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聲玉鐸

傾聽兩岸心聲|城鄉改造環境保護基金會 座談會 (四)

中美論壇社 | 新大學政論網站 | 城鄉改造環境保護基金會 合辦

 

201820p6.png

參與座談貴賓:張文基理事長、陳立家理事、張一飛理事、高志雲理事、趙國材教授、施正鋒教授、李禮仲教授、何步正董事長

地點:城鄉環境改造保護基金會

時間:四月五日  下午3:00

主持人:黃晴琦執行長


法制、法制

201820p1.png 黃晴琦:這是具體的結論之一,第三勢力。我們請問在場朋友,風塵僕僕來到台灣,今天已經第七場座談。我們是不是能在中國先行什麼?張俊宏先生認為,今天台灣的亂象應該是法治為先,不是民主為先。民主為先就跳入了民主的陷阱,所以應該是法治民主,不是民主法治。因為倒序了,所以今天他才冤受這個惡法所束縛,我們是不是可以跟中國,一起來做的事,以法治民主,一起與台灣從法治民主先啟動。如果第三勢力可以用這樣先走的話,這將屬於兩岸真知卓見的破冰之契機,趁中國19大,習領導,所談的要法治立國,我們就希望中國與台灣就以法治先行,執政黨說一套做一套,表面相怨,私下又要談!如何談!可惜的是政黨裡太多的偽君子。所謂的真小人、偽君子,也許真小人還不會讓人那麼痛恨。

20180504a01.png 張文基:我覺得人民的眼睛還是雪亮的,我特別從藍營能看出來。藍營的很多人一片駡聲,這代表這些領導人事實上位子很不穩的。但是,問題是沒有英雄,沒有人來挑戰。英雄是哪裡來?英雄從民間出來。劉邦也是。

黃晴琦:我一直在講台灣是三流治國,不是一流的治國。這乃是台灣沉淪主要原因。遺憾的是像張俊宏先生這樣的民主導師,是沒有辦法存活。你們今天所談的很多的問題,他已經預知的做出綜合結論了,就傳遞給你們,他把結論都寫在這裡。他雖然人無法到這裡,但是他已知我們共同的議題,該如何面對了!

張文基:我想起一句話,張俊宏跟共產黨做得很一樣,結論先出來。開玩笑的。我的意思說很好,他了解我們。

黃晴琦:張先生認同也肯定各位的理念,同時他跟陳理事是同年,真難能 還有這樣誠摯的理想,張俊宏一生中唯一的職業就是政治,也造就了他一生的坎坷的悲命。但是,不像陳理事可以遊走世界,他現在是浪跡天涯。我認為具體的結論是我們挺第三勢力,我們也希望透過海外的朋友一起來支援我們的第三勢力。

缺乏一個大魄力的人

20180504a02.png 陳立家:我來到台灣的短短幾天,可以說藍綠中間都有所接觸,我真正的感覺到國民黨現在沒有一個大魄力的人,來突破他們自己的困境。民進黨的現狀維持得也不是那麼好,民意調查每下愈況。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就一直在問這個問題,誰會出來真正的領導台灣?我覺得這兩個黨看來都不是一個真正夠格,能夠把台灣帶到正確方向的領導人。你可以再矇騙這些選民,那就看你矇騙的技巧有多高,說謊的技術有多好,老百姓是不是還在迷惑於你這個謊言之中。我的看法2020對這兩個黨恐怕老百姓都是有一點幻滅了,這個時候應該是一個正確的聲音,一個有魄力、有見地的新人出來領導台灣。

張文基:你們2018年有沒有推候選人?

亂到底,台灣就會覺醒

黃晴琦:沒有,因為這次太多的年輕人、素人,包括家庭主婦都出來參選。所以,這是個亂局,我們認為應該讓它亂到底。台灣如果沒有讓它亂到底,台灣人民是不會覺醒的。當然,也要讓年輕人付出一些代價,因為他覺得台灣的民主和自由是天上掉下來的,他們感受不到前輩,前人的辛酸、苦淚和血汗。所以,學習長成的方法唯一就是讓他挫折。我認為2018年我們維持觀望,讓他們徹底的去逛逛民主夜市,所以,我們目前正在努力的就在社運和工運及弱勢族群的協助,,包括司法改革運動。台灣的法治,司法一直控制在一個永遠執政者的手裡,來做為打擊異己的工具,它控制了整個台灣所有的人民神經,它是永遠不必輪替的執政黨,台灣最大的病灶就出在這裡。

20180504a06.png 張一飛:妳說的2018如果是這個策略的話,如果你們自己不推出來,你是一個有一點份量的團體,為什麼不能影響來做教育工作?就是說,你這些年輕人出來選,當選也好,不當選也好,我們來教育你,教育這批人,成功的人也受益,失敗的人也受益。起碼你們做到一點正能量的工作。

年輕人都覺得比我們行

黃晴琦:我們都有在做。我們都願意無條件的去幫他們抬驕,無償的協助他們,但必須「對」的人,才能做「對」的事。但是,你知道很多年輕人都覺得他比我們行。

201820p2.png 施正鋒:問題在這裡,憑什麼我們要教他們?憑什麼他要聽我們的?

張文基:我覺得這是很理智的,每個人都可以講你憑什麼教我?

施正鋒:所以,他們有他們的學習方式,他要聽就會聽。我們一直都認為我們可以教他們,啟蒙他們,這是不可能的。

黃晴琦:我們覺得如果能教導他們,他們就可以少吃一點苦,和少走一些冤枉路,但是,他們說:反正我們很行。真的是,我們都努力過。在2018年,有一些所謂的第三勢力的年輕人,他們願意的話,我們都願意無條件的幫他們抬驕,甚至大無畏的付出,這個是我們宗旨。

我們再具體一點,我們剛剛談的第一點,我們如何飛越民主的陷阱?藍綠以外,我們還有第三勢力的空間,把海外的和中國,一起協力助台灣人,因為台灣有一個迷思,只要一句「愛台灣」就能解決一切,「愛台灣」的面紗是有真假的。

張一飛:我想妳剛才說的還是有一點原因在裡面,我相信年輕人有那麼自信說:我根不需要你們這些教授,什麼的,我們自己會搞。還是不了解到真正的現實和將來的結果,因為他們沒有這個經驗,認為我在台灣,我這樣做,我自己選,到立法院...就能夠把國家搞好。他有這樣一個觀念,對不對?這方面,我相信做過教授的,學過政治的,學過歷史的,我相信有很多的現實例子可以拿出來,教育年輕人。不是每個年輕人都是盲目衝動的,真正搞政治的人還是要有一點腦筋,不能說完全沒有。

你們這些老頑固

施正鋒:那你憑什麼說他們是盲目衝動的?他說:你們這些老頑固。我們是這樣,憑什麼?

張文基:我覺得這句話是個道理,因為你的價值不是你自己封的,是別人看的。我要講的事情就是說在一個變動的時代裡頭,真正的英雄豪傑,有人會自己想辦法補他自己不足的,他們是主動的,像你們這些老先生是被動的。你跑去自封為什麼,他可能不以為然。他覺得你的論訴很行,他就會來找你。劉備,當然諸葛亮是更年輕,劉備去找諸葛亮時年紀很大,當你英雄好漢志在成功的話,他必定會求教豪傑…

施正鋒:我請問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

張文基:這兩個都有。

施正鋒:你講兩個都有就是白講,項羽再怎麼樣不可一世,還是刎頸於烏江。

張文基:那就是他被時勢給淘汰了。時勢孕育了環境給英雄有出頭的條件,但是,英雄出來以後,他會再創造一個新的時勢,歷史都是這個樣子。

施正鋒:現在是一個平庸的時代。像美國只要創造虛擬的那些,讓年輕人天天在那邊玩就好了。沒有手機就要自殺,其他的不是那麼重要。

陳立家:我覺得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好,他們的敗象畢露。年輕人要取而代之,年輕人對他們兩個都不滿意。

施正鋒:如果是這樣講,2020就是柯P。如果這個趨向,看民調一直下去的時候就是柯P。

陳立家:柯P在這段執政的時間裡,他也有兩、三年了。這兩、三年裡面,為台北做了什麼事?

他們不看政績

施正鋒:他是狗屎,問題是你再怎麼打他都沒有用,因為年輕人不看他的政蹟,他講錯了以後就是抓抓頭就好了。人家就是喜歡他這一套,現在年輕人就是這樣。我們過去因為不喜歡國民黨,所以有陳水扁;不喜歡陳水扁,就有馬英九;不喜歡馬英九,就有小英。不過,以前是八年,現在小英搞不好是四年。都是用負面的,人家是不看政見的,表示我們的還在口腔期,我們還是一個青少年,坦白講是一個很無奈的現實。你說忽然哪一個很有理想的人,我是覺得是沒有票的。而且,現在的選舉不是我們以前那個樣子,現在都是用初選,初選的背後也不是你的政見,是因為你可以上電視,誰能上電視?是財團在養的。財團是兩邊都養,如果選得上,給多一點;選不上也給你三百萬。

張文基:台灣的政治型態和美國是一樣的。就是你剛才講的私生子和親生子。但是,老闆的東西破產了。

施正鋒:且戰且走,至少現在矽谷會patent給我們用,很多代工也會給我們。他覺得台灣是一個實驗室,所有的藥也都是讓我們先用,所以台灣人百毒不侵。就是這樣子,你說怎麼辦呢?

張文基:這些東西都很好,但是,我們為什麼會覺得2018年會是個危機?這裡面有很微妙的關係。你說美國是一流人治一流國家,不一定的,美國絕對不是一流人種國家,因為我自己也親身的看到很多事情。美國也是聽話的人上去,但是有一個好處是美國的精英智庫,幾乎是同一群老板養,錢是比較穩定的,所以他可以長時間,即使把黑的說成白的,他可以一直說下去。台灣就不一樣,可能是老板常常不穩定,今天國民黨是老板,國民黨下台了,這個智庫就沒有了,沒有傳承了。

很白癡就是世界超強

施正鋒:我同意。美國一百年來就是泰勒主義,就是SOP的管理。斷電以後,美國人就沒有辦法算帳,很白癡的。但是它就是世界超強。

黃晴琦:最後我們在具體的討論裡面,有討論到第一點是讓第三勢力上來,請在場的好朋友 未來支持我們的第三勢力。第二點,我們跟中國,希望從法治民主為先,我們怎麼來與中國合作交流,如何從法治為先?第三,我看到陳理事談到「人民的民意」的戲劇 我看了也深感興趣。其實這戲裡面道盡了整個中國現狀的腐化,而且揭秘得那麼赤裸裸。人要有徹底的毁滅,才能重生!台灣也許也需要透過這樣的陣痛期。台灣雖然講民主,可否容於這樣赤裸的批判存在於台灣?所以就此斷點,我曾想過。這篇《人民的民意》如同把張俊宏先生道盡台灣這五十年來,台灣史實真相揭露,中國才能更了解台灣人民心中的糾結。關於這個部份就要請陳理事特別來研究方案,其實要協助台灣不只是從台灣的角度,應讓世界廣度、深度了解到台灣,這是我和張俊宏先生的看法。台灣真正能轉變的是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史實陳跡,台灣人才能真正認識自己,因為這裡面有一個永遠執政的、看不到的黑手。以張俊宏先生為例,他今年八十一歲,道盡台灣這五十年來的扭曲史實和整個歷史的價值。尤其,這麼優秀的施教授也難容於藍和綠,他亦是一起打拼民主的精英,從黨外到執政的民進黨,竟然,他的言論也受到打壓。民進黨是由在野的人民力量起家的。所以,我認為真的要幫助台灣要從外部的力量回來。其實,戲劇是可以道出所有赤裸的文化、政治、殖民心態和兩岸民心,我覺得這個戲劇也是我們可以考慮的。

今天具體的三個方案,請在場的好朋友,大家想想看。我們在場講的真話,而且都是事實,也都是任督二脈的統合。如果,這個沒有打開的話,再來台灣傾聽多少次,不會比這個更道地,更真誠的行動綱領。如果今天如禮行儀的大拜拜的話,誰能講真話?誰敢講真話?講得過火,教授們被貼了標籤,他下一期被任聘就會有問題。

張一飛:有這麼嚴重嗎?當然,像管中閔這種案件有點這種趨向,不過,在教授任聘方面還沒有達到這種地步吧。

施正鋒:也還好。我的經驗是中國的朋友來,通常是正式的座談會講的話都不算,開完會吃完飯在外抽煙講的話才算。這是我的經驗,不知道美國回來的是怎麼樣?

張文基:中國需要進步,中國需要改變。我覺得習近平的對台政策是一個和平為導向的,把台灣老百姓看成是一樣的。

黃晴琦:問題是他聽不到真話,看不到真相。

張文基:這就是說需要我們大家的共同努力。

施正鋒:私下的判斷,我覺得他現在全力要中國發展這些東西,要穩定外面,他自己都這樣講,他沒有必要去碰台灣這一塊。解放軍就到美國處理就好了,過得去就好了。你看他講的話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

小仁為個人,大仁為天下

張文基:問題是這個變數在哪裡?是美國的鷹派。

張一飛:美國的鷹派拼命在那裡爆,那就麻煩了。

張文基:我覺得郭正亮講的話也很對。

施正鋒:我覺得鷹派也是川普的一個棋子,川普就是能賺錢賣武器就好了,其他的能騙就騙。

張文基:我也同意。這裡頭這是一個變數,台灣要小心應付的變數。

陳立家:川普現在頻踩紅線,踩了以後我不講話。

施正鋒:跟柯P一樣,他就抓抓頭就好了。他出了事以後,小三的事情就跑出來,就會轉移。

張文基:台灣政治和美國政治很類似。今天用了很多時間,今天的座談就在此結束。

結語:

黃晴琦:小仁為個人,大仁為天下,在這岌岌可危板蕩的世局中,我們能為世界貢獻什麼?期待下次見面,是行動的序幕!

 

(本篇完結)

 

相關閱讀:

 

影片連結:

 

中美論壇 US-China Forum (Chinese): http://www.us-chinaforum.or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