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種族滅絕痛史 ☆作者:張文馨、丁果

♦ 本篇文章轉載自 聯合報、亞洲週刊。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6/3

黑白種族衝突 拜登承認「大屠殺」

作者:張文馨 | 來源:聯合報

美國總統拜登一日前往奧克拉荷馬州土耳沙(Tulsa),宣布一世紀前發生在土耳沙的黑白種族衝突事件是「大屠殺」,「白人至上」的恐怖主義仍是美國至今最致命的威脅;拜登是首位承認此事,並在事件紀念日前往事發地悼念的美國總統,但是他並未回應是否代表國家道歉。

「一百年了,第一位總統親臨此處,承認發生在這裡的事實。」拜登說,「這不是暴亂,這是大屠殺,我們史上最惡劣的一次,卻不是唯一的一次。」拜登演講一度停下,為罹難者致哀。

拜登說,長久以來這裡發生的事悄悄流傳,歷史是沉默的,不代表這事沒發生過;唯有面對真相,才能治癒、伸張正義與修復;仇恨不會消失,只會掩藏,白人至上的恐怖主義仍是美國至今最致命的威脅。

一九二一年五月卅一日,白人暴徒衝入土耳沙的非裔社區格林伍德縱火、搶劫與殺戮;廿四小時之內,不分男女老幼約三百位當地居民死亡、卅五個街區被毀,數千居民被迫暫住拘留營受國民兵監管;不過官方一直不承認這起事件,紀錄死亡數字僅卅六人。

在聯邦住房與城市發展部長傅吉和白宮內政委員會主席萊斯的陪同下,拜登參觀格林伍德文化中心,聽取事件導覽,並且與佛萊徹、凡愛力斯與本寧菲爾德蘭德爾三位事件中的倖存者見面。

一○七歲的佛萊徹年紀最長,事發時年僅七歲。她與凡愛力斯日前赴國會作證,呼籲國家承認這是一場大屠殺,佛萊徹說,自己從未見證過正義,祈禱有一天這會發生。

「過去你們的故事被模模糊糊地記得,現在它們將廣為人知。」拜登說,要確保全美都完整了解這些故事。當記者詢問,總統是否要為此公開致歉,拜登並未回應。

前總統川普去年六月節(六月十九日,解放黑奴紀念日)選擇土耳沙為疫情暫停競選活動後的首場造勢,形同在種族傷口上撒鹽,引發反彈;拜登就任總統後,前往土耳沙悼念大屠殺,種族問題持續成為挑戰。

line.png

2021/5/24

加拿大種族滅絕痛史原居民兒童遺骨出土震撼

作者:丁果| 來源:亞洲週刊

202125i03.png

一九三一年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兒童:衣著破舊(圖:歐新社)

202125i04.png

一九三七年加拿大卑詩的原住民寄宿學校:由印第安人組成(圖:歐新社)

加拿大印第安寄宿學校舊址發現二百餘具原住民兒童遺骸,再次揭開加國利用寄宿學校對原住民實施種族滅絕的歷史黑洞。百餘年間,原住民兒童被以教化為目的送入寄宿學校,被施以肢體暴力及性虐待,禁止講母語和原住民的信仰崇拜,逐漸成為社會邊緣人,變相文化種族滅絕,與原住民交集不少的華人群體也因此受害。加國政府對此難辭其咎,道歉一拖再拖,只指責他國人權,卻無視本國歷史罪行真相。

❖ ❖ ❖ ❖ ❖

加拿大新冠疫情正因全民疫苗施打速度的加快而露出曙光之際,五月二十八日的一條新聞如同一道黑色閃電,即刻將加拿大的「政治上空」籠罩在黑暗之中:加拿大西部重鎮卑詩省甘露市(Kamloops)一處印第安寄宿學校舊址在二十七日發現二百一十五具孩童遺骸,其中最小的只有三歲。更令人透不過氣來的是,這二百一十五具遺骸還只是初步調查的結果,屬於當地「第一民族」(First Nation)的Tk'emlups te Secwepemc部落已聘請了一名探地雷達專家負責調查取證,該部落首領羅珊.卡西米爾(Rosanne Casimir)聲明稱,死者幾乎可以肯定全都是原住民兒童。未來孩童遺骸的數量極有可能繼續增加。

發現原住民孩童遺骸的新聞,瞬間佔據加拿大所有新聞版面的頭條。卑詩省長賀瑾(John Horgan)第一時間發表聲明稱「這是一場難以想像的悲劇」,他感到「震驚和心碎」,也是加拿大寄宿學校體系對原住民實施暴力的鮮明例證。省長承諾將協助當地第一民族部落徹查此事。自二零一六年上任後一直推動與原住民和解的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也即時發推稱事件令人震驚,可謂是國家恥辱,並承諾渥太華將撥款支持更大規模的調查。

關於原住民孩童骸骨的新聞成為一股媒體風暴持續延燒,並迅速演變成國際輿論的「風暴眼」,讓加拿大陷入風暴中心,甚至連疫情疫苗、孟晚舟案件的司法聆訊也被邊緣化。不僅如此,加拿大全國各地已經掛起半旗,對冤死的原住民孩子表達深深的哀思。

發現孩童遺骸的這所甘露市的原住民寄宿學校建於一八九零年,曾是加拿大最大的原住民寄宿學校,高峰時期有多達五百多名學生註冊學習。在經營八十年後,於一九六九年由加拿大聯邦政府從天主教會手上接下了管轄權,並讓其從「寄宿學校」變為「走讀學校」繼續運營,一直到一九七八年才徹底關閉。

「吃人」學校成歷史黑洞

原住民寄宿學校的劣跡早已不是新聞,虐待、性侵、無故死亡等醜聞已天下盡知。作為加拿大制度性歧視的重要案例,聯邦政府對此多次道歉,以及數以十億計的賠償。然而這次新聞之所以震撼,不但是因為一次性發現的遺骸數量大,死亡孩子的年齡創新低,更重要的是,這些死亡並不存在於目前的歷史檔案中,屬於真相未明的「歷史黑洞」。根據加拿大國家真相與和解中心(NCTR)保存的檔案記錄,甘露市原住民寄宿學校上報的學生死亡人數僅有五十名,而這次發現的二百一十五具遺骸是上述「官方數字」的四倍之多,而隨著調查的深入,這個數字還會繼續增加。

問題是,誰隱瞞了如此大量孩童的死亡真相?加拿大原住民的歷史、尤其是原住民寄宿學校的歷史,到底還有多少未知的黑洞?當年寄宿學校倖存者的指控為何沒有引發社會的共鳴,而是遭遇集體的沉默?聯邦政府和議會在義正詞嚴竭力追究外國政府種族屠殺的時候,為何對本國原住民寄宿學校發生的種族滅絕和文化滅絕的真相不願深挖?

卑詩大學印第安寄宿學校歷史與對話研究中心主任Mary Ellen Turpel Lafond指出,這方面的「歷史記錄存在巨大的、持續性的問題」,「考慮到寄宿學校中猖獗的性虐待與人身虐待記錄,某些天主教機構肯定知道如此大規模的慘案,但並不會把這些告訴我們」。這個推測是合理的,羅馬天主教教皇方濟各即使面臨加國總理杜魯多施壓,也拒絕針對寄宿學校醜聞做出道歉。

由於沒有官方記錄,負責調查的第一民族部落表示,他們正在與卑詩省驗屍服務處合作,並根據學校名冊,聯繫死者的家鄉社區來保護遺體,並與卑詩省博物館合作尋找有關這些死者的記錄。卑詩皇家博物館主席穆慈卡(Dan Muzyka)表示,博物館團隊正在跟相關原住民部落合作,通過翻閱檔案館記錄,尋找關於寄宿學校死亡或者埋葬的任何歷史信息和線索。他也透露,檔案館中最重要和最相關的記錄來自於當時管理這所學校的宗教團體Oblates of Many maraculate。可以想像,隨著死亡孩子們的身份曝光,隱藏在歷史黑暗中的真相將會大白,原住民寄宿學校的驚駭內幕也會再度呈現在陽光之下。由於甘露市寄宿學校一直營運到一九七八年,不少當事人仍然活著,一旦真相查明,如果未登記死亡案件與學校人員有關,有關方面不排除會提起刑事訴訟。

寄宿學校成原住民墳墓

根據加拿大國家真相與和解中心(NCTR)持有的記錄顯示,從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到一九九六年加拿大最後一所印第安寄宿學校關閉,加拿大共有超過十五萬名原住民兒童就讀於寄宿學校,而至少有四千一百名兒童在校內死亡。但誰都知道,真實數據要高得多,只是資料被毀掉或者隱藏在不為人知的地方。

一位甘露市原住民寄宿學校的倖存者、如今已經成為卑詩省一個地區第一民族部落酋長的哈維(Harvey McLeod)表示,一下挖出二百多具屍體聽上去「超乎想像」,但這的確是發生在很多他當年同學身上的悲劇。因為在學校期間,經常有同學「頭一天還好好的,然後第二天人就不見了」。

正是因為寄宿學校的存在時間跨度很長,且都是孩子們涉入其中,以至於發現孩子骸骨的新聞一出,不少寄宿學校的倖存者都應媒體邀請出來講話,揭露了寄宿學校內部令人震驚、催人淚下的黑幕。要知道,加拿大是一九四二年聯合國宣言的二十六國發起者之一,也是戰後聯合國憲章的創始簽署國家,這些國際文件的中心之一就是維護人權和自由。換句話說,寄宿學校內發生的許多事情嚴重違背了聯合國精神,也與加拿大憲法精神背道而馳。這說明,甚至在戰後時代,在白人至上主義者眼裏,原住民尚不屬於「人權應該保護的範疇」。

加拿大環球新聞(Global News)曾整理過一些寄宿學校倖存者的口述材料,僅摘錄幾則如下:

「我們沒有水喝,但我們有幾個廁所。有一次我實在渴的受不了了,和幾個孩子一起從馬桶的裏捧了一點水喝。後來我們被抓住了,教會的人直接鎖上了廁所」。——Ron Windsor

我曾想著帶著自己的兄弟從學校跑掉,但被抓回來的我親眼看著自己的哥哥,被人把臉按在還在冒煙的熱管子上,他的臉和手臂全被嚴重燙傷。接下來是我的表弟,他被人打到站都站不起來,而我則被打到大小便失禁」。——Fred Brass

我反抗又反抗,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但很快,他用什麼綁住了我的手,然後還性侵了我。我只記得下體傳來一陣撕裂的疼痛,後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Richard Morrison

在新聞曝光後,位於甘露市的湯普森河大學(Thompson River University)法律系教授卡布斯(Nicole Schabus)透露,許多當年曾就讀過寄宿學校的原住民倖存者們打電話給她,稱他們無法入睡,因為關於寄宿學校的這些報道勾起了他們可怕的童年回憶。

也正因為如此,加拿大原住民衛生局(FNHA)在此次遺骸發掘的新聞被爆出後表示,類似這種事其實並不罕見,這也同時說明「寄宿學校系統將繼續對原住民和他們的家庭、社區產生持久的破壞性影響」。

加拿大政府難辭其咎

雖然加拿大政府撥款的原住民寄宿學校很多由羅馬天主教會組織管理,但寄宿學校設立的目的,就是在「種族滅絕」原住民部落無法達成後,用「文化種族滅絕」的方式來間接讓原住民消失,從而讓加拿大歷史的主流敘述可以「省心乾淨」。無論戰前還是戰後,加拿大寄宿學校在長達一百二十年(一八七六至一九九六)的經營期間,有將近百分之三十的原住民兒童被強迫與原生家庭分離送入寄宿學校,為了達到「教化」的目的,禁止學童講母語,禁止學童進行任何形式的原住民信仰崇拜,還用提供加拿大公民權強制剝奪學童原住民身份。不僅如此,如上所述,寄宿學校學童在校內還遭受了各種肢體和性虐待,甚至痛苦死亡。

更加嚴重的是,即使僥倖逃過校內死亡,孩子們的痛苦也沒有結束。根據加拿大國家真相與和解中心的追蹤調查報告顯示,原住民學生畢業後往往陷入「左右為難」的困境:既無法融入加拿大社會、也無法回歸部落文化,成了典型的社會邊緣人。報告同時也指出,破壞原住民民族文化信仰的寄宿學校制度,也被視為與近代原住民族日漸頻繁的創傷後心理障礙(PTSD)、酗酒、藥物濫用(overdose)和高自殺率有直接關係。因此,原住民社區的困境很大程度上不是由於主流輿論中盛行的一些觀點,比如原住民自身文化的「懶惰、消極」,而是政府有意為之的種族歧視措施所致。

從歷史經緯來看,加拿大政府也屢屢將寄宿學校的惡行醜聞推給當時的主要經營者羅馬天主教會,但從寄宿學校發端,政府就難辭其咎。

這裏說到的,不但是政府有發起、撥款建立類似寄宿學校的責任,在很多情況下,政府也曾不斷採用各種方式介入學校的營運,並試圖掩蓋寄宿學校內發生的各種問題。舉例而言,前幾屆加拿大聯邦政府以一九四九年之前紐芬蘭(New Foundland)與拉布拉多(Labrador)省尚沒有加入聯邦,故而拒絕對紐芬蘭的印第安寄宿學校發生的慘劇道歉。如此一來,超過一千名寄宿學校倖存者在二零零七年發起集體訴訟,將加拿大聯邦政府告上了法庭。這個案子到判決長達十年之久,很多寄宿學校倖存者期間死亡,無法看到總理杜魯多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的道歉。

由於寄宿學校事件複雜,再加上政府和天主教會責任歸屬問題,以至於渥太華在官司和道歉問題上一拖再拖,曠日持久。根據加拿大國家電視台(CBC)今年三月份的報道,時至今日,加拿大聯邦政府一共為二萬三千四百三十一位原住民原告賠償了三十二點三億加元(約二十七億美元),而光為了和原住民打寄宿學校的官司,就花了聯邦政府四點一一億加元。

呼喚深入調查與真相

此次甘露市原住民遺骸發現可謂是冰山一角,數以百計的原住民寄宿學校舊址已經成為原住民社區、加拿大媒體和社區要求繼續追蹤調查的對象。五月三十一日,杜魯多下令所有聯邦建築物下半旗致哀,他也明確承諾,政府已經撥出款項,支持對有疑點的舊寄宿學校遺址的許多無名墓地進行科學調查,以確認是否有更多的原住民孩子在寄宿學校慘痛死亡。杜魯多也坦誠,寄宿學校的歷史是「真實的」,「加拿大必須坦白承認」。面對輿論風暴,加拿大社會已經形成共識,要竭力追查真相,找到所有寄宿學校沒有文件記錄、沒有名字的墓地或者亂葬崗,讓沒有名字的死亡兒童能夠得到昭雪,能夠靈魂安息。

雖然華人在加拿大的歷史比建國時間還長,距今已有兩百多年,但在歷史長河中,華人也是加拿大制度性歧視和系統性歧視的重要對象,人頭稅和排華法讓華人遭遇了很多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劇。

華人與原住民混血兒受害

在那個時代,同受歧視的原住民和華裔也有了重要的歷史交集,其中不少人形成了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婚姻。換句話說,在當時的寄宿學校中,應該也有原住民和華裔混血的孩子。

因此,在這樣的一個重要時刻,華人社區不能置身事外、袖手旁觀,要積極了解和關心原住民寄宿學校非正常死亡的孩子們的命運,也應該積極投身搶救華人被歧視的歷史資料,讓歷史真相和被遺忘的事實成為未來指引,不能只指責他國人權,而無視本國歷史罪行真相。

202125i05.png

加拿大印第安原住民悼念受害孩童:面露悲傷

202125i06.png

加拿大各地下半旗:向含冤的兒童致哀(圖:路透社)

202125i07.png

加拿大卑詩原住民遊行反對政府徵用土地:人頭攢動(圖:路透社)

202125i08.png

加拿大民眾在國會廣場擺放兒童鞋和玩具:獻給冤死的原住民兒童(圖:美聯社)

202125i09.png

多倫多舉行燭光紀念活動:寄託對原住民兒童哀思(圖:法新社)

202125i10.png

加拿大民眾手舉印有原住民酋長畫像的國旗:以示支持(圖:路透社) 

line.png

美國滅絕印第安人慘劇 

作者:丁果| 來源:亞洲週刊

歷史上美國對原住民的「種族滅絕」和「文化滅絕」比加拿大更加嚴重,而且錯綜複雜,且沒有留下完整的歷史記錄。

英國殖民主義者屠殺印第安人的歷史延續兩個世紀以上。殖民者發動的戰爭(數以百計的正規軍掃蕩)、歐洲帶來的傳染病、以及殖民者通過屠殺野牛斷絕印第安人食物等導致美國許多印第安部落整體消失。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十六世紀到十七世紀,美國的一些州曾經獎勵用印第安人的頭皮換取數十英鎊或者新大陸鈔票。一八三零年,美國通過強制遷徙的法令,趕印第安人進入政府劃出的保留區,而理由是「保護印第安人免遭滅絕」。

與加拿大的強制性寄宿學校相類似,一八八零年政府通過《印第安人學校規則》,由政府撥款、教會營運的學校一律用英語教學,學校禁用原住民語言,禁止原住民傳統服飾和髮式。在保留區的寄宿學校,大量兒童被強迫與家人分離,禁止說原住民語言,放棄自己的文化和身份。可以斷定,這些學校的非正常死亡學生人數也應該相當可觀。有輿論認為,加拿大全面調查寄宿學校的風潮也會吹向美國。但拜登政府如何回應,並不清楚。

直到一九二四年,美國才頒布《印第安人公民法案》,授予所有美國原住民公民權。但是那時候全美的原住民人口只餘下區區數十萬人。到了一九七零年,全美官方統計的原住民只有八十萬人,而在殖民者進入北美新大陸之際,原住民人口至少數以千萬計。

 202125i01.png

美洲印第安人:人口日漸凋零

 202125i02.png

美洲的印第安人:曾數以千萬計 


 

 亞洲週刊  2021年23期 2021/6/7-6/13

202125i1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