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亞洲週刊

令和改元與幕後操作痕跡 ☆作者:甘粕代三

♦ 本篇文章轉載自亞洲週刊第 33 卷 15  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4/21

日本政府公布新元號——令和,但過程暗藏疑議與糾紛,背後是笹川陽平、安倍晉三等人的操作痕跡。


201916b01.png

日本財團會長笹川陽平(左四)與歷代首相

日本元號法制化較晚,立法於一九七九(昭和五十四)年。二戰後,聯合國佔領時期,總司令部廢掉關於天皇與皇室的最高法律——皇室典範,而重新立法的新典範裏沒提到元號的條文,因此昭和這個元號一直都沒有法律保證。保皇的自民黨一直企圖將元號立法化,但最大在野黨社會黨主張廢掉元號。那時代恰恰是保守與改革勢力處於伯仲之間的政治情勢,自民黨好不容易維持國會的過半數,故只能立法既簡單而又曖昧的元號法。

元號法如下﹕第一項:元号は、政令で定める(元號由政令來決定)。第二項:元号は、皇位の繼承があった場合に限り改める(元號只在繼承皇位時改動)。

元號法只有三十一個日字,是日本第二短的法律。關鍵就在第一項之「元號由政令來決定」這部分,政令是政府的命令,不必國會的表決,閣議決定即可。囿於當年的政治情況,出現了這樣既簡單而又曖昧的法律。

這次「令和」改元當然基於改元法籌備而公布的。政府先挑選幾名漢學家、東洋史學家,請他們選出新元號候選。但今年初,安倍晉三為首的政府幹部突然說起要增加日本典籍的特色。這之前,安倍的支持者早就發出這樣的聲音,安倍無疑是受他們強烈影響。「令和」是三月中旬、即公布之前僅兩週才入選。

改元四天後的清早,日本財團會長笹川陽平在自己博客透露:首先提出增加日本文化因素的就是自己,民調顯示六成以上支持新元號,可喜可賀!他年初曾在《產經新聞》(被稱為日本的極右媒體)專欄裏這樣寫過:希望新元號停止取材於中國古典,而是由日本獨特的自由思想來決定。他承認自己才是新元號新定法的提倡者。

那麼笹川陽平是什麼人?日本財團是什麼機構?日本財團舊名是日本船舶振興會,是全國賽艇場的頂層機構,吸收賽艇受注的一定比率的收入,用於慈善事業、消滅環球麻瘋病、援助緬甸和平等等。錢比口才有用,財團影響力甲天下。

笹川陽平是艇二代,他父親笹川良一是戰前極右黨的黨魁,跟當時的政軍部關係特別深,與川島芳子有過戀人關係。戰後被聯合國總司令部點名為甲級戰犯嫌疑人,曾囚於巢鴨監獄。他在牢裏看了美國雜誌,知道美國有賽艇這麼個能賺錢的博彩,獲釋後,跟政府談判而獲得了能夠壟斷賽艇博彩的權利。這時候,最發揮影響力的就是他在監獄坐牢的經驗,以及在那裏開拓的與安倍晉三外祖父岸信介的特別人際關係,笹川良一與岸信介就是巢鴨監獄一起坐牢的同志呢!他把賽艇吸收的大筆錢用在政商界、黑白兩道,不久後有了雅號,就是日本之首領。如果以中國近代歷史人物作比喩,那就除了杜月笙之外,沒法找到別的合適人物。

笹川陽平像他父親一樣,影響力覆蓋全球,特別在日本政壇。他每年夏天都在富士山麓的豪華別墅召開避暑宴,安倍與幾乎所有的前首相都火速趕來他公館伺候。這種艇二代提倡的新元號新定法,政三代的安倍晉三怎能不聽呢!

改元第二天的《日本經濟新聞》標題為「首相『好!來這個』」,新聞說,安倍從六個方案(三個方案為漢籍典故,另三個則為和籍典故)裏,自己挑出「令和」這年號。

元號法為何那麼簡單?那麼曖昧?就因為保守改革伯仲之間的政治情況下,當時的政府(大平正芳內閣)只能那樣立法。元號由政令來決定,這條文並不意味著百分之百授權給首相的,首相怎能自己來決定新年號呢!

以前的自民黨人才濟濟,左右鷹鴿都有,首相決策時,非得容納黨內反對派的意見。但現在呢,安倍一強體制下,黨內無人敢言直言;而且於眾參兩院席次不到三分之一的在野黨實在無力無能,目前日本政治上什麼都是安倍說了算。可以說,這次令和改元是安倍一個人利用元號法的曖昧空間而推行的。

安倍自豪可以媲美明治維新,因維新是他故鄉之長州、薩摩等西南雄藩完成的。日本史學界最近提出新見解,認為明治維新是薩長兩藩中下級武士的暴力革命。他們把當時的孝明天皇說成「玉」,玉雖是珍貴寶物,但並不是人,而只是個東西。他們奪走天皇錦旗打倒德川幕府,能夠打天下就因為他們比幕府更會利用天皇。這基因似乎繼承在長州後代安倍的骨子裏,但時代不同,現行憲法不允許天皇被政治利用。

官房長官公布新年號以後,安倍自己開了記者會而得意洋洋地說明「令和」的意義、典故等等,之後還跑了幾家電視台接受了專訪。這也是史無前例的,上次平成改元時,只由當時的官房長官小淵惠三公布而已。

現在恰恰在統一地方選舉當中,前首相岡田克也指出過這些活動有影響選情之嫌,看似螳臂不能擋車,但暴露了安倍挾政治利用天皇的嫌疑。

新年號公布之後,兩岸三地朋友陸陸續續跟我聯絡,指出「令和」之典故就是東漢科學家張衡的《歸田賦》。典故的確是《歸田賦》。安倍說典出《萬葉集》,但他好像沒念過。《萬葉集》是日本最古老的和歌集,當時日本還沒有自己的文字,故《萬葉集》都是用漢字來寫的,和歌部分是用一個漢字來代用一個日文音,但「令和」並不在和歌部分,而在和歌小集的前序,這部分是用漢文寫的。作者大伴旅人是彼時文人,當然非常了解中華古典,借用張衡的《歸田賦》是理所當然之事。

「令」人「和」笑的是,《歸田賦》描寫張衡對當時腐敗宦海絕望而決心回歸田園故鄉的難過心情。

安倍常在國會唸錯稿子

安倍與副首相麻生太郎經常在國會念錯官僚準備的稿子,連初中學生也取笑他們,又怎麼會了解得到《萬葉集》內容與《歸田賦》相關?讓張衡絕望的腐敗宦海不就是現在的安倍、麻生他們嘛?不懂日本古典傳統的安倍執著日本典故,結局是這麼可憐又可笑。安倍他們自豪地說明典故是「國書」;其實「國書」這個詞有幾個涵意,在日語裏也是指國家的文件,若是指日文書籍的話就該說成和籍或和書。

這次令和改元顯示日本政治劣化——人治化與文化水平無限下跌。請周邊國家及地區的知識分子千萬別取笑與歧視美麗之邦日本。這就是安倍晉三之口號與自豪。遙想大正、昭和與平成改元後,當時三代首相都在半年之內下台。

 

甘粕代三,一九六零年在日本東京隅田川畔出生,早稻田大學肄業,在中國大陸遊學兩年。曾任報館記者與電視台記者、擔任過台北和馬尼拉分局長,又曾當過導演與製片人。現為時事與賽馬評論家。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