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比美國大選更重要的事情出現,這個大國終於決定不再忍! ☆來源:智谷趨勢

♦ 本文轉載自 智谷趨勢。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10/28

202046d01.png

絕大多數人都沒有想到,文明的衝突居然不是在中國與美國之間率先被引爆的。

是在法國!

更糟糕的情況是,它很快就會蔓延到歐洲與伊斯蘭世界

2020年的么蛾子已經夠多了,沒想到經歷中美迎頭對撞、新冠疫情、全球經濟暴跌還不夠,一年臨了還要再添上最火爆的文明衝突事件。

10月17日,法國發生了一件慘無人道的謀殺事件。

之後,法國總統馬克龍直接將其定性為“伊斯蘭恐怖襲擊”,並表示要“打擊伊斯蘭分裂主義。”

讓人想像不到的是,一場抵制法國貨的運動短短十幾天就在西亞、北非十多個國家開始蔓延,而且愈演愈烈。

一直希望成為世界伊斯蘭世界中心的土耳其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對馬克龍發起了人身攻擊,質疑馬克龍心理不健康,建議他看醫生。

雖然歐洲內部仍有不同的聲音,但政界這一次大多堅定地站在馬克龍一邊。

這才是大事件,它的影響力甚至超過了一周後的美國大選。

向宗教極端分子“宣戰”,歐洲其實只是需要一個正當的理由。

46歲的歷史老師薩米埃爾·帕蒂被殘忍殺害,就是這個理由。雖然它沒能激怒整個法國,但已經足夠了。

10月21日,法國為普通的歷史老師舉行了國葬,追授其法國最高平民勳章——“榮譽軍團勳章”。馬克龍在致辭中稱其為“法蘭西的面孔”。與此同時,法國全國都舉行了悼念活動。

這種不同尋常的規格,彰顯的是法蘭西舉國上下不同尋常的政治姿態——一味包容的時代結束了,法蘭西要找回自己的傳統與價值。

帕蒂為什麼會獲得如此殊榮?因為對這個普通人犯的罪,挑戰了法蘭西最珍視的原則。

給帕蒂招來殺身之禍的是公民教育課的言論自由單元,主要涉及歷史和傳統。

帕蒂選擇以《查理周刊》遇襲事件切入,他要展示一副當年曾引起巨大爭議的漫畫,不過為了照顧不同信仰的學生的感受,他在開始前先向學生介紹了這個單元的性質,允許那些可能感覺被冒犯的學生可以不用聽這一堂課。

一位13歲的女生沒有聽這堂課,但她回家後向她的家人講了一個她想像的故事。

憤怒的家長於是在網上發起了一場聲討運動。

然後,在帕蒂講完那堂課的10天后,他死了,死在放學回家的路上。

兇手是18歲的安佐洛夫,他是車臣人,2001年出生在莫斯科,6歲時來到法國。在俄羅斯時,他和家人顛沛流離,在法國,他重新開始了生活。

然而,正是這樣的人,他沒有聽過帕蒂先生的課,他不知道那天發生了什麼,只是看了網上的各種想像和謾罵,然後就犯了罪。

警察擊斃了拒捕的安佐洛夫。

此後,法國警方罕見地抓捕了包括兇手的父親、祖父和兄弟,13歲女孩的父母在內的11人,其中還有4名為凶手提供幫助的學生。

法國警方發起了一連串打擊極端主義的行動,同時下令關閉巴黎郊外龐坦清真寺6個月。

這件謀殺案將會成為一件里程碑式的歷史記憶。

法國是歐洲最強調多元、包容主義的國家,有時候甚至包容到了不講原則的地步。現在,法國覺得必須採取行動了。

法國內政部長達爾馬寧說,“我們不能再天真了,與激進分子不可能達成和解。”

最重要的改變來自法國政界,來自馬克龍。

馬克龍這幾天說的很多話,放在以往任何時候,都會被普遍視為政治“不正確”。哪怕是在他本人出任總統之前,他恐怕也絕不會讓自己公開說出這些話。

5年前,當他還是經濟部長時,面對法國遭受的一系列恐怖襲擊,馬克龍當年的說法是,正是法國人的歧視和封閉為恐怖主義創造了溫床。

但這一次,馬克龍嘗試將宗教與極端主義區分開。

這也許是歐洲的政治領導人第一次這麼做。

他說,那個宗教在“全球各地都陷入危機”,這些宗教極端分子想篡奪法國的未來,法國絕不能屈服。

連日來,法國各地舉行集會遊行,要求捍衛法國的價值觀。因為,發生在身邊的野蠻的“斬首”,讓他們認識到了,這是決定法國前途以及法國人命運的選擇,法國已經沒有退路。

還記得這張圖吧?  

202046d02.png  

2019年4月14日,巴黎聖母院大火,法國人如喪考妣,但也有人歡欣鼓舞。

不認同法蘭西的文化,法國人忍了。

過去5年,極端分子在法國發起的襲擊,共導致250多人失去生命。

2015年2月,《查理周刊》和超市襲擊事件中有17人喪生;

2015年11月13日,巴黎襲擊事件,造成130人死亡;

……

讓數百國民失去性命,法國人也忍了。

但這一次,一個教師被謀殺,數量上絕不能和之前的襲擊相比,但用兩百年前最愚昧、最血腥的方式來刺激法國人關於文明與野蠻的神經,法國人不能忍了。

因為,教育代表著法蘭西共和原則和傳統的傳播,而極端主義正在用一場意識形態的戰爭,來對抗這種傳播。

那位兇手在行凶之前曾在總統網站上給馬克龍留言說:馬克龍,你這個異教徒的領袖,我處決了你的一條地獄犬……奉勸你讓像他一樣的法國人冷靜下來,否則我們將對你進行嚴厲的懲罰。

法國已經被視作戰場。這就是最正當的理由。

歐洲最近十多年大量接受來自中東、北非戰亂地區,經濟失敗地區的難民。

法國是歐洲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超過500萬。

根據歐洲的一項人口研究,預計到2050年,穆斯林在法國人口中的佔比將會達到12.7%。

202046d03.png 

雖然,他們大多數奉公守法,但隨著人數的快速增加,即使溫和的人也開始希望能有超越法國法律之上的宗教特權。

這和法國推崇的嚴格的世俗主義格格不入。

法國的世俗主義是和天主教經過長期、殘酷的鬥爭之後贏得的。這個傳統的最突出表現就是,褻瀆神明在法國是一項能夠得到法律承認的個人權利。

也正因為如此,作為對被害教師的悼念,法國很多城市選擇的悼念方式就是把激怒罪犯的漫畫投射到市政大樓上,讓更多人看到。

進入21世紀法國事實上已經採取了多次針對性的行動,比如2004年禁止公立學校使用明顯的宗教標誌,包括面紗;2010年禁止在所有公共場所使用全覆蓋式面紗。

現在馬克龍不僅僅是要把100多名極端分子驅逐出境,他提出要通過新的法律來捍衛法蘭西的世俗主義,比如更嚴厲審查新建的宗教場所、境外培訓資助的神職人員,嚴禁三歲以後的兒童在家接受教育等等。

但馬克龍想做到這一切也並不容易。

法國境內眾多的左翼聖母婊就對馬克龍提出了嚴厲的譴責。更為重要的是,馬克龍也許沒有意識到他的表態捅了國際關係的一個大馬蜂窩,激起了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之間蔓延千年的歷史糾葛,甚至可能把整個歐洲拖下水。

法國價值的正本清源之戰,已經引發了中東一眾國家的複雜情緒。

對於斬首事件,很多國家最初也是紛紛譴責的,但是一看馬克龍要來真的,對錯立馬讓位於信仰,反法浪潮開始席捲西亞北非。

最傳統的戲碼無非就是焚燒馬克龍的照片,抵制法國貨,拒絕去法國旅遊等等。

土耳其當然不會錯過這種為伊斯蘭世界代言的機會,埃爾多安跳得最兇,以至於法國宣布召回駐土耳其大使,變相降低了兩國外交關係。

不過,這不僅僅是法國的“鬥爭”,整個歐洲都面臨著和法國相似的問題。只要看看前面那張特定宗教人口分佈圖,就知道哪些國家在頭痛。

對於快速擴張的“那個宗教”,德國是歐洲最早提出要搞“自傳自辦”的國家,現在法國也在有意推進,目的就是要讓那個宗教更加世俗化。

以前所有國家都顧忌政治正確,沒人願意公開挑明,現在法國站了出來,那麼歐洲將一定會支持法國,並效仿法國採取相對勇敢的行動。

對於法國被中東北非部分國家圍攻,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表態,“歐盟與法國站在一起,支持馬克龍維護民主與自由”。

而面對埃爾多安的挑釁,默克爾也是第一時間表示支持馬克龍。

202046d04.png

一起謀殺案,正演變成兩個文明的對弈。

全球經濟衰退、疫情的蔓延,加速了所有矛盾的大爆發。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幾乎所有國際關係學者都在說,文明的衝突將會醞釀前途未知的危機。從歷史經驗中,我們早已知道,文明衝突大爆發往往是最慘烈的。

2018年當中美貿易戰爆發時,人們曾憂心忡忡,以為這就是開始,然而,現在我們知道了,新的文明衝突的策源地可能不在太平洋,而在地中海。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