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雜誌

大學雜誌

從怕太太談到專制與民主 ☆來源:大學雜誌第二十一期 ☆作者:章經

從怕太太談到專制與民主

章經

(大學雜誌第二十一期民國五十八年九月)


昨晚在一個「懼內座談會」裡,一羣同病相憐的可憐人,把議題熱烈地指向當代Intellectual階層裡的家庭問題。席中同事張先生認為當今知識階層的家庭普遍存著婦權高漲的現象,其漲價的幅度遠超 過最開明的美式家庭。他所見到的西洋家庭,表面上男女似乎很平等,實際上主婦在家庭中任勞任怨的程度卻絕對超過中國婦女,關於這點,在座許多人的心中都有心有戚戚焉的感覺,因為他們多數是女權高張下的受害者,當時大家不免為夫權的暴跌義憤填鷹一番,但都表示徒呼負負。歸途中好友陳兄提醒我,現代男人的懼內是否造成當今知識份子怯懦萎靡和怕事的原因。因他這一提醒,引發了我不少的聯想與感觸。

 

我同意一個男人,一旦成為「河東母獅」統治下的順民,出了家門仍難免處處表現怯懦,而一個個性强烈的男人,也可能會變得更暴虐和怪癖。現在有幾個問題開始困擾著我們,為什麼「季常癖」於今特別普及,為何又以知識份子的家庭為烈?這種現象是可喜還是可憂?以及會在我們社會中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我想這些都是很值得探討的社會問題。 

 

當今男人們的懼內我想是有個性因素和時代性因素的。所謂個性的因素乃是指男子怕瑣碎的弱點在辦公室勾心鬥角了一天回家,總希望有休養生息的機會,不巧,他的對手卻是在家問了一整天的太太,她早已準備了各種尺寸的舌彈,準備先生一下班立即作充分有效的掃射,包括張家電水箱比我家大,李家先生能賺錢,我家主人竟買不起旗袍等等,面對著一挺舌鎗和埋藏其後的定時炸彈,先生為了獲得和平與安寧,不得不採取美國人打越戰的方式,逐步地向太座低頭妥協,儘管所獲得的和平不是所謂的「光榮和平」,但是他在疲憊之餘也實在 缺乏「全面轟炸」的勇氣,越共的坐大固然利用美軍這種厭戰的弱點,當代家庭中婦權的高漲未嘗不是由男人「厭戰」的個性而姑息得來。 

 

其次,男人體內的時代性特殊因素,起因於經濟大權的轉移或分立。過中國人說:「夫者,天也。」而且比天還高一個頭,「丈夫」一語中實含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定義,其根本原因是因為「丈夫」獨立掌握著生產和經濟的大權,在家庭裡他可以隨時打開天窗,對妻兒發號施令他幾乎可以壟斷家庭王國裡的真理,男子可以有「三妻四妾」,女子卻只能有「三從四德」,傳統社會不容許良家女子拋頭露面,即使她具有才幹,也無法出外獨立謀生,整個社會的力量迫使她必須徹底地依附男子生存,這是她的地位所以如此卑微的原因。

 

而今,女子已從無才的奴隸地位解放出來,在受了高等教育之後,她不僅「有才」而且也「有財」了,她開始侵犯了過去男人所獨佔的地盤。大學很多的科系女生都已超過男生,很多公私機構女職員,也超過了男職員而且很多都能領到比男人更優厚的薪水袋。受過較好教育的男人通常成為這些女同胞們取悅的對象,因為她們沒有興趣統治學歷較她們為低的男人。

 

而受大專教育的男士,一則由於虛榮心的驅使,更重要的是處在這個謀生不時代,苦於蓄妻養子的艱難,他們也樂意上鉤,一時也沒有考慮到經濟的尚未獨立,將使他一進洞房之後立刻「卡」進夫人的「三卡」,蜜月旅行回來後,開始發現帳單上的大筆赤字非請夫人撥款填平不可,有時薪水袋發下來的第二個星期,便需要向夫人卑顏求助了,下了班不得不夾著尾巴悄悄進門,心中雖然有强烈的慾望想叫喊「端茶來!」「快準備洗澡水!」但細細地想想其後果的嚴重性,也只好一切從簡了。

 

夫婦都具有平等生產力的家庭,主婦往往不僅獲得了平等,而其實際權力及地位也常超乎「一家之主」,經濟力量雄厚的妻子,若再善於掌握男子怕事的弱點,那麼這頭新式的「河東獅」,其威力之猛,便無異是古代的河東獅再添上双翼了。這種能吼策能飛的「母獅」其利牙已卡住了當代男人的脖子。知識份子的家庭裡,常見的是,這位「一家之主」已徒具堂堂「七尺之軀」,而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其處境之寒槍,誰說不是時代使然?

 

女權的高漲及男子普遍的體內,其後果將如何?從社會心理學的觀點可能有它很可愛的一面;但從政治學的觀點著眼,我們看到了今後社會將會產生一種奇特的變化:傳統儒家幾千年來所給中國建造的倫理制度,已經因為「男女平等」觀念的移植,而使傳統社會制度遭受根本的威脅。

 

專制政治所以能在中國維繫了幾千年,其最根本的原因是它有一個很穩固的專制家庭作基礎。古聖先賢曾提供一套極博大淵深的思想和制度,塑造了以男性為中心的專制家庭,更由此推廣建立為一種極其嚴謹的人倫社會關係,這是我們過去用以維持國家社會安定的重要基石,幾千年大帝國的輝煌文化也都是從這種安定的模型中茁長出來的。然而這種專制家庭所以能存在乃是建立在男女不平等的概論上,在家庭中女權的被徹底壓抑乃是男性獨裁的必要條件。

 

舊式家庭中女子的地位不僅是低落,簡直是大家庭裡的奴隸,這是絕對有助於家庭事權的專一,男人在家庭中可以從絕對的經濟權中確實地掌握到絕對的專制權,女子因為必須依附男人為生,不足以成為男人的對手,使男子可以暢所欲為,在舊式的家庭裡,妻子兒女完全成了父親統治下 的順民。過去用以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精神無非都以專制做為它的基礎。假如社會經濟架構不轉變的話,這種制度原是可以持之以恆,仍可用以維繫我們社會國家之安定的。

 

而今困難的是,男女平權的觀念已從西方吹進來,再加上與新的經濟架構配合,使新時代的女子從根本上威脅了舊社會。她受教育,可以拋頭露面地賺大錢,開始不再依附男人生存,她也因此開始在家庭中和男子分庭抗禮。原來單元的家庭權力制度被迫變成双元,男性獨裁獨任制度變成夫妻均衡的委員制或者兩黨政治,更重要的在這兩權互相牽制均衡之中,又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子女權」。子女開始在父母平權的夾縫中取得了被承認的地位,這是一件值得大書特書的事。在傳統的家庭中,兒女幾乎只取得僅高於狗的地位,他不過是父母愛情 的副產品;他在絕對性的父權家庭裡,從小在父親所吼叫出來的驚歎號中灌溉成長,兒女的人格和自尊在老式的家庭中是絕對不存在的。

 

專制的家庭教育很容易使子女產生雙重人格:一方面使他習於在權威和偶像的面前成為一位怯懦畏縮;毫無創見也缺乏進取的順民;另方面當他獲得權力地位時,內在的反抗心理使他產生了暴戾的個性。當他為人之子時戰戰兢兢地服從長輩所壟斷的是非;當他另起爐灶,為人之父時,便立即繼承了父親專制横暴的個性,自然非要子女服從他的權威不可,如此一代代地使專制的精髓繁衍下去。這種家庭風氣所培養出來的子孫後代,一方面容易塑造成因循怕事,怯懦消極;另方面也易產生自私頑强缺乏妥協性的國民性格。君不見許多叱咤風雲的開國君王都不是嚴格禮教和「書香世家」的子弟?

 

許多偉大的軍人,許多轟轟烈烈的開創性的事業也不是拘謹怕事的書 香子弟所能擔當一個專制的父親,雖然充滿「望子成龍」的野心,但結果常使子女「成蛇」,有時連配都不成,因為蛇還能咬人,專制家庭孕育出來的子女則簡直連蛇都不如。典型的中國家庭,教育子女最高原則是「乘」,只要服從父母師長等「權威」者的意見都符合「派」的標準,相反的西洋人的家庭則用「能幹」來訓練子女,視「服從」為無能,「能幹」的洋人子弟過去創造出了洋槍大砲來瓜分中國,今天也搶先製造出了氫彈且並登陸了月球,「乖乖」的中華兒女在飽受欺凌之餘,只得「提倡愛好和平」,我們不得不承認過去從家庭開始的專制教育,雖然消滅了差異,使社會維持了安定,另方面也消滅了國民進取的個性,使國家的生氣斷喪!

 

而今母權的伸張已在現代家庭中牽制了絕對的父權家庭事權既已平衡子女在家庭中所遭受的壓力就不再那麼沉重。另方面節育的推行,使家庭子女減少,物稀則貴的情形下父母也較易身子女,此外西洋人的家庭生活方式,尤其他們對子女人格意志的尊重,逐漸為國人所接受,這些都是促成現代家庭民主化的原因。今天玩具店開始有堆積如 山的兒童玩具,中國孩子也破天荒地開始吹生日蛋糕的職燭。生日的被承認意味著中國孩子已生而為人,父母已承認了他的人格,不再使他居於與狗為伍的地位,這真是觀念上的一大革命,他不再是一頭「有耳無嘴」(能聽不准說)的動物,不必再委屈居於長輩的吼聲中怖懼地生長。

 

此後專制家教所給孩童帶來的畸型性格相信將可以與日消除。孩童在比較民主化的家庭中,可以獲得新鮮的空氣和陽光,使他的性格可以發育得更完美更豐腴。父權的削弱和種種觀念上的改變將使下一代的中華兒女不必從小在家庭中就染上了崇拜偶像和屈服權威的惡習,使他可以獨立地思考,判斷和選擇,同時也使他學習尊重別人,容忍異己,並爭取他人的尊重,使他自己真正地站起來做一個真正的自己,而不必一昧盲目地服從父母尊長等强制性的安排。

 

要知道 ,父母對子女過剩的「好意」干涉,實際上等於揠苗助長,其結果只能培養出焦黃萎縮的國民,使他們根本無法適應這個瞬息萬變和激烈競爭的世界。相信民主家庭裡所孕育出來的第二代國民,將比老一代更具有健康、理性和進取的國民性格,而且將能為我們創造出更合理公平完美並且更富於進取性的民主社會。假若男性犧牲了祖父時代的專制權力和在家庭中的優越地位,能給未來的社會國家帶來蓬勃生氣的話,那麼男人在家庭中忍受點太座和子女的蹩氣,那又何妨呢?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18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