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十年一覺民主夢 突尼斯修憲惹獨裁疑雲 ☆作者:張翠容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亞洲週刊。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8/8

突尼斯舉行修憲公投增強總統權力,破壞阿拉伯之春後的制衡體制,但民眾已厭倦政黨惡鬥國家失治,因而公投投票率雖低卻有九成票支持修憲。


 202232m03.jpg

突尼斯南部窮困:革命根源(圖:張翠容)

有人或許會問,透過全民公投決定是否修憲,不就是民主的表現嗎?突尼斯在七月二十五日舉行的修憲公投卻引來國內外不少關注和批評,這由於突尼斯是「阿拉伯之春」的原鄉兼唯一能成功民主轉型,大家都期待它成為伊斯蘭世界的民主燈塔,但現在總統賽義德卻要把突尼斯議會和總統分享權力的混合式民主制,修憲改為把大部分權力集於總統一身的總統制,破壞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機制,這種不按西式民主模式的舉措隨即令他成為摧?突尼斯民主的「黑手」。

不少國際媒體立刻形容公投日乃是突尼斯民主發展最黑暗的一天,質疑突尼斯在民主路上走了十年之久,難道就要在此時戛然而止,走回獨裁專制的老路?

公投修憲走上專制之路

諷刺的是,今次公投反對派雖全力杯葛,但九百萬選民中仍有三百萬出來投票,比預期的一至兩成多,有九成四贊成修憲,讓總統無障礙推行改革。支持者表示,修憲和打貪以及削弱精英政治,解決社會資源分配問題,本來就是賽義德的競選承諾,突尼斯也到了不得不「撥亂反正」的時候,不然國家便無法前行。

賽義德在一九年參與大選時,也的確許下上述承諾。他原是憲法學退休教授,一名政治素人。他在學生們推舉下才踏出參政第一步,當時他深受年輕選民支持,這由於他以反建制獨立候選人姿態出現,打著反貪腐的旗幟,主張大刀闊斧的激進政治改革,這包括修改憲法,終結無效率的政黨鬥爭政治。求變的選民給了他七成選票,令他高票踏上總統之位。

可是,賽義德上台未幾即遇上疫情,本來經濟就一直不好,高失業率,疫情更令經濟雪上加霜,街頭示威抗議無日無之。此外,政黨惡鬥,國會碎片化導致爭拗不斷,新政府在施政上面對很大阻力。這個政治亂局不是賽義德上台後才出現,早於二零一一年由獨裁轉向民主政制後,各派爭權不休,無力治理國家,政治上雖仍可展示出理性和平,但民生狀況卻比革命前更糟糕。

換言之,突尼斯的民主至今依然脆弱,社會愈見不公。有當地人表示,外界只看到突尼斯美麗的民主外衣,特別是「突尼斯全國四方對話」於二零一五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更視之為突尼斯的最高民主成就,成為世人口中的佳話。可是除下外衣,當觸及現實,自然有很大的落差。

事實上,自十一年前改朝換代以來,一直未有落實經濟正義,工人們不滿沿海與內陸、北部與南部的不平衡發展未有改善,失業與通脹居高不下。經濟危機成為革命的頭號敵人,若經濟無法與民主政治同步前進,恐革命亦無法開花結果。

 202232m01.jpg

十年來突尼斯失業率高企:群眾示威無日無之(圖:張翠容) 

我自突尼斯鬧革命時便親到現場觀察,之後多次出入該國採訪,每次都遇上工人抗議浪潮。某天,我坐出租車時與司機閒談,好奇問他,甚麼叫做革命?他回說,革命就是為人民帶來美好生活轉變的一場仗。那我又問他,發生在二零一一年那場革命算是革命嗎?他告訴我,自革命後生活水平下降了一半,物價則節節上升,人民為下頓飯發愁,社會安全越來越沒有保障,如果這還算是革命的話,只能算是一場未完成的革命。

上述是老百姓的看法。至於外界和突尼斯國內知識分子,卻只會把焦點放在政治制度上,從獨裁制度轉向民主制度,當然叫做革命。可是,改朝換代還不足夠,經濟呢?革命後的突尼斯,沒錯,政治制度的確變得民主,世俗派與伊斯蘭主義派系同有代表在內閣,奇怪的是,他們雖在不同的政治光譜上,但對經濟發展方向卻有著相同的看法,就是全速邁向私有化,並服膺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新自由主義式經濟結構調整建議之下。

前朝的本.阿里逃亡前,已成功把一百六十間國營企業私有化,新政府上台後進一步伸去非經濟領域,私有化水務和衛生系統,削減燃料和食品補貼,加上鄰國利比亞和敘利亞的動盪局勢,嚴重打擊了經濟支柱之一的旅遊業,令突尼斯的失業率高踞不下,特別年輕人和婦女。原來,十五歲至二十九歲的年輕人已佔去突尼斯失業人口百分之七十二。想不到在失業者中還有不少擁有學士學位,有些甚至有博士學位,他們從前朝失業至今已有十二、三年之久,現在更要面對嚴峻疫情、高通脹和糧食危機,人民苦不堪言。

 202232m02.jpg

突尼斯年輕人:新一代期望國家經濟有轉機(圖:張翠容) 

IMF藥方加劇危機?

為了挽救經濟,突尼斯無奈再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求助,就四十億美元貸款展開談判,但IMF依然拿著過去沿用的藥方,要求突尼斯承諾減少公共開支並逐步取消食品和燃料補貼。前者這個貸款條件其實逼使不少發展中國家進一步陷入政治危機,最近的斯里蘭卡危機便是一例。不知是否不能接受這個藥方,賽義德卻突然終止談判。

有接近賽義德幕僚的記者告訴我,總統正在盤算要繼續過去的經濟模式,還是借後疫情時代的契機,尋找一個新的經濟發展方向、另一種可能?問題是,如要這樣做,決策層必須有相關的共識。可是,由於政黨惡鬥,一直令改革寸步難移。

去年年初國際評級機構穆?在評價突尼斯投資環境時,也這樣表示:「面對日益嚴重的社會制約因素,政府會越來越難實施財政計劃的調整和公共部門改革的靈活性。」這給了賽義德支持者支持修憲的理由,並期待他上台後能推動一個團結、強大的政府。

根據革命後所定立的憲政體系,設計中的總統、總理和國會議長本來屬互相制衡的「三頭馬車」,結果卻引發三人惡鬥的來源。因此賽義德便欲修改憲法,擴大總統職權,弱化他眼中經常弄得政治局面混亂的政黨角色,由民選的地區委員會取而代之,被賦予更多權力的總統則可以更有效率及果斷推行及落實政策,那他便必須由修憲做起。

想不到一位政治素人在上台不到兩年便變成政治強人,去年七月由於「三頭馬車」就人事安排的鬥爭無法擺平,賽義德主動出擊,運用總統行政手段罷免總理,又阻止議長進入議會,其後更把議會解散,並派出軍隊執行命令。反對派和外界批評者指他作為憲法教授卻發動「憲法政變」,甚至邁向「憲制獨裁」。

不過,今次賽義德的舉措背後,卻陰謀論滿天飛。去年五月中東傳媒《中東之眼》洩漏了一份總?府幕僚內部建議文件,紀錄總統可以如何在嚴峻的疫情、財政危機、局勢安全性等緊急狀態下,借《憲法》完全控制國家。反對派立刻起哄,質疑他借民眾對疫情大爆發和經濟不景氣的情緒,挾打貪腐名義與公共衛生需求發動今次「修憲政變」,但賽爾德辯稱他只是收件人而已。

此外,反對派不滿阿聯酋出面支持賽義德,抹黑屬?和伊斯蘭主義的伊斯蘭復興黨,指他們多次惹上貪污傳聞,身為該黨主席兼國會議長希德.格努希便被傳有八十億美元個人財產之多。格努希接受英國《泰唔士報》採訪時表示,這都是有計劃對復興黨領袖的道德謀殺,阿聯酋等海灣國家目的是要讓阿拉伯之春死亡。他說:「他們認為既然阿拉伯之春誕生於突尼斯,那就必須讓它死於突尼斯。」

在突尼斯的伊斯蘭圈子裏,很快便傳出這樣的陰謀,賽義德從毫無政治經驗迅速成為政治強人,乃是有阿聯酋、沙特阿拉伯等外國勢力背後扶植,他們害怕突尼斯的伊斯蘭復興黨展示出民主化伊斯蘭的能力,威脅到獨裁的海灣政權。至於世俗派,一樣不願見到伊斯蘭政黨當權,他們經常把伊斯蘭復興黨比作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並指控他們獲土耳其和卡塔爾王室背後援助。可是,埃及的教訓讓我們深深體會到,在民主進程中用蠻力排斥和打壓某一派,這還算是民主嗎?

想不到突尼斯民主不僅面對國內挑戰,同時也面對國外不同阿拉伯勢力的拉扯。今次歐盟和美國對賽義德的修憲行動卻出奇地反應?和,更沒有跟隨突尼斯反對派用上「政變」字眼,他們可能更關心,突尼斯能否協助歐盟堵截北非難民經地中海湧往歐洲,阿拉伯民主?不再在他們議程上。

 202232m04.jpg

張翠容(左)與伊斯蘭復興黨秘書長(右)(圖:張翠容提供)  

 

 亞洲週刊  2022年32期 2022/8/8-8/14

202232j01.jp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3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