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聲玉鐸

一國一制 大破大立 中道百合 覺醒台灣 ☆作者:張俊宏、黃晴琦

編者的話

張俊宏先生這篇一國一制,大破大立,發表於2007年。認為:解開國家認定的死結,須要大破大立。相對於,一中兩制,一中兩憲,統一論,張俊宏的一國一制,包含了以下的內容:

一、民進黨不是台獨黨。民進黨打天下可用獨立作口號,作號召。然一朝執政當家,仍繼續以舊口號代替行動,豈非自行彰顯執政者的無能與怯懦。獨立未成,就成孤立。 民進黨不是台獨黨,許信良和張俊宏,向來同調。許信良在本社四月份楊雨亭的訪談中,就曾再次重申,民進黨不是台獨黨。

二,張俊宏的一國一制是有條件的:那就是,此一制指的是民主與法治的現代管理,稱之為憲政民主。中國大陸現在是不自由,無民主的。 俊宏提出兩岸一國一制的時機,是在好似台灣民主大國一樣,一人一票全民投票之時。他提出:台灣不宜空握民主寶刀,應該以積極的態度,勇敢面對一中,不僅用以解決台灣島內的統獨爭議 ,同時止息兩岸鑽營抗爭與執着的名號之爭。 俊宏政治系出身,中華民國民主投票選舉總統的重要幕後推手。他深信,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是終極最完善的普世價值,能夠做到這一點,那時候,為何不可以一國呢?

一人一票,票票等值,是否是最完善終極最好的制度,是有很高的爭議性的。票票等值的一人一 票,是否是最完善的選舉制度,時至今日,事實例證,在在説明了這是個尚待驗證的課題。

張俊宏、許信良、朱雲漢和我四人,前一陣有一個飯局。朱雲漢解述賢人政治,主題在說,一人一票的民主之外,中國的賢人政治是一個選擇,可稱之為中國模式的民主政制,這個賢能政治體系正在運作,也經常在做內部調整。這制度值得我們留意觀察比較。

一人一票的民主,賢人政治式的民主,是有區隔的。一國一制的一制,是那一類形式的一制,當然更值得我們認真思考。

我們最近推介,黃光國的一中兩憲,霍建元的兩岸關係,今天重刋張俊宏的一國一制,是希望大 家從不同的角度、思維,共同去摸索出台灣可行的出路。

編輯:何步正

201835i01.jpg

許信良、朱雲漢、何步正及張俊宏 (左起)


一國一制 大破大立

 

真統一的內涵

兩岸僵局久矣,死結在於「認同」。解開國家認同則須大破大立。張俊宏大膽提出「一國一制」的構想,以回應中國「一國兩制」的政策。

面對中國大陸的一個中國政策,海基會副董事長、民進黨大老張俊宏認為,不論是國民黨馬英九的一中各表,或是民進黨謝長廷的一中憲法,皆屬消極性、逃避性的對策,並無法真正擺脫一國兩制的緊箍咒,他主張台灣應大膽積極的回應,提出「一國一制」,在民主與法治的前提下,「統一」才不致淪為兩岸無止境的政治角力下,停滯不前的障礙。

全民直選兩岸無界

一國一制的提出,應足以正面表達台灣願意面對「真統一」的選項。因為一國兩制究竟不是真統一,以台灣人立場,可以理直氣壯的說,如果要統一,不排除選擇「真統一」,就是指總統或國家領導人直接民選的所謂「王道」的統一。

按兩岸在「一個中國」名號之中糾纏已久。2000年陳水扁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就曾大膽採納汪道涵先生的建議,不僅提出四不一沒有,更採納了中方「一中未來」的構想。當時阿扁,在島內未曾受到挑戰,應是化解僵局的大好時機。但遺憾的是,中共卻一直沒有回應,反倒報以與諾魯建交,兩岸終又進入另一個冬天。

嗣候,台灣開始採取消極、逃避與防衛的方式,回應「一個中國」的作法,反讓中共在得理不饒人之下步步進逼,致兩岸僵局愈陷愈深。事實上,台灣既已在政黨輪替中,完成史上未曾有過民主化的基礎工程,實不宜空握民主寶刀,對內既然已用「中華民國」解決了國號之爭,也應該以積極的態度,勇敢面對一中,不僅用以解決台灣島內的統獨爭議,同時止息兩岸鑽營於無明與執著的名號之爭。

回應島內流行扣紅帽鬥爭的張俊宏表示:敢於提出「一國一制」,就不怕被扣帽子,反正被扣的帽子也夠多了,不差這一頂,個人毀譽事小,國家未來興衰存廢事大。「一國論」既是中共用來挑戰台灣的「二國論」,台灣為何不能用「一制」,來挑戰中共的「兩制」?只要中共願意推行「一制」,則台灣接受「一國」不僅放心,也屬公平。當然,此「一制」指的就是民主與法治的現代管理。

道即民主德乃法治—歐洲國、美洲國既已統一,何懼於亞洲國!

就兩岸來論「道」與「德」,張俊宏認為:「中國不可無道,台灣不可無德」。以現代註解:「道」即民主,「德」乃法治;民主法治即為「中道之治」,中國既稱「中道之國」,當不可無「道」。一旦中國接受民主與法治的制度下,則中國的統一,繼歐洲國及美洲國的統一,勢將帶動大亞洲的統一,則成為其中一員的台灣,將與有榮焉,則何懼之有?

中國近年來銳意改革開放,在經濟發展上雖然取得傲人的成績;然而卻也帶來暗潮洶湧的危機。溫家寶總理在今年三月召開的人大會議中就坦承:中國雖然富有了,但是經濟上存在著「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四不結構上問題。十六大更提出服務型政府與「和諧社會」的理念。乃著眼於過度發展所破壞大地生態,致使後代子孫賴以生計的環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遇。此舉恰巧呼應了張氏所云:「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的情懷,人們倘能參天地造化,而不逆天而行,自能趨吉避凶、永保安康;這正是中國人所稱「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的中庸思想。

自古,中庸中道的思想,現代而言,已經有具體實現的方法。

FreedomHouse曾對全球近200個國家作分類評比,結果指出只有「頂尖」的10國既有「民主」又有「法治」,如美、加、瑞典等皆堪稱之為「憲政民主」國家。而「墊底」(Theworstoftheworst)的國家:不自由,無民主的國家,北韓、中國都在列。這些國家屬前者,雖然歷經萬難變故,仍可維持穩定持久而不亂,包括面對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育之挑戰。究其國富民強而持久的「基因」即在民主與法治。屬於後者,即令富、強,能否持續,都在觀查名單。歐盟就是也曾在流血覆亡的教訓後,才知道以民主與法治的基礎,通過自由貿易而完成當今世界最大的統一,以及最完整的獨立。

歐美這種經驗,我們堅信從道德層次觀照兩岸,也才符傳統的中道思維。所謂「兩岸無界,中道之國」。台灣既已「莊嚴」的完成了「民主大國」,當然更可「尊嚴」的「毋須退讓」。中國要有「面子」也得先讓台灣有「裡子」讓台灣以最大的信心和雄心,同時具備民主制度與法治能力,成為未來中國文明進步的標竿,台灣繼香港對中國所發揮的這種功能,應值得兩岸有識者發揮大無畏的精神,雖千萬人吾往矣!

望聞台灣問切政經生產線與分配線

管理學家發現:在企業經營中,「生產線」上員工常出現的是一片團結,表現出積極奮鬥的能量;但在「分配線」上則呈現人性的猙獰、貪婪,內鬥與內耗的醜陋。政治家掌握國家機器,決定國家發展方向,如果不能適時開拓新的政經生產線,必然「棚內鬥母牛」,國人一旦深陷在你爭我奪的泥淖中,已經在提醒領導人,舊有的「生產線」已變成「分配線」,非開拓新的生產線,無法滿足分配了。

至於兩岸,有能力開拓「生產線」者,必有「一統天下」的氣象,否則必然出現分配線中獨立與分裂之象。

古來完成這種生產線的「功業」可倚靠「暴力集權」而成;今日文明世界則必循「和平民主」。島內經驗如此;兩岸未來發展必然如是!

當年黨外倡議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解除報禁,提供了台灣前進的方向與目標,台灣也因此順利完成了政黨輪替。當時民進黨之所以取得執政權,是因為民進黨開拓性的主張獲得台灣人民的信賴,認為民進黨具有領航與規劃台灣經營發展方向的能力。換言之,民進黨在黨外時代就替這個國家提出了奮鬥目標的「生產線」,也因此帶動了國家積極奮鬥的二十。

領航台灣領航中國—如同杜拜之領航阿拉伯

詎料政權輪替後,民進黨卻忘了繼續開展新的生產線,而反對黨也一直不知道當年民進黨獲得台灣人民支持的秘訣,無法帶領執政黨進入新的生產線,反而只在兩顆子彈和國務機要費中,導引執政黨在分配線中纏鬥。原本的生產線,成了分配線的結果,不但人性醜惡的一面,毫不遮掩,持續的內耗,也讓台灣的發展停滯不前,並形成惡性循環。

民進黨打天下可以用獨立作口號、作號召,然一朝執政當家,仍繼續以舊口號代替行動,豈非自行彰顯執政者的無能與怯懦?何況獨立未成,反成孤立,經濟的優勢喪失,就連好不容易得來政治優勢也已褪色之際,「生產」未擴展「分配」已內縮,民主後的局面已由「谷底」墜入「海底」之

時,精進奮起承繼民主香火於萬代已是刻不容緩的時候了。

創造新的生產線,首須推展法治,結束亂象,用以鞏固民主以及經濟再發展的基礎。對外,如同當年黨外之帶動國民黨,一樣可以積極帶動中國共產黨走向民主,同步先從法治著手,共襄盛舉。畢竟這還是使其富強持之久遠的建設。透過新的生產線的開展,台灣如能在建立這項普世價值之後,積極對中國在帶動經濟之餘,再帶動其民主發展,預料對中國崛起心忡忡的國際社會,將體現台灣存在的意義與價值。民進黨過去曾展現領導台灣的能力,獲得台灣人民的支持,而今展現領航中國的能力,將如同杜拜之領航阿拉伯,台灣也可以獲得中國人民和世界人類的喝采。

兩岸「共識」才可免「共業」—放棄小民族行大民主!

揆諸兩岸的爭執與僵持,緣自中國大民族的傲慢與「無明」,在國際社會極盡打壓及矮化台灣之能事,凌人氣勢的「大民族」主義固不足取,台灣採取「小民族」主義的對抗,而今也證明激化其氣焰,僵持而無效。台灣地處蕞爾,行「小民族」既已陷於孤立,以「小民主」之成就也被視為敝帚自珍之際,為擴展國際能見度,與其開拓「過境外交」航線作為成就,不如重振黨外當年信心與企圖心,對外拓展民主版圖,以「大民主」之方略取代「小民族」之鎖國,對外建設性視野的開展,不僅彰顯台灣存在的意義和價值,也絕對有助於國人胸襟眼界的開闊。而今兩岸,鮮有交集的原因,不外貢高我慢、偏執於「中國」卻忘懷於「中道之國」久矣!「中道」有別於「霸道」,其實踐以現代語言應是「化異求同」以民主程序尋求公分母的「共識」。不能共識必擔共業!中道思維乃是內心覺醒的力量,它可以領導「共願」,推動「共生」而免除「共業」,如同黑夜油燈,寸焰既燃,夜雖無岸,無能拂滅。兩岸原本圓滿俱足這股力量,度過長夜,相信必然帶來另一個東昇旭陽的燦爛!

戒急用忍與政權終結

張俊宏指出,二十年前鄧小平致力改革初,黃信介先生和他曾計畫率團登陸訪問,當時中共領導人強烈表達要求與台灣進行經濟合作意願。天安門事件後,被經濟封鎖的中國,於危在旦夕之時,李前總統促使他的第一批財團登陸,使得大旱見雲霓,飢渴的中國頓時啟動了曠世紀的經濟巨輪,這是關鍵時刻領導人表現的大勇與大智。其成果應可為台灣整體來承受,可惜不知何故旋即頒佈「戒急用忍」的鎖國政策,封殺了黃信介先生的計劃,以及商人奮鬥的成果,20年忽焉過去,而今也將逼近夕陽殘照。

李登輝先生借民進黨之力,對內完成了史上首度出現政黨輪替,但對外國民黨很難完成的工程,卻用戒急用忍阻止了反對黨的輔佐,使得整個台商所創造出的豐碩成果,無法結合成為台灣的資產。領導人失敗於開拓生產線的結果,國民黨政權的終結應足資借鑑。而今國內兩黨,海峽兩岸,重重治絲愈紛的糾纏,載舟覆舟,幾乎都是存於一心在一念即可旋轉乾坤。兩岸國家領導人,一旦掌握國家公器,接受萬民付託,是需要有宗教家大慈大悲之心,才能一起開創大中華盛世於萬年!

領導人的智慧與勇氣

十九世紀西方曾以東印度公司,整合政經力量經營亞洲所發展出來的模式,台灣放棄了扮演這個角色,其結果是競爭力的出局和邊陲化。值此國家發展面臨重大轉折的十字路口之際,誠如史學家貝希洛斯(Michael Beschloss)所言,這是考驗一個領導人是否有足夠的勇氣與智慧的關鍵時刻。而今台灣一半的優勢已經喪失,如何挽救另一半的優勢免於消失殆盡,關係的已不是國內政黨的輪替浮沉,將是台灣在國際間沉淪與中興的重大關鍵。

競合、整合、和合—杜拜「和天下」與「平天下」的啟示!

十九世紀寫實主義文學家狄更斯在雙城記所言:「我們這一代何其幸,也何其不幸,生長在此一光明又黑暗的年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年代」如此,「時代」亦復如是,此刻我們何嘗不也同時看到光輝與醜陋交相夾雜的人性就在周遭。

然而,所謂「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反者道之動」;「患」是可以變成「利」的,「極患」也可成為「極利」。阿拉伯世界裡杜拜小國的崛起就是典型的實例,研究杜拜的人指出他有10年、20年的基礎,其實,台灣現代化則至少有50年、100年的基礎。然而杜拜在短期內讓舉世看到此一個小國超越了周邊大國而崛起的成就。巧的是,也在近六、七年之間,同在民進黨執政的期間完成。更弔詭的是,政黨輪替之年台灣也提出美金1000億,大於杜拜的創意建設。當時準備到台灣來為新政府動土的韓國聯合財團,卻悻悻然的改道去杜拜動工,如此短短六、七年的時間,阿拉伯世界吸納累積了七千億美金,原本資源枯竭的波灣無名小國,一夕之間杜拜起來了,成為舉世矚目的「顯學」;此外,韓國也從金融風暴的谷底攀升起來了。反觀台灣完成和平輪替的成就,在各方的期待中,原本應可振翼起飛,卻何故沉淪墮落而且邊緣化,如果說是因為追求民主開放而致此,

則民主開放之罪過將何其深遠耶!

這真是徹底盤整反省再出發的大好時機!當年此項「世界島」的建設計劃被斥為是瘋狂行徑,及今杜拜成為世界顯學,以今日台灣所具備的主客觀條件,必然是當仁不讓,應該可以作得更大更好是絕無問題的。引用東京大學大西隆教授,應邀來驗證此一計劃時所言:現代的建設〝技術、資金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人民的需求、夢想和政治家的決心與能力〞。由奢入儉難,邊陲化的國家跌入「谷底」,更怕還有「海底」的台灣人民,其聲音、需要與夢想,執政者應早已聽聞。萬一在朝執政者仍然缺乏「決心」與「能力」,則仍可期之於在野的政治家,證之於國民黨最後的20年,國

家的方向與動能,幾乎都來自於黨外。

「大洋」與「大陸」發展中心—成立免稅特別行政區

民進黨取得執政,是從縣市長聯盟,促成地方包圍中央達成的。在全球化浪潮下,如想在短時間內使具有相當基礎的台灣與世界接軌,全面開放經濟引進世界「金源」、「能源」與「資源」仍可採取類似當年加工出口區的經驗,擺脫傳統法令制度的包袱作為實驗行政特區,其地點可選擇擁有空、海港之處作為免稅落地簽證的自由港。

杜拜既然可以依賴中東石油王國作其門戶,六年時間成為世界金融,旅遊、購物、教育等頂尖中心。卡達繼之以人文、民主開放,力求突顯其多元的差異,兩者皆只憑著地理上的東西南北要衝。台灣除具備同樣條件外,又是陸海、古今、集權與民主文化薈萃交流的處所,可兼容杜拜與卡達的角色,台灣成為中國與亞洲門戶的角色與功能,實不必鑽營於賭場,更可一夕之間突顯!至於其選擇的地點可在屏東及其外海,可作「為南向發展中心」;另一地點可選擇在中部四縣市,尤其兩岸中心的金馬外島,都可作為「西向發展中心」皆屬包袱較輕的「邊陲」,而且地大障礙較少,地緣上又是帶動「南大洋」與「西大陸」全面交流最近的港埠。

在朝不行,在野來做

以上乃屬短程的切入,可以再一次期待先由在朝者帶動,否則便可由在野來推動,這是台灣轉型升級的工程,正如民主化的功業也是幾經痛苦衝突之後由朝野所共同完成的。至於長程的國家基因工程包括:教育、媒體、司法、文官、立法、公民審議、能源、生態環境等八項,這是國家長程軟體建設的「聖業」,應不惜引進全球各部門行業中,頂尖成就者來共襄盛舉。諾貝爾(AlfredNobel)曾說「格局決定結局,態度決定高度」,擁有大格局勇於承擔世紀性「聖業」的國家,其政府何愁沒有世界各地大資金的挹入?同樣的「地方包圍中央」,民進黨以「政治」結合地方而輪替,不能以「經濟」鞏固,則國民黨如能以經濟對內結合地方,以民主對外推展於中國,不止輪替政權,勢將所向無敵也!

挑戰不可能,是惟一的出路

波灣若干小國繼大國崛起之後而超越的事實,都是顯著且令人鼓舞的實例。愛琴海中的克里特小島,其所倡導的民主,影響人類幾千年。猶太民族雖不能建國,而其思想家操控世界、帶動世界科技,而今在波灣崛起的仍是小國。從古至今曾執世界之牛耳,淨是小國,何能氣餒!?

台灣為華人社會引進民主,原可期待為世界化災解厄,竟而遭受如此封殺凌虐。所謂得道應得多助,台灣條件俱足不亞於當年的克里特島及今日的杜拜,我們應該不卑不亢而有捨我其誰大擔當,知所反省惕勵來茲再出發,讓台灣成為中道文明法治的燈塔,以及全球心靈堡壘的轉運平臺,台灣終將化患為利,再創奇績!

台灣好,中國、世界會更好

身為二戰後的第一代,深切認知:台灣人所曾認同的祖國,絕非日本,不是台灣,而是中國。何以淪為日本統治原亦非其所願。然而曾幾何時「祖國」卻與「劊子手」劃上等號。而今重重威脅恐嚇中,進而聯合今世「列強」圍剿、孤立、打壓;魚網鋪天蓋海而開,目標只為捕殺一隻逃命小海龜。來自中國血腥恐怖雖未重現,夢靨卻已在眼前。

現代文明國家人民的「認同」已難循「霸道」,卻可由行「王道」「中道」而水到渠成。台灣人在島內剛從國民黨中國釋放的人權,60年一甲子過去,228的血腥依舊年年翻新之際,陰影如果不能從共產中國獲得釋放,面對「中國」,能無戒懼?

台灣人想擺脫的原不是「中國」,而是古老中國的血腥恐怖,台灣人為自救,為民主化的「志業」與「聖業」,都願為「中國人」解除萬劫不復的宿命。

現代文明國家即令「富」「強」只有當人民獲得保障,獲得尊嚴,國家才有真正的尊嚴。

國內兩黨,海峽兩岸,沒有共識,必有共業。敵對雙方尋求共識,原亦可和平發展。免除古老野蠻偏執的戰爭,達成現代和平的共榮,歐體歐盟甚至「歐洲共和國」就是循此途徑成功的。

中國至今無力於統一台灣,其難題乃因為想循「集權暴力」。現代中國,能循「和平民主」者,必然統一台灣。相對,台灣能發揮「和平民主」者,亦能「一統」中國!

「台灣好,華人社會更好,中國社會會更好」龍應台女士已提出這項呼籲,這項呼籲應可成基本共識,甚至可成運動,尤其在一統中國之前,大家共同來推動「文明中國」的運動。世人都已了解:只有這個大國走向文明,走向民主與法治,世界才可能更好!

人類文明已由「武力」進入「財力」,進入「腦力」最終必然進入「心力」。畢竟人類性靈的昇華,文明的提升,經濟也才得以歷久不衰。

平凡無奈的眾生,原也可以無怨的渡過一生,但當面對了無忌憚橫行凌弱暴寡的勢力,卻惟有云云大眾從內心裡覺醒,積極的參與,拿出行動。

一旦心中寸火燃起,終將無畏的悍衛他們天賦的人權與自由。

如同黑夜,寸燄既燃,夜雖無岸,無能拂滅...

中道思維乃是由內心覺醒的靈魂,它是可以帶領「共願」,推動「共生」,達成「共識」免除「共業」而同享「共榮」!

台灣人,需要一口氣!

末了,張俊宏引用舊約「以西結」的一段故事,令人動容的比喻作結尾:耶和華在枯骨平原,要先知以西結,為以色列犧牲死亡的一片白骨傳達福音,吹了一口氣,結果枯骨長出了筋肉膚髮,但只有肉身。耶和華要以西結再吹第二口氣四方和風吹來,肉身頓時有了靈魂,以色列復國的大軍起矣!人死可以復生。這則異象的預言,不在敘述個人生命的復活,傳達的是一個時代,一個國家再起所需要的那口氣...。

法國大革命前夕,國王路易十六當天日記只有寥寥一句:「今天無事」!周遭世局已在滔天巨浪的當下,我們真的可以:船到橋頭,一切「無事」嗎?

民主後的亂象,人與人間的無情與冷酷,有如以西結的異象中有肉身驅體,就是少一口氣。

人心需要寄託,生命需要養護,靈魂需要喚醒...,這位終生奉獻民主,眼看亂象叢生,而發願贖罪重生的「暮年老兵」,看他從坐位上站起!...「就吹那口氣」,他說,「在民主後的寶島,就從台灣開始吧」!

中道百合,覺醒台灣

六道同體,共修圓滿

201835i01.png

2007/11月

 

本篇受訪人及撰稿小組期待國內及兩岸有志者踴躍參與辯論及討論。

網址: http://tw.myblog.yahoo.com/worldpeace-vision

聯絡地址: 台北市忠孝東路2段123號21樓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