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風美雨

歐風美雨

來自莫斯科的觀察與思考:等待與希望 ☆來源:海外看世界

♦ 本文轉載自 海外看世界。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4/4

李宗倫 | 俄羅斯莫斯科中俄文化交流中心主席、海看專欄作家

01

莫斯科的平靜,讓人不安,令人壓抑

近來,俄烏戰爭膠著,俄軍進展緩慢,西方媒體以壓倒的優勢大肆宣揚俄軍的“失敗”,美國的經濟制裁越來越嚴厲,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感覺。但面對這一切,俄羅斯人卻仍然表現出那種固有的“平靜”。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根本看不出俄羅斯已進入“戰爭狀態”。春天到了,人們像往常一樣除去笨重的冬裝,走出戶外。特別是3月15日“口罩令”解除後,各種大規模的社交活動開始毫無顧慮地頻繁舉行。憋了很久了,人們都出來盡情的歡樂一番。我每天上班都要經過國家杜馬,聯邦委員會和俄羅斯最高檢察院三座大樓,這裡並沒有增哨加崗,戒備森嚴。商店裡食品供應充足,人們上班下班,各忙各的。表面上看,一切平靜如常。但這種“平靜”,卻總讓人感到不安。戰爭的陰霾,給這個不平凡的春天帶來巨大的壓抑感。“戰爭何時結束?”是每個人都在問,又都無法回答的問題。這種不平常的“平靜”,讓人感覺到馬上會有“大事”發生。正如電影《南征北戰》中的新戰士問老兵,怎麼還沒動靜?老兵回答,沒動靜就是快了。

有關俄烏前線的戰況,想必大家從各方面的信息來源都了解了不少,但是俄羅斯國內的情況如何?普京的後院的“反戰”之火還在燃燒嗎?俄羅斯的“民意”究竟在哪裡?老百姓在想什麼?下面,就把我在“平靜”的外表下觀察到的“不平靜”,和大家分享,我們共同思考。

02

觀察一:拜登說“實話”,波蘭幹“實事”,幫助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飆升

如果說,有近20萬人參加的3月18日“慶祝克里米亞回歸8週年大會”,把普京政府的支持率推到70%,那麼拜登在歐洲的講話,直接使普京的支持率飆升到80%以上,直逼2014年克里米亞回歸時的人氣。我們觀察到,自從2月24日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以來,面對美歐前所未有軍事壓力和經濟制裁,加之鋪天蓋地的輿論戰的攻擊,這個被“文明世界”稱為“當代希特勒”、“屠夫”、“正在把俄羅斯帶進苦難深淵”的普京,在俄羅斯的支持率,卻以每十天上升10個百分點的速度,從60%,到70% ,再到80%一路攀升。這種讓西方大惑不解的現象,只能說明他們太不了解俄羅斯人了。用西方的邏輯來理解和判斷俄羅斯,那隻能是一個錯誤接一個錯誤,一個誤判接一個誤判。俄羅斯人對“納粹分子”的仇恨是刻在骨子裡的,烏東“新納粹分子”迫害俄羅斯人的法西斯罪行曝光,使這次的“特別軍事行動”的“去納粹化”目標,獲得了更多人的支持。

202215j01.jfif

圖片來源於網絡

最近,拜登在歐洲訪問期間,說出了美國真實戰略意圖:“這場俄烏戰爭,是文明,民主與專制,獨裁的鬥爭,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拜登一下把這次戰爭的“實質”和“高度”說的明明白白。一些俄歷史的政界人士對拜登言論的解讀是,這場戰爭是冷戰時蘇聯和美國的兩大陣營對決的繼續。拜登的講話無形中提高了俄羅斯這個“二流國家”的國際地位,把俄羅斯放在自己同等高度的對立面。使“民族意識”極強的俄羅斯人有很大的“成就感”。他們感覺自己居然又和世界霸主平起平坐了。拜登的另一句話:“上帝啊,不能讓這個男人再繼續執政了”。在俄羅斯人看來,拜登是把普京等同於薩達姆和卡扎菲了,這無疑引起大多數俄羅斯人的反感甚至憤怒,這使許多本來猶豫、觀望的俄羅斯人站到了政府一邊。

此外,最近波蘭以電視直播的方式砸毀了反法西斯戰爭烈士紀念碑,而且不顧歐盟和北約的反對,公然亮明了要以“維和”的名義直接派部隊到烏克蘭參戰的立場。波蘭這是要和俄羅斯清算歷史舊賬。甚至,波蘭居然提出要俄羅斯歸還加里寧格勒並要求俄羅斯退到亞洲部分,發出歐洲各國分割烏拉爾山以西俄羅斯國土的“癡人夢囈”。波蘭政府不顧本國也是法西斯的受害者,從“機會主義”的立場出發,利用否定偉大的衛國戰爭來表明自己的反俄決心,公然為“納粹”翻案,這恰恰為這次俄羅斯在烏克蘭的“特殊軍事行動”打了一個大大的“對鉤”,使更多的俄羅斯人認為“去納粹化”是正確的。俄羅斯絕大多數人是絕不允許任何否定反法西斯戰爭,侮辱衛國戰爭英雄的行為的。俄羅斯普通民眾的覺悟,上升不到國際戰略的高度,對自己政府的做法也有這樣那樣的意見,但是俄羅斯民眾的公民意識非常強烈,往往外界壓力越大,內部越團結。這次“特別軍事行動”進展不順,俄軍有較大傷亡和損失,不少高級將領被殺,西方世界一片“勝利”的歡呼,他們以為俄羅斯人被嚇壞了,以為俄羅斯人要“揭竿而起”把那個“不適合再執政的男人”普京推翻了。可事實恰恰相反,根據“列瓦達中心”民調顯示,普京的支持率最近已飆升到83%。說是拜登幫助普京提高了支持率,一點也不為過。這就是俄羅斯,這就是俄羅斯人。

 202215j02.png

2月20日,在波蘭華沙,聚集在烏克蘭和平示威中的抗議者舉著一面巨大的烏克蘭國旗。圖片來源於網絡

03

觀察二: 俄羅斯社會各“階層”的分析

我們把對於普京的“特別軍事行動”的態度分為六種人群,以下是我的觀察和分析:

第一類人群: 俄羅斯朝野各政黨,人民團體,非政府組織

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政黨和政治團體出來公開反對普京的“特別軍事行動”。俄羅斯的官場非常複雜和深不見底,存在派系紛爭,盤根錯節。普京也不是一個僅代表他個人的純粹的“總統”,他的背後也有強大的金融集團和政府團隊及軍隊,國安,警察的支持,我們稱之為“普京團隊”。普京在俄羅斯政治精英中屬於“溫和派”或稱“中間派”,在他的周圍有俄共的“左派陣營”,極左的“民族解放戰線”,親西方的“自由派”,還有“建制派”,“保守派”,“激進派”,“極端民族主義派”甚至還有要恢復沙俄帝制的“皇俄派”。我們觀察到,這次對烏克蘭的戰爭,總體上符合了從極左到極右的各派政治力量的理念和利益,平時在政壇拼殺的你死我活的各派政治力量,這一次達成了空前的統一。最大的反對黨“俄羅斯共產黨”,這次也與“統一俄羅斯黨”摒棄前嫌,空前團結。《盧甘斯克,頓涅茨克兩州的“獨立”提案》就是俄共首腦久加諾夫提出的。最近,久加諾夫又發表講話,堅決支持對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在國家杜馬中佔有70%以上席位的俄共和統俄黨在俄烏戰爭對“俄羅斯未來的意義”上有著極高的契合度。聯邦委員會主席馬特維延科,國家安全委員會副主席梅德韋傑夫都是從聖彼得堡來的“普京團隊”的重要人物。雖然與普京的政見不盡相同,但在這次俄烏戰爭中,兩人都和普京站在同一戰壕,聯邦委員會主席馬特維延科還授予普京“境外用兵權”。俄羅斯的政體雖說表面是“三權分治”,但實際是具有俄羅斯“特色”的“三權合治”。也就是說,這次“特別軍事行動”是俄羅斯政府的“統一行動”,這正是普京的“底氣”所在。

最近,俄羅斯媒體不斷發表一些預測俄羅斯戰後走向的文章,為俄羅斯對烏“特別軍事行動”提供理論支撐。其中有一篇很具代表性,我認為它基本代表了俄羅斯各派政治力量的共同願景。這篇文章的名字是“未來的俄羅斯-向蘇聯前進”(Россия будущего - в СССР)。文章認為,“這場戰爭結束後,不僅不會有前烏克蘭,也不會有現在的俄羅斯,而將會打出一個“全新的俄羅斯”,一個不模棱兩可的俄羅斯,一個既不是反共分子害怕的,也不是共產黨所祈盼的“蘇聯”(準確的說叫“俄聯”),我們將開始建立一個公正,團結,主權的俄羅斯。這是不是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新聯盟”?我們觀察到,“反對美國單極霸權”已成為俄羅斯朝野政黨的共識。一向被西方看好,被稱為俄羅斯“民主派”、“自由派”的代表人物,所謂“普京潛在的政敵”,被普京解除總理職務的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副主席梅德韋傑夫,這次卻是普京的堅決支持者。他在3月24日說,“單極世界已宣告結束,美國不再是世界的主人”。

 202215j03.png

文章《未來的俄羅斯-向蘇聯前進(Россия будущего - в СССР)》網頁截圖

當然這不能算“民意”,應該叫“官意”。美國想利用這次俄烏戰爭,逼迫普京下台,前幾天拜登已經“無意”洩露了天機,說普京“不能再繼續執政”。儘管白宮發言人竭力為這個“不在發言稿裡的講話”辯解,說這不代表拜登的本意。但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不小心說了實話呢”?在俄羅斯想推翻普京政府只有3種辦法:暗殺,軍事政變,還有就是宮廷政變。從目前情況看,前兩種的可能性幾乎為零,第三種,就需要有美國的代理人出現,但是美國暫時還沒有在俄羅斯政府高層中找到他們的代理人,儘管他們非常想找到,或者已經開始了行動。

第二類人群: 以納瓦爾內為代表的親美反俄勢力

這個人群是以推翻普京政權,在俄羅斯進行“顏色革命”為目的,徹底投向西方的極右勢力。目前,他們的勢力還很有限,特別是納瓦爾內現在監獄服刑,主要是靠他的“未來俄羅斯黨”在莫斯科的總部,用互聯網的方式向他在俄羅斯60個城市,83個支部發出統一行動指令,在各地搞突襲式的“飛行集會”。3月6日的第二次“反戰”大遊行,就是納瓦爾內發動的,其規模比第一次“自發”的反戰遊行要大很多,而且在俄羅斯十幾個城市同時展開。納瓦爾內的支持者是反對“特別軍事行動”的主力,也是普京政府的宿敵。這次,在他的周圍又增加了一些俄羅斯的異議人士,金融寡頭和他們的子女,以及長期生活國外的俄羅斯富豪等等。這些人就是普京說的“那些在俄羅斯賺錢,精神卻不在我們這裡的人”。他們自認為是'高種姓'的西方人,為了自己的利益,連母親都可以出賣,他們用從俄羅斯掙得錢住在西方,並以此來分裂俄羅斯的社會,不僅僅在地理上,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要我們做西方的奴隸。這些賣身投靠西方的國賊,到頭來只會淪為西方主人的'耗材'”。這次西方對俄羅斯人的“無差別”制裁,許多海外俄羅斯巨富自以為存在西方的“私人財產不受侵犯”,結果卻被搶掠一空,讓他們損失巨大,嚐到了當“耗材”的滋味,不知道他們現在做何感想。這個人群,是西方想推翻普京政府,進行“顏色革命”的“中堅人群”和“依靠力量”。現在,不少“骨幹分子”已流亡他國。

第三類人群:知識精英,社會名流,文藝明星

在這次“反戰”大軍中,知識界,文化界的社會名流是非常突出的。莫斯科大學教授與幾百名大學生聯名發表“反戰聲明”。俄羅斯國際關係研究所等學術單位的數位專家學者,也聯名發表了反戰的《降低俄羅斯與北約在歐洲相對抗風險的聲明》。莫斯科大劇院,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等俄羅斯頂級的藝術劇院,許多藝術家辭職抗議當局對烏克蘭的“入侵”,以至於許多演出被迫取消。這個人群是屬於俄羅斯社會的上流階層,是俄羅斯的“精英一族”,他們與西方,特別是和歐洲有著密切的往來,有許多俄羅斯音樂家、畫家和其他藝術家甚至長期在歐洲生活和工作。他們中不少人是擁有雙重國籍的。在“價值觀”的取向上比較偏西方。所以俄烏戰爭爆發後,這些人的第一反應就是“俄羅斯是侵略者”,於是便高舉反戰大旗。

 202215j04.png

俄羅斯某大學發布的反戰聲明網頁截圖

由於他們的社會影響力和號召力很大,所以贏得了很多人的擁護和追隨。現在已有很多俄羅斯藝術明星離開俄羅斯移居到國外。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說:“俄羅斯人才濟濟,個別明星的離開不會影響俄羅斯藝術大國的形象”。俄羅斯“私有製之父”丘拜斯宣布永遠離開俄國,這位蘇聯解體以後的著名“改革家”,恐怕是對俄羅斯的前途徹底失望或害怕自己因“親西方”受到清算而匆匆離去的。看來這些俄羅斯富豪這次再不能腳踩兩隻船了。對俄羅斯的一些精英,名流和富商的離去,俄羅斯政治評論界人士說,這次戰爭替俄羅斯來了一次“大清洗”,同時預示著俄羅斯一個全新經濟時代的到來。因為世界上不會只有一種經濟和社會結構模式,不按美國的來,就一定是死路一條嗎?

第四類人群:著名媒體人,國際政治評論家

俄羅斯對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開展以來,特別是俄軍進攻受阻,進展緩慢,戰事膠著時期,俄羅斯許多媒體人,特別是電視台的著名主持人與政治評論員對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進行了尖銳的批評。這些人在俄羅斯有著大量的“粉絲群”,有些甚至“家喻戶曉”,所以他們的看法在俄羅斯觀眾的影響不容小覷。儘管俄羅斯政府對傳播媒介做了一些控制,尤其是主要針對西方媒體,幾乎全部“封殺”,甚至立法對散佈虛假新聞和公開要求西方對俄“制裁”者進行刑事指控;但是,這些批評的聲音還是通過俄羅斯國內的媒體傳了出來。這些批評者很多都曾是普京的好朋友,有幾位電視台的著名評論員,克里米亞回歸時他們還是力挺普京的。但這次他們也發出了反對的聲音,歸納起來有以下幾點:

第一,普京對俄烏關係認識是帶有很大片面性的,他只是選擇性閱讀歷史書籍,因而得出錯誤的結論。還有就是受到“大俄羅斯主義”,極端民族主義的影響,因而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第二,克里米亞的“僥倖勝利”,使普京產生輕敵思想。情報的錯誤(包括西方的假情報)使普京對戰局的誤判,認為用“閃電戰”可以解決烏克蘭問題。使戰局進退兩難。

第三,俄軍不可能達到預期的戰略目的,“特別軍事行動”已經“失敗”了。

第四,最好的出路是立刻撤軍,找到一個“體面的理由”,有可能保住現有的一些利益。

第五,如果出現不可避免的平民人道主義傷亡,會使中國,印度遠離俄羅斯。從此,俄羅斯就會被國際社會拋棄,徹底孤立。

第六,俄羅斯的經濟會倒退30年

第七,他們還是肯定普京在“特別軍事行動”前,對俄羅斯有很大貢獻,如果馬上挽回錯誤,還來得及。正如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說,人們會記得你為俄羅斯所做的一切,現在辭職還是“體面”的。

如果這些批評出現在西方媒體上,不足為奇,但在俄羅斯的電視台公開播放,而且俄羅斯的主流媒體也都有這種聲音,這就說明這種批評得到了俄羅斯某些高層的“有識之士”的認可,甚至政府某些官員的支持。

第五類人群:蘇聯解體後嚮往西方生活方式的年輕一代

這個人群是“反戰”的主要力量之一,也是對“制裁”最敏感的一代。麥當勞的停業,使許多俄羅斯年輕人感到痛惜和不安。這個第一家闖入俄羅斯的代表“美國生活方式”的企業,曾經使許多俄羅斯人認為自己已進入了資本主義的“美好時代”。那麼,麥當勞的關閉,是否預示著“美好時代”的結束,又回到“爺爺時代”貧窮的蘇聯?如果西方的製裁打破了他們已經習慣了的“現代生活方式”,他們當中的一部分人就會遷怒於政府。西方的網絡戰,輿論戰的主要目標就是這個人群。如果俄羅斯的社會與經濟一旦與世界“斷網”,這是最容易被煽動起來反對政府的高危人群。雖然近年來,俄羅斯政府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教育在青少年中起到一些作用,但是大部分青年人是“講實惠”的,西方意識形態的衝擊是難以阻擋的。雖然這次美國對俄羅斯人“無差別”制裁,使許多在美國和歐美國家留學的俄羅斯學生被學校無故開除,這可能會讓一些俄羅斯青年猛醒,但也會讓另一部分人怨恨政府,認為是政府的錯誤造成的。普京的民調中,來自18-25歲人群,只有44%的支持率。這類人群是被西方極力爭取的。

 202215j05.png

俄羅斯麥當勞關閉|圖片來源於網絡

 

第六類人群:普通老百姓

我在俄羅斯有很多朋友,下面是我和他們的聊天記錄:

1)瓦列裡·尼古拉耶維奇。我們工作單位的門衛(五十五歲)

問:你支持政府的“特別軍事行動”嗎?

答:當然支持。因為那些納粹分子對烏克蘭的俄羅斯人太殘忍了,這麼多年了,我們受夠了。烏克蘭是美國控制的國家,對我們俄羅斯人進行壓迫,不許說俄語,還殺死那麼多無辜的人。應當消滅新納粹恐怖分子,保護俄羅斯人。

2)阿廖沙,克里米亞人,父母都住在克里米亞。他是聖彼得堡大學的漢語教師,他的一家生活在聖彼得堡。前兩年他利用工餘時間為中國的旅遊團做翻譯。屬於收入中等的工薪階層。

問:西方對俄羅斯的製裁,對你的生活有多大影響?

答:我沒什麼感覺,我現在的生活一切正常。剛開始很緊張,到商店裡買了一些食品,衣物,現在看來是多餘的,買了一些沒用東西,有些食品放不住都壞了。現在一切都好了,除白糖和蕎麥略顯緊缺外,其他商品都正常。我想告訴你,我的一些移民歐洲的朋友,西方制裁俄羅斯以後,他們的生活受到了很大影響。他現在加一次油要200歐元,而聖彼得堡每公升汽油不到50盧布,加50公升也就不到2500盧布,按今天匯率也就合23歐元。歐洲的朋友說,不但汽油,很多東西都漲價了,生活壓力很大。

問:你認為俄烏衝突會給俄羅斯經濟帶來致命的傷害嗎?

答:我的答案正好相反。傷害是有的,但我們會把傷害變成機會。美國和西方的大企業撤走了,我們就改變合作方向,不再受西方的控制和乾擾,與願意和我們合作的國家合作。克里米亞回歸後,西方已經制裁一次了,結果許多俄羅斯民族企業反倒發展得很好。現在對俄羅斯是個機會,對中國也是個機會,是加强两國貿易,合作共贏的好時機。俄羅斯的企業家已沒有其他選擇,中國企業家想必也做好了準備,把俄羅斯原來和西方合作的項目變成和中國的合作項目。

問:你們支持政府嗎?

答:大部分俄羅斯人支持政府。政治的事情老百姓不去關心,只關心自己能正常生活就行了。我現在一切都好,請你問候中國的朋友們,把我的近況告訴他們。謝謝你的電話。

3)尤利婭·葉申科,我多年好友,文化工作者。

問:西方的製裁對你的生活有什麼影響?

答:目前還沒有明顯的感覺。就是我女兒對麥當勞“情有獨鍾”,麥當勞關門了,她非常失落,他們年輕人已經習慣的生活方式消失了。她希望麥當勞像他們所說的只是“暫時歇業”,不久制裁結束後,會重新開業。我認為,西方的製裁很快就會波及到俄羅斯的普通人,現在,俄羅斯航空公司謝列緬奇沃機場已經大量裁員,將來在外企工作的許多員工也會失去工作。制裁對俄羅斯是致命的,影響到經濟,文化,日常生活各個方面,我們好像要和這個世界脫軌了。不敢想像我們今後幾十年的生活。

問:你認為戰爭何時能結束?

答:我也正想問你。我想戰爭不會馬上結束,會持續很長時間。因為雙方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們不管誰對誰錯。只希望趕快結束戰爭。

4)我的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朋友。是俄羅斯一家公司的總經理。

問:戰爭對你的生活有什麼影響?

答: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俄羅斯擴大徵兵,聽說俄國士兵死了16000人,(這是西方媒體報的,俄羅斯國防部統計是1351人)。我兒子已經18歲,到了被徵兵的年齡。我很擔心,我希望兒子不要去服兵役。他正在學習中文,我希望他能到中國去學習。

5)我們公司的俄羅斯工作人員。(不願意透露姓名)

問:你認為戰爭何時結束?

答:我想,短時間內不會結束。估計10月份停火就不錯了,弄不好要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也說不准。因為,美國種下了俄羅斯和烏克蘭人的仇恨種子。我的一位烏克蘭好朋友,經常和我“開玩笑”說:“我特別恨你們這些俄羅斯人”,我感覺到這些玩笑話越來越像真的了。我的另一個朋友,在頓巴斯出生,不太會說烏克蘭語。考大學時,考官說,所有的問題必須用烏克蘭語回答,而且故意用非常複雜的烏克蘭語問題來刁難她,我的朋友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現在,烏克蘭人和俄羅斯人的仇恨很深,所以我認為戰爭不可能短期結束。

問:你們支持政府對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嗎?

答:這個問題很難回答。我們的心情是矛盾的。如果是打“納粹分子”,我們沒有意見。但是在烏克蘭很難分清誰是“納粹”,烏克蘭政府裡也有“納粹分子”。可是,發動一場推翻國家政府的戰爭,不可避免造成大量平民傷亡和淪為難民,這是我們大部分俄羅斯人不願意看到的,我們會反對政府這樣做。

我們觀察到,在這個群體中,有一部分人是支持“特別軍事行動”的,大多是中老年人。而大部分俄羅斯不願意涉及有關是否支持或反對政府的話題。他們只有一個願望,馬上結束戰爭,這應該是俄羅斯的主流民意。但是俄羅斯人的民族主義精神和公民意識很強,要在政府和歐美之間必須“二選一”的話,絕大部分俄羅斯民眾還是站在俄羅斯政府一邊的。普京現在的高支持率就是因此而來。

04

觀察三:俄羅斯人已經開始隱隱感覺美國和西方制裁的“陣痛”

俄烏戰爭以來美國和西方“核彈級”的製裁,狂風暴雨般的不留死角的向俄羅斯人傾瀉而來。剛開始還沒有什麼感覺,最近“淡定”的俄羅斯人有些感覺了。

1)商店裡買不到白糖了。

我在我家附近的幾家超市,看到其他商品還都有,就是沒有白糖和蕎麥了,原因是害怕漲價被搶購一空了。上次克里米亞回歸,就是白糖和蕎麥首先告罄。俄羅斯對白糖的需求量極大,而蕎麥就像中國的大米。

2)許多俄羅斯人失業了。

許多外企選擇制裁俄羅斯而停業,俄羅斯的大型國企也因為外來巨大的經濟壓力而不得不裁員,莫斯科謝列緬奇沃國際機場將近一半員工失去工作,俄羅斯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統計,三月下旬將裁員5.9萬人。如果制裁繼續或再加碼,這種情況可能會更糟。

3)由於通過Apple Pay和Google Pay用Visa 和Mastercard銀行卡支付受阻,除了造成諸如地鐵站進站閘卡的擁堵之外,更重要的是人們擔心個人財產受到金融制裁的損失,現金交易量大幅度提升。距俄羅斯儲蓄銀行的統計,3月份以來,民眾對現金的需求平均上漲了65%左右。老百姓對自己個人資產的擔憂已經開始顯現。

4)美元兌換盧布的匯率已回落到1美元: 77盧布。接近制裁前的1美元:75盧布。這個結果相當令人吃驚。看來普京政府的“金融反制”有了明顯效果。這對俄羅斯企業和國際貿易從業者是個好消息。在俄經商的華人也看到了一絲希望。

5)西方制裁對文化,藝術,互聯網,交通,以及房地產等方面的波及和影響,也在逐漸使俄羅斯人感到不安。特別是對俄羅斯引為自豪的文化藝術,受到西方的全面封殺和製裁,俄羅斯人認為,這是要從根本上上摧毀俄羅斯。這將比經濟制裁更可怕。

我在俄羅斯經歷了美國和西方對俄的多次製裁,這次是最全面,最猛烈的。雖然俄羅斯人已經對製裁有了“抗體”,但還是感到了一些疼痛。現在的感覺還不太明顯,如果戰爭陷入泥潭,這種制裁會長期化,這對俄羅斯的經濟和老百姓的生活將產生更大影響,對年輕一代的影響會更明顯

05

觀察四:等待與希望

3月23日,我應朋友之邀,觀看一個“契訶夫之夜”的戲劇演出。我乘坐地鐵在“基輔”地鐵站下車,這是莫斯科地鐵非常有名的大站,而且是3號線和環線的交匯處。這個站我來過無數次,但這次卻有種異樣的感覺。我特意在站裡面多呆了一會兒,看到精美的烏克蘭風格的裝飾,還有表現俄烏兩國人民友誼共建美好家園的馬賽克畫,但是,滿腦子都是俄烏戰爭的悲慘畫面。出了地鐵,就是“基輔火車站”,這個以烏克蘭首都基輔為終端的鐵路幹線,原來是俄羅斯最為繁忙的運輸大動脈,因此,這個火車站是莫斯科9個火車站中最大最壯觀,最豪華的。如今,已有8年沒有開往基輔的火車了,冷冷清清,門可羅雀。我想起在克里米亞,有一條從基輔延伸過來的鐵路,也已是荒草叢生,鏽跡斑斑。再往前,就是我要去的目的地——烏克蘭飯店。

這一路上全是“烏克蘭元素”,有烏克蘭的雕塑,繪畫,建築,“奧德薩”咖啡廳……我平常來這裡,總要在半路上的星巴克咖啡或麥當勞小坐一會兒,但現在都已關門。我特別注意了一下,“奧德薩”咖啡廳還開著,而且裡面好像有人包場,喧鬧之聲不斷。走進烏克蘭大飯店,這個莫斯科河畔著名的“七姐妹”建築之一的飯店,以它的雄偉、豪華和鮮明的烏克蘭民族風格及飯店裡的油畫和雕塑見證著俄烏兩大民族的友誼。烏克蘭教育家,思想家舍普琴科的雕像,面對莫斯科河,衣服隨風飄動。面對眼前這一切,想起正在戰場上的同根兄弟,不免心情沉重。突然,這一切被我的朋友,這次“契訶夫之夜”戲劇演出的導演雅娜歡快的問候給打斷了。她熱情地把我帶到演出場地,烏克蘭飯店所屬一艘豪華的遊輪上,給我找了一個靠窗的座位。不久,穿著豪華的客人坐滿了餐桌,大約一百多人。服務員開始忙碌起來,考究的“契訶夫”戲劇中的四道式俄式大餐陸陸續續端上餐桌。遊輪開動了,莫斯科河周邊鑲嵌著燈光的建築物一座座慢慢地從舷窗移過,船艙內,演員身著契訶夫戲劇人物的服裝,與遊客零距離表演著契訶夫戲劇的片段,觀眾也都參與其中,船艙內歡歌笑語,推杯換盞。兩小時的表演,大家餘興未盡,自娛自樂,跳舞到入夜。這是俄烏戰爭交戰國一方的俄羅斯嗎?對“疫情”的無視也就罷了,可這是“戰爭”啊,而且是在以敵對國命名的“烏克蘭大飯店”所屬的遊輪上。要是俄羅斯人像美國那樣無差別“制裁”烏克蘭,這個大飯店早就被封門了。

可見,俄羅斯人並沒有把烏克蘭當敵人。這就是俄羅斯人,不管發生了天大的事,酒照喝,舞照跳,享受貴族式的藝術沙龍的氣氛,觀看著高雅的戲劇演出,彷彿此時此刻什麼事也沒發生。這不禁使我想到,十月革命時,一邊是攻打冬宮,一邊是大劇院上演“天鵝湖”,一位穿皮夾克的“政委”打斷了演出,宣告革命的勝利,然後對指揮說:“請繼續”。

在俄羅斯,沒有人公開談論戰爭,雖然各種“不對稱”的信息到處都是,但沒有人因觀點不同而相互爭吵和謾罵,沒有因意見相左而反目成仇,也沒有那麼多自媒體出來滔滔不絕地分析和點評,更沒有因為對戰爭的看法不同造成民族的分裂。俄羅斯人不是對這場戰爭漠不關心,而是用自己的行動投了票。有人在記者街頭採訪時表達了對政府的支持和對美國的厭惡,有人選擇了街頭抗議,參加“反戰”遊行,有人在電視直播中亮出了反戰標語,有人在地鐵站打出“你要反對戰爭,就請抱我一下”的牌子(Обними если против войны!)有人對國家失望而遠走他鄉,還有人參加了體育場的集會,表示對政府的支持……但絕大多數的俄羅斯人表示了沉默。莫斯科的黎明靜悄悄,人民在可怕的平靜中等待,那個將要發生的“大事”是什麼?在“戰爭與和平”的煎熬中,俄羅斯人的心情是複雜的,矛盾的。他們在等待,希望得到戰爭結束的好消息。至於誰對誰錯已不再重要,他們只是希望早日“和平”。當然作為“公民意識”很強的俄羅斯人,他們更希望這個“和平”建立在俄羅斯贏得勝利的基礎上。

 202215j06.png

你要反對戰爭,就請抱我一下(Обними если против войны!)相關視頻截圖

借用“基督山恩仇記”的一句話,俄羅斯民眾正在沉默和平靜中“等待與希望”。

責任編輯、網站編輯:康巳鋆 | 校對:陳思遠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