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亞洲週刊

台眷村子弟深耕緬甸佤邦以茶代毒 ☆作者:陳競新

♦ 本篇文章轉載自亞洲週刊第 33 卷 06 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台灣眷村出身的鍾儱徽,二十年來在緬甸佤邦積極推動發展當地野生古樹茶,取代惡名昭彰的罌粟鴉片,取得成果,野生古樹茶已代替毒品,成為當地的重要經濟資源。其基金會也在當地建橋鋪路、在學校教漢字,要以基建與知識改變命運。


201907a01.png

緬甸佤邦的小孩(圖:鍾儱徽提供)

鍾儱徽月前自台灣飛往海南海口市接洽茶葉市場,推廣緬甸佤邦第二特區種植的千年野生古樹茶,之後又匆匆趕到廣州的行銷中心,一月廿三日再輾轉跑到雲南邊境,跨進緬甸北部山巒起伏、古樹蒼勁的北佤邦原始地區,為當地小孩準備二月初農曆年禮物、籌劃當地的社區建設進度、觀察古樹幹上茶苗的生長情況,並與幾位已訓練數年的佤族茶人商討,將派遣其中兩位到雲南臨滄,深造烘焙野生古樹茶葉及壓製茶磚技術的計劃。

位於滇緬邊境的緬甸撣邦第二特區佤邦,上世紀末以來十餘年曾被視為全球最大的鴉片等毒品來源地之一,其中有大量盤商毒品販賣者,來自中國大陸。年已六十九的高雄岡山眷村子弟鍾儱徽,二十多年前卻獨闖這個罌粟遍地的原始異域,勸說佤邦聯合軍司令鮑有祥「佤族老百姓要活出尊嚴」,之後並投入這原始部落生活兩年後,給鮑有祥寫了一份三個五年的鏟除罌粟田計劃,加上他一九七零年代曾經服務於美國軍事顧問團及台北海軍等八年軍事經驗,協助佤邦聯合軍在泰緬邊境少數民族衝突中取得穩定局面,身兼緬甸第二特區總司令的鮑有祥和緬北軍區總司令彭家聲終於也決心予以回應,一九九六年先後簽下「聯合禁毒宣言」,震撼全球毒品市場及國際間的反毒機構。

據聯合國二零零七年世界毒品調查,東南亞罌粟區在一九九八年佔世界百分之六十七面積,到二零零六年降到百分之十二,與緬甸大幅減少有關,其中最大原因就是二零零六年起,佤邦再看不到罌粟種植,而在前一年這裏罌粟種植量還佔全國的百分之三十。

這無疑與鍾儱徽當初提出的三個五年計劃時期極為接近。鍾一月十二日在題為「反毒金三角、茶山開太平」的研討會上說:「對緬甸第二特區佤邦區域來說,罌粟田已成為歷史。」佤邦經過二十年努力,如今開始以野生古樹茶代替毒品,作為當地的經濟資源,過去「以毒養軍,以軍護毒」的口號,也變成「以軍護茶,以茶養民」。鍾感慨說:「佤族人都非常戇厚,期望有更多人加入我們的行列,讓佤族六十二萬老百姓了解到,台灣的中國人,是華人之光。」

研討會由鍾儱徽一九九八年成立的國際和平禁毒基金會,聯同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所兼任研究員陳水田名下的台灣國寶牛樟芝協會合辦,主講人除了鍾儱徽外,並有曾在美國司法部緝毒局(U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 DEA)工作廿三年、到二零一六年退休後獲台灣中國信託銀行聘為反毒教育基金會首席顧問的麥安竹(Andy Malanga),以及在泰緬尤其是佤邦地區工作二十餘年的關注野生動物貿易及保護組織Wildlife Conservancy主管亞當‧歐斯威爾(Adam Oswell)。

鍾儱徽說,佤邦極缺食糧,也欠缺社區建設,甚至沒有教育。他回憶,一九八零年他在東南亞從事木材國際貿易生意,之後加入台北天母獅子會並擔任會長,參加「送炭到泰北」活動,結識國民黨留在「異域」的孤軍遺眷。他還深刻記得,那已是一九九三年,當他經過佤邦地區,看到漫山遍野生長著繁花艷麗的罌粟田,一如世外桃源,打聽之下,才知道這仙景背後一幕幕悲慘無奈的故事,赫然坎進心底,立志要從根本解決佤邦的毒品問題。

鍾說,剛投入佤族的生活時,感到「上帝是跟他們開玩笑的」。「當地的土地非常貧瘠,種任何農作物都只能讓他們活四個月,種植罌粟,才能讓他們活一年,我看到老百姓過的仍然非常苦,當時一天的收入就一塊錢美金,一家五口就這樣過活,但老百姓都非常戇厚,很記得一幅情景:一九九八年我跟一位老太太說,我會努力給你們一人一口飯吃的,你們放棄種鴉片吧,旁邊的老百姓聽到馬上異口同聲回應,鍾先生,只要能有一口飯吃,我們絕對放棄種罌粟。鮑(有祥)將軍這時已宣布要主動鏟除毒品的決心,我怎能不全身投入這件事裏?」

根據美國新澤西州立大學教授陳國霖《全球毒品交易黑幕》(Global Drug Trade Insider)一書指,佤邦的毒品交易可謂盤根錯節,不但涉及少數民族之間的衝突,外界視為毒裊或毒販的,卻也是「城邦建設者」。陳是在鍾協助下進入佤邦才能進行廣泛的田野調查成書。

自大陸與台灣引入樹苗

在這麼複雜的環境下,鍾儱徽的工作難度之高,難以言盡。在國際間,他曾赴曼谷與聯合國禁毒署亞洲區負責人磋談佤邦的禁毒協助方案,也曾接受哈佛大學邀請演講向國際社會呼籲援助。對內他一九九九年帶領北佤八萬多名百姓南移到泰緬邊境土地比較肥沃的南佤,曾自中國大陸引入二十五萬株速生楊樹苗,自台灣引入五萬株辣木樹苗、數千株埃及椰棘樹苗、一萬株巨峰葡萄苗等。

這期間,視佤邦為叛軍的緬甸政府,以及擔心移居至南佤會加速毒品流入泰國的曼谷政府,都百般阻撓,鍾隻身前往進行政治談判。結果緬甸政府聆聽到佤邦的決心,時任泰國總理塔信還邀請鍾到總理府,並首肯捐建築物資泰銖二千萬(約六十三萬美元)。

鍾的工作也引起北京當局的注意,特別由於緬甸對中國大陸來說,具有極大的地緣戰略位置。鍾位於台北的國際和平禁毒基金會內,便掛有已故首任駐美大使柴澤民的贈匾:「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鍾儱徽當年受到那幅罌粟田美景背後滄桑故事的觸動,走上特殊的生命道路,放下家庭和事業,散盡家財,將生命奉獻給佤邦。但在他口中,最了不起的,是自覺鏟除罌粟的鮑有祥將軍和佤族老百姓。「我有個夢,如何讓佤邦第二特區這曼冒古茶樹山區四百戶鄉民百姓,成為扶貧的示範區域。這裏海拔一千多公尺,終日雲霧繚繞,民心淳樸,是世外桃源,但要讓他們擺脫貧窮,我們基金會從建茶葉初加工廠,與村民互動,興建橋、鋪路、在學校教漢字,還必須要繼續努力,繼續找老師找方法教導小朋友製作有機古樹茶,成為佤邦的永續事業,也要收養更多的孤兒,培養他們技術,為社區為社會作貢獻!」

作為國際上減輕鏟除鴉片的重要國際組織,聯合國毒品與犯罪辦公室(UNODC)一九九八年已開始在佤邦落實工作,近年卻以區域環境複雜、並非一家組織能協助解決問題為由,逐步退出佤邦。

已滿頭白髮的鍾儱徽,腿已稍見傷患,也自知碰觸到一些毒販的利益,卻仍每天東奔西跑,無時無刻思量著,要為佤邦的建設加把勁,在兩岸不停的跑,期望為佤邦的野生古樹茶闖開更廣的市場。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