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周報

民間周報

一個西方人寫的中越戰爭,值得細細品味(中)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戰局。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25 

(四)稚嫩的越南的幼稚

被中國斷了奶的黎筍開始了極其荒唐的行為,他仍以打敗美國的最大英雄自居,到死都沒認識到越南戰爭其實就是越南人用身軀替中蘇跟美國人較量。1977年11月,高傲而又幼稚的黎筍跑到北京,以恢復中越關係為交換條件,要求中國繼續提供大量的軍事援助。鄧小平可不稀罕什麼恢復關係的空話,他發現黎筍要的軍援對付赤棉綽綽有餘,真給了恐怕倒楣的不僅赤棉,連泰國、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甚至中國自己都得遭殃。鄧小平進一步肯定了周恩來兩年前的判斷,拒絕了黎筍的全部要求,黎筍訪華遇到了國際關係史上少有的冷遇。現在的史學家仍然不明白1977年黎筍為什麼訪華,既不是去求中國,也不是去試探中國,而是去把自己的底牌全抖落給了中國,除了加快越南的災難外什麼都沒得到。選擇這麼一個幼稚、狂妄、頑固、不知深淺的人當國家領頭人,實在是越南這個國家的悲哀!更可悲的是黎筍竟然認為鄧小平是中國領導人裡唯一對越南友好的人,根本沒看出鄧小平禮貌客套背後的殺機,以這樣的見識還在領導越南取代中國,簡直是整個越南民族的奇恥大辱!!所以中越戰爭還沒有開打,勝負就已經命中註定!

1978年12月25日,借著蘇聯給的戰爭機器,越南迫不及待地對赤棉發動了戰略性的毀滅進攻,14天后,越南軍隊無任何懸念地攻下金邊,推翻了早就該倒臺的赤棉。這是越南人擺脫中國後單獨進行的第二次重大軍事行動,又取得了出乎意料的重大成功。但是越南的輝煌成就裡隱藏著致命的設計缺陷,而且這一缺陷還是戰略層面上的,不是戰役戰術層面的,所以越南的重大成功不久就給自己帶來了極大的損害。首先,越南出兵柬埔寨的時機非常糟糕。與希特勒閃擊波蘭時英、法事先毫無準備、事後不想作為不同,中國在越南出兵前1個月已決定對越開戰,許多軍隊已經開到邊境集訓,不可能對越南的舉動做不出反應。這就好比一頭獅子(中國)已經紮好架子要撲向一隻獵狗(越南),而那只獵狗卻莫名其妙地轉身撲向一隻兔子(柬埔寨),把後背留給了獅子。獵狗在咬住兔子的同時肯定會被獅子從背後撕下一大塊肉,而且由於獵狗的注意力全在兔子身子,獅子想怎麼咬就怎麼咬,想撕多大一塊肉就能撕多大一塊肉。當然,獵狗以為獅子背後有北極熊(蘇聯)盯著,獅子不敢對自己造次。但他不知道到北極熊離得太遠,還天生遲緩,等北極熊挪過來抬爪攻擊時,獅子早撕下一塊肉跳到一旁了。

其次,越南出兵選擇的時間更是糟糕透頂。越南在柬埔寨鬧出那麼大動靜中國不可能沒有反應,作為越南應該讓這種反應規模儘量小,時間儘量晚。如果越南考慮周密一些,中南半島的氣候條件是能夠説明越南實現這一目標的。因為每年3月底4月初中南半島就進入雨季,大規模的戰爭行動到時根本不能進行,所以越南象中國那樣選在來年的2月中下旬進攻柬埔寨,中國人在1979年就沒有時間進行後來那樣的大規模戰爭。當然,中國人有可能先對越南動手,但只要越南沒有在中南半島大舉行動,中國人在邊境搞出大動作就毫無必要,最多也是進行一些攻下法卡山、老山那樣的小戰,不會對越南造成那麼大的損失。但是越南人選在1978年12月進攻柬埔寨就完全不同了,中國人一下子有了3個多月的時間調兵佈置,能夠從容實施一場大規模的戰爭,原計劃1980年以後才打的大仗完全可以提前到1979年,這無疑對越南極為不利。所以越南進攻柬埔寨在戰術上雖然極其成功,但在戰略上則愚蠢至極,使用了下策中的下策。從越南人火候把握的極不成熟可以看出他們剛開始獨立操縱自己命運時表現得多麼幼稚,幼稚得將自己30多年來無盡的鮮血好不容易換來的世界性地位轉瞬間全部拋棄扔掉!

鄧小平是絕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的,他從最初的驚愕中一回過味兒來,立即決定擴大對越戰爭,幾乎1秒鐘都沒耽擱。他下令調9個野戰軍的部隊準備攻擊越南,遠遠超出原計劃的2個師,而且運去了大量的作戰器材。鄧小平明白,對越南這樣鬼迷心竅的國家除了放血根本沒辦法,而且血放少了還不起作用。現在越南人自己在柬埔寨妄開戰端給了鄧小平機會,這個時候殺向越南比越南全力以赴、嚴陣以待的情況下殺傷力大不知多少倍!鄧小平當然不會心慈手軟,仗能打多大就打多大,這種只賺不賠的買賣血流得越多中國得的實惠就越大!

鄧小平一點也沒浪費越南人留給自己的機會和時間。1979年1月1日,中國跟美國正式建立了的外交關係,徹底打破了尼克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沉悶局面,這離越南出兵柬埔寨僅僅7天。緊跟著,鄧小平馬不停蹄地出訪美國,這是鄧小平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出訪,也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迎接共產黨中國來的高官。鄧小平把自己出兵越南的意圖全盤透露給美國總統卡特,希望美國跟自己一起分割吃肉。但是卡特腦子遲鈍,沒看出一場饕餮盛宴正等著美國,他以為鄧小平瘋了,傻兮兮地勸介鄧小平別忘了美國在越南的教訓。

(五)殘忍的教訓

中越戰爭的殘忍血腥到現在仍讓人心驚膽寒,雙方在極短的時間內屍積如山、血流成河,當然,這些屍體和鮮血大部分都是越南人的,因為戰爭的優勢始終在中國人一方。中國人用30萬人打越南10萬人,而且由於越南人戰術呆板,死守固定的要點,所以在具體攻擊時中國人往往能調來5~7倍的兵力圍攻越軍。火器彈藥中國人更是佔有壓倒性的優勢,由於飛機、導彈、坦克沒有在戰爭中唱主角,大口徑火炮成了雙方最有效的殺人武器。戰爭中中國人先後有48個炮兵團進入越南境內,動用的大口徑火炮超過2880門,而越南人能與之對抗的僅9個炮兵團,充其量324門大口徑火炮。中國人發射的82毫米以上的炮彈達883381枚,日均發射量超過朝鮮戰爭中的6倍!而越南人回擊的同樣炮彈可能連1/10都不到。雖然越南人小口徑火炮擁有數量上的優勢,但由於通訊落後,彈藥補給困難,部隊過早分散,所以也沒有發揮出數量上的優勢。鋪天蓋地的炮火讓一線的越南部隊守不住任何一個要點,也使二線的越南部隊根本不能給一線提供有效的支援,被迫分散的越軍到後來也成為分散配置的中國大口徑火炮的靶子。中國在炮火方面的優勢在很大程度上免除了其步兵的戰鬥,如果沒有炮兵的有力支持,中國比朝鮮戰爭中素質低得多的步兵幾乎可以肯定不是越南步兵的對手。

越南的失敗在於他們根本沒有應付如此大規模進攻的思想準備,他們犯了中東戰爭中阿拉伯國家一樣的錯誤,過分地相信後臺老闆蘇聯人的決心和勇氣。越南人始終認為有蘇聯在北面看著中國,中國不敢對自己大動干戈,最多也是師團一級的中小規模入侵,憑越南軍隊的戰鬥力完全可以在一線擋住那樣的進攻,只要拖到蘇聯在北面向中國出兵,越南還可以反過來攻進中國境內。過分的自以為是使越南人根本沒有認真考慮中國大規模出兵的可能,也沒有仔細揣摩中國領導層的意圖,連鄧小平在中國政壇的作用和地位都沒搞清。當鄧小平在美國向越南發出戰爭警告時,黎筍還以為鄧小平是在違心地應和中國其他領導人做表演。越南人在邊境佈置的10萬人也不是用來對付集團軍一級規模的進攻的,其落後簡陋的通訊系統在戰爭的頭一天就讓河內跟前線完全失去了聯繫,所以越南在前線的部隊基本上是在各自為戰,後方的增援部隊也象沒頭的蒼蠅一樣到處亂撞。直到一周後坐飛機風塵僕僕趕來的蘇聯通訊部隊緊急接管跟前線的通訊聯絡,越南才逐漸恢復了跟前線部隊的聯繫。等他們最終搞清楚攻過來的中國軍隊的規模時,猛然發現在首都以北駐守的部隊數量根本擋不住中國軍隊,在蘇聯顧問的建議下,越南急忙把在柬埔寨的一些主力部隊如304師等緊急調往北方,但遠水已經解不了近渴,越南只好眼睜睜地看著一線部隊一個個陷入重圍而無法救援。好在越南急忙下令308師、312師等二線部隊停止增援,馬上回撤,這才避免了越南第一王牌和第二王牌也象316A師那樣飛蛾撲火,從而給首都河內留下了寶貴的守衛力量。不然,河內就象個一絲不掛的新娘,任憑已經沖過來的成群的中國惡狼肆意蹂躪。

為了給河內的守衛部隊爭取時間,越南不得不斷臂割腕,殘忍地下令308師、312師等以外的部隊繼續填進火海,同時給陷入重圍的部隊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拖住敵人,哪怕在陣地流盡最後一滴血!命令被不折不扣地堅決執行,但是越南糟糕的後勤供應卻讓這些部隊雪上加霜。由於對戰爭的規模嚴重估計不足,越南事先儲備的糧食彈藥非常有限,等大批中國軍隊攻過來,拚命抵抗的越南部隊兩三天就糧彈告磬,但越南少得可憐的後方儲存及交通工具根本無法有效補充,前方的越南士兵只好餓著肚子拚命節省彈藥。而對面見了血的士兵已經開始用瘋狂的射擊進行報復,中國的彈藥供應無窮無盡,這種情況下越南士兵面臨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悲慘境遇可想而知。現代戰爭打的是鋼鐵、後勤還有指揮,不是過去的經驗,先天的不足已經讓越南在鋼鐵、後勤方面取勝的機率大大降低,後天思想上準備的不足,情報失誤,組織混亂,一線取勝的作戰方針,更是讓越南在指揮方面取勝的機會大打折扣。各種不幸幾乎都砸在了越南頭上,高素質的越南士兵基本上發揮不出特長,他們的老練、頑強及有效抵抗,恰好給了對方士兵洩憤的機會,越方軍民所遭到的殺傷,基礎設施所遭到的破壞,無形中大了許多倍,戰爭也不可避免地向能多殘酷就多殘酷,能流多少血就流多少血的野蠻方向發展。當然,這些殘酷和鮮血基本上都是越南人在承受。

(六)蘇聯被拖下水淹沒

鄧小平一直在說對越作戰是在教訓東方的古巴,這話聽著話裡有話,恐怕只有蘇聯和美國才知道鄧小平這樣講是什麼意思。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讓美國和蘇聯跟1979年時的中國和蘇聯一樣,差一點兵戎相見。蘇聯人在1962年栽了面子,被迫在美國的壓迫下讓步,赫魯雪夫因此在國內外聲名掃地,不到2年就被勃列日涅夫搞下臺。但是赫魯雪夫還沒象勃列日涅夫那樣輸得那麼慘,他還是強迫甘迺迪作出了決不入侵盟友古巴的保證,古巴不僅在美國的眼皮子底下繼續作威作福,而且永遠免遭越南那樣的軍事打擊。而勃列日涅夫則讓自己的盟友越南被打得皮開肉綻,自己卻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儘管中國的力量比美國弱得多,但是鄧小平短平快的行動比甘迺迪破釜沉舟的恫嚇讓蘇聯栽的面子更大,蘇聯在全世界面前遭到了更嚴重的羞辱,所以中越戰爭對蘇聯的打擊程度遠遠超過古巴導彈危機,它不僅損害了蘇聯在全世界的聲譽,而且加深加快了東方陣營內許多小夥伴的離心步伐。可惜的是世界媒體對中越戰爭的關注程度遠遠不如古巴導彈危機。

中越戰爭後蘇聯陣營裡第一個反叛者是埃及。埃及早就對自己的主子心存不滿,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後已經對蘇聯產生了離心傾向,但懾于蘇聯的強大一直沒有採取實質性的行動。1977年11月,埃及總統薩達特主動訪問耶路撒冷,與美國在中東的代言人以色列總理貝京進行談判,但沒有取得任何進展。1978年9月,薩達特與貝京在美國簽署了大衛營協議,答應與以色列結束戰爭狀態,和平解決爭端。但那僅是非正式的一紙意向,並不能象真正的合約那樣具有實際效果。由於國內及整個阿拉伯世界的強烈反對,蘇聯的強大壓力,薩達特沒敢如約在3個月後簽署正式的和約。但中越戰爭後薩達特的膽子就壯起來,僅過了10天,即1979年3月26日就與以色列簽署了正式和約,埃及毅然決然地背叛了整個阿拉伯世界和蘇聯,與以色列結束了30多年的戰爭狀態,美國立即慷慨地給予大量的經濟和軍事援助。儘管阿盟絕大多數國家立即與埃及斷交,薩達特2年後也被刺殺,但這絲毫不能改變埃及已經加入西方陣營的現實,蘇伊士運河這個戰略要地牢牢地進入了美國的掌控中。

緊跟著埃及反叛的是阿富汗,1979年9月,受中越戰爭及埃及成功反叛的影響,阿富汗政府內親美的阿明幹掉了親蘇掌權的塔拉基。但是阿富汗的地理位置不如埃及,她緊鄰蘇聯,所以阿明的反叛引得蘇聯在同年12月27日出動10萬大軍進行干涉,推翻了阿明政權。蘇聯的過激行為被外界認為是對越南遭受中國攻擊自己支持不力的一種補償,也是防止阿富汗變成第二個埃及。從阿明鬧出動靜到蘇聯出兵,中間間隔了3個月,遠遠超出鄧小平對蘇聯軍隊反應速度的估計,但是無論如何,蘇聯在阿富汗跟在越南一樣誤判了形勢,他們還沒有意識到全球力量對比正向不利於自己的一面快速發展。美國人不失時機地迅速採取行動,給阿富汗的反蘇遊擊隊提供大量的金錢和武器,這些援助沒過多長時間就讓蘇軍在阿富汗陷入泥沼。

蘇聯在越南、阿富汗的接連失誤很快引起了全域的被動和戰略性危機:在西亞,蘇聯失去了將更重要的伊朗拉入陣營的絕佳時機。本來在中越戰爭爆發前6天,緊鄰蘇聯的伊朗爆發了伊斯蘭革命,推翻了親美的巴列維國王,如果蘇聯人抓緊時間拉攏,霍梅尼很可能倒向蘇聯。那樣的話蘇聯進入印度洋、波斯灣更容易,比走阿富汗近得多。但由於中越戰爭及阿富汗戰爭的掣肘,蘇聯人始終沒有時間對伊朗採取行動,結果美國人抓緊時間武裝薩達姆。1980年9月22日,薩達姆在美國的挑唆下向伊朗全面進攻,挑起了曠日持久的兩伊戰爭。奇怪的是蘇聯對脫離美國的伊朗不僅不支持鼓勵,反而在某種程度上向著伊拉克。兩伊戰爭經過幾次拉鋸後,終於向不利於伊朗的方向發展,孤立無援的伊朗最後被打得遍體鱗傷,不得不求和。美國通過伊拉克教訓了背叛的伊朗,同時有效嚇阻了陣營內其他還想背叛的小夥伴,而蘇聯不僅失去了與中東大國伊朗結盟的機會,也失去了借道伊朗南下印度洋、染指波斯灣石油的可能。

在蘇聯心臟的東歐地區,蘇聯對阿富汗、越南的大量投入以及之前在世界其它地區的無限擴張,不僅讓蘇聯人民苦不堪言,也讓經濟基礎本就薄弱的東歐各國雪上加霜。最不安分的波蘭最先起來發難,1980年8月14日,波蘭爆發全國性的罷工,抗議物價飛速上漲,格但斯克造船廠的電工瓦文薩組織了東歐歷史上第一個反政府的政治團體——團結工會,專門跟蘇聯作對。勃列日涅夫一連撤換了兩任親蘇的執政黨總書記,並調50萬大軍到蘇波邊境集結。波蘭可不象越南那樣非要用雞蛋碰石頭,鬧騰到1981年12月13日,新上任的雅魯澤爾斯基拘禁了瓦文薩,宣佈全國進入戰時狀態。這雖然避免了蘇聯的軍事干涉,但是波蘭與蘇聯之間的裂痕已無法彌合,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光波蘭,整個東歐對蘇聯的離心傾向都越來越明顯。

在遠東的中越邊界,勃列日涅夫並沒有象赫魯雪夫在古巴導彈危機後那樣成功,鄧小平等看到蘇聯在阿富汗、中東和東歐都陷入了危機,準備給越南“第二次教訓”。越南被迫在北部邊境維持了一支近100萬人的大軍,防止1979年那樣的悲劇再次發生。以越南那樣的小國保持100多萬的正規軍後果不堪設想,龐大的後勤工作就讓越南幾乎沒剩什麼勞動力,越南少得可憐的那點兒重工業在中越戰爭中又遭到全面摧殘,所以只能全靠蘇聯維持如此龐大的軍隊。蘇聯每天給越南的援助在200~250萬美元,這也讓蘇聯不堪重負,而且大批蘇聯的物資都要經過海路、空路的長途運輸,驚人的運輸成本和損耗當然也得蘇聯割肉。再加上越南專業技術人才幾乎為零,越南北方本已非常薄弱的基礎設施在中越戰爭中又遭到全面摧毀,所以大量先進的蘇聯援助在偏遠的中越邊境根本施展不開。

正是看准這一點,鄧小平明白在中越邊界打仗比在中蘇、中蒙邊界直接跟蘇聯人對抗更能有效地打擊蘇聯,而中國一方的戰爭成本和風險都降到了最低。1980年10月,中國人奪取了有爭議的羅家坪大山。1981年5月,在廣西和雲南方向幾乎同時又奪取了法卡山和扣林山。越南的反擊都遭到失敗,傷亡超過中國的5倍。1984年4~5月,中國人又攻取了老山和者陰山,越南實在無法承受,被迫以全國、全軍之力在地形不利的老山跟中國人展開大規模的爭奪。越南這樣的小國打正規陣地戰本來就非常吃虧,再加上中國軍隊經過徹底改革戰鬥力已今非昔比,而越南軍隊則完全喪失1979年本土作戰的優勢,所以越南人在老山承受了比1979年還要悲慘的戰鬥。1984年7月12日,越南在老山的大規模反擊遭到失敗,一天當中扔下3700多具屍體,而對方只死了70多人。1985年5月31日~6月11日,越南人成功地奪回A6b高地(中國人稱211高地),並打退中國人的反擊,根據自己驚人的彈藥和人員消耗量,判斷消滅中國軍隊至少1個師,而實際上中國方面只死了122人。現代戰爭天文數字般的物資消耗讓越南人根本吃不消,所以A6b高地在同年9月8日又被中國人奪回。到1986年7月黎筍死時,老山地區的戰線已經推進越南一方好幾公里,越南方面完全喪失了排以上規模的反擊能力,士氣低落,幾乎每支部隊都出現了逃兵。而鄧小平則在籌畫空地協同、導彈攻擊、機降作戰等新的作戰模式,準備開闢第二、第三個老山戰場。1988年更是在南中國海把衝突從陸地擴大到了海洋,準備派海軍攻取越南中部的昏果島,從海上掐斷貫通南北的越南鐵路交通大動脈。

中越邊界戰爭至此完全成為套在越南人脖子上的枷鎖,但是蘇聯卻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越南垮臺,她為越南付出的血本太多,越南的崩潰就意味著蘇聯在東南亞的既得利益全部丟失。所以蘇聯只好牙齒打落了往肚裡咽,呵上老本繼續援助越南。中越邊界戰爭因此也成為蘇聯不斷淌血的深深傷口,只要她繼續支撐越南,血就會沒完沒了地繼續流。

(待續)

 

相關閱讀:  一個西方人寫的中越戰爭,值得細細品味(上)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