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茶室

軒轅茶室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來源:想飛的故事

♦ 本文轉載自 想飛的故事。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10/26

朋友寄來一個視頻,述說中國駐休士頓的領事在El Paso的美國國家墓園內,舉行了一場對抗日期間於美國受訓時殉難的中華民國空軍烈士追悼的儀式。

看著視頻上那些烈士家屬跪在墓碑前痛哭的影像,我心中多年來的糾結似乎找到了一個宣洩口,眼淚不自覺流了下來。

2018年我接到一位陌生女士的電話,她告訴我她叫李安,在網路上看到我的名字,知道我對中華民國空軍的事物有著相當的了解,因此來找我希望我能幫她ㄧ個忙。聽了她說是有關中華民國空軍的事之後,立刻點燃了我的興趣...

原來她的二叔李嘉禾是空軍官校16期的學生,在美國受訓期間,於1944年10月1日因飛機失事罹難。當時因為還在戰爭期間,運輸至為不便,李嘉禾烈士的遺體就沒有運回祖國安葬,而就近葬在美國。

李家是書香門第,老太爺在北大教書,李嘉禾是北大數學系的高材生,抗戰期間隨著學校南遷,在昆明編入西南聯大繼續深造,李嘉禾在大二時因感國家已到危急存亡之刻,於是毅然投筆從戎,考入空軍官校,他是家族中第一個軍人。

就在全家都等待著李嘉禾由美國受訓歸來時,他們卻收到了空軍送來的失事噩耗!家人在悲傷之餘,也因為仍在戰時的關係,無法前往美國祭拜。

時光巨輪飛快旋轉,靜靜躺在美軍墓園中的李嘉禾不知道他獻身軍旅,要誓死捍衛的土地,已經在他殉難整五年之後的那天,有了新的國號,「中華人民共和國」那天在北京成立。他在空軍官校的同學們,卻繼續捍衛著中華民國這個國號,撤守到了台灣。

七十餘年的時間很快的過去,曾參與抗日戰爭的那一輩中國人,逐漸凋零殆盡。那一代的經歷也早已是歷史中的一頁。如非刻意尋找,已漸漸的被眾人所遺忘。然而,李嘉禾的家人卻沒有忘記他,這位為國犧牲的兄弟。

李嘉禾的姪女李安在出國留學時,就背負著家中幾代人的期望,到美國去找為國犧牲的二叔!

她根據舊報及美國軍方的歷史檔案,終於知道了李嘉禾是埋在德州埃爾帕索(El Paso)的布利斯堡國家墓園(Fort Bliss National Cemetery)。

李安與她的先生由加州前往德州去祭拜二叔時,他們驚奇的發現在李嘉禾墳地周圍,還有五十餘個墓碑上註明著是「中國空軍」(Chinese Air Force)的墳。而那些墳前沒有任何鮮花,與墓園中其它的墳,形成相當強烈的對比。

看著那些七十餘年來無人前來弔祭的墓碑,他們突然覺得蘇大學士的那句「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給當時的情境做了最好的註釋。

為了表示對那些為國犧牲烈士們的敬意,李安的先生立刻到鎮上的花店去買了幾百朵鮮花,放在那些光禿的墓碑前。李安也將那些墓碑上的名字與殉難日期一一抄下,預備替那些被遺忘的烈士們尋找家人。

那些墓碑上的名字是英文的,為了要找出相對的確實中文姓名,他們花了許多時間與精力。也就是這時,李安在網上找到我的名字,於是她與我聯絡,希望我能替他們在台灣的空軍司令部的舊檔案中去找找出那些烈士的姓名。

當時,我天真的認為,這事絕不困難,因為空軍是當年三軍撤往台灣時,「搬家」搬的最完整與最徹底的軍種,南京空軍總司令部裡所有的檔案都搬到了台灣,所以我認爲根據失事的日期,加上英文名字,該會很容易就找出烈士的中文名字。因此我立刻很爽快的答應了李安。

我將這件事與空軍中熟識的長官聯絡,並將那份英文名單送上,那位長官說沒問題,他會交待下去辦理。

幾天之後,我接到司令部一位女性中校的電話,她先是問我為什麼要那個資料,然後說因為個資的問題不能將那些烈士的中文名字給我,這使我感到相當訝異,因為我並不是要任何人的資料,只是要將已知的英文姓名,轉換成中文而已,怎麼會牽涉到「個資」?如果有外國友人來問「Chiang Kai Shek」的中文名字,我們也不能告訴他嗎?

但是我隨即了解這已不是簡單的翻譯問題,而是牽涉到抗戰時期的「中華民國」與當今「中華民國台灣」之間的關係。於是我沒有繼續追問,因為我知道那位中校也只是傳話而已。

空軍沒有提供那些烈士們的中文姓名,也沒有派任何人前去對那些烈士們致敬。

我雖然可以了解,但並不表示我可以接受這種想法。

我在美國居住了五十年,對美國的許多政策並不苟同,但我卻非常贊賞目前美國政府及一般民眾對於軍人的尊重。在二次大戰結束七十餘年後的今天,美國還在全球各地尋找包括二次大戰在內的各個戰爭中失蹤或是陣亡的軍人,一但經過DNA檢測,確定遺骸的身份之後,並定會以隆重軍禮將那位為國犧牲的軍人迎回國內。這是對陣亡烈士最起碼的尊敬,是美軍「不拋下任何一個人」(Leave No One Behind)承諾的實踐。

當台灣的高階人士可以認為八二三炮戰是「國民黨」與「共產黨」的戰爭時,那麼與日本人的戰爭更是當今政府所無法認同的,這種情形下,要忽略那些在抗日戰爭中,前往美國受訓時殉難的軍人,「個資」就成為很廉價的藉口。

只是,當今空軍官校畢業生的期別,仍然是由筧橋時代的第一期承傳下來,這一百多期的畢業生無論是在筧橋、昆明或是岡山畢業,每個人都秉承著筧橋軍風,面對內亂與外侮時,他們都曾挺身而出,捍衛國家。如今後期的老弟們在面對那些於異國訓練時而折翼的學長們,竟採取這種「視而不見」的消極態度,是我那時無法想像與認同的。

李安女士並沒有因為我無法提供那些烈士的中文姓名而罷手,她繼續用其他方法在大陸去尋找那些烈士的中文大名與其家屬。

在網路發達的社會裡,這個訊息很快地傳到大陸每一個角落,二十餘位烈士的家屬與李安女士聯絡,最後促成了那些家屬在2019年春季前來美國祭拜的事宜。

那天中國駐休士頓的領事及美國退伍軍人辦事處的官員們,一同舉辦了一場對那些在七十餘年前為國犧牲的烈士們追悼會。我雖然未能前往參加,但是藉著那段視頻,我感受到了當時現場的那股崇敬與哀悼氣氛。

躺在那裡的中國空軍烈士們該會很欣慰在經過七十餘年後,中國政府及親人們終於遠渡重洋到他們的墓前去祭拜,並敬告他們國家及家人沒有忘記他們。

在中共官方舉行過墓園祭拜之後,中華民國空軍司令部也將那五十餘名烈士的名字刻在空軍軍史館,讓參觀的人們知道抗戰期間,除了在國土上空犧牲的空軍健兒外,還有一批人壯志未酬,在訓練期間就將熱血灑在美國的空中。

我很欣慰如今在海峽兩岸都能認清這些烈士們犧牲的意義。只是,如果當初中華民國空軍能在第一時間就能主動派出武官前去了解與祭拜,那麼所顯示的敬意就會更崇高。 

202046f01.png

視頻連結:https://timeline.line.me/post/_dUrRuY9JG7vVE67q6YirPHYEyaH--X_kuAlybsg/1155832569004067074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