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著推荐

專著推荐

略説美國航空母艦---中國要學的還多著呢! ☆來源:琦琦看新聞

♦ 本篇文章轉載自 琦琦看新聞。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我真開過美國的航空母艦

剛看完《我在美軍航母上的8年》,是一位叫鄭一鳴的美籍華人和另一位旅美學者海攀合著的書。在這個「大國崛起」+「修昔底德陷阱」+「剛柔並濟」的時代,我覺的頗應景,推薦給大家。

中國國籍的美軍

鄭一鳴1982年生於甘肅蘭州,1997年跟著母親去了美國上高中,2001年鄭一鳴高中畢業,去了一所社區學院學習機械工程,2003年7月加入美國海軍,當時鄭一鳴拿著綠卡,他還是中國國籍。鄭一鳴經過了3個月的新兵訓練後,被分配從事E-2鷹眼艦載預警機的維護工作,2005年鄭一鳴跟隨美軍卡爾·文森號航母參加了波斯灣戰爭,2007年他跟隨另一艘美軍航母約翰·史坦尼斯號再去波斯灣參戰,後來鄭一鳴成為F-18大黃蜂艦載機的引擎維修師,參與美國海軍飛行員的培訓,2011年7月,鄭一鳴完成跟美國政府簽訂的8年兩期合同,退出美軍現役。

201908e01.png

鄭一鳴在2010年5月宣誓成為美國公民,也就是說,鄭一鳴在美軍乾了8年時間,將近7年他都是中國公民身份。再加上鄭一鳴15歲之前都在中國度過,因此這本《我在美軍航母上的8年》的觀察視角,還是國人思維。美軍竟然願意讓中國籍士兵加入,而且還允許他把軍隊經歷出版,卻不是國人思維。

招兵也有提成

鄭一鳴是跟著一位同學一起報名美國海軍的,美國海軍招兵有兩個條件,第一是高中畢業,第二是有綠卡,鄭一鳴都具備,美國是志願兵役制,參軍就是找份工作,當地的招兵辦公室裡的工作人員,跟賣房子的中介一樣,每招一個人,都是有提成的,因此招兵的人把軍隊吹得花好稻好,鄭一鳴加入美國海軍以後,才發現很多都不是真的。
 
201908e02.png
 
想參加美國海軍,需要一個ASVAB考試,是英語試卷,內容不難,但是涉及到英語、機械、算術、地理等基礎知識,海軍相比陸軍,可能技術含量要高一些,也不是什麼人都要,得考上才行。不過似乎分數很低,只要二十幾分就算通過了,但是將來分配軍中工作的時候,跟ASVAB考試成績很有關係。

4年的一份工作合同

美軍裡,兵是Enlisted,官是Officer,兵當得再出色,也不是官,想當官,得去上大學,走培養軍官的程序。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想當官,因為當兵只要簽2年合同就行,當官要跟軍隊簽6年合同。合同長短有什麼意義,我們後文再說。
 
美國海軍的合同,都是一簽4年的,但是2003年美國開始在伊拉克、阿富汗打仗,很多人怕死不敢參軍,於是美軍推出新政策,哪怕簽2年合同,軍人福利也都有。如果在軍隊幹夠了20年,軍隊就提供養老金,養這個人一輩子,直到此人去世,還有一些福利,我們後文再說。

怎麼才有團隊精神

鄭一鳴在新兵訓練的時候,吃了不少苦,教官也很兇,這些場景,我們在不少美國大片裡都看到過了,比如《阿甘正傳》、《美國狙擊手》等等。我父親、叔叔都當過兵,我也有不少在解放軍裡服過役的朋友,他們吃的苦,比鄭一鳴還多。
 
不過鄭一鳴說新兵訓練通過考核後,教官就對他們比較客氣了。新兵訓練的時候,教官對他們很凶狠,是因為要把他們從平民百姓訓練成能打仗的軍人。鄭一鳴他們在訓練時出了任何差錯,哪怕是吃飯的時候有人不小心說話,都是這一隊人、這一排人全部受懲罰,軍隊用這種辦法讓大家有團隊精神,讓大家明白,在戰場上一個人犯錯,很可能連累的是一個團隊。

在工作的時候觀察你

美國海軍允許新兵填寫志願,想去什麼地方服役,想幹什麼工種等等,盡量尊重大家意願,但最終海軍說了算,如果所有志願都配不上,那還是要服從上級調配。如果啥工種也乾不了,也可以去搬炸彈、理髮、做飯,這都算服役。
 
鄭一鳴認為自己比較幸運,因為他最後當的是海軍航空兵,登上了航空母艦。但是正式上崗之前,新兵都要從清潔工做起,鄭一鳴到穆古海軍基地報到後,具體工作是給軍官辦公室打掃衛生,吸塵掃地,清潔廁所,收垃圾等等,早上打掃一次,晚上打掃一次,其它時間他想幹啥幹啥,鄭一鳴乾了兩個多月,心裡嘀咕,如果當兵就是乾這些活,入伍訓練還有啥意義?他又何必來當兵?
 
後來鄭一鳴才發現,軍隊就是要通過這些一點一滴不起眼的小事情,看看你是怎麼對待工作的,比如你用吸塵器吸地毯的時候,吸的干不干淨,眼裡有沒有活等等,如果乾活不認真,不努力,不誠實,粗心大意,軍官們是不會讓這樣的人去維護飛機的。

怎麼才能把名字印在飛機上?

通過考察,鄭一鳴被送去做E-2鷹眼預警飛機的維護師,這個穆古海軍基地有4個飛行隊,一個飛行隊裡有4架E-2,鄭一鳴的頂頭上司是一個墨西哥人,手藝精湛,工作作風優良,觀察了鄭一鳴一段時間後,覺得孺子可教,於是手把手教鄭一鳴。
作為E-2預警飛機的維護師,鄭一鳴的工作主要有5項:
 
  1. 在E-2預警飛機關掉引擎的10分鐘內,給兩個引擎換機油,要看到新換的機油流成一條穩定的直線為止,每次都要細心觀察機油用量——機油用多了,是引擎出了問題,機油用少了,是有的地方沒有潤滑到,都不行。
  2. 洗飛機,在陸地上每28天洗一次,在海上因為空氣裡鹽分大,要14天洗一次,四五個人,要洗三四個小時,因為鄭一鳴這個飛行隊有4架飛機,因此他每週都得洗飛機。
  3. 加汽油,一次加5頓左右。
  4. 給飛機打手勢,飛機起飛的時候要打,告訴飛行員開引擎,鬆開關,滑行起飛;飛機回來的時候也要打,向左、向右、快點、慢點等等。
  5. 檢查飛機,分日查和次查,檢查飛機的設備和損耗情況。
這5項工作不算難,但是細節很多,真正做好,也不容易,這其實是一個產業工人要做到事情。美軍要求新人要在6個月內成為合格的飛機維護師,鄭一鳴用了4個月。成為一個合格的飛機維護師,頂頭上司要簽字,行政主管、部門主任、維修長官、飛行隊隊長都要簽字,飛機維護師才有資格把自己的名字,印在一架E-2預警飛機上。

到底需要多少艘航母?

不打仗的時候,各類飛行隊都是單獨訓練,等大家練得熟練,然後把各飛行隊和航母融合在一起,再訓練,最後大家一起完成一個很大的戰爭行動,需要95%以上的項目合格,才算整體通過,這樣才有資格上前線。一個航母打擊群,一般是出海6個月,回來修整幾個月,然後再訓練,一年半之後,再次出海打仗,美國所有的航母都是這樣的。
 
這就意味著,美軍一個航母編隊,2年時間內,只能有6個月在海上執行戰鬥任務,其他時間都在修整和訓練。要是時時刻刻有一艘航母在前線的話,至少得有4個編隊才行。美國目前有11艘航母以及護航艦隊,方方面面的資金消耗,一年在2000億美元左右,是美國軍費支出的大頭。美國多數時間,同時有3個航母打擊群在執行戰鬥任務。
 
在鄭一鳴服役期間,2007年美軍在太平洋還真的搞過一次史坦尼斯號、尼米茲號、小鷹號三大航母打擊群一起出現的演習,後來有人跟鄭一鳴說,把三艘航母放在一塊,在美國歷史上是很少見的,也是很危險的,因為這給美國敵人提供了一個大目標,要是敵人在這裡放一顆核彈,三個航母打擊群,幾百架飛機、幾萬人就沒有了。可能是這個原因,這個演習沒搞多久時間,三大打擊群很快就各奔東西了。

一個航母有多少架飛機

美軍航母上的工作非常勞累,分白班和晚班2班倒,12小時一班,從6點到6點,但需要提前半小時就到工位上交接。每個飛行隊,都有各自的維護師團隊。
 
每艘美軍航母上,所有的飛機屬於一個飛行總隊,一般會有幾個F-18戰鬥轟炸機飛行隊,一個EA-6B徘徊者電子戰飛機飛行隊、一個S-3北歐海盜反潛飛行隊、一個E-2鷹眼預警機飛行隊、一個直升機飛行隊,還有C-2運輸飛機等。這些飛機加起來,大概在50-80架,飛行總隊的總隊長,一般是O6級軍官,跟航母艦長的級別一樣高。
 
E-2預警飛機很大,螺旋槳飛機,有5個飛行員,前面2個負責開飛機,後面3個操作電腦,負責預警指揮,這種飛機上面有個大圓盤,飛的時候會轉動,看清楚周邊情況,指揮別的飛機,是空中指揮中心,E-2預警飛機科技含量很高,非常昂貴,沒有幾個國家能生產。

一天喝八袋水

在海上演習,就跟打仗一樣,美軍航母的發飛機、收飛機的效率極高,每30秒就有一架飛機發出去,每30秒就有一架飛機降下來,不停起落,沒有間斷,跟真正作戰一樣,鄭一鳴他們的工作沒有停頓,所以工作強度極高,鄭一鳴回憶,他在波斯灣打仗的時候,天氣非常熱,他們的甲板又是黑色的,溫度非常高,他還要穿上工作服和救生衣,一天下來,綠色的衣服變成墨綠色,跟從水池裡爬上來一樣,每個在甲板工作的人,都必須在身上帶一個大水袋,被稱為“駱駝包”,上面有個管子,走到哪裡都能吸水喝,鄭一鳴一天能喝掉8袋水,仍然覺得渴。
 
出了一天汗,還被飛機尾氣吹了一天,身上臟的不行,必須得洗澡,因為史坦尼斯號是核動力航母,電力無窮無盡,航母把海水吸上來,然後過濾淡化,變成淡水給大家洗澡,但是美軍航母用的是蒸汽彈射器,每次把一架飛機彈射出去,就要用掉1365升的水(這個也挺讓我震驚,就那轟的一聲飛機飛走,一噸多水就沒有了), 士兵們洗澡的時候,航母要彈射飛機,如果水不夠用,就得把洗澡水停掉,全船的水都給彈射器用,可水一停,什麼時候來就不知道了,因此也經常發生全身打滿肥皂水突然停了的情況,這時候只能拿毛巾擦擦,回倉睡覺。
 
大家睡覺的時候,還能聽到頭頂飛機降落的巨響,以及鋼纜掛住飛機尾巴上鐵鉤的吱吱吱吱聲,大家睡的地方也很小,上中下三個鋪,6個人擠在一個小船艙裡,有點像我們的臥舖車廂。

有人跳海了!

美軍一個航母,上面有5000多人,軍官素質很棒,但是當兵的就良莠不齊,鄭一鳴在航母上還被人偷走了筆記本電腦。 5000個人,在一艘船上,高強度工作幾個月,總有人受不了工作壓力,跳海自殺,航母上四處都有崗哨,看到有人跳海,就向飛行甲板控制室報告,於是全船廣播,有人跳海了! 5分鐘內每個人必須立即去自己的單位報到,全艦清查看誰不見了,全船5000人必須15分鐘內統計完畢,並報告給艦長,同時直升機飛出去救人,大家還不能回去睡覺,一定要等到警報解除,一來一往得40分鐘,從夢裡驚醒,大家也只能自認倒霉,因為那個被救上來的傢伙,除了被罵一頓,去看心理醫生,也沒有其他懲罰,他都不想活了,還能怎麼辦?給他一個處分他根本不在乎。
 
有時候掉在海裡的人,也不是想自殺,是被飛機尾氣吹到海裡的;還有人惡作劇,晚上把一大袋垃圾丟到水里,放哨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人掉海裡了,只能喊有人跳海了!於是全艦還得人人集合,自查誰失踪了。

碰到錯誤時的處理方式

美軍航母雖然戰鬥力很強大,但也很脆弱,只要有一個人在甲板上丟了東西,航母就不敢再讓飛機起飛和降落,因為怕飛機引擎把那東西吸進去,造成損害——飛機要是掉下來,或者撞到別的飛機,就會死更多的人。
 
鄭一鳴有次在甲板上丟了一隻手電筒,立即向上級匯報,於是全航母該起飛的飛機不讓飛,在甲板上等,該降落的飛機不准降落,在空中繞圈子,然後上級組織甲板上的人,站成一排,拉網式的從甲板的一頭,往另一頭走,一定要把甲板仔細搜查一邊,找到這個手電筒。就算找不到,也得確認手電筒不在甲板上才行。
 
鄭一鳴的這個手電筒,後來被找到後,上級也沒有罵他,說你是新人,雖然丟了東西,但是馬上承認,至少還知道不應該瞞著別人,不像有些人怕挨罵就不告訴別人——這些軍官也在觀察,知道哪些人是天天在忙,哪些人是天天在玩,也知道在一個緊張的環境中,大家不可能不丟東西。如果嚴厲處置,可能真的大家即使犯錯也不敢說,最後代價更大。

一張一弛,菸酒嫖賭

美國航母出海打仗,也不全是工作,還要休假和遊玩,一般每隔3-4週,航母就找一個港口停一下,大家下船休息4-5天,相當於充電,然後再拉回去打仗。這可能是多年的經驗,領導算好了, 要是不讓大家輕鬆一下,估計更多人就跳海了。
 
美軍停留的地方,一般要對美國友好,希望美國保護,也想掙美國人的錢,因為每次靠岸,美軍都得付港口錢,下船買東西,遊玩也得花錢。所有人上岸,逛街,喝酒,跳舞,休息幾天,鄭一鳴說美國海軍的四大傳統是菸酒嫖賭。大家為了釋放壓力,拼命花錢,有的人把卡刷爆了,還有人借了很多錢也要花。
 
即使下船玩,也是分等級的,美軍細緻到下船的時候,軍官和士兵不能一起下船,甚至不准低軍階的士兵跟高軍階的士兵一起下船,怕有人利用軍階和職權佔人便宜。新兵不能夜不歸宿,老兵和軍官可以。出去玩的時候,最少也要兩個人,出去的時候幾個人,回來的時候也必須是這幾個人,大部分女兵都是跟男兵一起走的,軍隊對一夜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說到女兵,美軍航母上的女兵比例不少,大概六七個人裡面,就有一個女兵,除了一些太重太危險的活不讓女兵幹,大多數就是男的干什麼,女的就乾什麼,一模一樣。有不少F-18飛機的飛行員都是女兵,甚至技術比男飛行員還好,鄭一鳴說,有女兵在艦上的好處是,看到人家都能堅持下來,我們要是堅持不下來的話,那就太丟人了。

開航母是一種獎勵方式

美軍維持士氣的方法,除了讓大家定期happy一下,也有評先進模範。 2005年,鄭一鳴獲得了所在的E-2飛行隊年度最佳飛機維護師,這是一個很大的榮譽,獲獎者的名字,會被印在隊長或副隊長飛機起落架下面的門上,獎牌也非常精緻。
 
2007年,鄭一鳴獲得史坦尼斯號航母月度最優秀水兵,一個航母,每個月只有兩名士兵獲得此殊榮,飛行總隊出一個,船上水兵出一個,只有出海打仗的6個月,才評這個獎,一艘航母2年才出海一次,總共12人能獲此殊榮。
 
鄭一鳴穿上禮服,跟另一個白人小伙,被一大堆軍官陪著,一起去艦長室見艦長——就連鄭一鳴的隊長,都不能隨便進艦長室,手下能獲得全艦大獎,讓陪著去的隊長臉上也很有光彩。
 
航母艦長是個高高瘦瘦的白人老頭,他表彰這兩位先進的方式,也很有意思,每個人都談話15分鐘,其實就是哈拉一下,艦長先誇一下他們,然後給這兩位小兵介紹一下自己以前的干什麼的(艦長曾是飛行員),現在要執行什麼任務,當艦長都要做些什麼工作等等。
 
艦長跟一個先進模範談話的時候,另一個先進模範可以坐在艦長的大椅子上,這個位置是全航母視野最好的,抬頭就能看到所有起飛和降落的飛機。艦長的椅子前面,有七八個顯示屏,都是平板可觸摸操作的,這是鄭一鳴第一次看到這種顯示屏,2007年的時候只有軍隊才有,外面沒有——我記得第一台使用觸摸屏的iPhone在2007年才推出,至於更大觸摸屏的iPad直到2010年才推出,果然最先進的技術一開始都是軍用的,艦長想指揮航母,用手指頭點屏幕就可以了。
 
作為表彰,鄭一鳴還可以開一下航母,他說航母的方向盤,比汽車的方向盤還小一點,方向盤邊上是調速桿,往上一推,航母的速度就上來了,如果要提高到30節,也不用一直推,只要把調速桿調整到那個節數,航母就自動往那個速度跑,跟汽車的定速巡航差不多。方向盤邊上有個電子顯示屏,上面是海圖,也跟汽車導航差不多,可以看到航母在什麼位置,邊上有什麼礁石和險灘,如果水位低,要換一個地方走,等等,其實鄭一鳴“開航母”,也是像徵性的,這十幾分鐘裡,鄭一鳴也不敢急轉彎,因為飛機要起飛,航母必須迎著風開,邊上還有一個航母駕駛員手把手教鄭一鳴開,半小時過去後,2個先進水兵跟艦長握手告別。一大堆軍官陪著鄭一鳴回到崗位,又跟他說了會兒話,感謝他為飛行隊爭光,才一個個離開。鄭一鳴把禮服換下來,換上工作服,又回到甲板上乾活。
 
鄭一鳴開航母的時候,他還是中國國籍,是第一個親手駕駛過美軍航母的中國人。

切尼的政治秀

美軍也有代價巨大的作秀舉動,有一次美國副總統切尼到鄭一鳴所在的史坦尼斯號航母演講,切尼一行乘著3架巨型直升機駕到,到處是黑色西服戴著墨鏡帶著耳機的保鏢,還帶了很多記者來攝影照相,全艦士兵都在甲板下的大機庫集合,所有人都站著,不許坐,切尼上台發表演講,威脅伊朗什麼的,鄭一鳴說大家也不怎麼聽,因為主要是讓記者聽,上報紙,上電視,全艦士兵就是陪襯和背景。切尼講完話,跟附近的幾個軍人握握手,做做樣子,大家鼓掌,就結束了。
 
鄭一鳴說,當時美軍在波斯灣就一艘航母,切尼一來,全艦的飛機都沒有起飛,因為沒有空中支援,地面上的軍隊也無法打仗,挺耽誤事的,但是也沒有辦法,他們必須受大人物支配。我在網上查了一下,美國副總統切尼2007年5月11日在距伊朗海岸線240公里外航行的史坦尼斯號航母上稱,美國已作好了動用海上力量阻止伊朗破壞石油運輸航線或者“獲得核武和控制這一地區”企圖的準備工作。

法國航母來度假

波斯灣前線除了美軍,還有英軍和法軍,大家都派人到美軍航母交流學習,鄭一鳴納悶,英軍都沒有航母,來學什麼?法軍倒是有艘戴高樂號核動力航母,還沒有美軍航母的一半大,法軍派了很多飛行員和航空兵到美軍航母上“交流學習”,仔細看美軍怎麼操作航母,怎麼打仗。
 
根據協議,美軍也要派人到法軍航母上去交流,但是美軍看不上法軍,覺得沒啥可交流的,根本不想去,鄭一鳴等人被派去交流,看了之後,發現戴高樂號航母很多東西,都是美國造的,比如蒸汽彈射器,還有艦載預警飛機,都是E-2,飛機里外寫的都還是英文而不是法文,這些設備鄭一鳴等人天天用,他們比法軍還熟悉,因此覺得去戴高樂號航母交流就是給他們面子。
 
鄭一鳴對戴高樂號的戰鬥力也很不屑,因為美軍航母,每次出海都帶50—80架飛機,甲板上滿滿的,一天24小時連軸轉,日夜都在起飛降落,戴高樂號航母甲板上好像只有五六架戰機,一兩個小時才飛出去一架,而且只在白天工作,晚上啥也不干,感覺像度假。鄭一鳴說法軍就像是看熱鬧的,偶爾幫一下忙,美軍飛機炸彈用完了,就把目標告訴法軍,法軍的飛機就上去炸一下。鄭一鳴在戴高樂號上待了兩週,回去也不用跟隊裡的領導和同事介紹法國航母的情況,大家都不在乎。

大開眼界

法軍真正讓鄭一鳴目瞪口呆的,是法國航母上,浴室不分男女,鄭一鳴有次洗澡,洗著洗著,一回頭看到一個女人也在洗,大驚失色,以為自己走錯澡堂了,可是別的人也都沒說什麼,鄭一鳴只要繼續洗自己的,一會兒又是一大群女兵進來洗澡,大家互相坦誠相待,人家都無所謂,只有鄭一鳴被嚇得夠嗆。
 
更誇張的是,男女混浴,都是大姑娘小伙子,洗澡的時候經常發生不可描述之事,只要鄭一鳴洗澡,就能看見這事,而且他們一邊做還一邊跟旁邊人說話,就像吃飯時在聊天一樣,這些男兵女兵也不是朋友,甚至都不認識,只要雙方一商量,大家同意,就去做,好像跳舞一樣。鄭一鳴說,這在美軍航母上是不可想像的,因為只要被抓住,就會被嚴懲。

美軍福利制度

鄭一鳴當兵的時候,工資是1200美元/月,吃穿住行都不用花錢,打仗的時候,補貼多一些,能到2000美元/月,他們的工作時間太長,按小時計算,可能連美國法律規定的最低工資都達不到。如果是因為打仗或者工作死亡,保險公司會賠給軍人家屬50萬美元。
 
吸引大家的,是美軍的福利。美國軍人雖然工資很低,但是福利很好,如果軍人結婚,軍隊除了給一些津貼,還會給房租補貼,鄭一鳴結婚後用1200美元/月租了一個別墅,軍隊能補貼900美元/月。全家醫療報銷,不光軍人自己,老婆孩子看病都不要錢。
 
如果在軍隊幹滿20年,就可以退休,退休工資為退役時基本工資的75%,退役軍人可以在家裡享清福,也可以去上學,不管什麼時候去學,政府都幫著付學費,鄭一鳴就知道有個中國小教授,招了一個50多歲的老兵當博士生,只要老頭愛學,軍隊都付學費。退役軍人也可以去找工作,軍隊的退休金照發,那樣就有兩份收入了。
 
如果沒有在軍隊幹夠20年,哪怕只幹4年,離開軍隊的5年內,可以去老兵醫院免費看病。但是大家退役沒多久都是年輕人,得病的比率低,這個福利用處不大,真正有用處的是上學學費和讀書期間的生活費。
 
美軍士兵,離開軍隊15年內,只要開始讀書,無論是去一個社區學校,還是哈佛大學,只要能考進去,軍隊都掏學費,還有讀書期間的生活費,士兵想讀幾年就讀幾年,從本科上到博士都可以,如果這個士兵有太太,還要給太太生活費,如果這個士兵有小孩,還要給小孩的生活費,如果士兵離開家鄉到別的地方讀書,軍隊還付房租。這些生活費,都是按照當地生活標準付錢,有專門的計算公式。
 
鄭一鳴說,這是美國政府的精心設計,因為美國當兵的有70%來自貧困家庭,只要他能在軍隊辛苦幾年,國家就掏錢送他去讀書,讓他受教育,有了專業技能,就可以進入中產階級,不能富人永遠富,窮人沒機會。只要努力,就能改變自己的生活。
 
當然,還是有些退役士兵不愛讀書,寧願找份工作先乾起來,15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些人最終也沒有讀書,美國政府的錢就省下來了,其實都是大數據算好的。不管是合同簽了4年還是8年,這個福利是一樣的。鄭一鳴退役後用這個福利,學了一個修汽車的文憑。

為什麼離開軍隊?

鄭一鳴在2011年7月,第二份合同期滿後退役。他擔心自己幹滿20年,40多歲再出來,就算去上學,年紀大了,也考不進去學校。但不讀書,就沒有新知識,他在軍隊學的技術,民用領域用不上,人就廢了。鄭一鳴覺得自己在軍隊裡,沒日沒夜的干,一個月才2000美元收入,如果做個修車師傅,一個月4000-5000美元收入很正常。
 
最根本的原因,是鄭一鳴對美軍失望,他後來所在的F-18飛行隊,不像他之前的E-2飛行隊風氣那麼正,這裡比較講人際關係和政治,越懶惰越乾不好活的人,時間都拿來巴結上級,結果得了很多獎,鄭一鳴經常加班,臟活累活苦活都乾,但是領導好像都看不見,好像他天生就該當冤大頭,獎狀和表揚都沒有,連一句謝謝也沒有,鄭一鳴心灰意冷,就不再賣命了。
 
我買的這本《我在美軍航母上的8年》,是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2018年12月出版的,它的序是海軍大校戴旭寫的。這本書在2013年8月,就已經在大陸出版,是後浪出版公司+世界圖書出版公司出版的,目前在孔夫子舊書網上還有賣;2018年2月,後浪出版公司+天津人民出版社,又出了新版,目前在京東有賣。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知道有人喜歡講“犯強漢者雖遠必誅”,但不知道他們懂不懂,這句話需要一個強大的軍事實力支持;這個軍事實力,不是建立在人多和口號響,而是建立在整個國家工業化的實力之上,看看美軍航母的運作就知道,他們完全是用運轉巨型工廠的思路和方法在操作航母,這又跟航母上源源不斷的每個士兵的素質分不開。光靠士兵素質還不行,大家還得充滿士氣,除了多種多樣的獎勵辦法和思想工作,還得有硬碰硬的福利待遇,在說打這個打那個之前,能不能學習一下別人,讓所有軍人和家屬看病不要錢,軍人退役之後上學不要錢,還包上學時候的生活費,連老婆孩子的生活費也包,甚至房租也幫著付掉?我們不能總是憑藉奉獻和忠誠來戰勝敵人,最好大家一起努力,讓軍人福利和待遇有一天也能戰勝別人。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