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聲玉鐸

經濟社會內外有別:應該聯手分工不然顧此失彼 ☆作者:汪明生

 

2019/5/3

2020大選的藍綠佈局與各方解讀已然登場,然而選戰政治之外對於多數百姓庶民,日子好過與過好日子才是硬道理。以下試以民生發展的經濟社會局角度詮釋解析。

台灣半個世紀來的發展經驗中,原本的出口進口與外交內政,是正常合理的發展規律,也是一般民眾都能理解與認同的。然而就在家底還厚忽忽度過1990年代,與2000年開始的選風丕變競相媚俗下,變成一切只為勝選,甚至超過了發展,討好選民的vote超過了發展指標的job,政府施政中爭取在地選民內部顧客,取代了對於招商引資外部顧客的應有重視。

長期下來如此的偏差扭曲終於難以為繼,就在特定政黨長期執政的南台灣,經由貼地訴求喚醒民氣而質變斷裂。就像歷朝歷代的改換更替一般,當末端基層覺醒反撲,也就是整個社會系統應該推倒重來的臨界點已到。然而經濟開放與社會重建的上選配套,應由理性市場國際佈局的開創菁英領路,並由感性情商高柔領導來關懷呵護穩定基層。此即抗戰前夕的究應攘外抑或安內孰為優先之辯,與資本主義全球化下社會主義又再抬頭的結構原因。

回顧2008年好不容易得來的翻轉機會,本即應在第一任期撥亂反正、大幅開放,再而繼之以博採眾議、修補內政。然因主政者的眼界格局,採取了相反顛倒的策略佈局,終至際遇消散、功敗垂成。

所謂台灣要好要改變,高雄才能好才能改變,乃是基於台灣與高雄是在正常合理的發展狀態與社會氛圍的前提假設。而以這次南台灣的選舉結果而言,尚有一半的選民群體並未清楚認知下定決心,並未充分準備以兩岸為主的對外開放。其根本原因又是因為多年以來的藍綠兩黨基於利益盤算加以瞻前顧後,並未真正做到民之所欲常在我心,而仍係以停留在1/4個世紀前的恐共愚民消極拖延,距離傳統社會所需的喚起民眾與現代民主應有的知之權利俱皆十分遙遠。

種種跡象顯示,拖了一代又一代的兩岸開放固然是以經濟市場為主,然而其深刻意義絕不只於此,伴隨而來的勢必還有牽動主權人權的政治面向,與影響主體尊嚴的社會部份。其衝擊所及的主要部份,應即係為這幾年來才開始被認識的所謂三中一青與一代一線。這些實是真正制約兩岸大局、糾結多年,然而從未被台灣自身充分了解關注,直至這次選舉結果方才好不容易初步翻轉稍露曙光,亟待在地首長用心經營妥為處理的關鍵癥結。

對外開放固然難以避免蒼蠅蚊子乃至豺狼虎豹,卻也將會帶來發展所需的機會際遇與活水源頭。然而如此則需一方面以大局為重長遠佈局,而非以選票考量作為當下判准,更需要魄力勇氣之外的細緻操作入於人心,組織帶領有如操持57步槍般的小微企業雜牌游擊,面對國際外資與大陸方面不僅民企的正規部隊。眼前藍營兩位要角,哪位長於攘外,哪位適合安內,應該顯而易見。然而如果不只是熱情簇擁的擁護者,甚至連捨我其誰的當事人本身,都想要一步到位面面俱全,則可能不僅難度大增再錯良機,甚至治絲益棼親痛仇快。

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即將議定與東亞地區經貿科技的一體成形,兩岸真正開放對於理性發展菁英當然意謂重大際遇。然而在大陸與北台皆已充分習於現代市場運作之下,能否同時認知開啟對於台灣各地傳統社區弱勢基層的衝擊預應與濟助保證,已成為亟需正視的兩岸考驗,何況還有大陸高層已經宣示的心靈契合作為兩岸融合的高標準檢視。

由成長中子女的角度視之,對於操持內部家務母親的親情感受,當然要比出外打拼父親的印象認同要深刻得多。然而內外分工相互支援才能家庭和睦事業興旺,自顧自的競相爭取待哺幼兒一時的支持擁戴,不僅焦點錯置,還可能失和崩壞。

 

作者為孫文南院院長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