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中國文化的失語症 ☆來源:心學復興

♦ 本篇轉載自心學教育研究院。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11/3 

德國存在主義哲學家卡爾·希歐多爾·雅斯貝爾斯(Karl Theodor Jaspers)在《歷史的起源與目標》一書中說:「西元前800年至西元前200年是人類文明的『軸心時代』,是人類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時期,當時古代希臘、古代中國、古代印度等文明都產生了偉大的思想家,他們提出的思想原則塑造了不同文化傳統,並一直影響著人類生活。」那個被稱之為「軸心時代」的時代,誕生了影響地球文明兩千多年的智者,耳熟能詳的諸如:亞洲的孔子、老子、孟子、釋迦摩尼,歐洲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這些智者帶著對我們置身其中世界的好奇、愛與使命,畢生都在完成自己思想的創造。

 201946m01.png

參觀晉城「砥洎城」古堡留念  圖片來源丨知行書院拍攝 

軸心時代的每一位智者都對於所處的自然環境、社會生活有著仔細的觀察與認真的思考。對於變流不居的自然現象、對於人性的善與惡、對於我們為什麼而活、以及生死背後的奧義與真相展開了磅礴而深邃的思索。這些思想的拓荒者,窮盡一生的時間尋覓世界的真相,有的遁隱山林、有的拋棄富貴、有的背井離鄉、還有的被流放為奴、甚至有的失去生命。這些思想的先驅者,因為對於各種身外的現象與心內的思考本著真誠的對待,因此形成了自己對於世界獨有的認知。例如:泰利斯(Thales,624?~546?)認為水是觸發一切現象的源頭;阿納克西米尼斯(Anaximenes,588?~524?)則認為是空氣;赫拉克裡特斯(Heraclitus,535?~475?)認為火有生動的本質,故而應該是火造成了世界的現象;而發明畢氏定理的畢達哥拉斯則認為世界是數構成的。在同時期的亞洲,對於世界的真相、宇宙的究竟也蘊生出豐富的思想,孔子的「仁」、老子的「道」、孟子的「性善」與釋迦摩尼的「空」的思想也一併生成,繼而融匯與爭鳴成為組成中華文化的最主要的三個思想源頭。 

在希臘哲學家的陣列裡,聲名卓著、有著「希臘三賢」美稱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這師徒三人是不得不提的。這三位哲學家對於後世的影響一直持續到現在,也因此前赴後繼的創造出特有的概念與語詞,例如:蘇格拉底的「共相」,意即把具體的東西抽象成普遍的概念;柏拉圖在此基礎上又提出「理型」(idea),意即各種存在的現象都有一個「範本」;亞里斯多德接著提出「形式」與「質料」(matter),比方說,木匠在做桌子的時候,心裡就存在著桌子的「形式」,而木頭則是讓「形式」存在的「質料」。不論這些先驅者有怎樣的謬誤與盲點,都不妨礙其給予後人提供出豐富的思想資源與素材。這些由內在思考,通過反復梳理與確認而凝結生成的語詞概念,就是思想創造出的文化產品。西方後來的發展,有的是對這些文化產品的再詮釋、有的是對這些文化產品的反對、還有的是對這些文化產品的發展與維護,展現出不同而多元的發展方向與思想面貌。 

所有的語詞概念的產生,都是源于人心內生髮出的真情實感,並拓展出想像與思考。人們彼此間為了交流與傳遞思考與感受而形成了語詞概念。魏晉時期思想家王弼(226年—249年)說:「象者,出意者也。言者,明象者也。盡意莫若象,盡象莫若言。言生於象,故可尋言以觀象。象生於意,故可尋象而觀意。意以象盡,象以言著,故言者所以明象,得像而忘言。」(出自《周易略例.明象》)這段話的大概意思是說,同一個表像,不同的人觀看則有不同的意象,例如:同一株松樹,畫家看到的是「迎客松」,傢俱商看到的是桌子,生物學家則看到的是瀕危物種。所以,語詞概念出自人對現象的詮釋與解讀,而人通過語詞概念,可以回溯至意象,繼而通過意象可以感受到當事人心內發生的精神事實。當這些語詞概念被人反復使用,這些語詞概念內蘊的意涵與精神事實,就會在使用者內心呈現、發生。語詞概念的使用者因不斷對這些語詞概念重複使用,而對其內蘊的精神實在熟悉、認識、反思與再創造,就形成了延綿浩瀚的思想史。兩千年以來,在一代接著一代的思想運動裡,語詞概念承載著文化的生命,並將其傳輸到願意學習的個體心靈中去。人的心靈空間、生命視野被這些語詞概念所內蘊的意涵不斷拓展,語詞概念也因後來的人因應所處時空的不同、時代的困境而被再理解,語詞概念的內涵也獲得不斷的豐富與衍生。

 201946m02.png

作者近照  圖片來源丨知行書院拍攝 

從荷馬的史詩《奧德賽》到柏拉圖的《理想國》,到亞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學》、波伊提烏斯(Anicius Manlius Severinus Boethius)的《哲學的慰藉》、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學術的進展》,再到西方現代哲學之父笛卡爾(Rene Descartes)的《哲學原理》,一直推演出文藝復興與啟蒙運動。直至西方的哲學傳統發展出實證的科學,伴隨著蒸汽機的轟鳴,現代物質生活的繁盛也就此進入到我們的生活。而東方從伏羲創八卦,到上古《尚書》、諸子百家時代的《論語》、《孟子》、再到《四書章句集注》、《傳習錄》;從九章算術到陰陽五行,從勾心鬭角的一體式建築到「萬物皆備於我」的《百草綱目》,東方發展出有機整體觀的科學系統,成就了歷史上不勝枚舉的璀璨盛世。李約瑟(Joseph Terence Montgomery Needham)在《中國科學技術史》中依然有資料表明,康熙年間中國的科學技術仍然保持世界最先進的水準。在文化的演變發展中,語詞概念是讓文化能夠呈現系統性的基本元素,這些語詞概念互相關聯與含攝,組成了連綿而浩雜的文化體系。這些系統性的認知為後來人奠基出不同的人文世界,文化傳統,如同充滿密碼的符咒,演繹與揭示著波瀾壯闊的前人不斷演變的精神世界。文化系統説明人們認識自己為何是現在的樣子,認識自己的視聽言動、認識自己的悲歡離合,以及提供面對世界的態度與方法,並發現早就植根於我們集體潛意識中縱橫交錯的心靈圖譜。 

歐洲有歐洲的人文傳統,亞洲有亞洲的人文傳統,這些傳統都有著深遠的歷史發展歷程。湯瑪斯.孔恩(Thomas Kuhn)說,不同文化系統的語言是不同世界觀的語言,不同文化系統對於世界的詮釋有著不同的語詞概念,這些語詞概念有著「不可通約性」。意即:文化系統內的語詞概念有著不可代替的價值與存在。換言之,中國的「道」不能用「邏各斯」(logos)代替;「仁」不能用「愛」(love)來代替;「至善」不能用「完美的頂點」(acme of perfection)來代替。試圖用一種文化系統的語詞概念來詮釋另一種文化系統的事實,就形成文化會通。文化會通不能出現概念的壟斷,意即:用一種文化系統的語詞概念,代替另一種文化系統的語詞概念,剝奪其解釋現象的權利。加拿大心理學家斐瑞(John W.Berry)稱這種現象為「強加式客位」(imposed etic)。著迷於東方思想的瑞士心理學家榮格說:「西方需要從印度和中國汲取內在深刻的思想,但不應拋棄自己的文化成為東方可憐的模仿者,西方人要在西方文化基礎上走出適合自己的路。」(出自《東洋冥想的心理學》榮格著 楊儒賓譯)

201946m03.png

作者與陳複教授及智慧諮詢師共學團體在孔子聞韶處合影留念(左三)  圖片來源丨知行書院拍攝 

當華人習慣于不斷從西方移植語詞概念,未經自身文化的辨識與消化,就用於解釋發生在我們身邊的社會現象、生活事件,罔顧其與我們的風土民情、心理事實的嚴重不對應。「五四」以降,華人因為對於西方科技物質成果的恐懼與傾慕,發展出全面西化與全面反傳統的社會運動。百年以來,華人就淪為榮格所說的拋棄自己文化的可憐的模仿者,也如榮格所預料,我們失去了自身文化的主體性,對於西方亦步亦趨、東施效顰,並沒有走出華人自主的學術道路。在這種歷史歷程中,我們主動遮罩對於傳統文化的即有體認,仿效西方人對中國文化的定義與異化,把「道」解釋成事物規律;把「仁」說成形上學;把「心學」理解為唯心論;把靜坐與冥想歸類成神秘主義;把祭祀先祖視作迷信。而在生活中,我們依然按照自己習而不察的傳統方式來過生活,在語言裡,又不斷的藉由否定傳統來標榜自身價值,這就是文化移植所導致的精神分裂社會症候。在這種社會裡,孔子被禁言、老子被禁言、孟子被禁言……中國無數思想家數千年累積出的語詞概念,都無法重新正常的回歸中國人的精神世界與學術領域,如此,作為文化意義「中國」將不復存在,雅思貝爾斯所說的「軸心時代」也將不復存在。 

  

圖片來源 | 知行書院拍攝;編輯 | 朱浩

 

張辰 | 晉城知行書院山長,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副院長兼執行長,晉城心理學會理事,晉城心理諮詢專業指導委員會副秘書長,心學特約專欄作家,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常年致力於心學的修習與心學教育,舉辦傳統文化與心理學講座數百場。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