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秉和

兩座高墻之間的臺灣 ☆來源:中美論壇

♦ 本文內容轉載自: 中美論壇專刊 US-China Forum (Chinese)

 

2019/3/9

反攻大陸的舊事

過去七十年,臺灣就好像夾在兩座高墻之間的一個小實體,活動的範圍很窄,并且越來越窄,既不能獨立,也不能統一。雖然是處於這樣的一個尷尬局面,可是臺灣的居民也因此過著非常穩定和充滿小確幸的生活。最近,這個情況因爲特朗普挑戰原有的安排,而習近平也轉而對統一采取比較積極的態度,使臺灣的何去何從又引起了熱議。

且讓我們從兩座墻的比喻説起。從1961年到1965年,老蔣先生曾多次下定了反攻大陸的決心,并且兩度派蔣經國前往白宮,試圖説服甘乃迪和詹森,要求美國准許他使用美國提供給臺灣的武器,進攻大陸。老先生知道,那是反攻最好的時機,因爲大陸的哪座墻,由於大躍進的徹底失敗,民生凋疲,黨内嚴重分裂,實際上真的是搖搖欲倒,可能僅僅需要輕輕地推一下,就會頹然倒塌。他相信,衹要有幾百名英勇戰士登上大陸,大陸人民就會揭竿而起,推翻共產政權。

但是,美國卻認爲這是天方夜譚,一再拒絕了他的要求。

我們現在回頭來看,不妨設想:如果他當時不是要反攻大陸,而是要獨立的話,那麽臺灣是不是非常有可能獨立成功?那時,美國基於聯防條約,雖然不支持臺灣發動任何攻擊行動,可是有義務保護臺澎的安全,而相對於當時大陸的軍力,它具有壓倒性的優勢,并且臺灣那時不但擁有聯合國的席位,還有幾十個國家的承認,宣佈獨立幾乎是順理成章的事。

如果不是反攻而是獨立呢?

如果我們純粹從中美力量對比和臺灣的利害抉擇的角度來看,從1961年起,一直到大陸被一大批發展中國家擁入聯合國的1971年以前,臺灣有十年左右的獨立窗口。到了1978年,美國抛棄臺灣,跟大陸建交之後,這個窗口基本上就此關閉。這是因爲大陸跟所有國家建交的條件是要對方接受“衹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公式。也就是説,中國費盡心機就是要搭建起跟美國對峙的兩座高墻,把臺灣夾在中間。1978年,高墻的工程完竣。從那時起,除非中共政權崩潰,臺灣已經沒有獨立的可能。

從長遠的歷史鏡頭來看,事實就是如此。老蔣先生是一位民族主義者,傳統的民族大義在他的血管裏流著。因此,他雖然有很好的獨立建國的機會,他沒有那麽做。正是因爲他沒有那麽做,所以在老蔣先生的遺照和銅像飽受無知少年凌辱的今天,我們應當記得,他是一位堅定的民族主義者。他處在一個遠超過他的能力所能掌握的内困外患的複雜環境之中,就如同項羽這樣的歷史人物一樣,他失敗了。他的失敗既是他個人的悲劇,也成爲上幾代無數中國人的悲劇。

至於這是不是中國的悲劇呢?改革開放四十年後的今天,富强已經在我們眼前,所以可以肯定地說:不是。

高墻之間的變化

老蔣於1975年過世之後,繼承他的嚴家淦和蔣經國自然也不會考慮獨立。小蔣在位十年,勤政愛民,走遍臺灣農村,深受民衆愛戴。他知道他的父親委屈了無數擁護他的忠貞士兵,乃致力於爲他們找尋出路,把他們剩下的精力引導到建築橫貫公路。他的十大建設也爲臺灣的繁榮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同時,他不遺餘力地提拔臺省籍精英,所以在他1988年去世之時,周圍有好幾位臺籍大佬,包括李登輝在内。他選擇了喝過洋水的李登輝作他的繼承人。老實説,這可能是他一生最大的錯誤。

喫裏扒外的李登輝

毫無疑問,李登輝是一位城府極深而且極富心機的人。他年輕時曾經加入共產黨,繼任總統大位的時候是國民黨,但暗地裏卻在扶植民進黨,退休之後成爲最極端的臺獨黨領袖,隨後又宣稱他是日本人,在釣魚臺問題上,他成爲叛國者。我們可以替他下個結論:他是徹頭徹尾的機會主義者和陰謀家。

他於1988年接下小蔣的棒子,然後把俞國華,李煥和郝柏村一個個鬥倒。鬥倒之後,他主張獨立的真面目暴露無遺。1996年,他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乃提出了兩國論。爲此,大陸發射了幾枚導彈,越過臺灣上空落海。李雖然譏之爲空炮彈,可是許多有錢的臺灣人驚慌失措,匆匆忙忙把儲蓄往外轉移。美國也向他施壓,使他閉口不再提兩國論。他在國際上爭取臺灣獨立失敗,可是他在臺灣内部卻繼續爲獨立創造條件。應當說,去中國化是從他開始的,在陳水扁和蔡英文任内繼續深入和擴大範圍。到今天,臺灣的年輕人絕大多數已經不認爲自己是中國人。這將是他們的悲劇,也是臺灣的悲劇。如果大陸最後不得不訴諸武力統一臺灣的話,那麽李登輝就是臺灣的頭號歷史罪人。

中國會崩潰嗎?

如果你扒開臺獨份子的心,他們會告訴你,他們相信臺灣能夠獨立,爲什麽能呢?因爲大陸的共產黨政權會崩潰。他們不是傻瓜,他們知道,如果大陸不崩潰,獨立沒有希望。他們積極推動去中國化,爲的是等待那一天的到來。所以,核心問題是,大陸哪邊的高墻會突然崩塌,變作一堆碎石,沉入臺灣 海峽,使臺灣順利獨立嗎?

非常有趣的是,我偶爾看臺灣東森電視臺的一個頗受歡迎的節目“關鍵時刻”,該節目前不久邀請了一位臺獨大佬,一位董事長級的人物,加入討論圈。他那天非常興奮,講得口沫橫飛,因爲美國懷疑華爲竊取美國的技術機密,所以突襲了後者在美國的14個設施。他説,華爲的技術都是偷來的,所以這下子完了,一定會被美國的司法機構摧毀掉。他接下來作了驚人的飛躍,他説,華爲跨掉,習近平就會跟著垮掉。

老實説,臺灣的臺獨份子們擁有這種荒謬想法的人可以説是車載斗量,他們包括深綠,甚至淺綠的民進黨支持者;他們包括一大批高舉自由主義大旗的公知(可能一大批類似龍應臺之流的,享受到超然形象地位的人物);他們包括六四以後在臺灣享受政府優厚待遇的民運份子;他們包括許許多多非常成功的企業家;當然還包括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我說,他們真的應當到大陸考察一下,看看大陸的真實狀況,不要再生活在自己的夢中了。

這使我想起另外一個視頻。那是龍應臺在香港某大學的一次演講,談到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首印象深刻,難忘的歌。她說她父親的歌是京劇“四郎探母”中的一段;她母親的歌是“五月的花”:她自己的歌是“綠島小夜曲”。她說,“綠島”雖然是一首情歌,但是它其實是一首抗議歌曲,因爲綠島原先是囚禁政治犯的地方。她接著說,它也是2006年施明德發動的罷免陳水扁時百萬群衆在總統府前唱的歌。然後她問,“你們記不記得你們的第一首歌?”

聽衆席裏面冒出了一個人的歌聲:“一條大河…” 她在臺上,臉上打了一個問號,顯然對這首歌“我的祖國”一無所知。接下來,一件令人震驚的事發生了:臺下一半以上的聽衆開始齊唱:“一條大河波浪高,風吹稻花香兩岸,我家就在….” 我看到視頻上的龍應臺,覺得她有點失落。她在臺上講抗議歌曲,臺下的聽眾非常自然地唱起了愛國歌曲。這是在香港耶!這是在香港的港獨份子發動了雨傘運動之後不久耶!所以這個景象諷刺的深度令龍應臺短時間内楞在那裏,不知如何反應。我不知道這些學生是不是都是從大陸到香港讀書的,也不知道他們是否故意來跟龍女士過不去的;總之,他們的反應的確相當驚人,令我啞然失笑。接下來,另外一位小青年站起來說,他的第一首歌是“義勇軍進行曲”。世界上還有比國歌更愛國的歌曲嗎?

如果我說,中國絕對不會崩潰,你會問我:“你怎麽知道?”或者,“你是毛五嗎?”因爲實際上沒有人知道。世界上四個大經濟體都是債臺高築,每一個都可能是下一個金融風暴的起爆點。金融風暴颳起來的時候,政權是否會跨?誰敢擔保?我衹能說,如果你經常去大陸,你或許會發現,大陸上一般人對祖國的向心力之強,之堅定,應當能夠讓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渡過任何風暴。

一國兩制其實是最好的選擇

過去七十年間,前三十年臺灣經濟受到美國的大力滋潤,後三十年得到大陸的善意灌輸,優良的教育環境和中華兒女勤勉好學的傳統培育出了一流人才,在科技領域出人頭地,三股力量的結合支撐著臺灣人民相對富裕的生活。這樣美好的生活可以繼續,也可能中斷。如果拼死命要去撞墻,它必然會中斷。

在兩座高墻之間,它也自主發展出非常獨特的政治生態。我們可以觀察到,無論是綠的還是藍的電視臺,政治評論節目通常都弄了六七位名嘴,名嘴們政治立場各異,在節目中各言其是,發表意見。這跟大陸的電視評論節目大異其趣,大陸的節目通常是兩位評論員,兩人的意見都跟黨中央一致,他們各自貢獻的是自己的專業知識,而不是他們的意見。兩者各有優缺,不過,具有臺灣特色的政治生態絕對有繼續存在的價值。

不久的將來,臺灣的公知們在離開寶島,飛往他們各自兒女在外國的住址之前,有責任對不能像他們那樣輕鬆到外國養老的大多數島民交待清楚,到底是爲獨立而破壞當前的經濟和政治生態比較好,還是接受基本上不影響這種小確幸生活方式的一國兩制比較好。寧爲玉碎,不爲瓦全的原則性聲明雖然漂亮,可是它的代價卻是異常高的。他們需要對一般老百姓交代,因爲他們心底下知道,獨立是不存在的選擇。

臺灣的政客們基本上是一群最不誠實的人。這是爲什麽韓國瑜能夠橫空出世的根本原因。他直爽,他誠實,他是空谷足音。這一批政客,在兩座高墻擔保了他們的安定生活,在科技精英打開的國際市場讓他們喫香喝辣之餘,不久的將來,當他們翻出箱底的護照開溜之前,至少應該誠實一次,老老實實對老百姓說,臺灣獨立是不可能的,臺灣的選擇是:一,在一國兩制的安排下維持當前的生活方式;或者二,被武統而接受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他們應當選擇一國兩制。

什麽時候是“不久的將來”?

或許你會問,什麽時候是“不久的將來”?或者,是不是一定會有一個“不久的將來”?

既然習近平已經向臺灣發出了邀請:何不組個代表團,讓我們談談如何安排個一國兩制?那麽,以此推斷,“不久的將來”應當是在習的任内。

美國的五位保守派參議員寫信,建議邀請蔡英文到美國國會演講。這是一個信號,説明反中并不是特朗普一個人神經發作的行動。美國的確逐漸形成了抵制中國的共識。這到底是表示中國這邊的一面高墻出現裂痕了呢?還是美國的哪面高墻開始漏風了呢?

自從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倒戈之後,美國失去了在南海制衡中國的最理想夥伴,現在它從大西洋拉英國和法國,加上澳洲,來執行所謂的自由航行。也就是説,在東盟十國裏,也就是圍繞南海的國家裏,它沒有對抗中國的夥伴,所以美國軍方開始打臺灣的主意。對臺灣而言,這是非常危險的事。

在國内陷入四面楚歌的特朗普馬上要跟金正日在越南會面了。他極端需要一個外交上的勝利。如果想要談判成功,他必須作出某種讓步,而讓步很可能會削弱美軍在南韓的存在。

特朗普另外一個極端需要宣佈勝利的,當然就是貿易戰了。中美雙方都極端需要停止貿易戰,所以達成協議的機遇率極高。一旦朝韓關係緩和,貿易戰達成協議,那麽,我們將看到的是,美國的這面高墻會逐步從西太平洋往後移。這樣一來,解決兩岸的僵持局面的時機就會到來。這多半會發生在蔡英文2020年敗選以後。

是否如此,我們會很快觀察到,因爲在這之前,一大批精英,當然也包括臺獨的大佬們,會悄悄地尋找他們各自在海外的安身之處。且不要指望他們跟臺灣共存亡。

 

web-qr中美論壇.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