵力,緩解了潼關和長安的危勢,立下大功。安祿山聽說後方生變,急忙撤回兵馬,攻打常山(今河北石家莊一帶)。

 201904o09.png

唐平安史之亂形勢圖 

常山危急,顏杲卿向太原尹王承業緊急求援。但王承業擁兵觀望,就是不肯援救常山。無奈之下,顏杲卿率領部下頑強抵抗幾日幾夜,直到彈盡糧絕,城破被俘,被叛軍送到洛陽的安祿山大營。 

在營中,顏杲卿對安祿山怒目而視、當面斥責,罵聲不絕。叛軍氣急敗壞,割掉了顏杲卿的舌頭。顏杲卿在含糊不清的罵聲中,壯烈殉國。 

常山一役,顏氏家族三十餘人為國捐軀,包括顏杲卿、顏杲卿的兒子顏季明、顏杲卿的外甥盧逖等。

 

此時的顏真卿卻無暇沉溺於悲痛之中。唐廷將他升為戶部侍郎兼本郡防禦使,不久後又讓他任河北採訪使、工部尚書、御史大夫等官職,指揮河北各地平叛。 

直到兩年之後,顏真卿才得以抽出身來,派人尋訪族人的下落,將杲卿、季明和盧逖歸葬長安鳳棲原祖塋,並寫下了那篇著名的《祭侄文稿》。 

201904o10.png

顏真卿《祭侄文稿》,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這篇《祭侄文稿》追述杲卿、季明父子二人不畏安祿山叛軍,捨身成仁之事,點畫之間,感情激蕩。 

顏真卿在書寫此文時,椎心泣血,極度悲憤,根本無法刻意經營法度、筆墨,依靠的純粹是平日書法功力的自然流露。

 201904o11.png

《祭侄文稿》局部 

恐怕連他自己也沒想到,這篇邊下筆邊措辭,塗塗抹抹的作品,竟被後世譽為“天下第二行書”。

 201904o12.png

《祭侄文稿》局部

他更想不到的是,安史之亂結束後,朝廷上的爭鬥依然無休無止,還有更大的災難在等著他。

 201904o13.png

安史之亂和藩鎮割據形勢圖

西元782年,淮西節度使李希烈聯合淄青平盧節度使李納、魏博節度使田悅、幽州節度使朱滔公然反叛,各自稱王。朝廷派軍平叛,連連失利。 

當時的宰相盧杞與顏真卿不和,便趁機向唐德宗進言: 

“李希烈叛亂,是因為他年輕氣盛,手下的人都不敢勸他。如果我們派一個溫和儒雅的老臣去勸勸李希烈,讓他感受一下朝廷的春風,他肯定馬上就悔過了。顏真卿是三朝元老,正直忠勇,海內聞名,派他去勸降李希烈,再合適不過。” 

唐德宗一聽,有道理!便任命顏真卿為宣慰使,去勸降李希烈。 

詔令一出,滿朝皆驚。大家都知道,這對於顏真卿來說,就是一場有去無回的旅行。 

已經七十五歲的顏真卿,心中自然比其他人更清楚這一點,但他依然選擇忠於朝廷。 

在吩咐好遺骨歸葬的後事之後,他義無反顧地踏上了面見李希烈的道路。 

途經洛陽之時,東都留守蔡叔則認為李希烈反狀已明,顏真卿此去必定凶多吉少,便力勸顏真卿先留在洛陽,等待朝廷的進一步命令。 

面對鄭叔則的請求,顏真卿只回答了六個字,便繼續前行:“君命也,焉避之!” 

面見李希烈之時,顏真卿還沒來得及宣詔招撫,李希烈的一千多個乾兒子便拿著刀槍棍棒圍住了顏真卿,不住謾駡威脅。顏真卿面不改色,視若無睹。 

李希烈見這麼多乾兒子都無法嚇住這個老頭,方才裝模作樣地上前擋架,讓一千多人退下,請顏真卿入住館舍,之後又派人不斷勸說顏真卿。 

顏真卿始終不從,李希烈便把他扣押、囚禁。先關在許州,後來又移至汝州、蔡州。

 201904o14.png

《移蔡帖》局部,傳說為顏真卿自汝州移至蔡州時所作 

以活埋為威脅、讓投降的唐軍將領勸降、用死去唐軍將士的頭顱炫耀……李希烈的這些舉措,都沒能讓顏真卿改變自己的心志。 

實際上,年逾古稀的顏真卿在囚牢中,早已準備好了自己的遺囑、墓誌、祭文。 

貞元元年(西元785年)八月二十四日,被囚兩年有餘的顏真卿等來了李希烈的部將辛景臻和一名宦官。宦官大喊:“有敕!” 

顏真卿下拜。宦官接著說:“宜賜卿死。” 

顏真卿早已料到這個結局,便問:“老臣無狀,罪當死,不知使人何日從長安來?” 

宦官奸笑著糾正:“從大樑來。” 

大樑是李希烈的老巢。顏真卿恍然大悟:並不是朝廷賜死自己,而是李希烈要將自己置於死地!他向宦官怒駡:“乃逆賊耳!何敕耶?”話音未落,便被宦官縊死。

顏真卿壯烈殉國,浩氣長存 

現在,人們每當談論起顏真卿,總是要先提到他那平穩端正、質樸厚重的“顏體”。殊不知,有什麼樣的人,才有什麼樣的書法。

 201904o15.png

顏真卿《多寶塔碑》局部 

這樣一個飽含著濃濃家國情懷的唐朝紙本作品,每展出一次,就會多受損一次。很多國人一生都未必見過一次,而如今它竟這樣輕易的被拿到海外去展覽,難怪很多人不答應。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