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論壇

本末倒置的雙語國家教育政策 ☆來源:中時新聞網

♦ 本文轉載自 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4/23

202217h01.jpg

圖為台師大校門。(本報資料照片)

據聞為響應教育部所推動的「二○三○雙語教育」,爭奪教育大餅,所以不少高校也如火如荼的配合,執臺灣國文教育體系牛耳的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竟然也想來個「東施效顰」,準備未來在系裡開設出18個學分的全英文授課課程。但面對來自教育界與社會的質疑,該系的老師徐國能特別強調,中文作品多是模仿,借鏡歐美作品思想與技巧,所以「想理解白先勇的《台北人》,不能不讀喬伊斯的《都柏林人》;要讀楊牧,也要從葉慈、艾略特等人著手。」全英語課程目標是希望國文系學生也能熟讀西方文學,並和中文作品比較、參照,讓學生理解創作的方法和原則。

甫一聽聞徐老師此番國文教育理念的讜論,實在令人不得肅然起敬。可是,靜下心來一想,這種試圖在大學生身上,來個上下五千年,東西十萬里的國文人才培育,實在令人啼笑皆非,我們的理由如下:

首先,大學的國文教育只有短短4年,試問究竟如何讓一位大學生能在區區數年內,能熟讀中國浩瀚如海的經典,又能兼顧西方諸多傳世經典。學生最後還能比較、參照,並理解文學創作方法。如此奇幻般的能力,莫說是學子,就算當今臺灣國文教授,幾人有此學貫中西的文學實力?若是真有這樣的學子,乃當今莎士比亞、曹雪芹等級的文學巨擘再世,諾貝爾文學獎的桂冠,自然也就不在話下。這種文學人才是文曲星下凡,又豈是庸俗的教育體制所能培養?更非我等平庸之輩所能造就?

其次,如果未來該系的全英語授課,無法達如同徐老師「征服全宇宙文學」的企圖心,則勢必會產生反效果,亦即4年學習的結果,該系學子的中國文學和西方文學造詣,恐怕都將是兩頭落空,僅是學得皮毛而已,更遑論理解中西方文學創作了!

復次,想要了解白先勇的《台北人》則必須先熟悉白先生所生存的大時代歷史,那是一個外省籍移居台灣的世代,《台北人》描寫的是一位落難到台灣的外省人故事。讀者若不瞭解那個離散且飄零的兩岸對抗世紀,就不能感同深受白先生的創作動機。質言之,國文教育與學術不能無限上綱,不能捨近求遠,更不能崇洋媚外,必須認識文學與自己家國歷史的關係,以歷史為背景,以文學為主角,而非要求學子們完成一些根本不可能達成的教育目標。吾人不妨再細問,《紅樓夢》或者是《都柏林人》,對白先勇先生文學創作的影響,究竟何者較大?答案恐怕也會不同於徐教授。

復次,試想一個教學場景,在某個美國大學的英語系中,也開設了18個全中文的學分,其所持理由和徐教授的完全相同,最終將會呈現何種教學成果?以全英文教授中國文學,甚至是臺灣的雙語教育,不但不符合學術原則,說到底更是一種崇美的心態作祟罷了。因為當今臺灣一切以美國為標準的媚俗社會,始終認為只有掌握美語,才能具有國際觀,才可與世界接軌。果真如此,超半個世紀以上,全民瘋英語的台灣,早就應該超英趕美了!果真能說英語就代表具國際觀,美國社會就不會出現有人竟然不知Thailand與Taiwan的差別;也不會相信川普的話,美國百姓就有人義無反顧地認為喝了清潔劑,即能夠對抗新冠病毒。也就不會有50%以上的美國人,相信人類曾和恐龍共存在地球上。質言之,在國文系追求以全英文教授中國文學,根本就是本末倒置的教育理念。試想,一位想對中國文學有興趣的臺灣學生,是否必須要先熟悉中文經典,行有餘力再學習西方語言與文學?反之,英語系亦復如此。否則國文系就不會惡紫奪朱,用夷變夏了,從而更加突顯了高等教育的殖民性格而已。

最後,順帶一提,這股雙語教育風也吹進了軍事學校,據聞軍方也正在大力推動雙語教學,準備和國際接軌,這實在訝異莫名,什麼時候以捍衛國家為職志,強調武德的軍人,竟然也另外要學習外語,而且還學好美語,才是一位好軍人。試想戰爭史上,世界一流的軍事國家,如德國,如俄羅斯,甚至是日本軍國主義,他們雖不懂英語,但卻也造就出令全球畏懼的軍事實力。質言之,是否懂得英語和臺灣軍人的保家衛國能力,實在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只是在這一波軍方學習英語的熱潮,究竟由誰從中撈取了民脂民膏,恐怕也是全民要關注的。

超過半個世紀臺灣教育當局,在島內積極進行美語教育。導致幾個世代以來,臺灣的莘莘學子竟然耗盡大半的青春歲月,目的只為了認識美語,並且不輸在起跑線。不過成效究竟如何,卻已引發了這塊島嶼裡有志之士的深切反省,是否有必要為了一項外國語文的工具,卻要學生犧牲有限的苦短人生,並且排擠對其他學科的學習,僅為了能掌握英語。由於當代的科技發展,可以輔助語言教育,讓學生藉由科技產品,快速了解外國語文,不必再如同過往的學習方式,所以當今國際社會已經有不少地區,例如中國大陸有政協代表,正式建議刪減英語課程,減少學生的學習壓力。簡言之,一股「去美語化」已然而生,例如大陸這次神州十三號的航行任務,全程都使用中文發音,不再以美語為馬首之瞻。可如今的政府,卻選擇反其道而行,鋪天蓋地的企圖推動一項夢幻式的雙語教育。在此,吾人建議教育當局,能回頭是岸修正這種不符國際教育潮流,甚至本末倒置的雙語政策。將有限的國家資源回歸到語文教學的本質,從而強化自己的本國語言與文學,才是務實的國語文教育。

 

(作者為嘉義大學應用歷史學系教授)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