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論壇

我們養的政治家族癌細胞 ☆來源:中時電子報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中時電子報。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8/3 

202032l01.png

蘇嘉全請辭總統府祕書長,地方挺蘇派系深信,整起事件未來會還他公道。(林和生攝)

蘇嘉全請辭總統府祕書長的公開聲明,實在讓人搞不清楚到底為什麼他要辭職。因為根據他的聲明,所有的一切都是捕風捉影的誣衊。不管是他本人,或者身為枕邊人的妻子,都謹守份際,清廉自持,完全清白無瑕。可以這樣說,如果我們全然信賴曾經擔任過立法院長和總統府祕書長的老牌政治人物蘇嘉全的話,根據公開內容,我完全看不出來,蘇嘉全有任何需要請辭的理由。

但是,存在即合理,蘇嘉全畢竟還是請辭了,所以他到底為什麼請辭呢?

出事的是蘇嘉全的姪子,但為什麼蘇震清收賄要牽連到叔叔蘇嘉全?要知道此時已經是21世紀,不是那個株連九族瓜蔓抄的時代,當叔叔的沒必要替侄子的行為負連帶責任,就連親生兒子也不用啊!但蘇嘉全還是請辭了,理由是:「造成蔡英文總統的困擾」。

到底困擾什麼?按照蘇嘉全自己說的:「毫無不法,清廉自持」,那對於蔡英文總統能有什麼困擾,應該沒有,但是實際上蔡英文卻毫不遲疑且明快地接受了這份辭呈,完全沒有慰留的話語或動作,所以看起來真的有困擾。

這個困擾來自於政治職位長期被個別家族把持,進而形成地方政治幫派化,然後延伸到中央政治層級。我們應該對這個不陌生,事實上,我們還記憶猶新。自李登輝總統執政時期,所謂黑金政治便極為猖獗。地方派系與政治家族壟斷地方政治資源,然後向中央進軍,形成從中央到地方一條龍式的尋租共犯結構。地方派系與政治家族在中央的代表,譬如本案當中的蘇嘉全,負責將中央政經資源導向地方,而在地方的派系與家族成員則負責吞食這些資源,再反饋支持派系與家族的中央代表。

曾經我們對這樣的黑金政治非常反感,然後用選票將當時的政府下架,完成台灣政治史上的首次政黨輪替。但很遺憾,執政政黨雖然輪替了,但黑金共犯結構卻沒有因此被消滅,只是換了一組寄生蟲來吸血。以前是國民黨,現在是民進黨,沒有差別。我們也因此了解,政治人物的口號,是不能夠信賴的。嘴上天花亂墜,承諾如同白菜一般甩賣,但實際上沒有什麼不同。我們的政治人物是一群騙子的集合體。愈是標榜自己清廉的,愈讓人噁心,因為他們言行不符,以欺騙說謊為能事。

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乃至於時代力量、無黨籍都一樣。這是民主政治的癌症,但這樣的癌症並非無藥可救。寄望一次手術將所有腫瘤清除乾淨,是完全不切實際的想法。民主癌症恐怕是必要之惡,除非我們完全捨棄民主選舉,不然只能帶病延年。但腫瘤畢竟是腫瘤,對我們的民主是有傷害的,這些禍害必須要受到控制,所以我們可以透過定期化療來控制腫瘤。

任何政治職位被單一個人、家族、政黨長期把持,就算他無意為害,但他的存在就是一種禍害。只有不間斷地實施化療,縮小腫瘤,所以一任兩任之後,就要讓這些政治人物離開政壇,讓他們沒有機會形成延續性的共犯結構。當然我們也不應該去支持政治家族的「傳承」,因為這個傳承就是黑金政治的先期病徵。

如同癌症是我們自己養出來的,黑金共犯結構也是我們選民自己養出來的。當台灣選民持續以政治立場而無理性地盲目支持特定政黨與政治人物時,就是在養癌症細胞。唯有認清這點,揚棄無理性的政治支持,記得在每隔一段時間的時候,斷然拋棄已經在位夠久的政客、家族、政黨,我們才能把這些癌症腫瘤控制在不至於有大害的程度。所以,我們養出黑金共犯結構的腫瘤,還是要靠我們自己來消滅控制他們。這不是別人的錯,是我們自己的責任。

 

包正豪 | 淡江大學教授兼全球發展學院院長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