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美國夢為什麼式微? ☆來源:《觀察》雜誌

♦ 本篇文章轉載自 《觀察》雜誌。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6/22202026d01.png

30年多前,我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唸書,當時的美國被視為憲政民主的楷模、資本主義的明燈。「美國夢」所代表的是自由、和平、民主、效率及對繁榮和幸福的追求。但美國的領導地位現正快速式微。一方面,經濟榮景不再,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另一方面,價值體系分裂、種族衝突嚴重、社會治安敗壞,自由民主的困境已全面浮現。美國在全球的獨霸地位也受到嚴峻的挑戰。 

「美國夢」衰退原因

「美國夢」的衰退起因於長期的霸權和自滿。1989年以後的東歐巨變和蘇聯解體,宣告了冷戰結束及美國獨霸局面的出現,這卻是造成美國逐漸衰退的主因,這段看似弔詭的歷史進程,經歷了幾個不同的階段。

1992年到1993年之間,我到哥大擔任訪問學者,經常在紐約街頭行走,發現許多十字路口的老店關門了,物價變得越來越高,當時媒體稱作「仕紳化」(gentrification)現象,也就是看似高雅雍容、實則飛騰昂貴。我自己清楚的感受到,在1980年代那個相對樸實、親和、平易近人的老紐約,已經一去不復返。

但當時我不知道的是,美國境內各種製造業已然悄悄的往外移動,移向勞工低廉的亞洲、拉丁美洲,這一標誌為「全球化分工」的趨勢,最後造成美國產業的空洞化,也導致失業率上升,在美國中西部和南部地區,出現普遍的貧困化現象。窮困、失業、低學歷的白人,是2016年全力支持川普當選的群眾力量,他們對全球化的抗拒與反撲,其實早在1990年代中,就由美國人種下了禍根。

九一一後走向單邊主義

2001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發生,遭此巨變,紐約人心惶惶、恍如末世。美國也有如眾矢之的,隨時可能招致恐怖攻擊,出現了一種「恐懼的文化氛圍」。這也正是杭廷頓所預言的「文明衝突」,亦即基督教與東正教、伊斯蘭、儒家、佛教等文明體系的對抗,代價十分慘重。

九一一事件後,美國情治系統進行重整,國內安全情勢變得嚴峻敏感。接下來,美國展開對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伊朗、利比亞和其他北非國家的對抗和戰爭,至今未歇。

但小布希總統卻堅持推動「唯美國利益是尚」的單邊主義(unilateralism),彷彿回到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想打誰就打誰。其結果,導致全球紛亂,烽煙四起。美國為了追求軍事勝利付出沈重代價,但卻未能解決政治危機和文明衝突,並造成中亞、中東及北非難民不斷湧現,蔓延至歐洲,導致歐盟內部紛爭,而英國因拒絕分配難民配額及經費,最後竟然選擇脫歐之路。

由於世界各地反美情緒高漲,美國不斷增加駐外軍事基地,以抵禦威脅。據統計,冷戰結束後美國在海外(不包括伊拉克與阿富汗),至少設立了800多個軍事基地,駐守美軍逾50萬人,每年的花費高達1700億美元。

換言之,當年強調自由、和平與繁榮的「美國夢」已然全面褪色。取而代之的卻是窮兵黷武、疲於奔命的龐大基地帝國。其目的旨在維持美國的獨霸地位,並打擊任何具威脅力的競爭者,以及利益衝突的潛在敵人。

資本主義倫理崩潰

到了2008年,華爾街遭逢巨變,銀行投資機構的投機與詐欺行為引發了全球的金融海嘯。但美國人對於資本主義倫理的崩潰,竟無反省之心,也未體會這是對自由市場公平秩序的嚴重戕害,必將重傷美國的信譽。

在首位非裔總統歐巴馬當選後,白人種族主義者卻心不甘情不願,對其百般刁難。許多白人官員陽奉陰違、阻撓相關政策的推動。至於國會與白宮間,也出現劍拔弩張、零和博奕的局面,導致歐巴馬成為真正的「跛鴨總統」。美國政治也由過去的多元民主、和而不同,變成兩極對立、左右對峙。白人與非洲裔、亞太裔及拉丁美洲裔之間的族群關係,也在不斷地惡化。

在2016年底的大選中,人格與作風極具爭議的川普僥倖當選總統,雖然他得到的普選票(votes),輸給對手希拉蕊多達286萬票,但依然因為選舉人票(electors)較多(304:227)而勝選。這凸顯了美國選舉制度的困境,不但逐漸喪失正當性,「美國夢」也進一步面臨褪色的危機。

而今,文化衝突、宗教戰爭和族群傾軋正在不斷蔓延,美國單憑軍事武力已無法解決問題了。面對社會分裂、貧富懸殊、階級對立,美國政府不思反省,甚至還坐視其繼續惡化。2020年以後,又與中國展開對抗。那個安全、富裕、公正、自由的美國已一去不復返。

貧富懸殊、階級對立

根據美國「智庫政策研究院」(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統計,從2020年年初到4月10日,在美國170位最有錢的富豪中,有34人的財富增加了逾千萬美元。在這三個月中,巨富貝佐斯(Jeff Bezos)的財富增加到250億美元,超過了宏都拉斯全年度的全國國民所得(239億美元)。

由於新冠病毒疫情蔓延,美國失業率在4月份飆升至15%,失業人口多達2,200萬人,但在同一期間,富豪的財富卻增加了2,810億美元。而在過去30年中,富豪的財產一共增加了1,130%,相對的,財富居中位數(median)的財產卻只增加5.37%,這是因為富人控制了民主決策的機制,民主機制為富人減稅的結果。目前居美國最上層1%的富豪,平均稅率不及18%,較中產階級猶低,但卻掌握了超過42%的全國財富。

這正是30多年來「美國夢」式微與衰頹的關鍵所在。

 

周陽山 | 金門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兼任教授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