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學復興

從額葉切除術到心理諮詢:觀看瘋癲文明的演進 ☆作者:王學安

♦ 本篇文章轉載自 海峽兩岸心學研究院|心學復興。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0/8/7

文 | 王學安(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執行秘書) 

人的大腦壞了,要怎麼治療?一九三零年代後半期,醫生髮現人的大腦額葉被切除後,瘋子會立刻變成「正常人」,這些醫生認為瘋子就是大腦已經產生病變,腦子壞掉只要切除就可以治療。1940年,全球大約有五萬人被切除了大腦的額葉,這種治療瘋癲的腦額葉白質切除術在1949年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並且也曾經被濫用在正常人身上,甚至一些孩子僅僅因為不聽話,就會被帶去接受這個手術,手術後的孩子看起來似乎變得乖巧聽話,但眼神變得呆滯,遲緩,彷彿失去了靈魂。早在中世紀,沒有科學以前,人們認為自己生活在一個被神明支配的世界裡,曾試圖利用各種驅魔儀式來拯救瘋人的靈魂,但似乎沒有什麼用,那些窮人的家庭的精神病患者只能在社會上到處遊蕩,可是有些瘋子會燒殺搶掠,為了保障這些精神病患不對社會安全造成破壞,人們只能用鐵鍊把他們固定在牆上,關在又黑又小潮濕陰冷的房間,老鼠到處橫飛,可是瘋癲的現象並沒有因此有所改善,科學家們不斷嘗試用心理學、精神分析和藥物治療等角度來治療他們,可是還不如神學家的鴉片來的有效。

直到1935年,一位叫安東尼奧•莫尼茲(António Egas Moniz,1874-1955)的葡萄牙神經外科醫生在倫敦參加學術會議,美國耶魯大學神經生理學教授佛頓(John Fulton,1899-1960)發表了黑猩猩腦部額葉的實驗結果,實驗中是將黑猩猩的前腦葉和其他腦區分開,原本狂暴的猩猩立刻變得溫順下來,使得莫尼茲受到啟發,他開始在精神病患的腦部做實驗,他的手因為關節炎而扭曲,不能親自操刀做手術,於是請自己的助手利馬(1930-1986)幫忙自己動刀,他們剛開始做手術是在病患的頭骨上鑽一個洞,然後把酒精注射進去破壞大腦的額葉組織,實驗結果是病人的狀態逐漸溫順下來,於是莫尼茲與利馬又改良的手術,他們用刀狀的器械切斷腦額葉組織,在二十幾個病人身上做了實驗手術,由於莫尼茲對這些病人沒有做嚴謹的術後追踪,他承認這些病人大小便失禁、退化、定向障礙等後遺症,卻盲目堅持這些後遺症會消失,只是因為大部分病人治療後相比治療前的狂暴狀態看起來要好很多。

202034e01.png 

富利曼醫師與莫尼茲醫師(谷歌圖片)

莫尼茲的研究成果在法國巴黎發表後,很快傳到了美國,1936年,美國精神科醫師富利曼(Walter Jackson Freeman,1895-1977)與他的助手瓦特(1904-1994)進行了第一例手術,他們也是在病人的頭上鑽洞,用刀狀的器械破壞腦額葉組織,不過破壞大腦要到哪種程度的呢?實在沒有標準可言,經過試驗,富利曼發現手術中需要助手操刀,自己來問病人問題,直到病人的回答讓他可以判斷病人出現定向障礙為止,破壞大腦的行動就可以停下來了。富利曼的實驗得到了當時美國著名的精神醫學教授邁爾(Adolf Meyer,1866-1950)的支持,由於大腦額葉切除術的耗時比較長,需要兩個小時左右才能完成,富利曼根據意大利醫學文獻裡提到的一種非常簡單的可以進入大腦的方式,改良了手術,1945年富利曼對外聲稱病人家屬只需要去對面咖啡館喝一杯咖啡,就可以還給家屬一個正常人,醫生先將病人的頭部電擊麻痺,再將一根鋼針插入病人的眼眶,再用錘子敲打鋼針,讓鋼針從眼眶進入大腦中,徒手轉動鋼針摧毀腦額葉的神經,僅用二十分鐘就可以讓狂暴的「病人」變成聽話的「正常人」,手術全名叫經眶額葉白質切除術,富利曼稱之為「冰錐療法」,富利曼提出用「冰錐療法」來永久廢除所有瘋人院,因為「冰錐療法」簡單便捷,不需要高難度的開顱手術,也不需要嚴格的消毒措施,他可以教會任何笨蛋來執行這種手術,當時所有的瘋人院只需要把對付狂暴病人的工具稍加改造,就可以變成一個臨時手術台,富利曼在自己的診所向醫生和媒體介紹自己的理念和手術工具,並且展示自己的手術,宣稱「人人學得會,廢除瘋人院」,並且在全國推廣自己的手術,加上媒體添油加醋和利益驅使,這項本來是救治嚴重精神病患的最後手段,被渲染為能解決所有問題的「小手術」,富利曼宣稱「精神病要扼殺在萌芽狀態」,導致成千上萬的人沒有經過檢測就被綁上手術台,富利曼毫不掩飾他為拒絕接受腦葉切除出的病人強迫進行手術,他認為這些病人都是瘋子,瘋子的喜好可以無視。

202034e02.png

前額葉大腦切除術手法操作示意圖(谷歌圖片)

然而,最不可思議的是,1946年富利曼的兒子因為意外不幸去世,他的妻子因此患上抑鬱症,痛苦最難耐的時候,妻子懇求富利曼用冰錐療法幫她解除痛苦,但富利曼終究沒有為妻子實施手術,筆者認為富利曼家庭的變故蘊含著某種因果業報,富利曼沒有給自己的妻子做手術,大概心裡也知道「冰錐療法」無法真正讓妻子成為一個正常人,卻可能導致妻子患上一系列後遺症,身心失去靈魂,可是他明明知道「冰錐療法」可能帶來的弊端,卻不斷在用這種療法治療病人,從1936年到1948年之間,他跟瓦特完成625例手術,1957年,他一個人就完成2400例眼眶額葉切除術,各大刊物報紙如《時代》雜誌、《紐約時報》等競相吹捧腦額葉切除術的神奇。1949年,莫尼茲獲得諾貝爾生理暨醫學獎,1949年最後四個月的手術數量甚至是前面八個月的兩倍。美國總統親妹妹羅斯瑪麗•肯尼迪在當時也接受過這種手術,因為她患有先天性的智力障礙,肯尼迪打算用「冰錐療法」改善她的智力問題,但手術後反而讓她完全喪失自理能力,終生在癡呆和癱瘓中度過。「冰錐療法」的風靡一時,可以看出當時的精神科醫師把瘋癲歸結為大腦的器質性病變,同時也誇大其效益,卻忽略了手術產生的後遺症,甚至使得這種手術被濫用,讓很多原本正常的人受到傷害,筆者不禁想到,那些誇張的精神科醫師不加分辨地把所謂的「病人」送上手術台後,開刀的那一刻,可曾想過:「這是一個大活人,如果他不是真的有問題,那這輩子企不是就被毀了?」也許手術台上的那些病患並不瘋癲,然而瘋癲的正是手術台上那些操刀的人。

202034e03.png 

1984年7月8日,富利曼在美國華盛頓州斯泰拉庫姆醫院師範眼眶額葉切除術。(谷歌圖片)

1950年代中期,人們發現一種氯丙嗪的藥物來治療精神疾病,藥物的出現使得精神病院的住院人數下降,由於只有精神科醫師有開藥的權利,許多醫院開始大量使用這些藥物,藥廠又陸續推出新的精神藥物,比如一種輕型鎮靜劑的藥物,雖然能夠緩解病人的症狀,但不能從根本上治愈病人的精神問題,其副作用是讓人昏昏欲睡,甚至讓人對藥物產生依賴心理,難以停止用藥,否則在生理上會出現各種症狀,心理上所承受的痛苦也會超過當初服藥時的不適感而難以忍受,因此很多病人需要靠長期服藥來維持自己的正常生活,許多藥廠聯合精神病院從病人身上謀取暴利。二十世紀前半葉,精神醫學治療瘋癲的策略主要集中在身體的問題,但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1856-1939)對精神病的理論和治療方式受到越來越多人的歡迎,戰爭帶給人的精神創傷與瘋癲有著緊密的聯繫,經濟狀況較好的病人開始喜歡嘗試精神層面的治療方式,這些接受精神分析治療的病人中似乎都存在嚴重的精神問題,但在旁人眼中,他們大部分人因為受到上帝的眷顧,擁有過多的金錢與時間,發展出以自我為中心導向的生命態度,過著沒有生命意義的生活,導致了抑鬱的心理傾向。由於佛洛依德和榮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等一批心理學家的出現,他們從精神醫學的脈絡裡開闢出一個分支,進入心理治療領域,發展出心理諮詢技術。一個人如果找精神科醫師,被確診為某種精神疾病,由精神科醫師開藥治療,心理諮詢師由於卻沒有開藥的權力,所以只能幫忙那些沒有被確診為精神疾病的人解決心理問題。

 202034e04.png

氯丙嗪(谷歌圖片)

仔細想想,我們信仰醫院如同西方人信仰上帝一般,醫生說你生病了,需要住院,你要吃這種藥,我們便按照醫生的囑咐照做,全然不會判斷醫生所講的是不是對的,是否真的有效,如果有人在醫院被診斷為患有某種精神疾病,就彷佛被宣判了某種罪行,只能聽由精神科醫師接受治療,而心理諮詢師並不能介入,因為那不是心理諮詢領域涉足的範疇。如此一來,其實一個人是否真的是有精神疾病是被定義出來的,現代人生活在一個物質豐厚且知識大開的時代,人們會為各種病症命名是這種疾病或者那種疾病,這是受到西方科學影響下的命名,而在中國傳統醫學裡,無論某種疾病都只是某種症狀的呈現,只要對症下藥即可,同樣在西方被認為是有心理問題或精神問題的人,就要去看心理醫生或者精神醫師,難道中國人就沒有困惑嗎?

 202034e05.png

高尚仁教授(百度圖片)

在中國文化里,自孔子時代就有老師解答學生的疑惑,等到宋明時期,各地興辦書院,就有了一個更加凝聚精神的學習場所,講儒家心性的老師通過教育,使得人們可以通過修養身心來改變自己的生命狀態。人可以透過靜坐、書法、繪畫、彈琴、茶道、下棋、讀書等方式讓自己的身心安定下來,不必非得要靠吃藥來維持身心。台灣輔仁大學高尚仁教授在他的〈書法保健與書法治療〉一文中指出書法治療對精神分裂症、憂鬱症及精神官能症等精神疾病的治療效果。精神分裂病人的療效首先體現在精神現象的本質方面,病患的陰性症狀一致地改善,其中意志力缺乏症狀最為顯著,還包括思想貧乏、情感平淡、興趣-社會缺乏及注意損害等方面。病人在接受書法治療後,駐院行為也取得正向成效,細部變化中,以「活動完成」、「思情意」協調的變化幅度最大,「人際關係」增強幅度亦高,病人在「心情」 、「焦慮」、「憂愁」、「敵意」與「混亂」方面,會降低其心理上的困擾,在患者情緒方面的療效,普遍展現在降低「狀態焦慮」的水平,改善「憂鬱」、「厭煩」和「迷惑」、「敵對」常見的情緒問題。憂鬱症及神經病患者兩種在經過書法治療後,精神症患者在「焦慮」、「抑鬱」、「敵對」和「迷惑」四個因子上出現顯著的進步,行為促進導向於提高「鎮定」、 「興奮」、「贊同」及「清醒」的心理狀態。筆者的恩師陳復教授認為人的心理問題是由其所相信的觀念來決定的,一個人相信什麼觀念,就會被什麼觀念所影響,如果一個人相信醫生,只有吃藥能治療自己,那就無法擺脫藥物依賴,還要忍受藥物帶來的各種副作用和身心痛苦,如果一個人相信身心修養能夠改變自己,他可以透過認真涵養心性,於是生命就可以在此過程中逐漸獲得療愈。

編輯|鄒祥  

 

 參考文獻 

  • [1] 史考爾(著),梅苃芢(譯)(2018)。《瘋癲文明史:從瘋人院到精神醫學,一部2000年人類精神生活全史》。台北:貓頭鷹出版。
  • [2]自說自話的總裁(2020)。諾貝爾獎史上的黑歷史,比電療還可怕的醫學奇蹟。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jt4y127Mr。
  • [3]高尚仁(2010)。〈書法保健與書法治療〉。應用心理研究,(46),71-91。 

 

 相關閱讀 

 

202020g.png

作者 | 王學安

原名王盼盼,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執行秘書,心學復興公眾號主編。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華人心學智慧諮詢師連續三期修課學員。

 

閱讀原文


qr-xhfx.png

從心學義理到現代整合

從傳統到當代  從東亞到歐美

從生命教育到心理諮詢

在觀念與實務探索中  展示生命完整性

呈現新世紀最精湛的心學

 

logo-xhfx.png

 

   關注我們   

 

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系經由臺灣心學知名學者陳復教授的宣導,由心學支持者共同設立,首任院長為劉莞博士,並由晉城知行書院山長張辰擔任副院長兼執行長。陳復教授在海峽兩岸推動心學教育二十餘年,無數青年學子因此受益,後由心學發展出心學心理學,並由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主辦智慧諮詢師系列演講課,著重邀請臺灣思源學派學者群擔任師資,由晉城知行書院承辦與晉城孔莊書院協辦。歡迎認同海峽兩岸心學教育研究院的同仁關注公眾號和網站,加入我們的微信群,並惠賜相關議題稿件,我們將擇優發佈,來稿請寄郵箱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0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