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論壇

​爲什麽拜登不肯停止東擴? ☆作者:彭文逸

♦ 本文內容轉載自 中美論壇專刊 US-China Forum (Chinese) ♦

 

2022/4/2

我們有一句老話:“退後一步,海闊天空”。普京說,我已經在烏克蘭邊境部署了十萬大軍,美國,北約,你們聽好,你們必須停止東擴,你們必須退後一步,否則…。美國和北約怎麽回答的呢?他們的答復是,沒這回事,我們就是要東擴,你看著辦吧。現在怎麽樣了呢? 普京動手了!

從我們中國人很古老的觀點來看,這個仗是不該打的。可是,我們中國人的邏輯不適用於西方。我們曾經全心全意地接受西方的各種説法,尤其是西方一直說,中國在南海的行爲是“侵略性”,大陸對臺灣的種種動作是“侵略性”,我們中間絕大多數人都被這種説法麻痹,總是認爲中國,或者中共,侵略成性,而美國是講理的,是守法的,是文明的。這個成見根深蒂固,非常非常難打破。

現在,普京明顯地是“侵略”了烏克蘭,違反了國際法。可是,也有許多人相信,他是被拜登逼的,不得不動手。拜登給他設置了圈套,引誘他向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目的是搗亂歐洲與俄羅斯的油氣合作,使美元回流,幫助解決美國内部的 嚴重通脹和赤字問題。無論如何,就以實際行動來説,普京的確是入侵了烏克蘭。那麽,俄羅斯是不是具有“侵略性”呢?

俄羅斯人,或者斯拉夫民族,一向被稱爲戰鬥民族,這是否等於具有侵略性呢?可以這麽説,俄羅斯人碰到對方强硬時,傾向於以硬碰硬的方式回應。北約的東擴導致普京下定決心,不讓北約繼續東擴。他向美國和北約提出了嚴峻的要求,表示,如果繼續東擴,他會做出强烈反應。陳兵十萬,表示他不是虛聲恫嚇。

所以,問題是,爲什麽北約還硬是要東擴?東擴是不是也具有“侵略性”呢?如果認爲東擴不是“侵略”,而普京的回應是“侵略”,算不 算“雙標”呢?

自從1991年蘇聯解體以後,雷根政府不東擴的承諾在1997年被克林頓打破了,其後北約繼續東擴,總共五輪,一直擴展到俄羅斯邊境。這是歷史事實。當然,每個國家都有選擇的自由,中東歐國家,原先是華沙公約的成員國,後來願意加入北約組織,照説,俄羅斯管不到。西方的民主制度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而前蘇聯對這些國家的控制,不得人心。所以,雖然雷根政府當年的確對戈巴喬夫作出了承諾,但這好像不能作爲干預這些國家,禁止它們加入北約的理由。

衹不過,事情并不是那麽黑白分明。這裏面還牽涉到一個新生事物,那就是顔色革命。顔色革命是外力,借某國内部產生的不滿情緒,加以擴大化,暴力化,將本來可以内部解決的問題演變成“改變政權”(regime change)的後果。

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出現了兩股影響力巨大的思路,一個是全世界都知道的“歷史終結論”,另一個是“新保守主義”。前者傳遍世界,得到舉世公知的認可,後者聲名沒有前者大,可是影響深遠。前者是說,民主政治制度與市場經濟制度形成完美的制度結合,從今以後不再需要演進,所以歷史到此終結。後者是一位名叫 凱根(Robert Kagan,《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智庫大佬)提出的,此人被稱爲新保守主義的教父,他提出的新保守主義應當說是歷史終結論的行動方案,就像列寧的《怎麽做》(What is to be Done, 即建立共產黨,爲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是共產主義的行動方案一樣。

新保守主義是說,在蘇聯解體後,美國是世界唯一超强,它應當利用這個時機,以它自己爲模式,在全世界推行民主制度。推行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用武力推翻非民主政體,一種是通過群衆運動來改變非民主政體。武力推翻的代價很大,所以,盡可能應當用發動群衆運動來達到改變政體的目的。於是乎,顔色革命就應運而生了。

2001年,小布什進入白宮,他對外交一竅不通,所以外交事務就落到副總統錢尼,國防部長倫斯佛爾德和國務院内外的其他新保守主義信徒的手裏。非常凑巧的是,就在這個時候,911事件爆發了,這些信徒覺得時機來臨了,所以他們立刻就拿阿富汗作爲新保守主義的第一個試驗場。當然,一個試驗場是不夠的,他們要向更多的國家推動民主化,所以隨即炮製了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論述,并慫恿當時的國務卿鮑爾到安理會,拿了一瓶白粉末,說是證據,并在沒有得到安理會通過的情況下,入侵伊拉克,顛覆了它的政府。(鮑爾對此深感後悔)

凱根不但是小布什團隊的外交顧問,他隨後也是奧巴馬前後兩位國務卿,希萊利和克里,的外交顧問。從2001年開始,新保守主義在兩條道路上瘋狂運行,一股力量是在中東推行顔色革命,另一股力量就是向中東歐國家擴張北約和在這些國家搞顔色革命。2015年,當顔色革命即將推翻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時,普京出手了,暫時擋住了這股力量在中東的擴張。但是,顔色革命繼續隨著北約東擴向俄羅斯的邊境挺進。

長話短説,奧巴馬進入白宮後,他就把烏克蘭事務交由副總統拜登負責。負責什麽呢?負責扶植烏克蘭的親美派,壓制烏的親俄派。也是非常凑巧,當時在國務院主管歐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不是別人,正是紐藍(Victoria Nuland)。紐藍是何許人呢?紐藍不是別人,她是新保守主義教父凱根的夫人,顔色革命的一流操盤手。這位老娘相當霸道,2013年尾,她開始直接介入烏克蘭廣場的示威活動,親自到現場替示威者打氣,并調動許多美國政要到現場助威,包括拜登老友,參議員麥肯恩等。示威活動越搞規模越大,并且從和平示威轉向暴力行動,造成上百人死亡。終於,到2014年初,他們趕走了親俄的總統亞努科維奇(Yanukovych),扶上了親美的猶申科(Yushchenko)。

這是說,烏克蘭跟拜登有密切的個人關係,它之成爲親美政權是拜登個人和他團隊的成就,而且他的二兒子在烏克蘭也賺的盆滿鉢滿。紐藍現在被他提升,成爲國務院第三號人物。這就是爲什麽拜登個人非常想把烏克蘭拉進北約,雖然德法兩國對此持保留態度。我們當然不知道拜登對澤連斯基作出什麽承諾,可是,澤連斯基似乎相信,烏克蘭能夠依靠拜登的力量加入北約。可是,事實證明,這個信心是誤植了。

爲了這個誤植的信心,烏克蘭付出了家破人亡的代價。這個不幸事件的責任應當由拜登,普京和澤連斯基三人承擔,而躲藏在這場悲劇背後的是一套具有侵略性的行動方案,即新保守主義。歷史終結論的創始人已經改口,因爲他發現,歷史并沒有終結。諷刺的是,這一套行動方案卻依然在爲人類(阿富汗,中東,烏克蘭)製造無盡的苦痛。


中美論壇 堂堂邁入  

六周年 第 451 期 

熱門話題 精彩內容 

需要您的共鳴回響與參與才有火花  。。。

請熱烈點擊回響 。。。

#451 (4/2/2022)

 

www.us-chinaforum.org 網站為印刷版形式,便於報章式閱讀,並易於尋找早期論壇。www.us-chinaforum.com 網站為普通網站形式,有留言、下載、搜尋文章等功能。希望您不吝批評、建議、並請轉寄。您可對任何文章在 .com 網站留下評語或意見,點擊該文章下之“評論”即可,您可用真名或任何假名留言,表中電郵欄所留電郵地址僅為網站管理者用,不會刊出,網站欄可空白。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