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壇筆記

天壇筆記

美國最高法獨立性陷爭議,為何英國司法體系愈加公正? ☆來源:FT中文網

♦ 本文轉載自 FT中文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10/10

何越|英國社會學者

何越:英國高法法官的政治傾向保密,高法審理案件具有完全獨立性,不受政治力量擺佈,這是長期平民化改革的結果。


 202044c01.png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任內連續任命兩名保守派最高法院法官,最近又試圖趁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之機,火速任命保守派法官巴雷特進入最高法院。此舉被批評為令美國司法更加政治化,特朗普利用行政權影響司法,破壞美國兩黨默契、共識、相互善意與和諧關係,其走向違背了美國建國時三權分立的初衷。

美國最初設置三權分立,旨在建設一種優越於前母國英國的國家管理體系。對於美國人來說,無論語言文化還是司法政治,英國都酷似自己的老祖宗。按理說孩子應該超越父母,可兩百多年後,儘管美國社會也逐漸繁榮、公平、平等,但英國實現社會扁平化的速度似乎更快,目前在司法系統的中立性和非政治化方面也似乎有一些勝於美國之處。原因是什麼?

核心在於過去百年裡英國對上議院(貴族院)不息的改革。

英國最高法院的前身“上議院法官”(Law Lords)設在英國上議院內,不免有司法與立法機關混淆之嫌。前首相布萊爾於2003年提出將高法從上議院剝離出來,《2005年憲制改革法令》通過後,英國最高法院於2009年正式開始運作,實現了三權分立中的司法獨立於行政與立法之外。(英國立法與行政權力仍然都在執政黨手裡,通過一個執政黨來支持其推行的法律,比美國立法過程相對簡單迅速,比如約翰遜用來與歐盟討價還價的《內部市場法案》,雖然還在走形成法律的正式過程,但成為法律可能是遲早的事。因為執政黨保守黨在下議院佔多數席位。)(參見《<內部市場法案>是公開違背國際法,還是約翰遜的威脅?》)

2015年至2018年,我曾為BBC中文網採訪和撰寫過大量英國政治文章,並負責《人物特寫》專欄供稿,專門採訪英國各界精英。BBC是個很英式的新聞媒體。中美媒體通常都會有自己的立場,如中國的CCTV是政府喉舌,美國CNN是偏自由派的媒體,福克斯(FOX)則是保守派。而BBC必須政治中立,不能左也不能右,記者與編輯在工作時必須隱藏自己的政治觀點。最初,作為一名曾在中國新聞體制下工作過的新移民,採訪與寫作思維上我曾一時很難適應BBC的中立風格,時任BBC中文網總編李文曾給予我非常多的幫助。

而如同BBC的記者編輯不能公開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必須中立一樣,英國高法的這12位法官的政治傾向也是保密的。與美國法官由總統提名不同,英國高法法官由一個獨立委員會任命。任命之前,委員會必須徵求一些高級法官的意見。候選人必須有至少兩年的高級法官經驗或至少15年的律師資格。委員會的提名人選首先交給司法大臣,如果被司法大臣接受,人選名單將呈送首相,如果首相無異議,則繼續向上呈送給女王,由其進行正式授命。到了女王這個環節,就屬於走場了,因為過去百年來,英國王室鮮有公開對任何政治與司法事務表態,一直保持政治中立,不評論,不參與。有的中國人那種“英國改革不夠徹底,還保留了王室”的認識其實不大符合實際,因為英國王室做出了重大犧牲與退讓(如王室成員不能隨便發表言論),才被英國國民保留了下來。

英國高法審理案件具有完全獨立性,不受政治力量擺佈。舉一個例子,去年在《約翰遜製造的三大英國政治衝撞》文中我曾寫道:“約翰遜已經衝撞並打翻了政府與王室的傳統關係,成功讓女王宣布關閉議會五週……約翰遜也衝撞了政府與議會的傳統關係,試圖打掉'議會之上'的英國憲政傳統,讓自己(政府)有五週時間做獨裁,搞一言堂。眼看英國千年的憲政傳統就要被這個不知輕重的不羈小輩打掉一個缺口,昨日英國高法對約翰遜的判決令許多英國人鬆了口氣。“文中說的“昨日高法對約翰遜的判決”是指2019年9月24日高法法官判決“約翰遜在10月31日前停止國會議員履行職責”的做法是錯誤的。而約翰遜當時馬上表示,他“完全不同意”該裁決,但會“尊重”該裁決。這個例子顯示出英國高法的獨立性,以及無論是多麼“反建制”、“反主流”的政治家,都必須尊重高法。

再說一說,為什麼貴族院會放棄自己的司法權力?這是因為英國對貴族院的改革已經有百年曆史,曾經集立法和司法於一身的貴族院,其權力正在一一被分離出去。其司法權已在2009年被抽離,而其立法權利被抽離得更早:由自由黨主導,其立法權在20世紀初已被《1911年和1949年議會法》幾乎完全抽空,貴族院不再能否定任何下議院通過的法案,唯一的權力是“延遲法案生效一年”。比如,上議院可以對正在討論的《內部市場法案》投票做出推遲一年的決定。但是,很難想像上議院會這麼做,因為與下議院對著幹如同自尋死路,惹怒首相,阻擋下議院法案,都能隨時火上澆油,令上議院權力繼續喪失。總之,曾經著名的並被美國效仿的英國兩院制,正在步步走向下議院(平民院)獨處的一院制的演化過程之中。

英國政治與司法的千年權力演化走了一條從教宗到國王,國王到貴族,貴族到白人平民,白人平民到各類膚色平民的路徑。伴隨著法律逐漸完善,這還是一條權力逐漸從上至下的移交途徑,其精神符合主權在民,人人生而平等。英國的權力變革極其罕見地溫和,沒有夾雜過多的革命與鮮血。首先,民主選舉體制是其重要保障;其次,英國似乎具有高度包容性,如能夠繼續包容王室與貴族的存在,而非像法國大革命與俄國革命那樣將王室極殘忍地徹底剷除。

觀察英國內政,一定要掀開王室與貴族的外衣,因為英國的內政實質上是平民內政。當前英國平民內政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其在1945-1979年突然實施了非常勇敢的社會民主主義:國有化了煤炭、鐵路、郵政、醫療、央行等機構,國家建造和安排住房,國家分配工作,國家控制物價,大規模提升福利制度,為國民提供從出生到死亡的無憂福利待遇。當然社會民主主義的結局並不美妙,工會和工人實力高抬,罷工頻繁發生,英國最終在1979年被撒切爾帶回自由資本主義(但保留了社會民主主義時期制定的高福利制度),將英國從工業社會轉型為以金融與服務業為主的經濟形態,再次與美國統一政治軌道,她與里根成為政治上的心靈伴侶。但這34年的社會民主主義建設,令英國內部公平建設超越了美國,亦為布萊爾最終能將高法從貴族院剝離並獨立出來創造了平台。

當然,即使在特朗普執政下,美國的司法獨立性也並未完全喪失,至於美國司法體系及最高法院制度目前可能存在的缺陷或不足,仍然存在得到改革和完善的機會。同時,英國司法獨立與保障三權分立的製度的建設,與美國經驗也有廣泛的交集。但無論如何,在平等政治的氛圍下增進司法體系的獨立性,使其不受政治因素影響和乾預,不成為政治衝突的獵物和犧牲品,是現代文明政治的大勢所趨。

FT中文網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