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雨亭

回不去的民國文人 ☆來源:中時新聞網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中時新聞網。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8/3/21

近日來,怪傑李敖與詩人洛夫相繼於3月18日和3月19日過世,而余光中已於去年12月14日離世,顯示出民國38年前後自大陸流亡來台的年青一代,許多已經到了「屆齡」駕鶴仙去的時日了。

說他們是近代中國不幸的一代,因為他們自幼即與父母親輾轉遷徙於戰亂之中,又可以說他們是最幸運的一代人,因為他們是少數見過大時代,倖免於難而有著民國氣息的中國人。

他們來台時20歲上下,在生活困苦中自勵上進,使其一生中在中國文學藝術科學的絕續上處於特殊的地位,他們的學養和眼界超過多數在台灣出生的我們這一代人。而他們那一代中更多的人留在大陸,解放後歷經政治運動,縱使僥倖過關,到文革中幾乎無一倖免。

他們的一生固然如陳之藩說的「失根的蘭花」,到底還是蘭花。如余英時可以以儒學穿越文化的藩籬成為一個世界中的自由人,如黃仁宇可以在美國描述他心目中的近代中國而影響深刻一代史學,如張忠謀可以以代工掌握世界晶圓生產牛耳。半個多世紀以來的歷史說明,近代中國最好的時代─民國時期,產生了素質最高的一批中國人。之後,多數是相對平庸或平凡,不是我們資質魯鈍,而是時代的土壤太差,不是處於政治運動不斷的大陸上彼此鬥爭,就是擠在台灣這蕞爾小島裡互相征伐。

李敖與洛夫,在他們生前,沒有能夠返回大陸落葉歸根,經過馬克思列寧毛澤東化的中國,已經與他們從小魂牽夢繫的祖國不同,不再是熟稔的甜美家園,舊中國的感受與盼望使他們難以再度生根發芽於新中國。於是從流亡到自我放逐,最終靈魂和肉體皆流離失所。

某個角度看,如此的悲劇,和蘇維埃革命後,流亡各地的舊俄知識分子的處境相同,對杜思妥也夫斯基的鄉愁在史達林大工業生產和集團農莊中的新俄國中已經失去了土壤。

再過10年、20年,大陸來台的一代人將悉數離去,自大陸攜來的民國氣息一方面已漸次匯入與融合台灣的土地與百姓,產生了新的生命,一方面重新流回大陸,尋找與接續著他們原初的血脈。政治統獨在此都失去了爭鬥的意義,因為文化的新生將越過政治與族群的欄柵,帶領我們走向一個新而共同的方向。

洛夫在他的一首詩中說:「你便從墓地走出,從異鄉人的瞳孔中走出,充滿一些期許,一些早熟的憂戚,不知身在何處,下個清明,水酒與素花撒向何處?」至於李敖,對於女人的乳房多大是適當的?他如是說:「一隻手握不住的地方都是多餘的。」就用洛夫的這首詩和李敖的名言紀念他們與他們同時代中的許許多多的異鄉人,包括早可以入土為安的蔣氏父子。其實,我們都回不去了,我們都是流亡與放逐者。晚明已近,我們的時代快要謝幕了,等待一個新的時代開始。

(作者為作家)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