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誰是拜登?一位甘當綠葉的中國“老朋友” ☆來源:智谷趨勢

♦ 本文轉載自 智谷趨勢。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10/7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喬·拜登,“有始有終”也許再合適不過。

他這一輩子大約只有兩次成為主角,一次是他29歲初入政壇競選參議員,另一次就是現在,78歲競選美國總統。

202046j01.png

和大多數政壇明星不同,拜登的有始有終,是真的只有“開始”和“結束”。剩下的大多時間,他似乎都是配角,不動聲色地扮演著綠葉的角色。

有意思的是,他幾乎經歷了中美關係的每個重大時刻,被中國最高領導人親切地稱為“老朋友”。

也正因為如此,在競選中,特朗普把他稱為“中國喬”。

僅用過去的這四年,特朗普就把中美關係帶到了兩國建交以來的最低點。耄耋老人拜登,已經沒有那麼大的野心,也不會像特朗普那樣瘋狂了,但他似乎也要和自己一生從事的事情做一個告別。

他競選中對中國做了最強硬的表態。

中美之間,也不會回到過去了。

拜登的一生似乎都充滿了矛盾。

他小時候口吃,連講話都講不利索,最終卻走上了最需要口才的政壇。

他在政壇有“老實人”之稱,但他大學時卻因為學術不端而掛過科。

他曾是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參議員,本應平淡一生,現在卻極大可能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年長的總統。

他公開支持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又在2020年強調外交才是美國力量的首要體現。

他力推中國入世,卻在二十年後宣稱要對中國強硬。

除了初入政壇那一次的年少輕狂,他此後的一生和“敢作為”無關。

他從參議員起步,擁有令人羨慕的起點,卻在這個起點上一呆就是36年。

202046j02.png

這也許和年輕時的經歷密切相關。

他的人生坎坷,小時候說話口吃,青年喪妻、老來喪子、曾患腦瘤……這些經歷似乎一步步摧毀他向上奮鬥的野心。

1972年,結婚6年的拜登,已經有了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剛剛在特拉華州贏得了參議員選舉。

但一場車禍,讓他失去了妻子和還是嬰兒的女兒,兩個兒子也受了重傷。巨大的傷痛讓拜登差點放棄就職。在朋友的勸說下,他的就職宣誓是在妻子的病床邊完成的。

202046j03.png

這場事故也許影響了拜登的一生。

遭遇不幸和堅守責任,是拜登前半生的關鍵詞。這也令拜登不像其他領導人那麼野心十足。

甘當配角,成為他人生的底色。

喬·拜登政治生涯的高光時刻,幾乎都有中國的身影,只是他都不是主角——

1979年,中美建交後,美國參議院首個訪華團,拜登是其中一員。

2000年,參議員拜登在國會力主支持中國入世。

2011年,副總統拜登訪華。在18個月內與當時仍是副主席的中國領導人會面至少8次。

2013年,副總統拜登再次訪華。

2019年,民主黨人拜登宣布競選總統,稱要是選上了,要對中國強硬。

1979年是中美關係全面正常化的起點。

也許正是那次訪華之旅,注定他和中國的淵源。拜登可能從沒想到,他會成為美國政界訪華次數最多的人之一。

 202046j04.png

再一次出訪中國是十年後,2001年的出訪,拜登已經不是默默無聞的小角色,擔任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還是美國代表團的團長。

他此行的任務是調研,並向美國國會提出建議是否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那時中美入世關鍵談判已經完成,但是美國內部依然存在阻力。比如在一些民主黨人看來,貿易自由化不利於美國的工人。

這個時候的拜登,已經接近60歲,奉行著實用主義的路線。面對中國入世這種敏感問題,不是一上來就帶著意識形態的有色眼鏡排斥、厭惡、阻礙,而是看看是否有實質性的利益。

於是,他力推中國入世。2000年9月,當參議院討論是否與中國實現永久性正常貿易,為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鋪平道路時,拜登是這項提案的推動者。

最終,參議院以83票對15票通過了決議。

“美國歡迎一個繁榮、一體化的中國在全球舞台上崛起,我們期待一個遵守規則的中國。”這是拜登當年調研中國的感受。這句話充分體現了拜登這些老牌政客對中國的態度——讓中國加入全球運行的體系,一步步擴大開放,實現民主,是符合美國的利益的。更龐大、鮮活的市場,更便宜的生產成本……

當然,更深一步講,在當時的美國政界看來,扶持中國成長,是想讓中國成為美國想要其成為的樣子。

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簽字儀式的照片裡,中方談判的主力外經貿部副部長龍永圖略顯失落地站在觀禮隊列裡,沒有人知道拜登為這個時刻做了什麼。

202046j05.png

拜登跟中國關係最密切的階段,是他當副總統之後。

根據前美國官員表示,從2011年到2012年,18個月內拜登與現在的中國最高領導人至少會面了8次。以至於後來拜登在2020大選民主黨初選辯論的時候還說,他與中國領導人相處的時間比當時任何一位世界領導人都要多。

他當時的判斷是,此人態度堅定,實事求是,“是一個開放和坦率的朋友”。

2013年,中國領導人在人民大會堂稱拜登是“我的老朋友”。

根據紐約客知名記者埃文·奧斯諾斯新出版的《拜登傳》,2011年,拜登訪華趁午休的時候偷偷溜出去,到工人飯堂去吃一碗“黑黑的、粘稠的,漂浮著動物肝臟和腸子的熱湯”。拜登和他的隨行人員擠在顧客中間,但還是被老闆發現了,後來飯堂還給這道菜起了個“拜登特色菜”的名號。

兩年後再度訪華的時候,拜登終於不用偷偷摸摸,吃了炸醬麵、包子、涼拌黃瓜,還要玻璃瓶可樂。

兩人當年還去了鄉村的小學,跟學生們握手,參與他們的課堂,並展示印著“中美兩國友誼長存”的T卹,甚至還一起在球場上投籃。

會面後的六年間,雖然拜登承認中美存在競爭,但是依然堅持一個信條:一個崛起的中國,無論對中國來說,還是對於美國乃至世界來說,都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當然,擁抱中國的好處不僅是國家利益層面的。拜登的兒子亨特也可能從中國獲益。

拜登當副總統的八年期間,中美兩國大體和睦,為共同利益而努力仍是主軸。

拜登不僅多次訪問中國,還協助奧巴馬發起了“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他推動中美在2016年簽署巴黎氣候協定,以及之後的環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布魯金斯學會在文章中提到,拜登甚至還令中國加強了對伊朗出售武器的控制,努力保持著對朝鮮的關切。

然而,2017年1月,隨著奧巴馬政府卸任之後,這些政治碩果並沒有變成美國的政治遺產。一個都沒有。這何嘗不是全球化坍塌的一個縮影。

卸任時,總統奧巴馬授予拜登代表國民最高榮譽的總統自由勳章,拜登感動得當場淚目。但誰又能否認,這些眼淚裡面沒有看著中美關係逐漸走向下坡的心酸與不捨呢?

202046j06.png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第二年,事情突然發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這四年間,特朗普帶領美國接連退出各種各樣的世界組織,貶低和削弱美國在世界上的信譽和影響力,在某些情況下還拋棄了美國盟友和夥伴。他揮霍了美國的力量,從朝鮮到伊朗,從敘利亞到委內瑞拉,把美國的暴力與狂熱展現得淋漓盡致。他還發動了貿易戰,中美兩國都深受其害。

用拜登的話評價就是,美國過去幾百年精心構建的國際體係正在四分五裂,穩定了幾十年的中美關係在短短四年內被完全顛覆。

於是,卸任三年後,77歲的拜登再一次邁向了政治前台。

2020年已經不比從前,拜登面臨著巨大的必須表現出對華強硬的政治壓力。皮尤研究中心7月30日的一份民調顯示,73%的美國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這是至少15年來的最高水平。同時,超過一半的美國人把中國視為競爭對手。

也就是說,拜登也必須表現出對中國的強硬態度,才有可能贏得勝利,入主白宮。

他在10月23日舉行的最後一次總統辯論中對觀眾說:“中國必須遵守國際規則……美國祇佔世界經濟的25%,我們必須要拉上我們的盟友,一起對中國說'這些就是規則,遵守它們或者付出代價!'”

他還提到,將在經濟上打擊中國,並減少自特朗普對中國加徵關稅以來不斷膨脹的貿易逆差。

今年4月,拜登在《外交事務》雜誌發文稱,美國確實需要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因為中國未來還會搶奪美國公司的技術和知識產權,還會用補貼為國企提供不公平的優勢,還會主導未來的產業發展。

顯然,這跟拜登之前的大半生是相互矛盾的。

所謂時勢造英雄。

如今,拜登終於站到了最高的位置,這或許能喚起他初心,他想要政策復興,拽著美國往前跑,恢復美國的世界中心地位,跟其他盟友們一起坐在談判桌上解決問題。

特朗普狂熱、個人主義、不按常理出牌;拜登則是循規蹈矩、集合大家的力量辦大事。

他依然會順應美國精英業已形成的對中國的認知。

但他也會批評特朗普的大規模關稅戰,批評特朗普與中國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批評增加農產品的採購根本不會解決核心問題,甚至認為貿易戰的最大輸家是美國的中產階級。

反映在行動綱領上就是,特朗普任內不斷“退群”,限制中國的同時也趕跑了自己的盟友。拜登則提出,應對這一挑戰的最有效方法是建立美國與盟友的統一戰線。

202046j07.png

拜登的高級助手曾經公開說:“美國應該少關注怎麼讓中國減速,而是多關注怎麼讓美國加速。”曾擔任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的賈慶國也表示,拜登上台雖然在一些問題上中美之間還會保持衝突和矛盾,但是合作的方面會增加,雙方在很多問題上是有著共同利益的。

雖然拜登被媒體認為將入主白宮,但這個“主角”的身份顯得仍然不那麼真實。

已經78歲高齡的他,被認為是過渡總統,保障美國的利益至上。

未來四年,他會拉美國重新“進群”,還說2021年要召開全球峰會,當然還有屬於他的抗疫計劃以及刺激手段。

但中國人不應該過於高興,曾經的“中國老朋友”也說出了“對中國實施經濟制裁”的話,中美關係,不會回去了。

2013年,中國建立防空識別區。但拜登曾告訴中國領導人,美國的轟炸機將直接飛過去。中國方面反問,美國政府為何總是將美國稱為“太平洋大國”。

拜登說:“因為我們就是。”

拜登的複雜人生,充滿了矛盾,是一條與中美關係共振的弧線,也是一個全球化坍塌的縮影。

 

參考資料:

  • Joe Biden's China Journey, NYT, 2020.9.23
  • 特朗普和拜登:應對崛起的中國,時代周刊,2020年10月23日
  • 拜登的外交策略,外交,2020年10月
  • 拜登,為什麼美國必須重新領導,外交事務,2020年3月
  • 船長,拜登傳,浪潮百年(微信公眾號),2020年9月4日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