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論壇

反對去中國化的歷史課綱 ☆來源:歷史教育新三自運動協會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歷史教育新三自運動協會。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歷史教育新三自運動協會」於民國108年創立。我們的宗旨:在台灣推動中華民族與中國文化教育,自寫、自編、自傳歷史教材,讓青年學子認識自己真實的歷史,回到過唐山先人的中國人立場。

劃撥帳號:31644643    

戶名:歷史教育新三自運動協會


2019/11/13

國學大師錢穆(1895-1990)先生於民國75年(1986)6月9日在台北外雙溪的「素書樓」,上了一場告別教學生涯的最後一堂課,於結束課程前,不忘提醒前來聆聽的學生們說:「諸位治史學,史學廣大,一切變化都能影響國家。最要一句話,我勸諸位你們不要忘了自己是一中國人,這是一切大本大源之所在;第二點要根據這本源來規定自己問學路向,來改良社會風氣。」賓四先生的話宛若先知的預言,其心靈深處所擔憂的,正是整個民族文化傳承所本--中華文化與文明的發揚是否能持續?曾幾何時,作為海內外最負有中華文化底氣的台灣,在經歷數十年的「民主運動」後,所謂「本土化」過程儼然成為台獨運動的溫床,最終出現全面去中國化的國家政策,企圖透過教育手段達成其所謂「獨立建國」。一生為故國招魂的賓四先生的話言猶在耳,然而台灣卻在國族自我認同的過程中,喪失了對傳統中華文化的自信。

舉凡近代世界各國中學歷史教科書的發展,必含有其國家所欲培育之現代公民的理想,透過歷史教育以形塑國族的認同。台灣在國府遷台後,於民國41年(1952)先修訂國民學校與中學課程標準,並於民國43年(1954)由「國立編譯館」編纂成書,其中歷史教科書之中國史及外國史,分別由勞幹(1907-2003)、沈剛伯(1896-1977)教授等人完成。民國54年(1965)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中學歷史基本課綱未作大幅度變動,直到民國85年(1996),由李國祈教授主編之中學歷史教課書,擴充許多學術史與文化史的內容,以順應時代變遷與史學發展新趨勢,並沿用至民國88年(1999)。其實早在民國85年(1986)李登輝當選中華民國第九任總統開始,中學的歷史教育已出現質變的過程,首先是取消「國立編譯館」的部訂標準本,改採「一綱多本」的政策,並依杜正勝「同心圓史觀」作為新歷史課綱的改革主軸,民國86年(1997)由杜正勝、林富士、彭明輝編寫《認識台灣》之國民中學課本,開啟了台灣史、地脫離中國史的論述。民國89年(2000)陳水扁總統任內,配合民進黨黨綱,繼續深化此一具有台獨史觀的論述,時為教育部長的黃榮村聘請張元教授主持新歷史課綱的修訂,並首次將「台灣史」獨立成冊,將明、清史納入世界史。

民國93年(2004)杜正勝任教育部長,民國97年(2008)通過新課綱,並透過「台灣歷史學會」推動「海洋教育與教科書用詞檢核計畫」,以課文用詞要「中立」為由,對教科書所謂「不當用詞」進行檢核,如「國父孫中山」改為「孫中山先生」,「我國」改為「中國」,大陸地名前加上「中國」,並將「日據」改為「日治」,「光復」改為「戰後」,「抗日戰爭時期」改為「二戰時期」,「中日戰爭」改為「日清戰爭」,否定《開羅宣言》,宣揚台灣地位未定論,以配合民進黨黨綱及獨派學者的主張,遂行其建國目的。

此一備受爭議的「98課綱」,受到海內外諸多歷史學者的反對,民國93年(2004)11月13日,逯耀東(1933-2006)教授在《聯合報.民意論壇》以《雪人已融》為題,發表一封給歷史課綱小組成員弟子周樑楷及黃清連的信,信中強烈質疑新課綱的歷史解釋,是否是遵從某人的意旨?若是事實,那便是遵照長官意志,是政治干涉歷史,史學家「曲學阿世」,真實歷史如何呈現?強調任何歷史解釋需經史家長期的論證,豈能避門造車,將歷史裁剪得柔腸寸斷。文後以自身的座右銘告誡弟子門人:「無論受到怎樣的摧殘和損害,不論被壓榨的如何扁平,人就是人,人必須站著走路,因為人是有脊樑的。」逯耀東教授的與弟子書,語重心長,但未能撼動民進黨執政當局的政治意圖。

其後杜維運(1928-2012)教授於12月17日《聯合報.聯合副刊》發表《歷史神聖不可侵犯》一文,強調歷史尊貴而威嚴,史家必須發揮良知,和欲掩蓋歷史真理的權貴進行戰鬥,才不愧為史者的行徑。新課綱草案將中華民國歷史一分為二,以1949年為斷限,前者納入中國史;後者改稱台灣史,杜維運稱:「這是最徹底的去中國化,也是明目張膽,毫無顧忌的大規模竄改歷史!」他認為這種區隔與斷限是有政治目的的,而非歷史真實,是御用史家秉承上意的歷史解釋,故杜維運又言:「我們的御用史家們,在高中歷史課綱要草案中,於戰後台灣的政治部分,大幅介紹國民政府的『窳政』,同時說明《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舊金山和約》、『中日和約』與台灣主權不明確的關係,藉以作為推翻台灣歸屬中華民國的證據。這是竄改歷史,否定了真歷史,加入假歷史。」他認為這些號稱史家者,特取某些特定時空的歷史狀況或解釋,在未經實證下視之為歷史真理,製造似是而非的論點,取替原有的歷史解釋,其所造成的惡果,是歷史將不再為人所信服,是對歷史真理的嚴重汙衊。

杜維運再言:「數千年的中國歷史,是中華民族的歷史。凡屬於中華民族者,皆應珍貴之,視為國史。……台灣居民非外族,絕大部分自大陸移來,文字相同,語言不殊,豈能自外於中國?『中國』一詞,也不是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能專有,它是歷經數千年歷史洗禮而凝成的。歷朝名稱不同,而中國之稱則不變。不知此,是昧於國史,哀莫大於此。」

杜維運認為若將台灣自外於中國的歷史發展脈絡,是有違世界歷史的認知,台灣史畫地自限的結果,將使台灣歷史解釋柔腸寸斷,不知終始,史學遂致破碎化乃至虛無化之境。民國97年(2008)台灣人民在反貪腐的鬥爭中,國民黨馬英九高票當選總統,但對於儘速修改「98課綱」的民間呼聲,顯然力有未逮,未能正視此一歷史課綱所造成的去中國化傷痕,仍持續沿用「98課綱」,直到「101課綱」出現,才進行歷史課綱的部分修訂,但仍未要求出版商進行大幅度更動,「98課綱」中的台獨與皇民史觀,仍保留在某些版本中。

民國103年(2014)2月10日公布微調後的新課綱,預定民國104年(2015)實施,是為「104課綱」,時「國家教育研究院」總結「微調17項」修訂:如「原住民」改為「原住民族」,「鄭氏統治」改為「明鄭統治」,「日本統治」改為「日本殖民統治」,「接收台灣」改為「光復台灣」,增加「台灣人與抗日戰爭」,「慰安婦」改為「婦女被強迫做慰安婦」,強調「大東亞共榮圈是侵略構想」等等。然此一微調課綱,立刻遭到民進黨親綠獨派學者及其外圍學生團體的抗議,甚至引發綠營執政縣市的共同抵制,最後國民黨執政當局,在自毀立場的聲明中,以新舊版教科書併行收場。

民國105年(2016)大選,民進黨蔡英文當選中華民國總統,隨後於5月31日廢止民國103年(2014)通過之高中社會及國文微調課綱,並展開新課綱的修訂,是為「106課綱」。從「95暫綱」將明、清史併入世界史,「101課綱」將中華民國史切割分屬「中國史」與「台灣史」二部分,「106課綱」進一步將中國史放入所謂的「東亞史」脈絡中,逐步蠶食裂解了「中國史」與「中華民國史」的正當性。至此,中國史與東亞史中之日本史、朝鮮史相同,成了真正的外國史,至於中華民國歷史也被民進黨的黨史觀給偷樑換柱了。

歷史也許不會重復,但卻常出現驚人的相似性。隨著台灣民主運動的發展,過往黨外及民進黨人士,長期批判國民黨充滿意識形態的「黨國史觀」及「大中國史觀」的歷史教育,故有識之士皆期盼能回復到歷史客觀性的探討。然而,在這幾次的課綱修正後,「政治正確」的觀點正逐步以新的意識形態--以標榜「台灣價值」的史觀替換(不論「同心圓史觀」或所謂的「東亞史觀」),此一意識型態的轉換,輕率地使歷史臣服於政治之下,此舉將深深影響台灣未來的發展!

十幾年來的課綱之爭,不但學生無所適從,對第一線的教師也是極大挑戰,更遑論家長的抱怨。何以致之?政黨遂行其利益之私心也。當我們從一個意識形態極端走出;又陷入另一個極端--一個在「去中國化」觀念引導下的歷史解釋,不知將置萬千學子伊於胡底!此次「108新課綱」倉促上路,概略說有三個要點:

一、由近而遠,詳今略古。

課綱小組強調歷史教科書理應關注當前現實議題,故史實取捨由近而遠,詳今略古。然而歷史教科書的編寫本非寫專門史研究,故就時間及空間向度的安排本應如此,但問題在於詳何者?略何者?史家編史豈容任意割裂史實,專取所欲張本的有利解釋,製造對立與仇恨。任意裁切歷史時間導致的「時空錯置」,是對歷史教育的一大傷害,學生面對歷史,不再是鮮活的歷史情境,而是一片虛無。

二、棄編年時序,採主題式敘述。

國教院及課審諸公稱:在現行教學困境下,只瞭解中國史卻不瞭解中國跟其他周邊的互動。故改採主題式敘述,乃是為「更關注中國史跟其他區域的互動,培養學生全球視野。」此語含糊不清,不知何以「主題式」較「編年式」更能提供對中國史與周邊區域的瞭解?傳統中國史從不缺乏對周邊區域的理解,教科書的編者、教師與學生,用何種心態觀察與周邊區域的往來互動。是否具有開放的心靈,才是問題的核心所在。

三、納中國史於東亞史脈絡。

將「東亞史」取替「中國史」絕非史學界的共識,其中有太多的爭議?何謂「東亞」?此一詞的定義如何?學術界仍爭論不休。如此具爭議的詞語,何以能輕率地使用在歷史教科書中?「東亞」一詞在當今日本學界,其作為負面意涵的指稱揮之不去,使用豈可不慎。若僅想以「東亞」一詞取代中國,將中國史納入所謂的東亞史範疇,以便去中國化,國教院及課審諸公何不如將台灣史亦納入東亞史,或進一步將東亞史納入世界史或全球史!「108歷史新課綱」之輕率與不通甚矣!執政當局為遂其政治目的,以「民進黨黨史觀」為架構,打造了一個全新的「偽托勒密體系」的歷史解釋,無視歷史發展的事實,切割、窄化史實,實殘民以逞,率獸食人也。先師杜維運教授在民國93年(2004)於「聯副」發表其對課綱修正的看法,引唐史家劉知幾(661-721)言不作「記言之奸賊,載筆之凶人。」自惕。在面對執政者以新歷史課綱全面去中國化時,為史者面對歷史,當勇於捍衛史權,莫隨權勢起舞!

 

楊志遠|作者為吳鳳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