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聲玉鐸

烏克蘭短評三則 ☆作者:胡卜凱

♦ 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烏克蘭危機之評論立場 

02/15/2022

我現在閱讀集中力不夠,加上烏克蘭遠在歐洲,所以我只是偶而看看相關報導和評論。CP兄提到這個議題,我雖然所知不多不深,略表一下淺見。 

我常常說:「凡論述必有前提;凡判斷必有立場。」;因此,在考慮一篇論文的可信度(或可同意度)前,推測或判斷作者的「前提」和「立場」是必須的。要了解一個人的「前提」,至少需要知道她/他的師門和學派;要了解一個人的「立場」,至少需要知道跟她/他混在一起的人物和她/他混飯吃的方式。至於「論述」,那就是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了。不過,即使說得天花亂墜,從「邏輯」和「一致性」兩個角度,通常可以看出一個論述是否說得通。 

我是「和平主義」者、「自主原則」者、和「現實主義」者。 

站在第一個立場,我反對任何非自衛的戰爭,或任何以掠奪資源為目的的戰爭。「資源」在此,指土地、勞力、物料、和戰略地位等等。站在第二個立場,我反對任何侵略性的戰爭,或任何以改變其他地區政治體制為目的的戰爭。從以上兩個立場,我不認為目前俄國陳兵烏克蘭邊境有「正當性」。 

根據「現實主義」的前提,我深知「正當性」在現實生活中只有訴求和號召(戰鬥口號)價值,在討價還價過程中不值兩個銅板。站在「現實主義」的立場,我會試著了解普丁在打什麼算盤和情勢可能的後續發展。以下只是獻曝或獻醜。 

1. 普丁宣稱是為了解決俄國的「安全顧慮」。 

站在普丁的前提和立場,這個宣稱可能是實在的。站在非俄國人的立場,它聽起來就像《伊索寓言》中狼要吃小羊的理由。我不排除普丁想留下斯拉夫民族英雄美名或歷史定位的企圖。 

2. 不論普丁的目的是什麼,他的籌碼有那些? 

  1. 俄國是歐洲(尤其德國)石油和天然氣的主要來源。
  2. 沒有一個政府有出兵的義務,更沒有出兵的實力或意願。
  3. 中國承諾打破(未來)歐、美政府對俄國的「經濟封鎖」。 

3. 普丁有這些籌碼,他有那些顧慮? 

我相信任何決策的最大顧慮都是一些無法預知的因素。在這個對弈中,包括烏克蘭人民的鬥爭意志,其他國家人民可能的反應等等。如果搞成西班牙內戰模式,就會All bets are off. 偷雞不著蝕把米可能不會是普丁將要面對的最壞結果。 

4. 我的推測 

我認為普丁不是一位莽夫,擺出這麼大的陣仗自有他的算計和目的。如果圖窮匕見時他覺得這個bluff的勝算不大,他至少可以找習大大出面替他搭個漂亮的台階下。 

參考資料: 

5 things to know about why Russia might invade Ukraine – and why the US is involved...Tatsiana Kulakevich, 02/13/22

U.S. Battles Putin by Disclosing His Next Possible Moves...Julian E. Barnes and Helene Cooper, 02/13/22

What will China do if Russia escalates in Ukraine?...Katherine Walla, 02/10/22

TAIWAN IS NOT UKRAINE: STOP LINKING THEIR FATES TOGETHER...KHARIS TEMPLEMAN, 01/27/22

‧‧‧‧‧‧‧‧‧‧‧‧‧‧‧‧‧‧‧‧‧‧‧‧‧‧‧‧‧‧‧‧‧‧‧‧‧‧‧‧‧‧‧‧‧‧‧‧‧‧ 

烏克蘭危機之普丁演講 vs 伊索寓言 

3/01/2022

I mentioned the following Fable of Aesop not too long ago. Here is a version of it. 

Please be serious. If we don’t respect and uphold the principles of sovereignty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what ground do we have for criticizing the colonialism for 鴉片戰爭、甲午戰爭、八國聯軍, let alone 尼布楚條約和珍寶島事件? 

We are adults, almost 80 years old adult at that. Haven’t we learnt enough or lived long enough to be above the shortcoming (stupidity?) of credulity, gullibility, cognitive bias, cognitive dissonance, and ideological blindness?   

I don't know about other people, but I do believe there is an important, sometimes vital, difference between fact and non-fact. We need to differentiate the two no matter how difficult or hurtful in doing so.

 

The Wolf and The Lamb (Fables of Aesop, Eliot/Jacobs Version) 

Tyrants need no excuse. 

A Wolf was drinking at a spring on a hillside. On looking up he saw a Lamb just beginning to drink lower down. “There’s my supper,” thought he, “if only I can find some excuse to seize it.” He called out to the Lamb, “How dare you muddle my drinking water?” 

“No,” said the Lamb; “if the water is muddy up there, I cannot be the cause of it, for it runs down from you to me.” 

“Well, then,” said the Wolf, “why did you call me bad names this time last year?” 

“That cannot be,” said the Lamb; “I am only six months old.” 

“I don’t care,” snarled the Wolf; “if it was not you, it was your father;” and with that he rushed upon the poor little Lamb and ate her all up.

‧‧‧‧‧‧‧‧‧‧‧‧‧‧‧‧‧‧‧‧‧‧‧‧‧‧‧‧‧‧‧‧‧‧‧‧‧‧‧‧‧‧‧‧‧‧‧‧‧‧ 

烏克蘭危機之數典忘史 

03/14/2022 

俄烏局勢緊張和開戰以來,許多中、外人士替普丁擦脂抹粉;手機上四面八方傳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說法。我略表淺見。首先,表明我的前提和立場。 

我接受演化論和政治現實主義。所以,我也接受國際上強國橫行霸道的現實。國內社會則是另一件事,此處略而不論。 

歷史上從黃帝--蚩尤的傳說開始,所有的戰爭不論打著什麼旗號,都是在爭奪資源 -- 人口、土地、水源、原料、市場、美人等等。對略有常識以及對歷史、人類學、或文化發展過程略有所知的人都知道,目前的社會從幾個或十幾個人生活在一起開始,經過群居、聚落、狩獵--採集、出非洲、部落、農耕等等階段發展成國家或帝國,然後又回到所謂的「民族國家」。也就是說,當下任何一個國家的疆域 -- 包括(自稱)「上帝選民」的以色列和(自稱)「愛好和平」的中國 -- 都是殺了和犧牲了無數人才搶來或建立起來的。「領土」沒有什麼神聖性或不可侵犯性;只有國民有沒有保衛它的意志,以及國民有沒有守得住它的能力這兩個問題。我不是超人,沒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本事;也就只能無可奈何的接受這個現實。  

我沒有高於一般人的體力和智力,屬於在70 -- 80個億人中大概佔85 -- 90%的「弱勢族群」。我當然站在「弱勢族群」的立場;同時,我也羞於胡說八道或擦脂抹粉以「『小』強勢族群」自居(1)。某位哲學家(大概是尼采)說:「道德是弱者限制強者的工具」;因此,「正義」、「公道」、和「公評公論」這些概念或「工具」,對我來說有時還是有些用處。 

成吉思汗、拿破崙當年打的是什麼旗號,由於年代久遠,我就不去追查。上一世紀,田中義一在「東方會議」後向世界宣稱:「中國內亂能波及滿蒙紊亂治安。帝國內有特殊地位與權益,不論亂自何方,帝國決予以適當之處理」。希特勒佔領蘇德台地區和入侵波蘭前後,戈培爾應該也想得出和田中義一與普丁一樣冠冕堂皇,甚至更加天花亂墜的「理由」(說辭、藉口、屁話、…?)。 

如果有人欣然同意普丁的話語或論述,邏輯上她或他應該也能,和也需要欣然同意:希特勒以及田中義一的話語或論述。否則,恐怕就有人格分裂或精神錯亂的嫌疑。如果有人堅持:(自己)「是普丁之『進出』烏克蘭(2);而醜詆希特勒之『進出』波蘭與田中義一之『進出』中國」這種立場,並沒有使用兩套標準,我很好奇她或他根據什麼樣的邏輯與理論來自圓其說?當然,天下沒有完全相同的情境;因人、因事而做不同的判斷,或許可稱之為情境倫理學。子曰:「汝安則為之」。這種在當下頗為充斥的行為大概是種時髦吧。 

附註: 

  1. 「『小』強勢族群」:我記得在一本書上讀到,馬克思的「『小』布爾喬亞」一詞,不是指資本額比較小的資本家或資產階級;它指的是:替資本家或產階級打雜、圍事、和擦脂抹粉團伙的成員。此處借用這種修辭法。
  2. 「進出」:我不懂日文:聽朋友說過,有些日本人不說:「(日本帝國軍隊)『侵略』中國(或滿蒙)」,而說:「(日本帝國軍隊)『進出』中國(或滿蒙)」。 

後記: 花了一個小時左右做了些網路漫遊(見下),是為題。 

 

沙俄、蘇俄、和普俄「進出」他國小抄: 

祖國 

  • 1689,貝加爾湖以東尼布楚一帶(《尼布楚條約》)
  • 17世紀末 -- 1727,貝加爾湖東南和唐努烏梁海以北的葉尼塞河上游地區
  • 1853,黑龍江
  • 1858,《璦琿條約》;還記得小學課本上的「烏蘇里江以東,外興安嶺以南」嗎(一百餘萬平方公里土地!台灣面積:3.6萬平方公里)?
  • 1858 -- 1860,烏蘇里江(《中俄北京條約》)
  • 1861 -- 至今,興凱湖大部分和西南岸土地,圖們江出海口(《中俄勘分東界約記》)
  • 1861 -- 1870,北起阿穆哈山脈,南達帕米爾,西自巴爾喀什湖、塔拉斯河,東迫伊犁、塔城的外西北地區
  • 1870年 -- 1884,霍爾果斯河以西和齋桑泊以東的外西北(《伊犁條約》等;1876年 -- 1877年 左宗棠收復新疆;1881,沙俄歸還伊犁)
  • 1900,江東六十四屯
  • 1911 -- 至今,額爾古納河右岸州渚(並鼓動外蒙古獨立)
  • 1911,唐努烏梁海
  • 1921,外蒙古
  • 1929,撫遠三角洲(黑瞎子島、銀龍島;2004年中國收回此地區約一半土地)
  • 1969,珍寶島 

歐洲各國 

  • 1853 – 1856, the Crimean War
  • 1904 – 1905, the Russo--Japanese War
  • 1921, the Soviet--Georgian War
  • 1939 – 1940, first Soviet--Finnish War
  • (NATO:1949)
  • 1956, the Soviet Invasion of Hungary (Member of the Warsaw Pact)
  • 1968, the Soviet Invasion of Czechoslovakia (Member of the Warsaw Pact)
  • 1979 – 1989, the Soviet--Afghanistan War
  • 1994 – 1996, first Russian--Chechen war
  • 1999 – 2000, second Russian--Chechen war
  • 2008, the Russian--Georgian war
  • 2014, first Russian--Ukrainian War
  • 2022, second Russian--Ukrainian War
  •  

族繁不及備載。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