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郝柏村回憶錄的記載──也談張憲義事件(五)-14 ☆來源:中時新聞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6/28

文 |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前言 :前文〈五之十三〉刊出後,筆者認為「中華民國政府中厚實做事按部就班的多,具有前瞻性、謀略性、有魄力的政治人物很少能夠出頭,筆者看重的之一是李國鼎。」張憲義博士回應:「完全同意你的觀點,我曾參加李國鼎的核能協調會議,在會議上,他總是強調核能安全的重要性。他的作風行事態度,很像晚清名臣曾國藩。」謝謝張憲義博士分享的親身經歷,對於李國鼎與曾國藩之間的同異之處,是一個值得進一步研究的題目。筆者近三十年前在資策會服務時,李國鼎先生為創辦人,和平東路資策會大樓中有國科會為他準備的辦公室,所以筆者偶爾會看見他的身影。筆者注意到,每逢李國鼎先生出現時,週圍會發生一種非常特殊的氛圍,是筆者一生中很少見到的情形,就是所有的人,包括正好在旁邊的人以及準備接待他的工作人員,由於共同對於李國鼎先生的尊敬而產生了一種肅穆與平和之感。李國鼎先生是虔誠的基督徒,他所展現出來的氣質,是自然而然的,筆者一生中見過一些大官,都沒有給筆者如此的感覺。李國鼎先生退休後,如孫運璿先生,皆只有一棟老公寓,他們一生清廉,令人感佩,和這些年來不少兩岸的政府官員、委員們動輒擁有上億財產的情形有天壤之別。

筆者對於郝柏村先生的正面評價,許倬雲院士回應:「郝先生的確是忠淳愛國的典範。」許倬雲院士是國際與兩岸史學界公認的大師,他的回應對於筆者有很大的鼓舞。筆者的老師李朝津教授說筆者是在討論主題之間寫「隨筆」,藉以發抒對時代的感觸,是很生動的形容。

這段時間,筆者閱讀前中科院負責雄風飛彈計畫的韓光渭院士的回憶錄。韓光渭在中科院創辦初期1966年5月進入中科院,擔任三所控制組組長,到1982年升任副所長前,整整花了近17年。當時韓光渭對中科院已經失望了,準備離開中科院,去東海大學教書。但是1982年11月4日黃孝宗先生接任中科院代理院長(院長由新任參謀總長郝柏村兼任),整個事情逆轉。黃孝宗在11月29日約見韓光渭,請他全權負責雄風一型飛彈計畫,接著在兩個禮拜後12月16日發布韓光渭為第三所副所長。之後在12年內,韓光渭領導完成雄風一型、二型飛彈以及海鷗飛彈快艇計畫的研發與實施。(《學習的人生-韓光渭回憶錄》,頁572-594)筆者欲說明的,一個山東流亡學生,在亂世中掙扎求生存,卻花了30年,將他一生中最精華的歲月,完完全全地放在中科院上,領導一群年輕人從一無所有,到真實地製造出中華民國的飛彈,是一個相當勵志的故事。韓光渭是山東人,脾氣是很衝的,能有這樣的成就,除了自己的誠懇和努力,長官的支持非常重要。黃孝宗代院長,如前所述,在領導核能研究所上,經歷了不少困難,但是在飛彈和IDF戰機的研發上,確實卓有成效。在黃孝宗上任前後,已經大致了解中科院內部的情形,他將準備離開中科院的韓光渭留了下來,開展出我國飛彈發展史上光輝的一頁。雄風三型飛彈在近年來的試射中頻頻發生問題,基本上在於領導與管理上的問題。筆者也認為,雄風飛彈基本「土製」,由修正美國的靶機來模擬飛彈飛行開始,由此發展出來的雄風系列飛彈的品質、能力和歐美與中共的短、中、長程與洲際飛彈系統有相當的距離,我們一點不慚愧。韓光渭說「先求有再求好」,在1970年代,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開始十大建設,高速公路長什麼樣子,也沒有人看過,1960年代台灣偏遠鄉下還有牛車和三輪車,在這樣的情況下,什麼是飛彈?韓光渭也是由看美國的軍事資料開始。因此有志者事竟成,有為者亦若是。

中科院前資深研究員朱偉岳先生傳來《天弓文集》,其中對於天弓飛彈發展計畫過程有相當詳實與感人的說明,這一部分有待於他未來的解說。由於核武、天弓與雄風計畫並行發展,外界一般不了解中科院當時的規劃與作業情形,雖然有陸海空三軍地盤之爭的說法,還需進一步的了解。


 202135a01.png

國軍雄風二型飛彈發射英姿。(本報資料照片)

 

“本文”

以下資料摘自郝柏村的《八年參謀總長日記》,(天下遠見出版,2000年),筆者在每一條相關日記記載後,做出自己的意見。前文〈五之十二〉,敘述至1985年10月13日。

1985年大事記(續)

10月27日,勞克斯轉達美國對我國看法:一、美國雷根政府認為保持我國之安全並能政治民主、經濟繁榮甚為重要,原因:1.為中國樹立民主自由成功榜樣,促成中共朝自由民主方向發展。2.符合美國全球政策目標。二、美國十分關切總統之健康。三、美國認為余對我國未來安定與政治民主有密切關係。

至友李潔明對爭取高性能戰機談話:一、貴國需要高性能戰機以確保台海空優,已是美國承認的事實。二、美國受八一七公報限制,無法供售FX戰機(Fighters for Export-輸出的戰鬥機),IDF是解決上述兩難的唯一方式。三、IDF要到1993年才能成軍,在未來七年中,中共飛機在性能上將大有改進,而貴國戰機亦將汰損,且美國有支援中共改進F八之可能。如美助中共改進F八計畫未獲國會通過,則我獲得F二○之機會將極小,似可研究改進F五E或爭取F四等。

(勞克斯的看法正面而重要,視中華民國為策略夥伴,而非將中華民國視為其「棋子」而已。主要當時美中(中共)關係還在融合,美國對於如何掌握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共的關係與謀略尚在成形中,而地略關鍵的中華民國台灣對於美國具戰略性且相當配合。我們應了解1949年後,美國對於「失去中國(Lost China)」一事從未忘懷。美國自1970年代開始,犧牲我國重大利益,逐步換取中共信任,讓中共進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一直到1979年與中華民國斷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以台灣關係法維繫美台關係,制衡中國,不能不說美國的外交與統戰策略與手腕非常高明。而美國計算,台灣不可能選擇與中共結好,台灣在國際中孤立,沒有選擇,只能與美國亦步亦趨。可以說這是美國製片、自導、自演的以美國為中心的中國、美國、台灣「三人轉」的同台演出。而美國避免台灣內部有中國民族主義派興起,必須經常性地安排有代表性的政治人物來台摸底,表示親善,其實分化內部,是一種「羈縻」策略。因此當年對於郝柏村(現在的蔡英文)一再要求、懇求購買昂貴軍備,美國政府極感「寬慰」,因為如此台灣的國防安全完全依靠美國。每四年中華民國總統任期中編列與購買美國軍備達數百億美元,形同極高昂之「朝貢」與保護費,實在是美國在政治賭場上的大贏家。另一方面,美國國務院長期給予中國、台灣每年兩萬名綠卡配額,加上許多留學、商務以及政治庇護簽證,年增大量在美「人質」,其家人在中國、台灣皆不敢蠢動妄言。

勞克斯強調美國認為郝柏村對台灣未來安定與政治民主有密切關係,此話雖有籠絡之意,也是事實。但是當時何謂未來台灣政治民主之形式與內容,無人可以預想。而郝柏村在戰亂與威權政治中成長與發展,從無西方國家式之民主政治概念與經驗,因此難以體會勞克斯說法中的「提示」,是屬正常。日後包括筆者上一代與筆者這些在中華民國與國民黨環境中成長的人們,多數對民進黨的執政方式與語彙產生了「反應不適症候群」,實在不是當年任何人可以想到的情狀。由此可以想像,下次如果國民黨執政,已經漸漸習慣民進黨思維與作風的綠營同胞們要開始感到「反應不適」了,是必然的。筆者預估美國方面亦會對此非常地「不能適應」,所以無論如何,美方和民進黨都要盡全力阻擋國民黨在2024年的「回朝」。在這樣的戰略下,美國計畫供給台灣上千萬劑新冠肺炎疫苗是絕對需要的,許多國民黨領導人與藍營同胞(他們許多自己有美國綠卡以及家人在美國居住工作)不深刻了解美國的對台、對中政策,一昧諷刺民進黨與美國、日本,其實又加強了民進黨的「苦主」角色,使得美國更感與民進黨之間的生命共同體革命感情。不過,不用擔心,下次總統大選前,國民黨總統參選人跑去美國接受面試者將大有人在,國民黨選勝以後,繼續採購美國大量軍備,也不會改變,惟一的區別是比較平衡的對中政策。

關於郝柏村謂「至友」李潔明,1984年5月離開AIT處長職務,回到美國國務院擔任美國東亞事務副助理國務卿,之後1986年10月擔任駐韓大使。筆者查看他的回憶錄,並沒有看見李潔明在1985年10月間曾經來過台灣(以他的國務院官員身份,也不可能來台)。所以郝柏村在此處的記錄需要核實,也可能是勞克斯的傳話。值得注意的,在1982年八一七公報下,美國無法供售FX戰機給台灣,因此支持IDF發展是暫時的一條選擇。而美國意欲支援中共改進F八戰機,即殲八,其實是司馬之心,昭然若揭,欲深入了解中共空軍發展狀況。所謂改進,不外在發動機、空電系統與雷達方面給予實際的助益,這牽涉到加強整個中共空戰系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對於中共,當時戰機系統老舊,美國來「改進」,不無歡迎之意。結果可能是美國國會沒有通過改進中共殲八計畫,而賣「改進」之F5E給台灣,也就是近年來台灣不斷出事的戰機。從這件事,我們可以看出,台灣空軍方面沒有討價餘地,面臨各式各樣戰機型號,眼花撩亂,不但花用鉅額,每隔一段時間又要去熟悉美國推陳出新或稱改良之武器裝備。李潔明回憶錄中說雷根總統時期的國務卿海格計畫銷售FX戰機給台灣,同時亦出售精密武器給中國,於是華府方面,圍繞這些鉅額軍售,各路人馬暗中較勁,政界方面,親台、親中派各顯神通,企業界方面諾斯洛普公司和通用公司展開攻防(《李潔明回憶錄》,頁210-218)。國際軍火交易,3%的掮客費(commission)是基本的,一筆十億美元的訂單,合法掮客費即達3000萬美元,即十億台幣,政客與商人為之垂涎三尺,眼冒金星。馬英九任內採購美方武器200億美元,掮客費即有6億美元,200億台幣,這還是公開的費用。因此,所謂美國對華政策,商機龐大,圍繞期間的政客與商人如同鯊魚、禿鷹、野狗、蒼蠅,緊盯不放,揮之不去。筆者視之為新鴉片戰爭。筆者多年前認識一名美國軍火商在台辦事處總經理,他說十年做一筆交易,可保半生榮華富貴,他平日生活即是陪伴中華民國軍方要員應酬以及出國考察,所有開銷由美國總公司買單。在他眼中,一顆星的少將是不往來的,級別太低,浪費時間。

202135a02.png

2000年,李登輝總統(左)授勳給李潔明。(鄭履中攝)

 

值得一看的,是李潔明回憶錄中記載在其1984年5月離任AIT處長職務前,蔣經國總統安排李潔明和李登輝副總統於3月間一道旅行,只有他們兩對夫婦,許多外省籍官員想要同行,但是蔣經國不准,蔣經國希望他們倆建立「私人交情」。因此李潔明夫婦和李登輝夫婦整整兩天形影不離,先到花蓮,再從中部橫貫公路到台中。李潔明說李登輝「是一位聰明的政治人物,對百姓民心頗有了解。他和傳統國民黨領導人殊為不同,公開場合,他們遵守國民黨的路線,私底下,卻是頗有主見的愛國者。李登輝懷疑中國有野心家佔領台灣,表示台灣人民不能接受中國來掌控台灣。」筆者翻閱李潔明回憶錄,沒有提過認為李潔明是其「至友」的郝柏村,李潔明唯一讚美的中華民國領導人是李登輝,其他泛泛而過。從此,李登輝和李潔明建立良好與密切關係,之後,李登輝和美國人的直接間接聯繫管道就建立起來了。蔣經國先生過世,李登輝繼任總統後立即打電話到華府,得到肯定的支持,推斷和李潔明有一定的關係。筆者可以直接地說,李潔明不那麼喜歡國民黨外省籍官員。李潔明在當時反對國民黨的黨外人士中,用力很深。筆者也可以清楚地說,李潔明不希望兩岸關係太緊張,也不要太密切,讓美國人可以遊走中台雙方,戴上不同的面具,對當前的政府要員說體己話,出賣台灣或出賣中國,如此政商如魚得水,翩翩起舞。李潔明在其回憶錄中所用台灣方面的照片只有和李登輝以及陳水扁夫人的合影。李潔明曾經規劃美國和中國(中共)的情報合作,在1979年實現(《李潔明回憶錄》,頁198,250)。這些都不是國民黨官員當年可以知道的。筆者認為國民黨方面對美國政府與美國人長期有一廂情願的態度,以為誠懇善待美國人,就可以得到相應的友誼,這是不正確的想法。李潔明是中央情報局資深主管,出生中國青島,這些人一生走遍天下,他們享受的際遇和生活條件,絕不是歷經戰亂、國家衰弱、而長期局促一隅的我們可以比擬的-筆者按)(待續)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