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短波

財經短波

白宮遏華戰略基本定型?對中美貿易衝突的深層思考 ☆來源:消息樹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消息樹。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美國對華戰略定型?

該來的終究會來,無論好壞。美國川普政府終於對中國掄起了貿易制裁的大棒,對六百億美元的中國出口貨物徵收百分之一百的關稅。中國方面也還以顏色,對三十億美國進口貨物增加了小幅關稅。中國方面還是比較克制的,並沒有如原先各界預測的對美國大豆痛下狠手。這說明中國方面不希望貿易戰劇烈升級的強烈願望,雖然一些政府部門和智庫說話火藥味很重,但他們不代表中國政府的真實意圖。但是中國方面的良好願望是否能帶來好的結果,恐怕不能得出結論。很多的國內輿論還在計算此輪貿易戰的雙方得失,談論誰輸誰贏。其實問題遠沒有那麼簡單,這是一場真正的“戰爭”,持續時間之長,範圍烈度之廣,恐怕今天只是開了一個頭。如果要我說的話,這就是修昔底德陷阱。美國的這一次對華貿易制裁其性質完全不同於以往的對日對德貿易戰,這是一場帶有冷戰性質的貿易戰,或者說就是一場“經濟冷戰”,現在僅僅是一個開場。

其實這場貿易戰在上屆奧巴馬政府時,已經開始佈局。奧巴馬2010年已經在美國國會表示,美國絕不做老二。其後,奧巴馬政府便加緊對華經濟貿易戰的佈局。具體而言,就是突然提速TPP的談判進度,並且拉日本入夥。這個TPP當時便被輿論認為是圍剿中國的“經濟北約”。受困於美國國內政治的兩黨纏鬥,這一重大步驟施行一波三折。川普是一個不同于傳統政客的美國領導人。一般而言,美國總統候選人選舉語言當選後都不會當真,其後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川普為了表示他“說話算數”,上臺伊始便宣佈退出TPP。川普妄圖以一系列的雙邊協定來挽回美國的貿易頹勢,一年下來一事無成,我從一開始就判定他必以失敗告終。這足以說明川普的蠢笨,他在商場屢戰屢敗不是沒有來由的,判斷失誤是他的常態。反觀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明顯看出其一流政治家本色。川普甫一當選,安倍立馬趕到川普紐約“行宮”,送上精緻禮物,就要了川普一句話,允許日本挑頭繼續推行TPP。安倍非常明白,美國終將回來,事情不能因為川普被耽擱。果然不出安倍所料,今年一月的達沃斯論壇上,川普已經表現出悔意,但還是顯得“扭扭捏捏”,說要談判一個更好的結果。當時他的財政部長姆努欽還斬釘截鐵地表示“美國不會重返TPP”。同樣還是這個姆努欽,就在本週三參加完20國財長會議後訪問智利,表達了美國重返TPP強烈願望,且沒有附加任何條件。這個新聞被週四的“關稅”消息沖淡了,其實這才是真正的大新聞。說明川普政府終於意識到他們別無選擇。美國重返TPP 標誌著美國對華戰略的定型。一場新世紀的“經濟冷戰”不可避免!這個“轉彎”表明美國兩黨在攸關美國重大國家利益上,還是能保持一定的合作,民主黨參院領袖舒默第一時間對“加稅”表示支持就是明證。

美國這一舉動本身,就已經表明美國做出了最後的戰略決斷。美國當前面臨的困境主要在兩個方面,其一長期巨大的貿易赤字導致國力削弱,其二中國對手的日益壯大。商人出身的川普原以為他可以輕而易舉地化解巨額貿易赤字,一年下來,赤字不減反增。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弄清楚美國貿易赤字的由來。美國巨額貿易赤字源于其國民不合理的畸高收入,使得其經濟活動缺乏國際競爭力。這個問題不是短期內能解決的,我這裡也不多做解釋。當共和黨精英意識到這一點時,他們就不得不轉移視線,把重點移至對華關係上來。抑制中國發展成了首選,或者說放在更靠前的位置。兩害相權取其輕,削弱對手等於壯大自己。從美國方面來看,這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也是唯一可行的戰略。

現在還有很多人在計算雙方貿易戰的得失,這跟中國人好賭的本性也許有聯繫,凡事都喜歡立馬看到輸贏。美國貿易代表萊澤希特在“關稅”備忘錄公佈前一天的國會作證時,已經明明白白表示“沒有贏家”。這說明美國方面做好了“雙輸”的準備。他們的理性告訴我們,千萬別低估了這一次貿易戰的性質和未來可能的前景。當你的對手準備以自己的損失來挑起一場“戰爭”時,應該想到事情的性質已經不同以往了。川普政府之前提出要求中國今年削減一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誰都知道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那麼其真正用心是什麼也就不難推測了。這份要求實際上就等於宣戰前的“最後通牒”。現在中國方面還有很多人心存僥倖,其實是對未來缺乏清醒的認識。

中國最高領導層相信他們也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前不久的“集權”行為是最好的注解。我在去年十一月的文章《大蕭條來臨的前奏》最後講了一段話:“如果問我怎麼理解中共的19大?以上就是我的初步認識。他們今日的集權是統治階級內部的集體共識,雖然也有領導人的個人色彩,但後者不是根本原因。他們這麼做是一種“前奏”,是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長期蕭條可能帶來的社會發展的巨大不確定性,避免可能的巨幅社會動盪。一個政治專制的國家在它的經濟上行時期,可以顯得很從容、很放鬆,給社會成員以一定的自由,包括在思想教育等意識形態諸多領域。一旦經濟下行時期來臨,所有曾經擁有的自信和寬鬆都將煙消雲散,冷靜地看待未來時局的變化,比盲目地咒駡也許更能從容應對未來。”當時那篇文章並沒有寫到美中貿易的衝突這一節,如果加上這一條,那麼現在完全可以確認:好時代已經離我們遠去!

這個好時代的結束並不是我大中國一家“獨享”,包括美國包括歐洲乃至全球,都將經歷一個痛苦的長時期的調整。美中對抗僅僅是未來全球劇烈變動的一個側面。所有的國家都將經歷一場脫胎換骨式的蛻變。這是對過去三十年高歌猛進的全球化潮流的一次“清算”。對歐美來說,主要是調整其社會不合理的分配格局。歐洲可能好一點,它的基尼係數尚在可控範圍內,美國比較糟糕,它的前一次給富人減稅很快就會發現是一個笑話。中國則不僅僅是分配格局的調整,還面臨著國際地緣政治的巨大衝擊,面臨著修昔底德陷阱的巨大考驗。中共最近的集權行為主觀上可能是基於其國內穩定的理由,但客觀上給這場必定要來的“新冷戰”棺材打進去了最後一根釘子。這種舉動本身讓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社會對中國可見的未來不抱任何希望,雖然這不是“冷戰”的根本的理由。

有一位年輕的朋友問我,計畫十年後送孩子赴美讀書,那時兩國關係惡化差不多結束了吧?我回了一句:美蘇冷戰持續了多少年啊?

吳菊生2018年3月23日於巴黎

 

 

(本篇完結)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