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烏克蘭納粹幽靈真假之辨 烏之戰恐助長極右運動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亞洲週刊。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2/3/14 

烏克蘭存在具納粹傾向的民兵編隊如「亞速營」「右領域」等,引起國際關注。烏克蘭納粹極右運動屬於少數派,由國內貪腐與經濟低迷所催生,但其影響力在普京的宣傳中被誇大,成為出兵烏克蘭的口實,如此反而推高了烏激進民族情緒,陷入惡性循環中。


俄烏之戰開打快已踏入第二個星期末,但仍然膠著,生靈塗炭,慘不忍睹。回想這場原可避免的戰爭是怎樣展開的?就在法國總統馬克龍努力在美俄兩國斡旋安排談判,世人期待可化解危機之際,普京卻不理會剩餘的外交空間,急不及待揮軍入侵烏克蘭,他所持的理由除北約準備東擴到離莫斯科不及九百公里的烏克蘭外,還有就是烏克蘭的納粹軍事化,正威脅烏東頓巴斯地區的俄語族群生存權。納粹幽靈突然跳出,成為戰爭的借口,究竟是真是假?

無獨有偶。上週俄軍在基輔西北部轟炸了主要的電視塔,同時也擊中附近的巴比亞爾猶太大屠殺紀念館。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立刻指控普京此舉乃要羞辱大屠殺的歷史,並有目的「清洗」烏克蘭人,要把烏克蘭與歷史統統消除。他也以猶太人的身份,呼籲全球猶太人別再保持沉默,指普京的「納粹主義正悄悄成形」,有反戰人士按普京對烏克蘭的瘋狂霸權行為,以及用強硬手段消滅國內反戰聲音,他們索性把普京描繪成希特勒。

 202211m04.jpg

普京肖像:被改為希特勒  

未幾以色列電視新聞上出現大群猶太人裹著藍黃色烏克蘭國旗,在以色列耶路撒冷哭牆祈禱的畫面。可是,以色列總理貝內特在俄烏戰爭上卻表現得小心翼翼,選擇扮演調停人的角色。無論如何,在猶太人眼中,普京真的是潛在的「希特勒」嗎?這可能又拉出另一條戰線了。

但究竟普京所指的烏克蘭納粹化,又是什麼意思?其實早於二零一四年廣場革命爆發之初,普京已指控廣場上有不少納粹分子身影,西方媒體卻認為他企圖抹黑抗爭者。他曾言明,俄羅斯目前受到烏克蘭「納粹」的威脅,在於有烏克蘭極端民族主義者正剝奪居住在克里米亞和頓巴斯地區的俄裔族群「返回」俄羅斯的權利,並不斷攻擊及屠殺他們,就像新納粹分子一樣。而北約在其中利用烏克蘭所驅動的帝國主義,普京則視為新法西斯主義。

俄烏爭取論述主導權

澤連斯基和普京都各自企圖主導「新納粹」的論述,就在這個俄烏地區,在二戰時曾力抗德國納粹的入侵,而當時屬蘇俄版圖的烏克蘭便有約一百萬猶太人遇難。今次遭俄方擊中的巴比亞爾大屠殺紀念館,是紀念巴比亞爾河谷遭納粹殺害的十五萬猶太人,俄軍砲彈是有意或無意刺痛了這段?史記憶,侵犯了這個被稱為猶太的創傷之地?這同時也令普京所說的非軍事化和非納粹化烏克蘭,變得特別諷刺,況且他所要打擊的烏國總統卻又是猶太人,其祖父母輩亦是大屠殺受害者。

不過,我們也不要忘記,一九四一年發生在巴比亞爾地區的猶太大屠殺,乃是烏克蘭極右民族主義者和德國納粹合作所幹的惡行,前者的領袖斯捷潘斯.班德拉在二戰期間為了使烏克蘭能脫離蘇聯獨立,竟轉向納粹德國尋求支持。不過,他卻被烏西視為「獨立之父」和「民族英雄」。而在烏西名城利沃夫,班德拉的全身人像樹立在市中心,往西遠望,成為爭議的景點。

 202211m01.jpg

斯捷潘斯.班德拉:被右翼視為「獨立之父」與「民族英雄」(圖:張翠容) 

西方傳媒留意到戰爭的確帶來了令人擔憂的極右民粹現象。美國NBC新聞在三月五日有專輯題為《烏克蘭納粹問題是真實的,即使普京的非納粹化只是借口》,指出如果我們逃避這個現象,那便無法規管之。

最近一期的《新聞週刊》亦報道,現時大批歐美極右民兵組織通過互聯網籌集資金、爭相招募戰士相助烏克蘭。報道指這批所謂「國際戰士」受戰爭鼓動,期待在烏克蘭戰場獲得親身的戰鬥經驗,不過也有基於意識形態驅使,在他們舊冷戰論述下,現代俄羅斯與前蘇聯沒有分別,仍是東方共產專制的代表,而普京在俄羅斯正表現出極權的一面。

事實上,自二零一四年烏東頓巴斯戰事開打以來,已大大刺激了烏俄兩個族群的民族主義情緒,各自吸引境外激進武裝組織加入,並令烏東成為他們的國際培訓中心,這對烏東做成很大破壞,當地居民受暴力折磨也是個事實,有關烏東這方面我們較少在媒體得知全面的訊息,取而代之是已被俄烏雙方扭曲成失實的文宣戰。

至於烏克蘭有納粹傾向的極右民兵力量如亞速營 (Azov Battalion ) 和右領域 (Right Sector) 等,他們由於八年前在頓巴斯地區與烏克蘭軍隊並肩作戰,打擊親俄叛軍,此後便被編入正規武裝部隊。這由於政府認識到烏克蘭的正規軍隊太弱,無法擊退親俄分離分子,更沒可能面對實力強大的俄軍,唯有依賴準軍事志願軍。美國《國家》(The Nation) 雜誌的一名記者在二零一九年報道:「烏克蘭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在武裝部隊中擁有新納粹編隊的國家。」

 202211m02.jpg

右領域(Right Sector):有納粹傾向的極右民兵力量(圖:張翠容) 

好些評論歸咎這是普京的侵略行為助長了烏克蘭的極右運動和其國際化發展。現在再來一次全面戰,令極右勢力更是大有可為。諷刺的是,普京借機以非軍事化和非納粹化烏克蘭為由,來合理化他今次口中的「特殊軍事行動」,但這行動卻反之推高了烏克蘭民族情緒,進一步走向激進化,陷入惡性循環中。

我曾在八年前採訪「獨立廣場」的一場革命,在廣場上,可看到一半紅色一半黑色的旗幟飄揚,這非無政府主義者旗幟,而是與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OUN—B有關聯。OUN—B是上個世紀中的烏西民族主義者的軍事組織,由班德拉所創立,而班德拉的大幅肖像在廣場亦可見到。

OUN—B雖已瓦解,但隨著俄國威脅和反俄情緒增加,它又在烏克蘭新冒升的極右派身上復活了,有些更早於二零零四年橙色革命已出現苗頭,其中一個屬極右派的烏克蘭政黨「自由黨」(Svoboda)在「廣場革命」之前已屬第四大黨。

管治失敗助長極右

烏克蘭極右運動的產生,可以說是除外患外,還有政府長期管治失敗的結果,無論親俄或親歐派執政,一樣貪腐,經濟下沉,催生激進思潮。這不僅發生在烏克蘭,受嚴重經濟打擊的歐豬國家也如是,極右勢力崛起這現象甚至瀰漫整個歐洲,美國也不例外,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一樣在亞洲地區出現,這已成為學界一個熱門研究題材。

在烏克蘭,這些極右組織特別是亞速營,早有報道指有烏國經濟寡頭私人資助,著名寡頭科洛莫伊斯基 (Igor Kolomoisky) 便是主要的贊助者,他是能源巨頭億萬富翁,曾當過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卡地區的州長。三年前他又贊助了澤連斯基參加總統大選,這才給了普京一個口實,攻擊他為「納粹分子」,不過澤連斯基在今次戰爭的表現則受西方稱許。無論如何,烏克蘭極右翼所追求的目標不一定和澤連斯基的看法一致,但他們現在顯然面對共同敵人,正在打同樣的仗,令極右翼有機會牽制著烏國對和談的策略。

 202211m03.jpg

亞速營金主科洛莫伊斯基 

最讓西方自由派擔憂的是,作為烏國民警衛隊的一部分,亞速營等極右組織現在更可獲西方武器供應和軍事訓練,這便造成了一個複雜的局勢。但對於烏克蘭來說,面對俄軍軍臨城下,烏國全民皆兵,目前每一個戰士都很重要。曾在美國駐基輔大使館擔任政治分析的布倫森(Johnathan Brunson),也對極右派獲西方軍援提出警告,但他又指這只是絕望的烏克蘭國防其中一個組成部分,而所謂極右運動亦只屬少數,它的影響在普京的宣傳中被大大誇大了。

雖然如此,烏克蘭戰場卻牽動起西方世界極右勢力磨拳擦掌,他們稱要為白人文明戰鬥,這可說是極其危險,我們應該關注之餘,同時也要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不正當性。不過,要用理性分開看待這兩件事,在目前歇斯底里的情況,相信並不容易,一如當年的阿富汗戰爭。

上世紀八十年代阿富汗雖面對強大的敵人蘇聯,但戰事也可糾纏十年,最後令後者敗下來的其中原因,就是阿富汗背後獲美國相助,提供武器之餘又激勵了來自其他伊斯蘭地方的「聖戰者」跑往前線,把戰爭「聖戰化」。再看今次烏克蘭面對俄羅斯的入侵,一樣是強弱懸殊,但同時也有西方供應武器,國際兵團誓師到烏克蘭助戰。另一方面,普京也僱用車臣和敘利亞人助戰,令戰事擴大,大有陷入阿富汗式泥沼的趨勢,可憐烏克蘭人繼續受戰火摧殘,未見和平曙光。

 

 亞洲週刊  2022年11期 2022/3/14-3/20

202211l01.jp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