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短波

財經短波

任正非接受央視專訪紀要:我們要向衡水中學學習(下) ☆來源:新語絲財經週刊

♦ 本篇文章轉載自 微信公眾號|綠葉青草。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6/3 

201924a01.png

來源|製造界(ID:baixiu01)

5月21日中央電視臺《面對面》節目在華為總部採訪了華為創始人、CEO任正非。近日,華為公共關係部公開了此次專訪的紀要全文。需要說明的是,這個紀要與央視發佈的視頻在內容上有所不同。


我們不狹隘,才會有明天

▍董倩:2004年為什麼要設立這樣一個部門?

任正非: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一個部門,它為什麼叫“海思”,我也不知道,這個名字是他們自己起的。 

董倩:無論叫什麼,存在的目的是什麼?

任正非:每個部門都有存在的目的,它的目的是做晶片。2012實驗室還要做很多其他東西,海思只是2012實驗室的一個下屬機構。 

董倩:2004年甚至更早的時候,中美關係一切正常,而且國際供應鏈一切正常,為什麼您會預想假如這個世界不正常怎麼辦? 

任正非:我們2003年曾經準備用100億美元把華為賣給一家美國公司,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再發展下去就一定會和美國碰撞。我們賣給美國公司的目的,就是戴一頂美國的“牛仔帽”,但還是幾萬中國人在幹活,同樣征服世界。結果合同簽訂了,所有手續都辦完了,我們兩個團隊都穿上花衣服去海灘上比賽跑步、打乒乓球,但是那個星期,美國公司的董事會發生變化,新董事長否決了收購。我們回來討論“還賣不賣?”,我在公司是妥協派,什麼事情都想灰度、讓一讓,但是少壯派們是激進派,堅決不賣了。我就說,十年以後,我們會和美國在‘山頭’上相遇,我們肯定拼不過他們的‘刺刀’,他們爬南坡時帶著牛肉罐頭、咖啡在爬坡;我們帶著乾糧爬北坡,可能爬到山上,我們還不如人家,那我們就要有思想準備,就產生了“備胎”計畫。 

今天有人也在說,5G將來會不會分裂成兩種標準?我認為是不會的,因為人類很不容易統一成一個標準,共同的全球雲為社會服務,兩種標準就是兩朵雲,將來很難交融。 

美國今天把我們從北坡往下打,我們順著雪往下滑一點,再起來爬坡總有一天,兩軍會爬到“山頂”相遇,這時我們決不會和美國人“拼刺刀”,我們會去擁抱,我們歡呼,為人類數位化、資訊化服務的勝利大會師,為多種標準順利會師。我們的理想是為人類服務,不是為了賺錢,也不是為了消滅別人,大家共同為人類服務,不更好嗎?如果說大家都不要爬坡,在“平原”上互聯互通,為社會做出更多的貢獻,這當然更好,這是理想化狀態。即使爬坡有碰撞,我們決不會“拼刺刀”,絕對是擁抱競爭對手。 

今天我講到,美國公司是非常好的,三十年來對我們很好,在今天危難時刻對我們也很好。網上很多是謠言,不是真實的,我們才知道真實的情況。有人提問,既然有“備胎”,為什麼早不用呢?我們就是為了西方的利益,給了西方利益,朋友就變多了。所以產生1+1計畫,同一種晶片一半用美國公司的,一半用我們自己的。我們在CNBG的備胎太超前了,沒有用,就劃給終端了,終端一下子數學等等技術力量就非常強了,你看三個月一個版本不就是備胎用在終端實踐中的力量嗎?備胎並非完全存放著沒有用的,只是用在實踐版本中的成分比較小一點。比如,我們壓制住公司不要做8K電視機。我們也討論將來給中國廠家技術,都給你做,介面是我的,我們在介面賺的錢,分一半給廠家。但是中國廠家大多數不幹,我就說“你們扶持一家廠家幹”,我們不要搞生產,讓別人搞生產。我們不會這麼狹隘地對待社會,正因為我們不狹隘,才會有明天。

土壤肥力好了,過幾年莊稼就可以豐收

▍董倩:任總,您的公司做到這樣的體量,很多中國公司甚至國外公司都望塵莫及,很多人不理解您剛才說的這樣一句話“有時候我們放著錢不掙,要讓別人去掙”,這是什麼樣的考慮? 

任正非:沒有啊,我們已經掙太多了。去年公司利潤太高,常務董事會還做了檢討反思。 

董倩:這太炫富了吧?

任正非:不是,這說明戰略投入不夠。如果戰略投入多一點,我們今天的困難就少一點。 

董倩:您沒有炫富的意思,那怎麼體現錢多了的事?

任正非:沒有。沒有誰給我們撥款,我們全是拿從客戶賺來的錢來投入,就像把家裡的“牛糞”、“豬糞”撒在“地”裡一樣,土壤肥力好了,過幾年你們家的莊稼就可以豐收。我們加大戰略投入,就是這個原則。

如果美國斷供後,以海思為供應主體

▍董倩:回到教育的話題,您一開始就說“苦誰,不能苦老師;窮誰,不能窮老師”。在您心裡,就像“窮什麼也不能窮未來”一樣,您現在所有的投資都是給未來投資? 

任正非:對,我們有一個戰略研究院,最主要目的是給全世界的大學教授撥款,撥給你就算了,研究成與不成,我們都不在乎這個問題,只要我們有交流的機會就行了。這是扶持未來,對未來的理解。 

董倩:我們怎麼看海思的存在?如果按照一切慣常的發展,沒有出現意外,在您的構想中,海思的存在是什麼情況? 

任正非海思有大量深刻的基礎理論,這些理論有些是自己創造出來的,也有的是與外界合理授權獲得的,每年都要付出大量的專利費。同時,也是戰略研究院在外面“撒胡椒麵”形成的,如果沒有基礎理論,怎麼能走到現在這個程度? 

董倩:別人叫它“備胎”,他們也管自己叫“備胎”,您叫它什麼?

任正非我沒有叫過他們“備胎”。他們正常拿工資、拿獎金、戴大紅花,人人都一樣。 

董倩:您心目中,它的作用應當什麼?

任正非很重要,跟市場體系、研發體系同等重要的部門。 

董倩:是不是它永遠不啟用,才是一個正常狀態?

任正非:一直在用,沒有說不用。如果美國真是斷供以後,主要以海思的供應為主體;如果美國恢復供應,他們還是繼續少量使用和生產。 

董倩:還會有這一天嗎?

任正非:也許。美國走一走,發現自己走錯了,也許自己就糾正了

探索未來是最大的社會責任

▍董倩:說到Google公司,我還記得您曾說過一句話“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當時我問您準備什麼時候準備退休,您說“我在等著長生不老藥”。那我們從長生不老藥說起。 

任正非:那是開玩笑。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做了很多“無聊”的事情,炮擊月亮一樣,也可能是人類永遠不可能實現的事情,其實可以理解,這就是社會責任。不要認為拿錢捐助窮人才是社會責任,探索未來是最大的社會責任,它在探索人類文明中消耗了大量錢財,可能沒有結果或者產生幾篇論文,後人踩在它的肩膀上再前進。我們也應該這樣做,只是換成了“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這個說法。 

董倩:假如研究出長生不老藥? 

任正非它有,我也不吃,我總要合理地終結,不要賴在人世上,給別人留更多的機會。

▍董倩:今天早上您回答第一個問題時,您的那種和氣讓人覺得耳目一新,您首先就說“要感謝美國,是他們教給我們怎麼走路,怎麼成長”,公司在成長過程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學習了世界上最好的經驗,其中包括美國。今天,讓您和華為公司感受到這個世界複雜、理念不公的也恰恰是這個國家? 

任正非:從來都是學生超過老師,這很正常,老師不高興,打一棒也是可以理解的。世界流體力學和空氣動力學是伯努利父子發明的,父親嫉妒兒子在空氣動力學超過他,殘酷迫害他的兒子,兒子也是他的學生。父親約翰•伯努利寫的是水力學,水是沒有彈性的;兒子丹尼爾•伯努利寫的是空氣動力學,是有彈性的,今天的火箭、飛機等都是依靠空氣動力學。美國是我們的老師,看到學生超過它不舒服,打我們一下,也是存在的,我們也不計較。以後寫論文的時候,加一個名字,把它放在前面,我們放後面,不就行了嗎?

我們本來就準備打持久戰

▍董倩:您準備如何面對未來也許會長期存在的中美貿易衝突? 

任正非我們本來就準備打持久戰,不是短期戰,越打,我們可能會越強大。度過產品切換磨合這個階段,我們可能更強大了。 

董倩:對您也許是更強大,對於更多的中國中小企業來說,連帶打擊? 

任正非:沒有打擊中小企業,也沒有連帶。現在只制裁我們一家公司,沒有制裁別的公司,別的公司為什麼不借機發展呢? 

董倩:制裁可能比較有針對性,中美貿易爭端和摩擦可能傷及面比較廣,您認為如何解決中國經濟問題? 

任正非還是要從長遠來看,發展教育。我們不要只看眼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要現實主義,還是要站在長遠的時間軸上來看待未來的競爭。

▍董倩:上次我問了您,在那種情況下,您女兒孟晚舟在北美有那樣的不公對待。這次在這樣的背景下,您擔不擔心她未來的情況? 

任正非:不擔心。因為我女兒現在很樂觀,她在自學五六門功課。她每天都很忙。我每次打電話過去,她媽或者她老公接電話都說她很忙,充實得很。 

董倩:她現在哪裡? 

任正非:溫哥華,軟禁狀態。軟禁不是監獄,四周有員警,但是生活是自由,也可以出去吃火鍋、逛商場,在森林裡散散步,都是可以的。 

董倩:如果這種情況持續很長時間,您會擔心嗎? 

任正非:美國和加拿大是法制國家,關鍵是它要通過證據來證明是否有罪。

▍董倩:很多人知道我來採訪您,都希望我問的第一個問題是“華為是不是已經到了最危險、最危難的時候”,我聽完今天的對話以後,您始終是飽滿熱情,而且臉上始終有笑的,恐怕不會。 

任正非:在孟晚舟事件沒有發生時,我們公司是到了危險的狀態——平庸、惰怠,大家口袋裡都有錢,不服從分配,不願意去艱苦地區工作,機關積壓那麼多高級幹部。現在我們公司群情振奮,剷除平庸,每個部門都在祛除落後,整個戰鬥力蒸蒸日上,這時怎麼能說我們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呢?應該是在最佳狀態,而不是最危險時候。 

那天我給CNBG的機關高層開大會,他們機關宣佈“將來只有8個人是綜合管理幹部”,要麼上戰場,要麼走人

我從來都不想當英雄

▍董倩:今天上午您也提到這個問題,不希望別人因為愛國而買華為手機。美國壓境的時候,很多人覺得您是“民族英雄”,您願意接受這樣的稱號嗎? 

任正非:不接受,我根本不是什麼英雄,我從來都不想當英雄。任何時候,我們是在做一個商業性的東西,商品的買賣不代表政治態度。現在小姑娘都買化妝品,口紅一擦,在我們年輕時代那就是資產階級思想,現在擦口紅,還有誰說是資產階級的?沒有了。所以,口紅不代表意識形態,那麼手機也不代表意識形態,你喜歡用什麼就用什麼。 

這個時代變了,買蘋果手機就是不愛國嗎,那還開放改革做什麼?商品就是商品,是個人喜好構成的,沒什麼任何關係。媒體炒作有時候比較偏激,偏激的思想對一個國家是沒好處的。 

董倩:您希望民眾現在用一種什麼樣的心態面對華為公司? 

任正非希望沒心態,平平靜靜、老老實實“種地”去,該幹什麼幹什麼,多為國家產一個土豆就是貢獻。

(本文完結)

 

相關閱讀: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