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秉和

特朗普給世界的聖誕禮物 ☆作者:水秉和

♦ 本文內容轉載自: 中美論壇專刊 US-China Forum (Chinese)

 

12月19日清晨,特朗普靜悄悄地送給世界一個貴重的禮物。他推特:我們打敗了伊斯蘭國恐怖組織,所以美國要完全撤出敘利亞!這項爆發性的新聞立刻震動了沒有被磋商的國防部長馬蒂斯,他發現過去一年多他與已經離職的國務卿蒂勒森,白宮軍事顧問麥克曼斯特等重臣的勸阻已經失敗,乃遞上了辭呈。

共和黨内部,猶裔社團,歐洲盟友,以色列,敘利亞境内替美國打代理人戰爭的庫族,都發出强烈的反對聲音,或者表示遺憾。普京則表示贊許。這些反應,當然,都是預料之中的。他們的效果是,特朗普答應,不在30天内全部撤離。

純粹從人道主義的觀點來考慮,應當指出,美國連續兩位四任總統爲中東地區帶來了最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并且沒有正當理由。我們應當一再重複報導這段不光彩的歷史,讓所有把美國高舉在雲端的華人瞭解,在中東,從小布什開始,美國絕對沒有占據道德高地。小布什以虛假的“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爲藉口,毀掉了伊拉克;奧巴馬/希萊利利用卡達菲“可能采取滅絕種族行動“爲藉口,毀掉了利比亞,并且接下來積極支持阿拉伯之春激發的敘利亞内戰,然後與沙特等灣區產油國聯手,企圖推翻國際承認的阿薩德合法政權。在這兩任總統執政期間,伊斯蘭國趁亂而生,更加劇了原先已經存在的遜尼派與什葉派之間的衝突,從2003年延續到今天,前後十五年。據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的統計,僅僅敘利亞一國就有超過十萬百姓死亡,一千一百萬流離失所的難民。這筆賬必須算在這兩任總統身上。(部分難民湧入歐洲,不但激發了歐洲民粹主義的興起,也導致英國脫歐,其無意造成的惡劣後果繼續在世界上發酵)。

特朗普宣佈撤軍雖然引起了廣大的負面反應,但是沒有被逆轉,五角大樓已開始落實他的命令,準備有序撤退。這并不簡單,因爲美國在敘利亞東北部至少建立了12個軍事基地,完全有長期駐守的打算,特朗普撤軍的決定推翻了五角大樓的長期計劃,基本上美國將退出中東的北部地區,這對伊朗死敵沙特和以色列都是沉重的打擊。以色列尤其擔心 的是,伊朗在敘利亞境内的部隊跟它幾乎變成近鄰,加上跟伊朗關係密切的在黎巴嫩境内的真主黨和在巴勒斯坦境内的哈馬斯,對它的生存構成威脅,雖然它的軍力仍然是中東最强。

不但如此,特朗普還暗示,他可能將阿富汗境内的美軍人數減半。要知道,美國爲了阻止俄國南下,在阿富汗經營了17年,建立了9個龐大的軍事基地。從阿富汗撤軍是特朗普最早就想做的事,被將軍們勸阻後,他仍然沒有放棄,指派特使Khalilzad分別跟沙特,塔利班密談。他說,如果別人能幹的事,爲什麽不讓別人去做,爲什麽要美國出錢出力?他非常心疼的就是那七萬億美元。他要把美軍的軍力減半,隨後可能完全撤出,指望沙特和其他阿拉伯國家接手處理阿富汗問題。

因爲俄國可以通過阿富汗進入印度洋,所以它 也沒有閑著,也在跟塔利班代表會談。美國退出,如果沙特無法溝通,在俄國主導下的運作有可能成功,那麽西方勢力不但要退出中東北部,還要退出中東東部。如果過去美國的戰略一直是要圍堵中國和俄國,那麽特朗普現在正在顛覆它。

不但如此,接下來,於聖誕節剛過,特朗普即秘密前往伊拉克訪問駐地美軍,去的目的顯然不單單是激勵士氣,并且是藉機宣佈:美國將不再擔任世界警察!

不擔任世界警察,讓別的國家管它們該管的事,讓美國人管美國人的事,不要再讓哪些搭便車的國家占盡美國的便宜。這正是特朗普的核心思想。這個思想與霸權主義思想是絕對矛盾的。如果考慮到過去兩年間他對北約諸國和對日韓兩國的蔑視態度,開口閉口都是要他們交錢,大家都應當感覺到,敘利亞撤軍很可能是一個新政策和一個新時代的開始。這不但是給世界的聖誕禮物,更是拱手送給普京一份無比貴重的大禮。

普京說:謝謝特朗普同志!

我的朋友打個信息說,撤離敘利亞是特朗普奉普京的命令采取的行動,因爲普京掌握了特朗普勾結俄國的證據,爲了避免被彈劾,特朗普必須聽普京的話。我問他,普京如何傳達他的命令?他説,多半是通過梅拉妮婭,亦即第一夫人,因爲她出生於斯洛瓦尼亞,是前南斯拉夫的一部分,所以可能是俄國埋伏在特朗普身邊的間諜。我看梅拉妮婭那不是很精明的美麗容貌和動人身材,覺得這似乎把陰謀論發揮過頭了。

無論如何,美國退出敘利亞對俄國是極大的利好。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這段歷史吧。普京曾經是前蘇聯駐東德的KGB頭子,親眼目睹柏林墻被鐵榔頭擊毀。他知道,戈巴喬夫跟雷根的國務卿貝克在東西德統一的時候達成了一個協定,即貝克答應北約不再向東擴張。因此,當他後來看到蘇聯解體,戈巴喬夫期望得到的美國協助轉型的援助落空;接著,當他成爲葉利欽右臂的時候,克林頓利用酒鬼葉利欽的誤治和輕信,讓北約向中東歐擴張,這使普京完全看清楚美國的真實意圖,那就是徹底削弱和壓制這個核武强國。所以,當希萊利拿了一個reset 按鈕,邀請他一同按下去,然後就開始支持獨聯體的民主運動時,他對美國的仇恨已經達到了歷史的高點。接著,當他2013年競選總統時,希萊利公開放話支持反對他的群衆運動。自此,可以相信,他跟希萊利和跟美國之間的仇恨已經無解。 
 
因此,就如美國PBS公共電視臺的“普京的報復“節目所説,2016年的大選時,普京傾全力要幫助特朗普打敗希萊利,目的就是報復希萊利在國務卿任内的種種作爲。我們不敢說希萊利的敗選完全是普京的功勞,但是他毫無疑問幫了大忙。

不管撤出敘利亞是普京向特朗普下達的命令,還是特朗普自己的意思,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美國現在確定要退出敘利亞了。這是普京幫助特朗普勝選的額外紅利。

這個紅利是按複利給酬的,它會繼續纍積利潤,因爲特朗普放棄了美國“世界警察“的政策,國際關係乃進入轉型期,從獨霸格局逐步邁向多極格局,這種變化自然會帶給俄國新的機運。

什葉之弧

其實,當灣區國家和其他遜尼派國家覺察到,敘利亞的阿薩德在俄國的支撐下已經不會被美國逼下臺以後,它們對敘利亞的態度乃逐漸軟化,尤其是沙特資助的恐怖組織快要被全部殲滅以後。埃及,蘇丹兩國首先向阿薩德示好,開始互訪。可以預期,在比較溫和的區域國家充當中間人的拉攏下,因謀殺記者受到西方國家譴責并且因爲侵略也門受到制裁的沙特也可能軟化,不再跟伊朗拼的你死我活。如此,中東可能進入一個重建與恢復元氣的新時代。

美國駐扎在敘利亞東北部共2,200人,主要應當是精銳的特種部隊。雖然該地區的居民本來大半是庫族人,可是後來湧進了大量難民,還有親土耳其的武裝份子,伊斯蘭國的殘餘份子等,據估計大約有三百萬人口。美軍的存在使得敘利亞軍隊,土耳其軍隊和伊朗軍隊投鼠忌器,維持了該地區的相對穩定。一旦美國撤離,則厄爾多安就很可能對庫族的獨立主義者發動攻擊,敘利亞軍隊在伊朗援軍的支持下,也會大舉清剿伊斯蘭國的殘餘部隊。經過一段混亂,局勢應當會逐漸明朗化:庫族別無選擇,必須停止追求獨立訴求,跟他們各自居住的國家妥協;殘餘的恐怖分子勢必被消滅;敘利亞政府必須拿回對領土的控制權,所以必須與土耳其達成某種安排。這樣,從伊朗到伊拉克,經過土耳其到敘利亞,形成一個所謂的什葉之弧,而弧的北邊就是俄國。通過這個弧,俄國和中亞各個斯坦國的自然資源可以輸往歐洲,中國的一帶一路也可以由此連接歐洲和非洲。

至少,特朗普的禮物帶來了這樣的可能發展。

朝韓關係仍然在等待特朗普送禮

就在2018年進入尾聲的時刻,由於特朗普的推特外交,國際局勢發生了顛覆性的變化,而朝韓之間的關係也沒有停止發展。接在文在寅訪問朝鮮之後,朝鮮運動員跟韓國運動員聯合組隊參加了冬季奧運,雙方拆除了分界綫的軍事哨所,在年底時他們又把鐵軌連接了起來。雙方關係已經發展到它們能夠發展的極致,現在就等特朗普送禮了。送什麽禮呢?第一,停止安理會對朝鮮禁運和制裁的決議;第二,同意跟朝鮮簽訂和平條約;第三,跟朝鮮同步棄核。

去年六月新加坡會談後,特朗普一如既往,誇大他的成就,閉口不談其他細節。按照他的説法,好像朝鮮單方面答應棄核,而美國除了暫停軍演以外,不需要做出任何其他的讓步。看來,朝鮮并不如此認爲,後來它拒絕了國務卿龐培姆的訪問,一直沒有再采取任何棄核的行動,并且要求在棄核之前,美國必須跟它簽訂和平條約。這當然是很合理的:如果維持戰爭狀況,它怎麽能單方面解除武裝呢?

到年底的時候,朝鮮的官方媒體進一步解釋了它對“棄核”的定義。它說,棄核不是單方面的行動,棄核是雙方都需要采取的行動:美國方面也需要把整個東北亞的核武器部署悉數撤走,包括日本在内。這就難了。看來,即使特朗普肯送這個大禮,他也無法克服來自固有建制的巨大阻力。

東亞

撤出敘利亞引起了所有盟國的疑慮:到底它們還能不能信任美國的承諾?到底跟美國結盟還有沒有真的安全保障?如果不能,它們有什麽其他的 選擇?而最緊張的區域就是東亞了。韓國希望的是它既可以跟朝鮮和解,又可以得到美國的安全保障。文在寅的糾結的確相當大。我們衹能靜觀其變。日本應當會修改憲法,成爲“正常國家”,擁有自己獨立的武力。臺灣的民進黨可能是最傻的,他們會被特朗普玩到最後,大買美製武器,然後特朗普跟大陸妥協,臺灣被美國抛棄。

特朗普跟習近平交換禮物?

最後我們要談談特朗普會不會跟習近平交換禮物了。從特朗普在他與習在12月1日面談之後和在年終主動跟習通電話的情況來看,美中兩國的貿易戰會和解的成份非常大。理由很簡單。在習特會之後,中國立刻降低了對美國汽車徵收的關稅,答應向美國購買大量的大豆,并且準備制定新的保護知識產權的法律。這些都是中國對美國的示好和讓步,給足特朗普面子。因官司纏身和關閉政府,特朗普在國内正處於困境,他的撤軍又得罪了軍方,爲了替2020年的大選爭取些微的希望,他必須在今後兩年弄點積極的建樹,所以中國讓步是給在泥潭裏掙扎的特朗普的一根繩子。是在這種情況下,貿易戰應該會以和解而暫時結束。

必須説明的是,我們應當把貿易戰跟所謂的“五眼聯盟”對付華爲的事件分開來看,就像中興的事件也是跟貿易戰分開解決一樣。北京對此看的很清楚,已經對孟晚舟被加拿大蠻橫逮捕的事另案處理了。加拿大的年輕總理不知道厲害,居然在兩個大國劇烈鬥爭中插上一脚,可能對他的政治前途發生不利影響。總之,北京方面抓了三名加拿大籍的犯人,所以,可以猜測,這件事將來可能需要以換俘的方式解決。至於華爲在5G的全球爭奪戰方面,那就要靠技術和價格硬拼了。

既然華爲的事另案解決,中方在貿易戰上作了讓步,那麽特朗普要用什麽禮物來跟中國交換呢?這應該是最耐人尋味的問題了。

根據特朗普不肯讓美國繼續擔任世界警察的核心立場推論,他給中國的禮物應當是臺灣和南海。出賣臺灣就跟出賣敘利亞的庫族一樣,對美國而言沒有代價。既然放棄維持世界警察的角色,美國還有什麽道理糾纏在中國内政裏,甘冒世界大戰的危險呢?臺灣衹是特朗普爲了逼迫中國讓步的一枚棋子罷了。

同理,一旦美國放棄了它賦予自己的世界警察的角色,它就沒有理由在南海進行所謂的“自由航行”。不搞自由航行可以替美國省下巨款,符合特朗普的商人性格,他把南海當作禮物送給習近平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雖然這麽做在國内的阻力也是非常巨大的。

隨著2019年在我們面前展開,這些徹底改變世界大勢的事件都將因爲顛覆者特朗普的推特外交而向前推進。當然,也可能因爲他辭職或被彈劾而走回頭。總之,如果美國撤出敘利亞和阿富汗這兩項行動變爲現實,那麽世界格局的深刻變化將是無可避免的了。 

 

web-qr中美論壇.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