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學復興

茅茅在,夢就在——越劇《陸游與唐琬》劇評 ☆作者:劉莞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海峽兩岸心學研究院|心學復興。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4/25

文 | 劉莞(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院長)

202119m02.png 

用了兩天的時間,赴杭州參加了一場無與倫比的盛會;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圓了自己一個長達十年念念不忘的夢。 

3月的某一天,不經意間,手機上跳出來一條消息:《陸游與唐琬》(原版)售票信息。當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生之年,我居然真的有機會看到原版的陸唐?!這是天意,除了去看,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在臨行前的幾天,還有人在微博上問我,要不要轉票。喜歡茅威濤,喜歡他的《陸唐》,已經有十年了,十年來,每次聽到經典唱段的背景樂響起,心中都有一陣悸動,我怎麼可能把這個機會放掉呢? 

4月2 0號下午,在好友的陪同下來到杭州蝴蝶劇院。這個劇院是茅威濤的心血結晶,十年前常在新聞報紙上看到,她為了建成這個劇院如何奔波操勞的報導;擁有一個專業駐場演出的劇院,就像美國的百老匯一樣,這是茅茅的夢。蝴蝶劇院由台灣著名的設計師李祖原設計,從遠處看就像一隻巨大的蝴蝶,裡面也處處都是蝴蝶的造型。《陸唐》這場戲開票沒多久就銷售一空,現場也是座無虛席。我是因為這齣戲愛上了茅威濤,愛上了越劇,這齣戲的特點是高度的詩化、寫意、文人化,因為這齣戲,我不能接受越劇是「花部」而不是「雅部」。

 202119m03.png

蝴蝶劇場| 圖片來自百度 

在等待開場的時候,看著唯美而淡雅的舞台佈局,看著屏幕上閃過的一行行字幕,看到茅威濤的名字出現在屏幕上,心中就忍不住一陣悸動:那個一直在我心裡夢裡的人,居然要出現在我的眼前了……戲曲的開場,是一個半透明的大幕的另一側,南宋朝的文人士子們,在悠閒地下棋賞花:「九陌樓台鬧管弦,粉飾太平年」。《陸唐》舞台背景的佈置可以說達到了中國傳統美學的極致,它所使用的道具非常簡單,不像一些戲曲為了表現出美輪美奐的效果使用高科技的背景,《陸唐》表現時空背景的轉換,只用一道簡單的半透明的幕布:幕布降下,是遙遠的社會背景;幕布升起,是陸游的愛恨情愁;沒有幕布,是陸游與唐琬的纏綿悱惻;放下幕布,是陸游與唐琬的天人永隔。看著演員在幕布的另一側悠然表演,我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這才是戲啊,居然有一群活生生的人,正在我眼前演戲!此時此刻,突然感覺電影、電視劇都是廉價的快餐產品;戲劇的藝術,是一場徹底的淋漓盡致的投入,沒有N G ,演員透過某種能量的啟動,帶著觀眾進入到另一個時空。

 202119m04.png

《陸游與唐琬》劇照| 圖片來自蝴蝶劇場微博 

接下來茅威濤扮演的陸游上場,甫一亮相,自然就迎來觀眾熱烈的掌聲。茅威濤已經六十歲了,但是陸游還是當年的陸游,扮相依然那麼俊美,風采無兩,當那個陪伴我度過了無數個日日夜夜的聲音在現場響起,也有一種不知在雲裡夢裡的感覺。茅威濤是很多人的夢,很多人為了她,選擇在杭州安家,陸游則是最絢麗的一個夢。茅茅從1 982年開始出演《五女拜壽》就名滿天下,相對於她的老戲迷來說,我這種才喜歡她十年的粉絲,實在是很「資淺」了。但是這十年對我來說,從二十歲到三十歲,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當年迷戀上茅茅的陸游,我還在讀大學,正處在人生很關鍵的轉折期,有著對未來憧憬,對理想的追求,對愛情的嚮往;茅茅演繹的陸游,在這幾個方面都給了我某種安頓和寄託,陸游不肯攀附秦檜,決心要找到自己的路,他滿腔熱血一心報國卻壯志難酬,他的理想與委屈,只有唐琬懂;而他的母親,卻又是讓他反抗不得的「東風」,一定要他休妻。現實的殘酷,堅持理想的苦心,對靈魂伴侶的期待,一切的一切,都在茅茅的演繹中,彷彿蠶蛹化蝶一般,令人癡醉。

 202119m05.png

《陸游與唐琬》劇照| 圖片來自蝴蝶劇場微博 

我的座位在第五排右側,能比較清晰地看到陸游表情的起伏變化,尤其是在與唐琬別離時,茅茅一隻手掩面哭泣,那種心碎欲絕的感覺,怎能不令人為之傾倒。還有陸游與唐琬在小紅樓互訴衷腸時,我一邊看一邊想:他們是在演戲嗎?不,他們是在造夢,他們在編織著一個絲絲入扣的夢,我願意進入到這個夢中,永不醒來。在這齣戲中,陸游共有四套服裝,隨著情節的不斷深入,顏色逐漸加深:最早陸游意氣奮發時,穿的是白色;後來籌謀離開家鄉去福州時,穿的是米黃色;接下來與唐琬別居小紅樓時,穿的是黃綠色;最後與唐琬生離死別時,則是藏青色。藏青色的陸游,白色的唐琬,粉紅的花瓣,《陸唐》的舞台之美,無以加複,無法用語言描述。

 202119m06.png

《陸游與唐琬》劇照| 圖片來自蝴蝶劇場微博 

《陸唐》是一出接近完美的戲劇,唱詞文雅,唱腔優美,舞台美,人物立體,情節飽滿,故事的情節都是隨著合情合理的人物心態在推動,沒有一絲生硬的造作,沒有一絲多餘冗雜的情節。偉大的藝術,其魅力正在於此,有完美的藝術結構和表演,有完美的故事精神,演員把靈魂注入角色,角色成就了獨一無二的演員。《陸唐》在整體的藝術造詣上達到了美學的巔峰,陸游這個角色,不是傳統的才子佳人戲中的「才子」,他理想與愛情都是悲劇,他不像傳統的越劇中,小生靠著癡情、溫柔與體貼獲取女性的好感,而是以其悲劇美學令人嘆惋。世界上最完美的男性,只能由女性演出來,此言不虛,連陸游也不例外。 

 202119m07.png

《陸游與唐琬》劇照| 圖片來自蝴蝶劇場微博 

演出結束後,茅威濤謝幕三次,觀眾仍然久久不願離去。我在觀眾席上,也忍不住像所有瘋狂的粉絲一樣大喊:茅茅,我愛你!我的確很愛茅威濤,因為她是一個造夢者,一個追夢者。過去的四十年,社會在劇烈地發展變化,傳統戲曲藝術的生存空間不斷在壓縮,當年紅極一時的越劇演員,很多都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離開了越劇的舞台,而茅威濤一直在堅守。她不僅在堅守,還為了越劇的生命力不斷在改革創新,她的蝴蝶劇場,她的一出出新戲,都是她的夢;即便她的新戲會遭受很多的非議,但是面對著這樣一位苦心孤詣的理想主義者,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即便是有所謂的「失敗」,難道不能包容嗎?茅茅說:「越劇是我的宗教,舞台是我的佛門。」對待自己的理想如果沒有這種有如宗教般的虔誠,她不會一次次把夢想化作現實。

 202119m08.png

《陸游與唐琬》劇照| 圖片來自蝴蝶劇場微博 

在我喜歡茅茅的這十年,也是自己不斷在實現自己夢想的十年,從大學生變成了大學老師,而現在,又看到了現場版的《陸唐》,我十年來種下的夢想的種子,也在一件件結果。下一個十年呢?茅茅已經六十歲了,但是她狀態很好,希望她還能再唱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有她在,夢就在!本來以為,這次去看《陸唐》是一次圓夢之旅,夢圓了,也就還願了,事情大概也就結束了;但是,人是貪婪的,這樣極致的美的享受,怎麼能輕言結束呢?餘生,只要還有原版的《陸唐》演出,我都會竭盡全力去看。最後,我還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小夢想: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茅老闆再唱一次全本的《玉蜻蜓》,不然一小段也好……還想再看著她穿著唐伯虎的戲服或陸游的白色戲服,唱一次《春題湖上》…… 

編輯:朱浩 審核:邵明 

202107b01.png

作者 | 劉莞

上海大學古代文學博士,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訪問學人,台灣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特約研究員,徐州工程學院人文學院講師,海峽兩岸生命教育研究院院長,山西晉城知行書院客座講師,心學特約專欄作家,國家註冊心理諮詢師。主要研究領域:元明清文學,心學與心理學,華人本土社會科學。

 


 202119m01.png

 

   關注我們    

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系經由臺灣心學知名學者陳復教授的宣導,由心學支持者共同設立,首任院長為劉莞博士,並由晉城知行書院山長張辰擔任副院長兼執行長。陳復教授在海峽兩岸推動心學教育二十餘年,無數青年學子因此受益,後由心學發展出心學心理學,並由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主辦智慧諮詢師系列演講課,著重邀請臺灣思源學派學者群擔任師資,由晉城知行書院承辦與晉城孔莊書院協辦。歡迎認同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的同仁關注公眾號和網站,加入我們的微信群,並惠賜相關議題稿件,我們將擇優發佈,來稿請寄郵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