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香港立法會選舉博弈揭開 ☆作者:江迅

♦ 本篇文章轉載自亞洲週刊2020年12期。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13p01.png 

香港立法會(圖:黎家駿)

反對派在去年香港區議會選舉大勝後,力爭九月立法會選舉議席過半,意圖癱瘓政府運作,落實真普選長遠目標,最終選出「泛黃特首」,逼迫中央「一國兩制」易幟。建制派選情嚴峻,紛紛出招挽逆風。


疫情下,香港政壇風雲變幻。四個月前的區議會選舉,泛民縱暴派大贏,建制派慘輸,贏者正磨刀霍霍而乘勝追擊,又提出「奪取政權」路線圖,從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區議會成功戰役,攀升到二零二零年九月立法會選舉議席過半,意圖癱瘓政府運作,接著再往上攀,力爭特首選舉委員會過半,最終攀到頂峰,選出「泛黃特首」,逼迫中央「一國兩制」易幟。建制派痛定思痛,紛紛出招力挽逆風,有人呼籲立法會選舉之前的五月盡快落實《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阻擋危害國家安全的議員候選人進入立法會;有人建議全國人大考慮主動釋法,規定九月立法會選舉的遊戲規則;有人呼籲在香港社會推動一場大辯論,明是非,求真相,成立「騷亂、社區與受害者委員會」,解決香港內部撕裂。

202013p02.png

距離九月香港回歸後的第七屆立法會選舉還有六個月,面對新冠病毒疫情肆虐,體制內外,政府官員、建制派人士、泛民主派人士,不論立場觀點如何,都視這場立法會選舉是香港二零二零年的頭等大事之一。當選議員的任期為二零二零年十月一日至二零二四年九月三十日。這屆選舉選民登記截止日期是五月二日,更改功能界別期限為四月二日。基於持續九個月的暴亂和二零一九年區議會選舉結果,對中央和建制派而言,這場立法會選舉無疑是一場硬戰。

從香港警方掌握的情況看,疫情過後的黑暴必會捲土重來,警方二零二零年最為重視的部署是六月(黑衣暴亂一週年)、七月(回歸日)、九月(立法會選舉)、十月(國慶日)的行動,根據情報,就是這四個日子,暴亂會再度形成規模,特別是六月和九月,是警方布陣的重中之重。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總計四百七十九席,其中四百五十二民選議席,二十七當然議員。民選議席中,縱暴泛民派取得三百八十八席,建制派只有五十九席。縱暴派取勝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輿論分析認為固然有媒體所披露的選舉不公情況,但也與「修例風波」、「五大訴求」的口號有密切關聯。縱暴派在區議會選舉中獲得大勝,不僅可能進一步令中間人士倒向縱暴派,更因為縱暴派贏得資金支援,可以做更多的選區動員工作,為二零二零年的立法會選舉爭取和鞏固選票。這場立法會選舉,全港分為五個地方選區,以地區直選選出共三十五位立法會議員。功能界別將選出二十九個功能界別共三十五位議員,當中勞工界功能界別佔三席,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俗稱「超級區議會」)佔五席,其餘各界別為一席。

泛民提奪權路線圖

有輿論分析認為,當下泛民和縱暴派繼早前提出「黃色經濟圈」後,現在又提出「奪取政權」路線圖,從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區議會大勝,到二零二零年九月立法會議席過半,癱瘓政府運作,取得議會分組點票否決權,以達至廢除功能組別、落實所謂真普選的長遠目標。接著特首選委過半,最終選出「泛黃特首」,逼迫中央「一國兩制」易幟。

據一些學者分析,立法會選舉泛民和縱暴派有望奪取四十席,能在七十席中佔多數;特首選舉委員會有望奪取至少六百五十席左右(第一界別三十五席,第二界別二百七十席,第三界別一百九十席,第四界別一百五十七席),一千二百席中也佔了多數。因此,他們認為只要非建制派共同努力,立即運作始於足下的行動,選出非建制派擁戴的特首是完全可能的。

泛民的路線圖表明,先爭取立法會過半議席,即便是在功能組別「不公平的遊戲規則」下,也有變天可能,成功爭取立法會過半議席,以個人票為主的工程界、飲食界別、「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等功能組別議席最有機會搶攻成功。會嘗試「寸土必爭」到「有可能性」,很多個功能組別都有空間爭取議席。如果民主派在立法會選舉取得過半議席,再配合下屆特首選委會選舉取得過半議席,選出一名「泛黃特首」,屆時僅透過內部立法程序,便有機會大規模改變功能組別,毋須再經北京批准。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高級顧問顧敏康對亞洲週刊說,縱暴派取得區議會選舉大勝,意味著他們會比較輕易取得立法會的數個與區議會有關的席位。「區議會(第一)」界別有一個議席,由區議員互選產生,基本上是縱暴派囊中之物。「區議會(第二)」即「超級區議會」,有五個議席,由區議員參選及提名,由不屬於其他功能組別的市民選出,按照六比四比例,估計縱暴派可取得三個席位。傳統功能組別的法律、醫學、衛生、會計、社福、教育和資訊科技等七席早已歸入縱暴派囊中,不排除其他專業團體也傾向縱暴派。這樣算下來,縱暴派贏取過半數議席的可能性已大大增加。對建制派而言,選情非常嚴峻。

有學者認為,香港反修例風波那麼大規模運動,如果發生在世界其他地方,早就會有新政治勢力與政黨湧現,意大利五星運動黨、西班牙我們能(我們可以黨)、台灣時代力量等,它們都積極投身選舉,相繼成為議會的第三勢力。香港反修例運動已持續九個月,民主派早在區議會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但九個月後沒有一個具實質意義的新政黨成立,政治口號至今也仍停留在「五大訴求」,缺乏具體政治主張,對香港未來路向不聞不問,勝選以外的事一概聽天由命、見步行步。這令諸多觀察家和學者不可思議。

泛民加緊成立工會

今日泛民陣營在呼籲多多成立工會,趕及五月特首選舉選民新登記限期前一年成立,屆時可成為勞工界選民,參與特首選委選舉。要奪取立法會過半,就需要繼續成立更多工會,增加功能組別選民基數,做到立法會過半以否決港府議案,以及參與來年特首選委選舉。目前,全香港有八百六十六個工會,其中建制派佔三百一十一個,泛民只有七十八個。反修例風波帶來組工會浪潮。根據勞工處資料,僅僅二零二零年首兩個月已接獲六百宗新工會登記,除推動勞工權益及三罷,不少人組工會也是放眼二零二一年選委會選舉,冀搶攻六十席勞工界選委。當中,團隊「HK Petitions」上月底推出網站平台「七起」,主張「簡易組齊七人開工會」,方便有意組工會者配對同路人;至三月七日,網站撮合四十九個工會「成團」、湊夠七人或以上,部分工會多達五六十人加入。

二零一九年區議會選舉過程出現的問題,建制派紛紛呼籲政府必須重視解決。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區議會選舉中落敗。他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說﹕「這場區議會選舉,我們沒有經驗,沒有想到會有集體作弊的情況出現,有很多不合常理、不正常的事情發生,但打官司需要證據。」他指出三種情況,第一,大量年輕人重複排隊,排到的時候就說自己排錯隊了,無窮無盡的來回排隊,阻止長者體弱者的投票意慾。不投票為什麼可以進到票站裏呢?第二,不看身份證就可以拿到票,或者看了身份證之後就給你票,但不登記你的名字,只要不登記名字,之後重複投票也不會有人知道。所以為什麼那麼多年輕人排隊?重複排隊?第三,這場選舉仍是在恐怖、恐嚇的氣氛下推動的,阻礙了一些人的選情,十一月十三日,中文大學被叫「暴大」,理工大學被暴徒挾持一週,這些暴徒曾揚言警告,稱「特區政府不要取消十一月二十四日的區議會選舉,否則……」他說,這正是顏色革命裏的一個環節。全香港有超過五百個投票站,票站裏的工作人員一定有公務員,他們可以申請人手,每個票站需要十五個人,那就需要七八千人,何君堯擔心這些人中如果有二千個「勇武派」和支持「五大訴求」的人,事情就複雜了,每個票站裏統計票數的、管理出入的或者票站負責人是他們的人,誰能保證不會做違法亂紀的事情。

日前,選舉管理委員會有所行動。面對二零二零年立法會換屆選舉,選管會針對二零一九年區議會選舉出現的問題提出多項建議,諮詢公眾。建議指引包括:投票站主任可作出安排,方便有需要的選民如七十歲或以上長者、孕婦及肢體傷殘人士投票,或優先投票;建議限制點票時在票站的人數;考慮派選舉事務處人員拍攝點票情況。此建議指引就選舉法例及選舉公平性作出修訂,以確保所有選舉在公開、公平和誠實的情況下進行。

建制派出措施揭開戰幕

何君堯等人呼籲立法會選舉之前的五月盡快落實《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撐二十三條立法網上聯署,獲大批市民支持,由二月二十二日至三月十六日晚上八時,已有一百一時五萬九千六百六十九人聯署發聲,「反港獨」、「反分裂」;顧敏康也建議全國人大釋法,規定立法會選舉規則取締「港獨」;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大律師則呼籲香港社會展開一場大辯論,明是非,求真相。她也建議成立「騷亂、社區與受害者委員會」,作為化解香港內部的撕裂、打開政治的張力及糾結的鑰匙……九月立法會選舉的博弈已經揭開戰幕,好戲在後頭。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