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短評

聲討網上酸民的霸凌 ☆作者:劉錫輝

 

2019/8/7 

今年初,筆者收到不認識的網友小彭的信表示:他的爸爸逝世後,他才知道他的爸爸是一九四九年隨胡璉第十二兵團第十八軍第十四師羅錫疇部隊到金門,再到臺灣,想要作更多的瞭解,在網上看到一篇〈黃埔十八期卜爺爺的戰鬥人生〉提到十四師,而筆者曾經在那篇文章留言,因此希望我提供資訊,乃下戴〈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凖備給小彭參考,發現在《YAHOO奇摩新聞》有三個留言如下: 

偉哥,二年前:「此人言論當中充斥著對胡璉的仇恨及不屑,用盡各種方式就是想汙蔑胡璉,我比較想知道胡璉僅帶著十餘人殘部突圍的數據是哪來的?眾所皆知十八軍騎兵團約一千人就在包圍圈外,十八軍四十九師也在包圍圈外,根據十四師師長尹俊所收容的全兵團突圍殘兵數量就有八千人,這個檔案現在還找的到,哪裡來的只有舊部七十人?父親遭殺害固然可憐,但因為父親被殺害就滿嘴胡說八道,那我們是否也可以質疑其父遭殺害的事情也是假的?」

回覆,阿PP,二年前:「所以呢?是馬英九欠你的嗎?戰亂時代歷史就是這樣,大秩序沒了,小秩序就甭談了。......那個時代人命運就如浮萍隨波逐流,飄到哪就在哪兒著根,…...你可以感恩,自己現況活著真好,當然也可以繼續恨,緊緊抓住這轉型正義的潮流,繼續把對馬英九的恨,傳給子子孫孫。」

回覆一,金太極,二年前:「為何是馬英九欠你的,不是李登輝?轉型正義是惡鬥?還是療癒?由此可知。」 

網上具名為「偉哥」、「阿PP」、「金太極」者,不知道是何人?

依據《維基百科》,民37年底,十二兵團在雙堆集戰敗,副司令官胡璉乘戰車突破包圍而逃,殘部十餘人。⋯⋯依據胡璉《泛述古寧頭之戰》自述:「……五月十三日,國防部命令本部恢復第十二兵團番號縮編為第十及第十八兩軍,迅卽加入戰鬪序列。…...本部此時最大的困難為被服缺乏,械彈無着,新集之兵,尚未訓練,逃散回鄉,不無可慮。乃以六十七軍與第十軍合編為第十軍,劉廉一任軍長,轄十八師師長尹俊,六十七師師長何世統,七十五師師長王靖之。第十八軍軍長高魁元轄第十一師師長劉鼎漢,第十四師師長羅錫疇,第一一八師師長李樹蘭。再三籌思,以目前兩軍,僅十八、一一八及七十五等三個師,尚可維持其軍隊形態。其他皆係烏合,實難應戰。……」

那篇〈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是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在臺北市哲學星期五座談會的講稿,主辦單位提前於三月三十日在《民報》刊出,演講會上,胡璉將軍的孫子胡敏越牧師曾發表公開信向筆者表示歉意及虧欠。

「偉哥」留言刻意扭曲,惡意中傷霸凌,《YAHOO奇摩新聞》能否處理一下?

二零一八年七月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成立後,筆者向促轉會提出先父劉展文被胡璉部隊殘殺陳情,並且向《風傳媒》投稿〈為何而戰?為誰而戰?〉,期待社會人士主持正義。該文刊出後有網民惡意留言,感覺到受到酸民霸凌後,乃向《風傳媒》要求撤回另外一篇稿件,可惜晚了一歩,已經刊出,因此於九月十日致函《風傳媒》夏珍總主筆:

「在〈為何而戰?為誰而戰?〉刊出後,有人寫出超恐怖的惡意批評如下文:

1.劉錫輝並不是白色恐怖受難遺屬!

2.劉錫輝的父親是在大陸時被亂兵所殺,劉錫輝本人在臺灣並未受到任何不當待遇!

3.劉錫輝是地主家庭出身,要不然敗兵和亂兵也不可能在『他家門口池塘』炸魚來吃。試問,如果劉錫輝沒來臺灣,他在大陸能撐過文革?又能舉家移民美國?更別指望向政府陳情討公道!

4.所謂敗兵和亂兵比土匪還恐怖,何況國民政府部隊的紀律本來就是出了名的差,與劉錫輝父親類似的悲慘遭遇在大陸時期,沒有100萬例也有50萬例,否則國民政府也不會長期被老百姓厭惡,導致廣大人民在抗日勝利後,立刻轉而支持共產黨!這種時代悲劇,退役上校劉錫輝應該要認清。

5.退役上校劉錫輝因為父仇而心中有恨,這無可厚非,但國家軍隊從動輒騷擾人民的土匪行逕,到如今動輒被呼來喚去救災,這樣的改變和轉型,我覺得才是對退役上校劉錫輝的父親最大的安慰。至於,劉錫輝父親的案例是否應該受補償,要我說,只要還有戰爭發生的一天,這樣的悲劇就不會停止!劉錫輝強求和平政府對戰爭中所發生的一切悲劇都要賠償,這無異讓和平政府陷入破產危機,讓動亂與戰爭的火苗又有死灰復燃的機會,這顯然不是追求正義,不過就是為求私仇而不顧大義!」

我覺得那是新式白色恐怖!不知道那個人為何而寫?為誰而寫?我也自省「為何而寫?為誰而寫?」,不值得再浪費時間了。昨晚慢了一步,未能撤回〈為何八二三砲戰重量級的連長會變成兇手〉稿件,覺得可惜。謝謝妳!

夏總主筆沒有理解到酸民霸凌對作者造成的傷害,輕描淡寫地答覆:「不要介意這些事。夏」《風傳媒》網頁上的酸民留言則被刪除了。

日前看到李建興專文〈我的表弟──四十年回不了家的林毅夫〉,文章後面有大群網民「七嘴八舌」,臺灣是否言論自由到這個地步?對於網民的留言,雖然是言論自由,但是,筆者認為值得商榷,應該有所節制,建議媒體對網民留言,要有遊戲規則,保護作者避免被惡意霸凌。如鄧鴻源以專文〈當年林毅夫為何潛逃到中國?〉,評論和編輯的處理方式即令人敬佩!

前些日子,行政院長蘇貞昌,批評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什麼事都不管。現對於在網上公然霸凌,會接受檢舉嗎?

 

劉錫輝|國軍退役上校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