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週刊

中華民國命運之謎 面對紅營與綠營夾擊

♦ 本篇文章轉載自 亞洲週刊。若有侵害著作權,請速告知,我們將盡速移除 ♦

 

2021/10/12

202143m02.png

紀念辛亥革命一百一十週年大會:北京舉行(圖:中新社) 

辛亥革命110週年,北京高調紀念,自居孫中山的繼承者。蔡英文則將中華民國縮減為「七十二年」,只從一九四九年開始,被馬英九指為違憲。孫中山創辦的「中華民國」面對民進黨與共產黨夾擊,命運堪虞。綠營要將中華民國偷樑換柱,「借殼上市」追尋台獨,但又謀圖「金蟬脫殼」。共產黨則只承認歷史上的中華民國,而非今天的中華民國,胡錦濤時代曾有的模糊空間,在習時代似乎消失。辛亥革命的詮釋權之爭還在延燒。

line.png

202143m03.png

台灣雙十節:台灣軍隊參與慶祝儀式(圖:路透社)

202143m06.png

台灣雙十節: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空中飄揚(圖:路透社) 

往年十月十日,香港屯門中山公園中的「青山紅樓」遺址,親國民黨團體都會在這裏唱「中華民國國旗歌」﹑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但此景已成追憶,今年港府保安局長鄧炳強以港版國安法為由,禁止「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行為,很多認同中華民國的港人紛紛取消雙十活動。這使得一百一十年前推翻滿清、孫中山所命名的「中華民國」在香港被視為禁忌,幾乎難見天日。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一十週年,最該紀念這個日子的,應是傳承中華民國的台灣,但高調慶祝的現場卻在北京,歷史角色的錯置,令人徒感唏噓。

堅持孫中山三民主義理想的台灣藍營精英,面對來自民進黨與共產黨的夾擊。民進黨是要將中華民國偷樑換柱,追尋台獨,「借殼上市」,穿上中華民國的外衣,內藏台獨的軀體。而北京的共產黨只是不否認國民黨在歷史上的貢獻(胡錦濤在二零零五年肯定國軍抗戰在「正面戰場」的貢獻),但中共對於今天與中華民國,則視而不見,不承認是一個可以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平起平坐的政治實體。在綠營與紅營的夾擊下,藍營很多人憂慮,中華民國的命運是否走向末路?

202143m04.png

胡錦濤(左圖):肯定國軍抗戰貢獻(圖:路透社)、習近平(右圖):稱中共是孫中山的繼承者(圖:新華社) 

一九四九年國府敗退來台,勵精圖治,締造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蹟,一度讓中華民國在國際間揚眉吐氣,可惜好景不常,隨著國民黨兩度丟失政權,這個國號幾乎被視同無物,在兩岸夾擊下,存活空間越來越狹窄。

綠營拿中華民國當作台獨的護身符,借殼上市﹑偷樑換柱﹑騙取選票;北京的立場則以共和國取代民國,不容置疑,只承認過去「國民黨領導正面戰場」的抗戰歷史,至於現在與未來,中華民國皆無立足之地。

北京以「消滅中華民國」為主軸政策,民進黨則是「消費中華民國」。多年來對兩岸問題多所著墨的知名媒體人﹑《聯合報》副董事長黃年指出,台灣很多民眾「遂在政治認同上與“中國”及“中國人”漸行漸遠,而台灣的主體意識則越來越高」。

成王敗寇,所有歷史都是勝利者寫的,面對中華民國逐漸走向敗亡,藍營人士除了心痛無奈,也不得不吞下這個苦果,畢竟客觀的現實是:全世界有一百八十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承認中華民國的只剩十五國。如此強烈的對比,確實反映出中華民國走不出去的困境。

十月九日中共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紀念辛亥革命一百一十週年大會」,包含習近平在內的七常委與大陸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均出席。習在會中大打「孫中山牌」,引述這名中共口中的「革命的先行者」的說話:「統一是中國全體國民的希望。能夠統一,全國人民便享福;不能統一,便要受害」,並重彈「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舊調。

綠營已經準備拆掉中華民國這塊招牌,但在紀念辛亥革命這個特殊的日子,輸人不輸陣,還是要跟北京搶正統。行政院長蘇貞昌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到一九四九年才成立的,辛亥革命建的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不能連這個都要掠中國國民黨及中華民國之美,歷史也不容扭曲」。

諷刺的是,蘇貞昌正式搶辛亥革命論述的話剛落下,總統蔡英文隨即就露了一手「扭曲中華民國歷史」的功力。她在國慶演講中,向在野黨喊話強調「過去七十二年來的發展歷史,讓國家樣貌有了很大的轉變」,主動把中華民國歲數少算三十八年,目的是要大家把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中華民國歷史完全抹滅,其所隱含的意義正是一個「新國家」在台灣誕生。

前總統馬英九立刻對蔡英文的「中華民國七十二年歷史」的提法,嚴加批判,指出這違反了中華民國憲法,要追究到底。

202143m05.png

馬英九(左圖):質疑蔡英文的說法違憲(圖:中央社)、蔡英文(右圖):稱中華民國只有七十二年(圖:歐新社) 

藍營質疑小英對中華民國如此切割,那麼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也與當時主政的蔣介石政府的「中華民國」無關,何須道歉賠償?

大約十年前,對岸對中華民國國號還存在著曖昧,現在轉為全面封殺,這種轉變或許跟兩岸關係息息相關。當時是由前總統馬英九執政,也就是在胡錦濤時代,中華民國曾一度有過短暫的風光,北京從官方到民間,都將「中華民國」去妖魔化,二零一一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出版《中華民國史》,被視為中共官方對中華民國研究的基調,似乎顛覆了以往中共的史觀,不再將「中華民國」當作叛亂或反動朝代。

習近平上台後,徹底翻轉胡時代對中華民國的善意,大陸民間曾經滋生的民國熱頓時澆熄,從小粉紅到官媒都對中華民國視如寇讎,不許這個命運多舛的國號有任何生路。

中共對中華民國態度改變

國安會前秘書長蘇起說,有兩個因素造成中共對中華民國態度的翻轉,第一,是實力對比的認知:中國大陸軍力強大,不再需要忍耐妥協,對台港的看法已異於往昔。第二,緊迫感:台灣越來越獨,綠的獨,藍的變「小綠」,也漸朝獨的方向走,以前國民黨執政,北京還可以等,現在蔡英文緊抱美國大腿,緊迫感越來越強。

202143m07.png

蘇起:分析中共對台緊迫感 

最近蔡英文總統被問到一個有點尷尬的問題:「請問你是當哪一國總統?」言人人殊,不同政治立場的總統有不同「標準答案」,提出這個問題的是馬英九,他發現蔡接受國際事務暨外交政策期刊《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雙月刊邀請撰寫專文,文末出現「President of Taiwan」(台灣總統),ROC(中華民國)卻不見了。

明明官銜是中華民國總統,卻自稱是台灣總統,很多人恐怕看不懂。蘇起透露,前總統李登輝一九九九年提出「兩國論」,這或許是中華民國迄今最大的黑盒子,李把兩岸關係主張成「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卻不知他還想透過修憲,把中華民國領土限縮在「台灣」,而當時主持兩國論小組的國安會諮詢委員蔡英文還向他提出高度樂觀的影響評估。如今蔡在雙十國慶致詞中,真正將「兩國論」端上?面,把「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列,意在踩兩岸紅線。 

蔡英文過去參選時曾宣稱「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把它當成是中共的叛亂集團,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不得不修正「選舉語言」,但其「去中華民國化」的初心並未改變。

小英對中華民國輕蔑

很多人都知道中華民國純粹只是蔡英文的政治工具,偶爾拿國旗﹑唱國歌等都是在表演,內心對中華民國及其象徵極其輕蔑,例如穿迷彩裝卻「漏掛」國旗臂章﹑就職郵票沒有國旗﹑外賓國慶邀請卡與國慶大典舞台等都看不到「中華民國」四個字,甚至把新版護照中華民國的英文字縮到極小等,盡搞些小動作,卻不敢真正台獨,令人質疑:這除了自嗨,能提升國格嗎?

黃年指出,民進黨一方面「利用中華民國」,享用「借殼上市」的利益;但另一方面又「否定中華民國」,作「金蟬脫殼」的盤算。

最近因參選國民黨主席掀起旋風的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認為,民進黨台獨論述有三階段:第一階段顯性台獨:要正名制憲﹑成立台灣國,但走不通。第二階段隱性台獨:一九九九年全代會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國號暫時叫中華民國,換言之,還想正名。第三階段顯性獨台:擺明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其表述方式就是「中華民國台灣」,簡稱台灣。

將中華民國等同台灣的「正名秀」,在蔡英文已無連任壓力下大行其道。最近一些駐外代表處「正名」台灣,包括駐日代表處今年國慶活動的請帖和掛幕上,「中華民國」的文字旁,首次用括號註明「台灣」,對內則以蔡英文所創的「中華民國台灣」自稱,企圖藉此討好藍綠。

202143m10.png

解放軍預警機:十月十日巡台飛行(圖:台灣國防部) 

「中華民國不等於台灣」。一名專家指出:「中華民國包含台澎金馬,以憲法的觀點來看,中華民國就是包含大陸地區,目前佔據大陸地區的中共是非法政權,沒有一個觀點是中華民國等於台灣。」

他進一步表示,「國際上的中華民國正式國名就是ROC,加上Taiwan,只是比較好區分」,民進黨的民調說,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高達百分之九十六,可是別忘了他們的黨主席蔡英文二千年在立法院備詢時曾說過自己是中國人,如今以實際行動否認當年說過的話,「卻又打死不改國名,對外還不斷宣稱自己是台灣,自己精神分裂也罷,還要搞得國家也精神分裂」。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九月二十五日當選後,次日一早習近平發送賀電給朱,由於內容包含「九二共識」、「為國家謀統一」等字眼,再加上朱立倫的回函不見「中華民國」四字,讓綠營大做文章。陸委會發布聲明批評朱立倫回函沒有中華民國,「昧於事實」,不明就裏的人還以為綠營是在捍衛中華民國。

在台灣,中華民國幾乎只在選舉時存在,藍綠都爭相要捍衛中華民國,口號喊得震天價響的莫過於前高雄市長韓國瑜。二零二零年參選總統時,他以民粹式口吻喊出「願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同時也強調若有必要,「我本人一定會拿起槍,捍衛中華民國主權」,這跟行政院長蘇貞昌曾經在立法院表示,一旦兩岸開戰,他要「拿掃把衛國」的說法異曲同工。

問題是政治口號人人會喊,就連主張「一邊一國」的前總統陳水扁也曾在軍方場合強調要堅定捍衛中華民國。你真以為他是認真的嗎?善變的陳水扁心口不一外界並不訝異。比較不可思議的是被逐出國民黨的故總統李登輝,這位兩度在中華民國國旗面前宣誓要恪遵憲法、要效忠中華民國的卸任國家元首﹐當時還享受著卸任總統每月新台幣二十五萬(約八千九百美元)的優待﹐竟過河拆橋,公開宣稱「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

李登輝說自己的說法有憑有據,他提出的「史實」包括:一,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建立時﹐並未包含台灣;二,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中華民國」軍事佔領台灣﹐台灣當時是無主的土地﹐應屬台灣人民﹐而非「中華民國」;三﹐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大陸領土被中華人民共和國佔領﹐「中華民國」已無領土﹐只有國號;四﹐一九七一年中共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地位﹐「中華民國」在國際上已經消失﹐「這就是中華民國不存在的史實」。這番說詞,幾乎讓藍營不知所措。

蔣介石當年也曾說「中華民國早在去年(一九四九年)終就滅亡了」。但對藍營支持者而言,中華民國不只是國號,它更是情感寄託,尤其那些跟著國民黨政府來台的老兵,以及海外廣大僑民等,他們都堅定捍衛當年由孫中山所創立的中華民國,堅持中華民國「名存實也存」。

事實上,原本對中華民國抱持否定態度的民進黨,在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後,暫時解決國號問題,中華民國看似翻身,卻遭質疑是基於現實的選舉考量,因中華民國是台灣最大公約數,在統獨光譜中,是佔據最多選票的中間地帶,其盤算是「乞丐趕廟公」,用政治手段把親中的國民黨推向光譜的另一端,國民黨不疑有他,自動讓出這塊曾經的優勢地位,卻因此被扣上親中賣台紅帽,至今難以翻身。

蘇起表示,中華民國被掏空了,國民黨現在力量太薄弱,沒法反擊,「這沒辦法」,現在是紅綠對決,國民黨沒有置喙餘地。他接著說,當初蔡英文當選時就說過「新朝代」開始,「朝代意思是一直延續下去」,國民黨不可能再起,二零二四也不可能了,「講起來很傷感,但這是事實」。所以最後要看紅綠怎麼解決問題,以及在衝突過程中美國會扮演什麼角色。

在中共打壓下,中華民國不被容許出現在國際場合,得換上一個四不像的替身——中華台北,但很多國家搞不清楚,還是習慣稱台灣,令北京大為光火。八月間的東京奧運,「中華台北隊」大有斬獲,二金四銀六銅,獎牌數創歷史新高,台灣屢屢登上國際舞台,讓小粉紅眼紅,隨即引爆戰火,燒向兩岸知名藝人小S(徐熙娣),因她在IG發文稱奧運台灣選手為「國手」,大陸網友怒不可抑,將其扣上台獨藝人罪名,連帶其大陸代言也遭終止。儘管大陸官媒聲援緩頰,強調小S並非台獨,但兩岸網友照樣互罵。

隨後大陸網民又翻出台灣藝人張鈞寧的碩士論文出現「我國」字眼,再度被出征為台獨,掀起另一波抵制風暴,迫使張大動作在微博上澄清自己並非台獨,且稱「五千年中華文明讓我們學會的是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中華兒女之道」。

小粉紅對台灣藝人的無差別攻擊猶如「周子瑜事件」的翻版,將雙方的怨恨積累得更深。在韓國發展的台灣藝人、TWICE成員周子瑜二零一五年底在韓國綜藝節目中手持民國國旗揮舞,此舉被台灣統派藝人黃安在新浪微博舉報是「台獨」,觸發大陸網友的反台獨怒火,演變成全面抵制周子瑜的聲浪。這種看見影子就開槍的行徑,就像「張飛殺岳飛」,讓藍營人士情何以堪。

正積極為二零二四總統大選備戰的中廣董事長趙少康表示,辛亥革命是孫中山帶領,孫是中華民國國父,如果習近平、共產黨紀念辛亥革命一百一十週年,就應該承認中華民國,不可能說一方面追思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另一方面不承認、否認中華民國,甚至消滅中華民國。

美國南北戰爭時,以林肯為首的北方政府簡稱「聯邦」(Union)擊敗由戴維斯(Jefferson Davis)擔任總統的南方政府稱為「邦聯」(Confederate),但南軍李將軍(Robert E. Lee)所領導的北維吉尼亞軍團,軍團紅底藍叉白星的戰旗又叫「南方十字旗」(Southern Cross),曾兩度納入邦聯國旗的設計中,並且成了飄過一百二十六年歲月的密西西比州旗,有人解讀為恥辱、有人視之為傳承,論辯不斷,直到二零二零年密西西比州決定移除州旗上南方邦聯戰旗,這種寬容的做法很值得北京借鏡。

中共打壓中華民國,等於把中華民國拱手讓給綠營,讓它變成台獨外衣。綠營為了選舉需要,甚至一度搖身一變為中華民國的捍衛者,讓藍營支持者很不是滋味。

張亞中區隔國家與政府

「民進黨已經把中華民國的問題解決了,就是把它的魂換過來」。張亞中指出,國民黨在面對這個問題時幾乎毫無招架之力,而北京的兩難在於其結構上不可能接受中華民國,「它一接受中華民國就變成『兩國論』」,但若不接受中華民國,兩岸要開展非常困難。

202143m08.png

張亞中:指台獨論有三階段 

「我所提出的論述就能解決北京的難題,」他把國家和政府做區隔、主權和治權做區隔,當一個國家統一時,它的國名或政府的名稱就是國家的名稱,例如唐朝﹑清朝等,這個朝就是政府的概念,當國家統一時,國家與政府是一體的。但若國家處於分裂時,如三國時期﹑戰國七雄時期等,皆自稱是「國」,其實只是政府而已。換言之,一九一二年的中華民國就是中國,當時國家統一,四九年以後中國土地上出現兩個「政府」,儘管雙方皆自稱國家,現在用政府對政府,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這又因涉及到兩個憲法的概念,北京不可能接受,所以他用一個環把兩憲扣在一起,就是近日引起相當爭議的「和平協議」。

「我的和平協議最重要的五個字:分治不分裂。」他說:「不分裂是說中國的主權不可以分開,但現在的中國主權分別由兩個政府在行使,行使什麼?就是行使治權。」中華民國主權宣示(Sovereignty. Claim)的範圍包括大陸,大陸的主權宣示也包括台灣,所以兩岸的主權宣示重疊,「這就解決了一中的問題」。他認為「互相承認對方治權」的概念即可解決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又不會造成兩國論,兩岸才走得下去,否則這個問題幾乎無解。

黃年籲吸納東西德智慧

黃年數年前曾為兩岸開出解決對立七十年的藥方:「大屋頂下的中國」,此概念源自分裂的德國,指東德與西德互視為「不是外國的國家」,在二者之上,有一「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的「中國」,謂「大屋頂中國」:在大屋頂中國下,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中國:二者皆是一部分的中國,同屬「一個(大屋頂)中國」。他認為,這或許是兩岸之間「求同化異」的最大公約數。

202143m09.png

黃年:稱綠營「借殼上市」  

黃年苦口婆心勸民進黨站穩中華民國立場,不搞台獨,不僅能使美中維持「恐怖平衡」的安定性,也可使兩岸持續和平競爭。因為兩岸既曾在「一中各表」下實現馬習會,可見北京知道中華民國才是兩岸定海神針。

但現實是「中華民國」已被兩岸當局棄如敝屣,只剩一些深藍在苦守。國民黨中央嘴巴講捍衛中華民國,實際上無能為力。「國民黨只要不斷重複講以前講過的話就好了。」蘇起說,現在不需講新的,只要維持舊的,等到民進黨自曝其短,老百姓痛了,就會想到國民黨的好,自然也將找回中華民國這塊用先烈鮮血換來的百年招牌。

 

 亞洲週刊  2021年42期 2021/10/12-10/18

202143m01.png


♦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站立場 ♦ 

 

 

搜尋

追蹤我們

徵人啟事

41.png

稿約

43.png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新大學臉書粉絲頁

QR code:

官方網站

web.png

LINE官方帳號

line.png

臉書粉絲頁

fb.png

趕食髦 Food Fashion Up

18836024_1698614263773063_6618469583031104682_n.png

「革命『仍』未成功,同志『更』須努力!」舊大學未竟的志業,香火必得新大學承接。鄭重邀請您的參與,就在這一天為「新大學」政論專欄網站的成立,再續熱忱共襄盛舉,為人類和平民主、公平正義的心力文明付出貢獻。 More...

© 2022 新大學政論專欄.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Allstars