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學復興

大學開學前的叮嚀——一個儒者的日常 ☆作者:張辰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海峽兩岸心學研究院|心學復興。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7/18

文 | 張辰

202136c01.png

政元閱悉:

     今年九月份你就會第一次離開晉城、離開父母身邊,獨自一個人在你從未踏上過的土地上開始新生活。作為父母很難不牽腸掛肚,這真是「養兒方知父母恩」。父母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越來越好,對孩子的獨立生活總是充滿了擔心,擔心吃飯、擔心生病、擔心人際關係、還擔心戀愛與學業……因此會顯得很嘮叨,甚至一件很小的事情也會再三叮囑,往往讓孩子心生厭煩。這還真的沒辦法,一代一代的父母和孩子大都重複著這些互動,屢見不鮮卻真真切切。

     作為父親也要對你有叮嚀,有些話可能已經說過了,如果有一些重複,不免有些「碎碎念」,就請政元擔待與理解。政元相貌標致,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大學自然會受到不少女生的喜歡。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有異性緣」,這雖然是件令人愉悅的事情,卻也是值得警覺。現代中國,社會平安幸福,沒有戰爭與飢荒,讓人受傷最嚴重的往往是男女的情感。現代人沒有信仰,往往把愛情當做信仰,因此不論是對愛情的傾情付出,還是耽溺在激情中無法自拔,或是沉淪在失戀中撕心裂肺,都有著很強的激烈性,潛藏著危機與隱患。人不可避免要經歷愛情,在愛情中,不僅要捫心自問「我愛什麼樣的女生?」,更要問自己要什麼樣的未來生活。

     愛情可能因慾望而有,卻不能因慾望而長存,更不能以慾望而終。在這個過程裡,如何要善待人,如何不要給自己與她人帶來身體與心靈上的傷害,這真是需要人警覺的事情。尋覓什麼樣的伴侶,意味著你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所以,問題的關鍵點在於你要問清楚自己——你要什麼樣的人生?其實,在這個問題沒有想清楚之前,人做什麼選擇都是盲目的,盲目選擇的伴侶是否適合未來的生活?這充滿了變數,如同買彩票了。愛情在現代社會速食主義的影響下,有著一種「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人多的是」的輕慢態度,使得人與人之間不論關係如何親密,卻很難有對彼此的尊重。我們切不可隨著這種浮誇的主流來游戲人間。

 202136c02.png

童年的張政元(作者提供)

     兩條腿的人的確多的是,但是,人年輕的歲月也不過幾十年,只是更換幾個女友就能足能夠消耗掉這些光陰。請記住爸爸的話,人來到世界上的價值與意義,決然不是談幾場戀愛,否則,人生也太扯淡了。爸爸有過瀕死的體驗,在萬念俱灰中,更能明白聲色犬馬的追逐到頭來不過是一場夢。這種人生,你只要閉上眼,讓它在心裡快進一百年、一千年,你都會知道千篇一律,不過因慾望而起,因慾望而滅,所有的故事情節都是重複與雷同,不過只是活出了生理感官的快樂而已。這也是爸爸為何想讓你選擇綜合類院校而非專業藝術學校的原因,所有的舞台藝術都有著追求觀眾認同的需求,如果人不能有厚實的學問,卻把能夠贏得觀眾認同來作為追求,這就不可避免的會以討好觀眾的方式贏得好感,落入嘩然取寵的窠臼。

     所有的藝術都是手段,重點是我們通過藝術手段所要呈現與傳遞的內容,是否能夠給人帶來正心正念的能量、喚醒人的良知,給社會帶來平安與祥和。爸爸傳播心學,書院就是爸爸的舞台,爸爸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與自己良知對話的結果。這種活著的方式,自然會給人一種厚實沉穩的幸福感,這種幸福感不來自感官的的刺激。十年間,爸爸過著儒者式的生活,心學就是我們的家學。因此,在大學開學前,爸爸想告訴你一些儒家的修養工夫,來作為你獨立生活的日常,延續我們的家風。現代中國人距離傳統文化的智慧太遠了,現代中國人誤以為西方的哲學才是智慧之門,這實在是令人悲哀。據我觀察,現代中國人的困境是既不了解西方哲學,也不了解中國文化,卻習慣於談論那些洋人的生僻概念來炫人耳目、賺取點贊。

     所以,我們做學問,一定要實打實,問問題要學習邵明叔叔,不論問題有多傻、多好笑,不知道就要問到底,做學問不要怕被人笑話。不要像很多心理諮詢師聲稱自己在做學問,其實都是拾人牙慧,轉述別人的言語來逞強,對這些做學問的態度,我們都要引以為鑑。儒學的工夫系統其實很龐大,有些工夫目前不能與你一口說盡。簡而言之,人如果精神不夠清明,做學問與處理事情注定是混亂的,混亂的人會有渾渾噩噩的日常,因此,我們要做一些簡單的工夫來讓精神清明。目前因應你的年齡段與心性狀態,先教給你三種簡約卻必要的工夫。

 202136c03.png

童年的張政元與母親(作者提供)

一、每天起床後,朝向晉城方向行大揖禮。

「元泰」是陳復教授贈予你的學名,在行大揖禮之前,口中默念「元泰在此向陽明先生行禮,奉陽明先生的心學道統,天人共鑑。」你也知道,爸爸每天早晚都會面向陽明先生的畫像行大揖禮,以此來收攝精神,帶著覺察開始與以省察結束一天的生活。覺察與省察會使得人的生活始終有一條中軸線,不會讓慾望與情緒來做你的主人。晉城是你出生的地方,有你的家人與祖先,最重要的是知行書院與我們家中都掛有陽明先生的畫像。如此,大揖禮蘊含的不僅僅是感恩,更有著精神的嚮往與皈依。

二、飲食三頌。

《飲食三頌》是爸爸的老師陳復教授書寫的三段文字,三段簡短的文字裡,內蘊著豐富巨量的訊息與能量。這三段文字究竟有怎樣的涵義,目前請允許爸爸暫時不做解釋。「梨子的味道如何?還得自己嚐一嘗。」等政元堅持而認真的落實後,有了體證的經驗,我們再來細談,這裡面的豐富性與層次性是相當的不簡單。你可遵照落實既可,只當作為對父母的念想就好了。第一段是在早上行禮後,第二段是每次吃飯前,第三段是晚上睡覺前。

第一段:誠意有良知,歸寂映鬼神。陽明開視野,生死在儒門。

第二段:凝神向心體,止念始得餐。萬有本合一,柔吞宇宙安。

第三段:內外一明月,良知照膻中。安然得閉目,沉睡像晚鐘。

三、六字真言的工夫。

人有時候難免心緒混亂,因此寢食難安。在混亂的時候,想要靜下來極不容易。但倘若人無法靜下來,人就會在情緒中波蕩,人在情緒中是無法看清事情真相的,也無法生出解決事情的智慧。因此,在《大學》中有這樣一段話,這段話對現代人有著澄清心念的價值,「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一段話的意思是說,人在生活中,每天都會有很多訊息進入人心裡,干擾人的認知,讓人產生情緒、陳見、妄念與執著,人心因此變得紛擾。

所以,人心陷入混亂時,首先要暫時屏蔽與懸擱這些內容,讓紛亂的思緒停止,謂之知止;當內心洶湧激蕩的意念暫停下來,我們的心情就會呈現出一種暫時的安定,謂之定;在暫時的安定裡,能體會到心緒的平靜,這種平靜無遠弗屆,讓人感受到人與浩瀚宇宙本然一體的事實,謂之靜;在這種無邊的平靜裡,人有一種平安與安心的感受,謂之安;浸潤在這種安心祥和的感受中,心變得中正而靈敏,視野變得開闊而清晰。重新回溯觀看生活中外在的事情與內在的心情,過濾出真實與虛幻,謂之慮;最後,帶著這種清明的覺知來歸返生活,謂之得。這種生活裡的工夫,常被稱之為「六字真言」,即「止定靜安慮得」。經過靜默里內在心靈的操作,生活中事情的輕重緩急、本末先後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們從中提煉出關鍵的六個字:「止、定、靜、安、慮、得」來作為觀想的工夫,你暫時可以以類似於品茶的心態來落實。如果遇到令你猶豫、糾纏難解的事情,你可操作這六字真言的工夫來澄清精神。政元不要覺得爸爸太「古董」,不要誤以為爸爸不懂得流行,爸爸曾經是個非常新潮的人。年輕的時候,口袋裡時常裝著一把梳子,見到有玻璃、反光鏡,可以映照的地方就不錯時機的打理著自己的髮型。在身上噴過古龍香水,據雜誌上說,這能增加自己對異性的吸引力。爸爸還在健身房度過幾年的時間,夏天的時候,會穿尼龍彈性的T卹,一副志在必得的鬼樣子來展示肌肉。這些流行的玩意兒,其實無法承載生命的意義。如今頭髮已經掉得差不多了,什麼梳子都無法打理出髮型。

 202136c04.png

張政元參與知行書院藝術修養工作坊(知行書院提供)

     你做這些工夫的時候,可以默默去做,不必引發他人的關注。現代中國人對於西方基督教做禱告,不但心理上接受,而且覺得西方人有信仰,甚至會抱著想像肅然起敬。倘若發現身邊有個人對自己的文化保持著類似的虔誠,卻彷彿見到了變形金剛,有著鳥糞掉進嘴裡的驚詫,請你不必太在意,如有人真心實意想了解其中原委,請保持著真誠溫和的態度來耐心解釋。爸爸對於這類現象,深有體會,這並不是我們的行為有任何問題,而是中國人骨子裡的文化自卑已經很深,解決這種問題需要時間。好在現在從中央到地方都開始倡導傳統文化的複興,甚至連國家領導人都在講良知之學,這是儒學復興的曙光。但是,儒學能否復興,與你是否能讓自己精神精進、生命蛻變無關。現在的儒學都還留在形式上做一些表面文章,真正能實踐的人少之又少。而真心實踐儒學的人,往往還要承受社會一些「獦獠貨」的冷嘲熱諷。他們不知道,受人批評並不丟人,丟人的是對人的無禮,我們只要反省自己有沒有傷害人的念頭,孟子說:「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孟子·公孫醜上》)

     例如,爸爸剛開始做書院的時候,自己的稱謂就是個值得研究的事情。書院的「一把手」應該稱呼什麼呢?總經理?主任?院長?經過認真研究,發現在一百年間,很多概念都西化或者日化了,想要對應出書院負責人的存在意蘊,只有向我們的傳統中尋覓。因此,爸爸選擇用「山長」的稱謂,「山長」在我們中國文化中有特殊的意義,不僅有著書院講學者的意涵,還有著人與自然融為一體的精神嚮往。爸爸在晉城使用這種稱謂,還是經歷了帶有歧義的調侃。這世界就是如此奇怪,坦蕩真心做事的人,總是會吸引不做事的人的批判。那麼,我們怎麼辦?爸爸跟你說,一個人選擇了自己的理想,就要承受來自實踐理想的代價,從古至今其實沒有例外,理想與考驗從來都是一對孿生兄弟。我們也不必在責怪別人不理解自己的情緒裡消耗精神與時間,我們只要反省自己有沒有別人批評的問題,再決定是否「不屑一顧」或「改正」。而後,依然要保持著沉穩的心態去奮勉,這是儒者應該有的生命品質。

     我看到很多家長到大學送孩子的時候,離別之時都會流淚,因為家長有太多的擔心,生怕孩子沒有朋友,困難的時候沒人幫忙。記得《論語》中有個故事,孔子的學生子禽問子貢說,我們的老師去了陌生的地方,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真心的對待他,和他說很多的真心話呢?這是我們老師求來的嗎?子貢說,我們的老師溫、良、恭、儉、讓,世人只要有心,都會感受到老師的真誠。爸爸同樣的對你說,我們行事首先讓自己心安,對人溫、良、恭、儉、讓,這會讓君子認識你,因此親近你;小人也認識你,因此遠離你;天下人有良知的人都會認識你,因此你四海之內皆兄弟,正像那兩句詩中所說——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何人不識君。

父張辰手書

心學二十三年七月十八日(辛丑年六月初九) 

 

編輯:王學安 | 審核:劉莞

 

作者簡介 | 張辰

202019n05.png

晉城知行書院山長,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晉城心理學會理事,晉城市家庭教育協會理事,晉城心理諮詢專業指導委員會副秘書長,心學特約專欄作家,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常年致力於心學的修習與心學教育,舉辦傳統文化與心理學講座數百場。


202119m01.png

 

   關注我們    

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系經由臺灣心學知名學者陳復教授的宣導,由心學支持者共同設立,首任院長為劉莞博士,並由晉城知行書院山長張辰擔任副院長兼執行長。陳復教授在海峽兩岸推動心學教育二十餘年,無數青年學子因此受益,後由心學發展出心學心理學,並由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主辦智慧諮詢師系列演講課,著重邀請臺灣思源學派學者群擔任師資,由晉城知行書院承辦與晉城孔莊書院協辦。歡迎認同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的同仁關注公眾號和網站,加入我們的微信群,並惠賜相關議題稿件,我們將擇優發佈,來稿請寄郵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