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波濤

海峽波濤

“全面夥伴”已十年,越美關係到了什麼程度? ☆來源:環球時報

♦ 本篇文章轉載自 環球時報。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3/7/18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黃東日/環球時報記者陳子帥】為紀念與越南建立全面夥伴關係10週年,最近一段時期,美國的核動力航母編隊停靠峴港、大規模商務代表團考察河內,一撥又一撥的高官紛紛訪越,美國財政部長耶倫按計劃也將於本月20日訪問越南。回顧歷史,美國發動的戰爭曾給越南人民帶來巨大傷亡。1995年,越美兩國實現外交關係正常化。2013年,雙方建立全面夥伴關係。10年過去了,在美越兩國一些媒體和外交人士看來,華盛頓已將河內視為其地區戰略的關鍵組成部分,雙方已超越“全面夥伴關係”的水平。美國和越南的關係真的會進一步升級嗎?相關越南問題專家認為,要客觀看待越美關係,雙方互有需求,不然也不會走得這麼近。與10年前相比,現在是美國更為主動,這表明在對美關係方面越南掌握了更多主動權。

全面夥伴關係十年,越美互動不少

7月4日,越通社題為《以開放願景促進越美全面夥伴關係》的評論文章稱,“2023年是越南與美國關係中的重要里程碑,是兩國紀念建立全面夥伴關係10週年的一年”,“雙方將開闊視野,進一步促進合作關係,為兩國國家利益服務”。此前,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和美國總統拜登3月29日舉行高級電話會談時都對兩國關係表示“高度評價”。

202330c01.jpg

4月15日,越南總理范明政(右)在政府辦公室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面前握手。雙方會晤時,布林肯身後未放置美國國旗。(視覺中國)

從越南的官方報導看,這10年越美交往日益加深。在高層互訪方面,2013年7月,時任越南國家主席張晉創應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邀請訪美,雙方將兩國關係提升為全面夥伴關係。2015年7月,在越美關係正常化20週年之際,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訪美與時任總統奧巴馬會晤,在雙方通過的越美共同願景聲明中,強調“將在尊重獨立主權、政治體制和互不干涉對方內政的原則上不斷深化兩國全面夥伴關係”。國際輿論認為這次訪問是標誌性事件,阮富仲是首位訪問美國並受到美方高規格接待的越共中央最高領導。2016 年5月,奧巴馬訪越時宣布了有關美國全面解除對越南武器禁售命令的重要決定。2017年11月特朗普訪問越南和出席峴港舉行的APEC會議期間,正式提出“印太戰略”。每次美國要員對越南的訪問,都會被西方媒體大肆渲染。如2014年8月,美軍時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登普西訪越,這是自1971年越南戰爭以來,美國軍方這一要職首次訪越。美聯社當時稱,“昔日的敵人加強軍事關係,美越在軍事上走近有可能'激怒中國'”。

今年以來,美國主動推進與越南的全面夥伴關係更為明顯。2月,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訪越時表示,美越兩國管控了有關木材貿易等方面的分歧,“展示出雙方建設性應對挑戰的能力”;3月,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負責人薩曼莎·鮑爾訪越時說,“合作應對氣候變化是拜登政府的首要問題”;4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越時強調“越美建立全面夥伴關係10年以及兩國關係正常化近28年來,兩國正在實現互利共贏”。

在投資貿易領域,越美雙邊貿易額從1995年的5億美元增至2022年的1230多億美元,其中以越南出口美國為主。美國是越南第一個出口額突破1000億美元大關的出口市場。如今,美國是越南第二大貿易夥伴,在直接投資越南的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11位。越南則是美國的第八大貿易夥伴。在美國主導的供應鏈重組中,越南是其中重要的一環,承接了眾多投資項目。美國對華髮動貿易戰後,一些媒體甚至炒作“越南成為貿易戰最大受益者”。今年3月,一個由52家美國企業組成的大型商務代表團訪問越南,其中不乏飛機製造、科技、半導體、金融、醫療、能源等領域的巨頭。

在軍事合作方面,越美兩國互動也全面升級。2018年、2020年和今年6月,美國航母3次到訪越南。此次停靠峴港市仙沙港的“羅納德·裡根”號核動力航母編隊也是越美紀念全面夥伴關係建立10週年慶祝活動的一部分。美國的“印太海洋安全戰略”將越南列為加強合作的對象。美國還通過贈送大批軍事裝備,培訓越南軍方人員,邀請越南軍方參加聯合軍演等行動,幫助越南提升海上軍事能力。如美國分別在2017年和2020年向越南軍方贈送兩艘漢密爾頓級巡邏艦。在越南戰爭期間,美國該型號戰艦曾擊沉過越南漁船,給越方造成重大傷亡。

在文化方面,美國過去10年對越南的影響增多。《環球時報》特約記者在河內、海防、順化等地調研時發現,美式快餐的門店總是食客熙攘,大街上美國商品的廣告隨處可見。據觀察,使用蘋果手機的越南年輕人越來越多,好萊塢電影也受追捧。近些年,赴美留學的越南學生明顯增多,越南已成為美國第五大國際學生來源國。

去年5月,越南外交部與美國駐越南大使館配合,在越南外交學院舉行越美合作中心揭牌儀式。越媒認為,該中心的建立彰顯了兩國關係的重要性。越南外交部長助理、國際組織司司長杜雄越強調,越美合作中心落成典禮是在范明政總理剛圓滿結束對美訪問這樣一個非常特殊的時期舉行的。越美現共有15個教育合作項目,其中包括富布賴特大學、和平隊與新成立的越美合作中心。

越美在對華立場上存在不小“溫差”

回顧10年前越美建立全面夥伴關係,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許利平認為,當時奉行“全方位、多樣化”外交政策的越南顯得更主動一些,特別是希望通過與美國發展關係來提升自身在東南亞的影響力和國際地位,同時平衡中國在地區的影響力。此外,越南經濟的外貿依存度高,也希望藉力美國發展本國經濟。

“越美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越南在我們的印太戰略中發揮著核心作用。”去年10月,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克里滕布林克在河內的新聞發布會上這樣評價美越關係。而2020年8月,越南外交部前副部長、原駐美大使范光榮在回答媒體有關越美建交25週年的問題時表示,“從戰爭的悲痛和陰影中擺脫出來的越美關係已超越了全面夥伴的水平”。布林肯4月訪越,也被一些媒體引申出要“尋求將美越關係升級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不過,在越南官方的各種公開表態中,都強調要在“全面夥伴關係的基礎上”增進與美合作,並未提及“戰略夥伴”。由此可見,越南雖在政治上、經濟上、安全上會繼續交好美國,但美國想把越南推上“印太戰略”第一線的願望恐怕難有著落。

越南有識之士認為,美國的“小算盤”是通過與越南加強關係來抗衡中國。而越南在這個問題上並不想完全按照美國劃定的路線走,美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也並非都是越南認同的。

中國駐越南大使館原公使銜經濟商務參贊胡鎖錦告訴《環球時報》特約記者,越美關係未能實現美國的預期,原因是越南方面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在國際經濟合作中的地位,特別是作為連接東盟乃至亞太地區重要產業鏈供應鏈的節點,越南萬不能離開中國,只有保持與中國的長期穩定關係,這條產業鏈供應鏈才能安全,才不至於斷鍊。所以,近年來越南在處理越美關係和越中關係時,自然而然會優先考慮穩定同中國的關係。胡鎖錦表示:“這不是越南的權衡之計,而是出於實現越南國家利益最大化的考量。”

許利平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美國對越南的戰略意圖主要有兩點,一是拉攏越南對抗中國,二是對越南社會主義進行“和平演變”,這也是其最高目標。不過,他認為越美在對華立場上存在不小“溫差”。美國“印太戰略”的一個明確方向就是拉攏越南等區域國家抗衡中國,但美國也清楚越南不可能一邊倒地轉向自己,所以這些年美國下了很多功夫經營美越關係。但從越南的角度來看,制約越美雙邊關係發展的根本障礙是兩國社會制度和政治體制的差異。美國一刻也沒有放棄過改變越南社會主義制度的念頭。據報導,今年6月越南得樂省的兩個派出所遭襲事件背後就有美國的影子,所以越南對美國的戒心和防範不會消除。

6月6日,越南國家主席武文賞在會見美國駐越大使馬克·納珀時強調,越南一直將美國視為最重要的合作夥伴之一。除提及加强两國關係外,馬克·納珀還表示,“美國將繼續與越南密切合作,克服戰爭後果,其中包括處理'橙劑'影響、掃雷和尋找戰後失踪人員”。

美越之間的那段特殊歷史,讓越南人對美國的心態總是很糾結。經歷過抗美救國戰爭的陶玉章曾任越南工商部亞洲太平洋司副司長,他和《環球時報》特約記者談及自己對美國的感受時說,美國曾對越南犯下罪行,如今又主動跟越南友好,對此上年紀的越南人心裡總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而記者早年認識的一位就職於越南輕音樂團的女演員,後來下海經商做美國電子產品的代理。與美國做貿易,讓她對美國的認知明顯區別於老一代越南人。她覺得美國是世界第一科技強國,越南只有緊跟美國才能謀得自身快速發展。

“越美兩國在社會制度、價值觀、人權問題等方面存在尖銳分歧並且不可調和,這是存在於雙方之間的結構性矛盾。”據許利平介紹,美國有100多萬越僑,其中很多人是越戰後逃到美國的南越富人,他們想要恢復越南在西貢時期的資本主義制度,所以他們不願意美國改善和越南的關係,更希望越南“和平演變”成資本主義國家。

“多重結盟”的越南掌握了主動權

2021年越共十三大決議提出,到2025年使越南成為擺脫中等偏低收入、沿著現代工業道路邁進的發展中國家;到2030年使越南成為具有現代工業的中高收入發展中國家;到2045年使越南成為高收入的發達國家。圍繞這一系列目標,越南外交戰略有明確定位,將黨際外交、國家外交和民間外交作為對外政策的三大支柱。越南輿論認為,政府將繼續建立“全方位且現代的外交佈局”,堅決避免“陷入大國競爭的旋渦”。

“世界政治評論網站”近日刊文稱,對過去數十年一直嚴重依賴俄羅斯武器系統的越南來說,近些年大力推行“多重結盟”戰略取得成效,如尋求與歐美建立更緊密的安全關係。越南為自己打造了一個全新的最佳戰略位置,使其能通過廣泛的伙伴關係網絡增強防禦能力。文章認為,本世紀前20年,越南逐漸與美國和西方國家走近,甚至有評論稱“河內正在進入華盛頓的軌道”,但越南卻拒絕與美國完全結盟,特別是人權問題上與美方存在巨大分歧的背景下。

越南外交學院原院長武陽勳教授日前接受《環球時報》特約記者採訪時表示,越南正在奉行“多重結盟”戰略,所以對升級與美國的關係較為慎重。因為在越南的外交佈局中,最複雜和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始終是越中關係,處理越美關係與越中關係,越南的基本方針是平衡穩定,不偏不倚。越方特別強調,發展越美關係必須遵循“尊重彼此獨立主權、領土完整及政治機制”這一政治前提。這也是越南對美國的最大擔憂。

“相比10年前,現在顯得美國更主動,這種風向的變化表明,越南在對美關係方面掌握了更多主動權。”許利平說,不光是對越南,美國對整個東南亞的影響力都在下降。大部分東盟國家都以發展為導向,這點與中國志同道合,而美國與這些國家發展關係更多是打“安全牌”。此外,越南與中國關係走近是中國默默辛勤耕耘、雙方緊密合作的結果。過去10年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效,包括越南在內的東南亞國家的人民因此擁有了很強的獲得感和成就感。

許利平認為,越美關係未來還會在互動中進一步發展,但是這種發展還是服務於越南自身的戰略目標,越南不可能全面倒向美國,“大國平衡”外交仍是優先方向。越南正在進行“革新開放”,不排除越南國內還有一部分人對美國抱有幻想,對此需要保持警惕。 

 

原文連結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3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