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消息

出版消息

出版消息☆神性的世俗人生--南燕(雪狼)速写(文字版)☆作者: 泓莹 泓莹原创图文

本文轉載自 泓莹 泓莹原创图文的 ⌈神性的世俗人生--南燕(雪狼)速写(文字版)⌋。

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儘速移除。

 

五“上仙”谈艺术与人生

 

洪瑞生(画家)

唐绍云(画家)

 

朱家麟(作家)

黄永生(画家)

庄南燕(不知如何定位)

 

这浅绿皮子的,就是我年初打印出来的南燕的文稿,厚度是《张圣才口述实录(完整版)》打印稿的两倍多一点,重得连我自己都拿不动。原本要做上下两册,与画展同时推出……

 

其实,不单书没出来,还有许多画没展出来,这里不过是冰山一角。

好吧,那就说人,做人才是根本。天赋不必说,做人,南燕是极好,他的人生也就极其丰富多采。所谓好,是无论“大小”,无论做什么都极认真极负责任:

为师、为夫、为父、为人子……包括对所有的朋友;做事,无论做“国宾礼物”还是为小小的《厦门文学》、为朋友做书设计封面,他均一视同仁,从不计较得失!这么多年,与他合作多次,自以为有这个发言权。

当然,最美妙是他与家麟兄的合作,那些文,那些画,脍炙人口。

除去工作,我与他最多的接触,是在厦大中文系教授应锦襄先生家里,应先伉俪、林铁民先生、老马(吴力平)伉俪、之桦姐、吴医生、国辉香梅伉俪,小李,还有许多……

在白城,在应先生无大小尊卑的温馨客厅里,那些结实如子弹的精采话题层出不穷,这些话题并不光滑,一屋人才华横溢,神思纷飞,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最锋利最幽默入骨,通常就是林铁民先生和南燕,当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他们却一脸肃然一本正经,无论冷热幽默,因此有时激起更多的欢乐------多么美好的岁月!托芮先应先的福,那是一段镂骨铭心的黄金时光,我想无论是谁,都烙下深刻印记。

先生们走后,或许只有南燕,年年捧花到白城。

他是至情至性之人,而又嫉恶如仇,有时到了不将画皮撕到血淋淋不罢休的地步!他的文字,直面人生嘻笑怒骂,读来酣畅淋漓,其犀利其深刻,是许多“高大上”的作家做不到,也不敢做的。

其实,艺术是相通的。画家一旦有思想是可怕的,南燕文字魅力主要在于接地气讲真话讲人话,书写自己熟悉的市井生活,说自己想说的话!网络上的“雪狼”,是一粒闽南怪味豆,有无穷无尽的读者。

好多人只知雪狼不知南燕!

他这些文字有很大一部分,早年在《厦门晚报》和《厦门文学》发表过,那时就惊起千层浪。说怪味豆,是因为他的“激骨”(洪瑞生先生活用的闽南语),因为闽南味道浓厚,为了达到效果,他不吝用了大量俚语方言。以至我编辑时很吃力,要让读者,尤其是不懂闽南话的人读懂,真的很不容易。

不过,别以为他就只有这款怪味豆,多年前,由应锦襄先生和唐绍云先生写序的那本艺术文论《我们看见了什么?》,解读的是世界一流艺术,文字流畅雅致,用应先的话说“华彩倜傥”。这是应先生很喜欢的书,记得那段时日,我们的许多话题,就围绕着这本书内容,没有人能比应锦襄先生说得更到位,我还是抄一段应先生的序言吧:

 

南燕内涵多元。他的性情、情趣、知识和对现实的理解,无不缤纷多彩。看来是矛盾,但又确是统一在他那全部人生认知中。即如:他十分追慕自由思想的境界,但又有自己的生活准则,绝不妥协;他好像很想做个达人,却又笃定于深情,面对人生百味,往往萦绕而不能自释;而某种使人感到悲怆伤痛的情事,他又能言之以幽默,使你欲笑无声,欲哭无泪;他喜欢放言无忌,但又情致细腻,对人理解而尊重;他最喜欢闾里众生,也自称为市井小民,而又标高志远,处世不俗;他的文字华彩倜傥而又犀利,有时又偏爱作里老的乡谈。

 

这就是南燕,雅俗共赏,柔软与坚硬共存的南燕。他的作品接地气并不仅仅出身于“底层”,若读过他回忆父母的文字,就知道他并不是天生要在“底层”的,他的底层生活与残酷的大历史有关。在“底层”生活过,但目光如此深远犀利,他的魂灵,肯定翱游在八极之外了。如此境界,要读多少书,走多少路,付出多少努力,有多少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我看到的,仅仅是皮毛。

很欣赏家麟兄的话:我们谁人不世俗!世俗而不粗俗,却是不容易(大意,家麟兄一些锋芒被整理者删掉了!此不赘言。)。

的确,皮相再好,座次再高,自我感觉再良好,个体肉身终究要尘埃落定。谁都一样,茫茫世间,仅此一项人人平等!但灵魂与肉体冲撞与展示过程却不能同日而语。前面说过,画家一旦有思想,就是可怕的,正如黄永生先生所谓,最好的艺术是“思考层面的感性呈现。”

然而这谈何容易。

世俗而不粗俗,须要丰富内涵与定力;长于形象思维的人要进入理性思考,难度不亚于脱胎换骨,而要成大家,是一定需要脊梁的;理性思考要感性呈现,则不单需要丰沛天分和深厚的艺术功力,还来不得半点虚情假意,也就是说,需要真感觉

……

南燕早期画作,有一幅令我过目不忘,就是那幅《知青》。若真正看懂《知青》,再喋喋不休说什么“青春无悔”,想必非痴即傻或别有用心;另一幅过目不忘的,是他总是深藏于家的夫人,祖平姐姐的肖像,美丽端庄,百分百的大家闺秀。关于这个,美术界某台面人物至少在我面前三次表示他对南燕的羡慕,呃,在此按下不表。                       

               2017年10月30日(未定稿)     

 

 

 

 

注:10月28日,厦门艺术界“五上仙”简短发言,以及之前叶细致与王新伦先生的发言都很有份量。原本要做个录音整理,一觉醒来,发现别人已经做了,于是就省下气力勿勿走笔。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