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步正

香港 香港 2021 ☆作者:何步正

 

2021/3/24

1997,看著米旗下落,香港,英皇冠上的東方之珠,奉還中國,港督彭定康帶著滿眼淚水的女兒,黯然離開香港。在他最後統治的歲月,強化了香港前所未有的政制政造,建立法議㑹、區議會、行政局。看似是,行政、立法,法庭的三權分立的樣子,這是香港殖民地時代從來未有過的事。

鄧小平說:五十年不變,一切依舊,馬照跑,舞照跳。香港一國兩制如言上路。不信的人恆不信,戶口有錢的,要跑的,跑了。多年後,看似無礙,有很多又跑回來了。香港人習性,不看政治風球,但看賺錢機會。只要賺錢機能存在,香港人大多沒有好似一些台灣人那樣,閉起眼睛,抗中反中的莫明情緒。

1997後,五十年不變,香港殖民地時代的官,還是那些官,殖民地時代的員警仍然是SIR,律師上法庭仍然尊稱法官是法官大人。香港居民固然仍然是那些民,但洶湧而至的還有很多中國大陸合法來住的新移民。新移民不是昔日偷渡來港的呀燦,有很多是帶著財富來港的有頭臉的有財人士,他們可以和本地土財主互結奧援,一起發財。

七年之癢。到2014年,北京人大關於香港特首的產生辦法作出決定:候選人必須獲得1200人組成的的提名委員會通過,過半提名,才能「入閘」,再全港市民一人一票選出最終人選。此即為「8,31」框架。

香港當時很多檯面上的政治人物,認為這不是真民主,要一人一票全民普選才是真民主,於是有雨傘運動,上街遊行,反對反對。

也有一些政治人物勸喻,政治事項,可以一步一步來,方案不必要是立即如我所願,但我們可以按步就班,「袋住先」(先接受放進口袋),再圖改進。他們提出:香港是中國的,主權在中國,香港是中國授權的特區,而中央授權不會是無限度的,香港要認知兩制是有限度的高度授權,因此,其實可以先接受831「袋住先」的議案。不過,在2015,香港不少政治人物過分自我膨脹,説「袋住先」可能就是「袋一世」,我們現在就要一人一票直選香港最高領導人,這才是真普選。於是,在2015,香港否決「831」提案。「袋住先」飛走了。

2015到2020,従雨傘運動到反修例,反送中,泛民聲勢高漲。其間,香港民間年輕一輩發展出從香港民族自決,到香港獨立這一類的論述,直接挑戰中國的香港主權。一些大學教授到中學老師,到大學學生會組識,從討厭港府無能解決香港居屋醫保等民生問題,進展到抗中反中的言論和行動,香港開始進入亂局。而港府殖民地時代滯留接手的大官小官,他們可以是謹慎守法的良好公務員,但面對政治性質的空前亂局,卻是完全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而且若干官僚,還暗中應和。從指責港府無能,發展到抗中反中,到舉旗港獨,主軸方向開始變質變調。香港一般市民一向政治概念薄弱,香港是搵錢賺錢的楽園,市民對於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示威,一向旁觀,如看大戲。直到街頭暴力,雖然有所怨言,但沒有強力反對,這種袖手無言,變成類似沈默的支持。員警這邊捉人,法庭那邊放人,終而發展到暴力泛溢,不滿現實的年輕人高唱:原諒我不覊放縱愛自由。搞破壞,衝員警,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香港終而演變成為失控之城。激進的年輕人,加上別有用心的一群,外圍勢力加入,搞事者執意攬抄,寧可玉石俱焚。

2020,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陣營失利,如果立法議席選舉再次建制大敗,則立法和區議從法制上反中抗中,就會在法制內直接挑戰中國在香港的主權。香港政府到此地步,依然政治盲蒙,一籌莫展。球,踢去給了中央。中央別無選擇,必須立即果斷行動。

中國中央不可能容許港獨挑戰主權,亦不可能在中國治下容納反中抗中。高度自治不等同挑戰主權,亦不可能接受國法之下容許反國家的行動。香港自己錯失先機,沒有及早制定香港的國安法,就只可由中央制定香港國安法。香港於2015不接受831方案,中央就給香港高度自治的方案出策劃方。在國家主權土地之上鬧獨立,武裝流血革命尚且未必成功,在書房喊口號,在街上遊行示威搞破壞就能獨立成功的,未見有先例。而高度自治和獨立自管是完全兩回事。高度自治是一種信任授權,沒有這個認知或故意挑戰主權,最終是白費力氣,徹底失敗。香港年輕一輩可能會執著人權、民主、自由,但所有這些價值,不能用之作為香港獨立的訴求去挑戰主權,那就是不能挑戰「一國」。高度自治的大前題:愛國、愛港和人權民主自由,不見得就要對撞衝突,這種折衷商量就是政治。香港人適宜在香港國安法,和香港領導人產生的方法中磨練出更多的政治智慧。「一國兩制」畢竟並無先例,無可借鏡。先把那些金融地產大老晾在一旁,必然會冒出新一批的愛國愛港有能力的群體,中國式的政治體制,並無必要抄襲開始失效的所謂美式民主。世界史無前例的一國兩制,需要香港人和中央,共同誠心開創新路。

香港之所以能夠是最最最高度自治的城市,根基於歷史,地理環境和香港心靈開放的人群。這些綜合因素,目前為止,獨特而無可替代。中國內地発展,實在超逾飛躍,香港己經錯失多次機會:數碼港,醫藥中心等機會。但香港可以急起直追,先解決居屋,醫保等生活基本條件。同時積極融合大灣區,發揮香港金融服務的傳統優勢,開拓和大灣區共同發展的空間。

香港己經把人工密集的輕工業悉數移入中國內地,香港工業空洞化。地產和金融提供不了足夠的就業崗位,香港地產金融大享只會關注賺銭,利用財勢地位影響政策,才不在乎香港的明天和今天。再認為不得了,這些人的選擇就是坐上飛機說再見。

香港人,心思轉彎適應奇快,也不乏人才。那些有錢有能力,決心要走的人,我們應該大開方便之門,讓他們隨時任意好走,當然,也歡迎隨時回流,廣東人說「好來好往」之所謂也。新的香港特首選舉人團,大體上是三個界別,333或如何比例,尚在研討,大體上,愛國愛港是大前題,不愛國不愛港,香港人要這樣子的領導人來幹啥?

香港人大致上厭談政治,讓我好好活著,能賺錢,安居樂業,所願足矣。但港獨和愛國,這政治課題卻不能不清楚認知,是因為主權是關乎我們是否能立足於此合法空間並生存發展。這點不能模糊。愛國愛港就必須清除港獨思維和有關港獨的行為。

香港從百年殖民地,到脫離了殖民地,開展一國兩制。香港的一國兩制要避免出現各據山頭,利益互揰,各為私利,如衆多所謂一人一票的地區和國家的亂局,產生出低效能,甚至無效能的政府。這就要看,香港和中央理順出怎樣子的香港一國兩制,和如何共同確切落實。

中國行政特色,有一精粹就是試點看後效。深圳就是試點開放,給特殊政策而能成功的先例。香港人才濟濟,經貿金融實力背景,在中國各大城市中,香港這種特殊地位和背景實力,均獨特無可替代,所以才會在香港試㸃「一國兩制」。在中美兩國對撞脫勾的當下,香港尤其是可以成功扮演前鋒開路的中軍角色,在港粵深澳大灣區中勇當領頭狼。香港人只要有這信心,有這底氣,中央當會積極配合給香港超高特殊政策,讓香港譲港粵深澳大灣區大放異彩,成就中國南方地區的金山金海。

香港人,2021,加油!加油!再加油! 

 

作者為本站總編輯。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1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