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論壇

國民黨國政願景發表會(台中場/論述篇)-張亞中

♦ 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19/6/30

♦ ♦ ♦ ♦ ♦ 論述 ♦ ♦ ♦ ♦ ♦ 

主席各位參選人、現場電視機旁及網路上的朋友大家好。一棵大樹,它有樹幹、有樹根、有樹枝、有樹葉,根如果爛了,枝葉一定會枯萎;國家的根爛了,用什麼樣的政策其實都沒有多大的意義。根是什麼?根是我們國人的國家民族認同,根是我們的教育文化,根是我們國家未來的青年。根,各位朋友太重要了,為什麼藍軍最近會有所謂的亡國焦慮感?因為中華民國的根已經開始爛了。多年前,我把坊間多本高中歷史課本錯誤的地方一一標注出來,送給馬英九總統參考,馬英九總統看了以後的評語是觸目驚心。郝柏村先生說從他的孫女的教科書來看,他已經成為一個亡國之人。資料顯示已經有超過一半以上的青年認為他們是臺灣人,不是中國人,中華民國的根很快就要被掏空了。民進黨2016年執政以後,更進一步把中國史,也就是本國史給廢了,未來七年的國族認同將會更為的錯亂。

在政治立場上,我不會去責備民進黨,因為要台獨就必須走文化台獨的路線,就必須要去中華民國立國的孫中山思想,就必須要去掉中國史,要否定中華文化是臺灣多元文化的主體。我要責備的是在我們的根被刨的時候,本黨在哪裡?在捍衛嗎?有抗爭嗎?不要說沒有做到撥亂反正,連最後的課綱微調也

不敢堅持。當時本黨的執政團隊對不起國家,對不起民族,也對不起中華文化。請問這是本黨想要的歷史定位嗎?但是民進黨也不要高興的太早,你們寄身在中華民國的體內,為了權力不惜以文化台獨為手段,不惜把中華民國民主文化的根都搞爛掉了。當中華民族的大樹倒了以後,你們的寄生也將一一結束。

我不是選總統才來談文化、談教育。各位朋友,我很渺小,但是我對國家民族的情懷是巨大的。這20年來,為了挽救中華民族的根,我在各地奔走募款,也幾乎散盡家財。這20年來,在中華民國百年的時候,當時馬政府只強調民國38年之後,中華民國與臺灣的關係,對革命先烈幾乎不提。而我當時自行製作了六集紀錄片「百年中國-迷霧之間」,詳實地呈現了中華民國的百年的奮鬥過程。但是,當我願意免費提供給所有電視臺的時候,也只有佛光山人間衛視願意來播出。

我參與課綱微調,但是馬政府並不敢堅持;我找朋友出來出版歷史教科書,但沒有學校敢使用。但是我並沒有挫折,繼續編寫了本國史;我也編寫了 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我也編寫了孫文思想,為的就是搶救我們國家與民族的根。臺灣認同的錯亂來自於我們對歷史文化的認知出了問題,目前的臺灣時有太多的謊言與錯誤,如果我們不瞭解臺灣史,我是不夠資格來參選總統。為了正本清源,撥亂反正,去年我以蔡正元先生共同撰寫了《臺灣史基本讀本》。

如果我當選總統,我會做什麼?我會告訴國人只有唐山公,沒有唐山媽的說法是錯誤的。清朝時期,我們的先民大量到臺灣開墾,其波瀾壯闊的程度可以比美於美國的開墾大西部。臺灣人目前有漢人血統的超過了97%,臺灣人生活中的茶文化底蘊比大陸的中國人更像中國人。從文化血緣上來說,臺灣人當然是中國人;從法律、政治上來說,中華民國的國民當然也是中國人。因此,我如果是總統,我會清楚大聲的告訴國人以及全世界,我們既是臺灣人,也是中國人。

我會捍衛臺灣人的尊嚴,當選的第一天,我就不會進駐現在的總統府,那棟樓是當時被臺灣老百姓稱之為鴉片樓,因為那是拿著傷害臺灣著鴉片所賣的錢所建立起來的。從空中鳥瞰這棟樓,是一個日本的一個日字,大門正對著太陽的東方,這是要臺灣生生世世臣屬於日本的一座樓。我會把現在館前路上臺灣博物館裡面,兒玉源太郎及後藤新平的兩座銅像還給日本在台協會,原因很簡單,這兩位在臺灣殺人如麻,把臺灣所有的資源都掠奪到日本。我還會把現在的臺灣博物館重新改回為原來的臺北大天后宮,找回我們的文化。我也會告訴國人八田與一沒有那麼偉大,他只是在幫助他的日本母國方便剝削我們先民辛勤所得的稻米跟蔗糖而已。

二二八事件讓本當黨有了原罪感,因而只會拿著香跟著民進黨拜。我完全同意歷史要還原真相,找回正義,因此我也寫了《二二八事件讀本》這本書,來辨證二二八事件的真偽。我如果當選中華民國的總統,我會立刻召開國際研討會

要求不同立場派代表參加,就二二八事件中的三大問題:第一個是不是官逼民反?第二個是不是大屠殺?第三個蔣中正是不是原兇?這個會議全程開放網路直播。如果蔣中正先生在臺灣的歷史地位是不堪的,我會同意將他的銅像移出中正紀念堂,但是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蔣介石對他也是有貢獻的,那麼鬥爭就應該停止。以上我要做的事情只是一小部分,我深信當我們一一厘清歷史的真相的時候,民進黨所謂的轉型正義的立論就會自然的瓦解, 也唯有國人對歷史有共識的時候,國族認同的根才能夠紮得穩。

如果兩岸問題是我們外部所關心的重中之重,那麼教育問題就是我們內部的重中之重。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出了問題,國家不可能好。過去,我們生活艱苦,資源匱乏,但是我們最重視教育,有無數的清貧學生得以翻身,也創造出當年的經濟奇跡。但是何其不幸,李遠哲先生帶頭的教改25年,不求甚解的把臺灣當成實驗室,把學生當成白老鼠,結果是臺灣的整體經濟類的下降。我們的根出了問題,我們原本以為開放實施培訓可以增加更多的老師,結果量變所帶來的是質的崩壞,因為供過於求。當環境就業環境惡化,許多優秀的人才不願意踏入老師這個行業,原本廣設大學可以消除升學壓力,結果卻讓大學的教師平庸化,原本優異的教職技士也消失了,年輕人畢業後不知道如何找到工作,企業找不到人才。入學的方式讓家長跟學生無所適從,甚至比聯考時代更缺乏公平的競爭,這個結果,民進黨與本黨都有責任必須要向人民道歉。國家辦教育應該是以國家的力量,來幫助資源不足的學生來跟資源充足的學生競爭,但是,現在的教改卻是讓資源越多的學生越有競爭的優勢。這絕對不是國父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所要的,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就是打不平主義。

今年五月底,我參加佛教聯盟在教育部前的抗議活動,我當時就告訴他們,我承諾他們如果我當選總統,會徹底檢討這25年的教改,會強化品格教育的養成。在大學入學制度方面,要增加學測漸變的程度,從目前的15積分提高到三十積分;會提高指考入學所占的比率不得低於五成,讓弱勢家庭的子女也有公平入學的機會;在考試的時候,要重視學生的國文、英文、數學跟基礎科目的能力。

我參選總統提出了「和平、開放、共治、均富、美德」五大美德,五大價值。其中,共治就是政府跟民間共同來治理國家,如果我當選總統,會開啟新的教育決策結構,我會要求教育部放下本位主義,放權給民間教育NGO組織,讓關心教育的學者、專家、家長一起來與政府共治教育。各位朋友,官僚可能會與社會脫節,但是學生的家長絕對不會跟社會脫節的。我對人民有信心,由民間與政府共同治理教育只會更好,以教科書為例,如果我當選總統,我的立場非常簡單,社會科的學習必須包括憲法、本國史、中華文化和美德教育這四大基礎要素,其他的內容全部開放。不再有教育部規定的課綱,開放出版社自由撰寫,學校要用哪本課本由家長跟學校共同來決定。

青年是國家的未來,我深信青年強,則國家強。我這裡不談技術性的青年政策,例如青年貸款、青年居住,因為這些政策都只是樹枝。樹幹穩了,樹幹健康,樹枝自然長得好。作為總統,我會給青少年的就是給你們最好的教育體系,當你們進入社會,我提供你們的就是最好的機會。我會為兩岸創造和平,

讓臺灣對全球全世界開放,把臺灣的餅做大,把民進黨自我設限的枷鎖全部解開,讓你們的在全世界都有一展長才的機會。各位朋友,很抱歉時間不多,我的社會政策沒有辦法一一表述。作為總統,我會救我們國族的根,讓中華民國這個大樹能夠活下去,請與我一起重啟中華民國。

 

本站文字整理

 

影片來源:台灣電視公司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9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