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歐美文革六大現象面對部落戰爭危機 ☆作者:曾浩年、黃宇翔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亞洲週刊。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7/6

歐美爆發「文化大革命」,對過去被視為國家榮譽的歷史人物都加以清算,從華盛頓、傑佛遜、林肯,到邱吉爾、卑斯麥等都遭批判,雕像被拆除。歐美「文革」出現六大現象:一、清算歷史;二、泛政治化,上綱上線;三、反體制、反精英、反警察;四、陰謀論盛行;五、群眾鬥群眾;六、極端組織興起。歐美正處於「部落戰爭」邊緣,自由民主秩序面對被顛覆的危機。


202029g01.png

西雅圖「自治區」:平等訴求(圖:法新社) 

歐美正在爆發一場「文化大革命」。這是西方史無前例的運動,從歷史觀到現實政治,如火如荼,打擊面之廣,衝擊力之深,都讓全球瞠目結舌。西方現代秩序的基石開始鬆動,民主制度被質疑能否化解這些衝突。歐美文革勢將改變西方國家發展的軌跡,它從美國的街頭怒火開始,延伸到歐洲。英國、德國、法國、比利時等國都被波及,對過去被視為國家榮譽的歷史人物加以清算,揭發他們曾經是種族主義的罪魁禍首,是殖民主義的先鋒或是幫兇,是殘酷對待少數民族與女性的雙面人。

追溯不平等社會根源

這場歷史總清算不光是對過去的總結,也是對當今西方世界不平等的追本溯源,他們要向現有的體制宣戰,改變不平等的格局,但也可能「矯枉過正」,動搖一些政權的法理性基礎,甚至演化成「部落戰爭」的危機,影響深遠。

今年的世紀疫情之下,美國救市仍師二零零八年「量化寬鬆」的故智,使財富分化更趨嚴重,更觸發近十數年不斷惡化的「部落社會化」現象。整個歐美發達國家陣營都出現資產價值上升、大量前殖民地國家新移民充當低端勞動力的情形。這種天然的不平等,使解釋現狀的各種「部落」更為盛行,沉淪的中產、困苦的低層新移民,各自找到了極右民粹以及左翼民粹,作為解釋自己生活困苦、指引未來的「明燈」。過去十年,兩大主要部落、各小部落不斷整固,形成同溫層,而在今年的「黑命攸關」(Black Lives Matter, BLM)運動帶動的「歐美文革」,使兩者終於迎來正面對撞。歐美正處於「部落戰爭」的邊緣,自由民主秩序面對被顛覆的危機。

這一切都從五月二十五日開始,黑人弗洛伊德之死點燃了歐美世界「黑命攸關」的示威浪潮,美國作為這次風波的震央,全美五十個州無一倖免,示威席捲二千個城市,三十多個城市發生暴亂,甚至出現到處洗劫的亂象,至今在全美已經造成至少二十五人死亡,既有警察被殺,也有無辜市民誤中警察子彈而死,一萬一千多人被捕。

亂象從美國延伸到歐洲,再加上疫情失控、經濟下行與失業率高漲如同汽油潑火,在美國的街頭、歐美社會的心靈中都燒出混亂的戰場,各種意識形態、政客、左右翼民粹與極端分子爭相加入這場狂暴嘉年華,六十多個國家都發生聯動示威,很多歷史名人被「清算」,民眾互相批鬥,燒出了一幕「破四舊」的「歐美文革」。運動之始,示威者要求削減警隊預算(Defund the Police)與激進的「廢警運動」(Police abolition movement),並立刻上升為「文化獵巫」,激化社會矛盾。

歐美文革的六大現象

亞洲週刊概括,歐美文革共有六大現象(一)清算歷史;(二)泛政治化,上綱上線;(三)反體制、反精英、反警察;(四)陰謀論盛行;(五)群眾鬥群眾;(六)極端組織興起。

現分述如下:

(一)清算歷史

憤怒的群眾就好像當年中國文革的紅衛兵,要對歷史作出總清算。不僅是對一些明顯有歷史錯誤的人物,也劍指那些充滿光環的領袖,包括英國首相邱吉爾、德國鐵血宰相卑斯麥、美國國父華盛頓、開國元勳傑佛遜等等,他們都被挖出曾經是種族主義的支持者與實踐者,手上都有殖民的血腥。華盛頓與傑佛遜更是蓄奴者,而傑佛遜還與自己的一位女奴生下孩子,甚至有示威者揚言要炸毀著名的美國四大總統雕像「總統山」,炸掉華盛頓、傑佛遜、林肯、老羅斯福等擁有赫赫功績的美國總統。波士頓的哥倫布像被斬首、因為他發現美洲新大陸,而帶來了殖民與黑奴販賣,如同文革期間「打倒孔家店」運動,掀起歷史修正主義(historical revisionism)風潮。

202029g04.png

美國南達科他州「總統山」部份示威者揚言炸毀

在歐洲,一座比利時國王利?波德二世(Leopold II of Belgium)的雕像被正式拆除,因為他在十九世紀奴役與酷刑殺害上千萬剛果人以累積財富,現任比利時國王菲利普對剛果總統發信表示對殖民的罪行感到遺憾。波特蘭市的華盛頓像被拉倒、英國的奴隸商人羅伯特.米利(Robert Milligan)像被連根拔起、美國內戰南軍名將羅伯特.李(Robert Lee)像被破壞……數之不盡的歷史人物被清算。而解放黑人的總統林肯也被示威者針對,原因是在華盛頓的一個林肯像旁有一下跪的黑人像。

202029g05.png

比利時國王利奥波德二世雕像:曾屠殺非洲黑人,雕像被拆除(圖:歐新社)

印度「聖雄」甘地也無法倖免,印度駐美大使館附近的甘地像被破壞,原因是甘地肯定種姓制度,甘地甚至在一九三六年曾發表文章《理想的賤民》(The Ideal Bhangi),解釋賤民存在的正面性與賤民的應有修養,事實上,甘地的建國理想根本不是現代化的平權解放,而是印度教式的「聖人治國」,聖人一言,萬民跟隨。

(二)泛政治化 上綱上線

如果說對歷史人物的清算行為還算有其理由,但當「沉默即暴力」(Silence is Violence)的思想通行,批鬥行為上綱上線到「只要不表態支持運動,就是種族主義者」,強迫所有人以同一套簡化的二元對立來表明自己立場,就無法自圓其說,也引起很多人的反感。

202029g06.png

「沉默即暴力」運動:不能不表態

由於欠缺明確政治訴求,造反派熱忱於尋找「可能」具有歧視性的文化象徵或符號,務求達到「文化淨化」。再者,這次運動的背景是失控的疫情、失業率奇高、人民充滿憤怒的情況下展開,眾多企業為了避開怒火,都進行自我審查,強生(Johnson & Johnson)下架美白產品,HBO下架電影《亂世佳人》(後加上背景解釋文字重新上架),亞馬遜Prime影音要在卡通《湯姆與傑利》片頭加上「可能包含種族歧視場景」的警告……。

泛政治化充斥一切,很多企業為了避免被BLM支持者攻擊,都選擇表示支持,但全球最大的網上遊戲銷售平台STEAM卻保持沉默,因而被指責是「白人至上」主義。六月初推特帳號Friends of Journalism發起了投票,內容是「EPIC(另一家遊戲銷售平台)已經表明支持BLM了,STEAM沒有,你們是否要支持白人至上主義?」,這場投票有近九萬人參加,但竟然有百分之九十一的人選擇「支持白人至上主義」。其中大部分人表示「如果不支持這場運動就算是白人至上,那麼就當我是吧」。此例只是冰山一角,表明大量BLM支持者已經被自身厚重的同溫層(Echo Chamber)包圍,而同溫層之外是同樣大量的反感者。

(三)反體制、反精英、反警察

左右兩派對現有體制無法解決社會矛盾都甚為不滿。部分極右派認為美國精英官僚與資本家的合流使社會體制腐敗不堪,欠缺內在改變的能力,因而傾向支持特朗普的「反主流」風格,而泛左則認為美國作為「警察國家」以警暴保護精英、資本家以及白人主義者的利益。作為體制暴力化身的警察成為公憤的對象,極左極右都出現對警察的仇恨。左有「反法西斯」(Antifa)與警察衝突,右有「布加洛」(Boogaloo)殺警。

兩者對於現有金融體制都懷有極強的批判,對於大眾傳媒、精英壟斷的話語不再信任,對於新聞不再相信專業新聞判斷,例如美國總統特朗普時常指控媒體發布「假新聞」(Fake News),而社交媒體也使民眾進入「後真相時代」,對於事實、脈絡化不再重視,「人人都是記者」、「人人都是法官」,使不論極右還是泛左,所相信的都在同溫層不斷發酵,不信的就束之高閣,出現反精英論述、反體制現象。

202029g03.png

美國的「廢警運動」極度仇視警察

(四)陰謀論盛行

另一方面,美國的陰謀論者日益增加,甚至成為能左右大選的政治力量,其中以「匿名者Q」(QAnonymous, QAnon)最具代表性,指美國存在「深層組織」(Deep-State),一直在暗處控制著美國,包括了奧巴馬、希拉里、索羅斯、比爾.蓋茨等精英,並指他們和地下孌童網絡勾結,甚至相信是比爾.蓋茨創造出新冠病毒,用以消滅人口,而Q們也相信特朗普的出現對深層組織構成威脅。

QAnon陰謀論是一種與時並進的特殊陰謀論,對於當下的重大政治事件都能即時回應。比如,這次BLM爆發,在Q圈子中就廣為流傳這是由索羅斯支援的極左組織「反法西斯」(Antifa)所策劃的暴亂。據統計,在推特上這類針對索羅斯的負面言論由五月二十六日的每天二萬條,在短短四日後的三十日增加至每天五十萬條。作為資本化身以及猶太人,索羅斯總是受到陰謀論者的熱烈「喜愛」,用以解釋一切問題。而特朗普則如同指揮家一樣,通過對Q們給出肯定的暗示,指揮著QAnon來為已所用。

無論是極端BLM分子的「獵巫」還是QAnon的陰謀論,兩者都暴露了欠缺對社會整體複雜結構矛盾的理解能力,因而只能訴諸於簡單直接的解釋與想像。

(五)群眾鬥群眾

在街頭上,示威引發大量動亂搶劫,在思想上,很多人長期被西方左派「政治正確」的言論壓制,例如只要有白人對黑人有所評斷,哪怕是事實,也注定會引來排山倒海的批評,這種兩重壓制使很多人特別是西方保守派積怨甚深,甚至使很多人不介意表明自己是「白人至上」來表達不滿。如此則更使民眾的分裂加劇,在示威場所中發生數之不盡的小規模民眾群毆,而在網絡世界也形成互相批鬥的局面。正當「反法西斯」熱衷於介入右翼的各種運動,另一些極端份子的對左翼的仇恨也在增加。在六月,一名「布加洛」(Boogaloo)因管有禁藥而被捕,警察在他家中搜出槍械數枝,而他也曾在網上放言要「狩獵反法西斯」,如同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清華大學百日大武鬥」的情況,不同政治團體先是言語不合,繼而動武,現時雙方積極動員,已處於武鬥邊緣。

(六)極端組織興起

當社會的共識建立機制失能、社會矛盾激化、又欠缺解決社會問題的方向,虛無主義式的極端思想與組織自然而生。而BLM運動激化的民眾分裂正成為極端思想的溫床,「左」「右」極端組織百花齊放。其中以總統特朗普點名的「本土恐怖主義」左派「反法西斯」(Antifa),以及以發動美國第二次內戰為最終目標的「布加洛」(Boogaloo)最為當紅。

202029g02.png

美國「布加洛」(Boogaloo)運動參與者,以發動第二次美國內戰為最終目標

反法西斯並非一個有結構的組織,而是一堆分布全國的小團體,成員多為年輕人,主要持有反對種族主義、法西斯主義的理念、以及反對特朗普。他們會極積介入到不同的右翼遊行或示威中進行破壞。反法西斯的行動團隊通常配以黑衣與面罩,組成「黑塊」(BlackBloc)出動。由於行動激烈,他們往往不受較為和平的示威者之待見。「布加洛」則是純粹作為破壞式的虛無主義,它從二零一二年起出現於美國極端網上論壇4chan,但直到一九年底才開始為大眾所注意。「Boogaloo」一詞來自一九八四年的美國電影Breakin'2:ElectricBoogaloo,但基本無關。Boogaloo一詞的意義在布加洛團體中已經成為第二次美國內戰的代名詞。布加洛團體極端反對政府限制槍權,認為美國需要第二次內戰,也是一種極右派「加速主義」(Far-Right Accelerationism),支持任何能加速美國內戰或社會崩塌的運動。「布加洛」如「反法西斯」一樣並非結構性組織,但他們很多時會身穿夏威夷襯衫,帶上各種槍械以及軍用包。雖然布加洛運動一開始被認為只是存在於網絡世界中的玩笑,其原意也可能如此,但弄假成真,布加洛已經發展為貨真價實的恐怖主義思想。從這波運動開始以來,已經有多起布加洛人被捕。在五月三十日,三名布加洛人在拉斯維加斯以恐怖主義罪名被拘捕,他們曾計劃炸毀變壓站,也嘗試在示威中投擲燃燒彈。

對體制改革失望

美國空軍精英反恐中隊「鳳凰烏鴉」的前成員卡里洛(Steven Carrillo)與同夥賈斯特斯(Robert Justus)被控分別在五月與六月謀殺兩名警察。在被捕之前,卡里洛曾在他偷來的車上用自己的血寫上「Boog」、「我失去理智了」(I became unreasonable)、「結束二黨專政」(Stop the duopoly)等在布加洛圈子中流行的用語。布加洛運動的興起象徵著部分美國人對體制改革已經失去希望,而步向虛無主義式的自毀。

「部落戰爭」邊緣

歐美處於文化大革命、歷史總清算的邊緣,無疑就是把原本已是「部落主義」(Tribalism)分化極為嚴重的社會,再推向各個部落之間鬥爭的局面。部落主義是指人群以意識形態,例如種族主義、宗教劃分身份,各個族群之間沒有溝通,老死不相往來,形同相互隔離的社會情形,早在二零一八年,有「虎媽」之稱的耶魯大學法學教授蔡美兒(Amy Chua)就在《外交事務》雜誌(Foreign Affairs)的封面專題撰文《部落世界│社群身份即一切》,指出「人們會為之獻身的,不是國家的,而是種群、宗教、宗派或者是家族,反復地不能掌握這個真相,使得美國出現最嚴重的外交政策崩潰」,時間線到今年,這不僅導致美國外交政策,尤其是在中東的失敗,也引致美國社會處於崩潰邊緣。

部落主義將成為主流

賓夕法尼亞州拜登外交和全球參與中心所長米高卡朋達(Michael Carpenter)就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部落主義正在殺死自由主義-為何我們對政治分裂屈服》,文中提到,社會媒體網絡正在取代社會網絡,民主社會正在變得政治兩極化,中產階級也正被社會經濟不安所掏空,這些都使得身份政治越趨強盛,最終使部落主義成為社會主流。這些變化無疑都和二零零八年之後的經濟發展有密切關係,資產價格不斷上升,使中產下沉,也使階級問題顯著抬頭。

在世紀疫情之下,美國採取「量化寬鬆」的救市措施,使財富分化更趨惡化,並加劇「部落社會化」現象。在這種經濟大氣候之下,底層民眾無法獲得社會主流認同,以及階級上流的空間,最終就被各種意識形態,例如極端宗教主義、身份政治,及至這一次的歐美文化「歷史總清算」,在歷史修正中找到自我身份、地位的解釋,也有「自我充權」(Self-Empowerment)的想像,相信能通過這場運動,改變自己不平等地位的根源。

與之針鋒相對的,則是歐美普遍存在的極右民粹力量,英國的約翰遜、法國的馬里.勒龐父女都是這樣的代表。在這一波歐美文革之前,兩股力量是你方唱罷我登場,但現時社會運動形式通過暴烈的社會動員、發動歷史總清算,將國家合法性的基礎都要給予翻天覆地式的「再詮釋」,兩個族群對於「舊日好時光」的詮釋有著南轅北轍的分歧,在宏觀無法改變的社會條件中,這些分歧注定無法調和。

「誰掌握了過去,就掌握了現在;誰掌握了現在,就掌握了未來。」這是源於《一九八四》的經典金句。這場以種族之爭包裝的衝突,背後是根本的階級矛盾,似乎註定了兩大陣營必定步向部落戰爭,經過十年,兩大「部落」茁壯成長,隱隱然分庭抗禮,到了今日,歐美文革「六大現象」,群眾鬥群眾等等的特色,都在引向「部落戰爭」的擔憂。

陷入黑暗的隧道

可悲的是,這場歐美的「文化大革命」正方興未艾,就像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如火般熾熱的「一月風暴」,BLM群眾還沉醉在拆雕像等「破四舊」的革命成果,意味著文革最可怕的「武鬥」尚未到來,即使各種「極端恐怖主義」構想已在萌芽之中。歐美文革就像長長黑暗隧道的入口,終點不知在何方,但黑暗隧道裏,各個隱然成形的「部落」之間的大戰,成為未來危險的陷阱。

 

 

 亞洲週刊  2020年27期 2020/7/6-7/12

202028o0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