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聲玉鐸

轉型正義不是要審判歷史 ☆來源:中時電子報

♦ 本篇文章轉載自中時電子報。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8/10/30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北投眷村文化座談會上說:他曾經問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華勒沙:「你當總統那天,發現手下官員99%是共產黨員,你怎麼處理?」華勒沙的回應是:「如果你一定要在團隊裡分出敵人,你永遠搞不完。」所以轉型正義有三個層次,首先是解決現在的問題,接著預防以後再發生,第三才是追究責任。「如果轉型正義第一是追究責任,那就搞不完了。」 

黨產會發言人施錦芳對此回應:柯文哲的說法好像殺人只要悔改,就可以不要追究刑責,政治人物有這樣的核心理念,「應該很危險吧」。

施錦芳的談話反映出當今綠營高層的執政心態。所以蔡英文就任總統後的第2年就在琉球「和平祈念公園」內,建立了一個由她署名的「台灣之塔」,碑文上說:這是「為悼念二次大戰獻身沙場的台灣戰士」,因為「台灣戰士崇高志節,埋沒七十年無以彰顯」。

 

這個說法表示:建立「台灣之塔」,是為了要替那些懷有「崇高志節」而「獻身沙場」的「台灣戰士」作翻案文章,充分代表了綠營的「轉型正義觀」。事實上,日據時代,日本殖民政府認為當兵是日本男兒的「本望」,台灣人並沒有資格當日本兵,二次大戰之初,台灣人只能當「軍伕」或是「軍屬」,到中國大陸幫日本軍隊作後勤支援或是翻譯的工作。「台灣之塔」的碑文上說「日台戰士,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同擔」,綠營的這種「轉型正義」,難道不是往自己臉上貼金嗎?

在中國的戰場上,台籍戰士是不准攜帶武器的,因為怕他們立場不穩,萬一民族意識覺醒,可能槍口倒向。1943年,太平洋戰爭逆轉,日本殖民政府才開始在台灣徵「志願兵」。到南洋的志願兵是可以攜帶武器的,他們通常是在戰俘營前站衛兵,必要時也會在日本軍官的命令下虐殺戰俘。在戰後盟軍的軍法審判中,有173個台籍「日本兵」被起訴,其中26人因為曾經射殺或剌殺戰俘被判處死刑,另外7人一審被判死刑,再審改判10年徒刑。

碑文上說:台籍戰士「犧牲一己性命守護他人之義舉,不應被後人遺忘」,這種說法不但完全否定戰後盟軍的軍法審判,而且擺明了綠營的基本立場是要擁抱日本軍國主義,完全不管當年台灣人民被迫當兵,甚至在日本軍官暴力威脅下被迫殺人的苦衷,最後還要在盟軍的軍事法庭中賠上性命!這是台灣人民所要的「轉型正義」嗎?

綠營再度執政之後,以為「權力就是真理」,掌握了政治權力就可以扮演上帝,就可以不顧歷史事件發生時的情境脈絡,由今天的當權者重新判定歷史事件的是非對錯。這樣的「轉型正義」觀已經把台灣社會搞得四分五裂。綠營高層堅決抱持這樣的「核心理念」,難道還不夠危險嗎?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心理系名譽教授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站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8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